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第三卷 北美之火 第十九章 黎明之子(7)

赤色风铃 收藏 1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URL] 当李岚珂——或者应该说是李南柯签完了一大叠他自己都搞不懂有什么用途的文件后,两位征兵官终于点了点头,并发给了他一张十美元钞票大小的“士兵证”。这张证件是用黄色牛皮纸印制的,边缘上满是毛边,硬得可以当剃须刀片使。上面用黑色的墨迹印着他的年龄(当然是他截至2057年的年龄)、姓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


当李岚珂——或者应该说是李南柯签完了一大叠他自己都搞不懂有什么用途的文件后,两位征兵官终于点了点头,并发给了他一张十美元钞票大小的“士兵证”。这张证件是用黄色牛皮纸印制的,边缘上满是毛边,硬得可以当剃须刀片使。上面用黑色的墨迹印着他的年龄(当然是他截至2057年的年龄)、姓名、性别和籍贯(上面写的是“东亚地区”),然后是士兵编号——他李南柯已经光荣地成为了美利坚人民革命军国民警卫队第124003名士兵,基本服役期15个月,到期后可自行选择是否延长。


天哪,我刚到未来两天不到,就为自己签了一份一年零三个月的卖身契!当李南柯来到汽船的甲板上时,他的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了“卖身契”这个词。哈,在21世纪,那些喜欢胡思乱想的家伙的穿越小说里的主人公倒是常常在回到过去后三餐不济,不得不签下卖身契。但像自己这样为了一份公民身份证而签卖身契的,倒也是第一个了。当两位征兵官把士兵证交给他之后,其中那位红头发的征兵官建议他可以先去甲板上吹吹风,等着七点半开晚饭,可惜的是,现在新哈德孙河上就连一丝微风也没有,被阳光照成暗红色的水面倒像是一片燃烧的火海,不时有摩天大楼的废墟从水面探出,就像是被淹死的人伸出的手臂。“石墙杰克逊“号汽船如“爬行”般缓慢的速度让它看上去更像是一艘观景船——只可惜沿河的“风光”实在太过差劲,血色夕阳下那一望无际的废墟只能让他心中的孤独与压抑变得更加沉重,一点一点地沉下去、沉下去......


“嗨,新兵,来到新文明纪元,感觉怎么样啊?”这是汉娜中尉的声音。几秒种后,这个满头金发的娇小女人就出现在了他的身边,活像是森林里突然冒出的小精灵,“恭喜你成为了我们中的一员,从现在开始,你已经正式获得了第二共和国国籍。我相信,像你这么有用的人,一定能为伟大的人类文明复兴事业出力不少的,对吧?”


如果他们知道我当年是托关系入了美国籍、以成为实验品接受基因重组治疗的话,恐怕我就不会受到这种待遇了。李南柯摩挲着自己的手掌,有些抑郁地想,不过,我过去的一切只怕也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了——那一切就像是一场毫无意义的梦境,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梦境。“哦......谢,谢谢你们的好意。我现在只是有点不太......不太适应——长官,我刚刚醒过来不到72个小时,却看到一切都改变了,所以一时间......”他想不出什么合适的措辞,于是就换了个话题,“算了,我只是想看看月亮。昨天晚上满天都是乌云,天上什么都没有。而现在我看到西方晚霞出现,看来今晚应该是晴好天气。你要知道,在一个一切都改变了的时代,大概也只有月亮还没有改变得面目全非了。”


“月亮?早就没有什么月亮了。”


“什么?”


汉娜伸出右手,指了指已经黯淡下去的东南方天际:“你现在就可以看到了——看那里,那圈暗黄色的、比银河稍微亮一点的光带,那圈该诅咒的光带。知道那是什么吗?”


“那是……”顺着汉娜指出的方向,李南柯看到了令他不敢置信的景象:在傍晚晴朗的天青色天空中,一道暗黄色的光带从天穹的一端一直延伸到另一端,仿佛是一条嵌在天青石球面上的黄铜带。而在这道“黄铜带”的两侧,三颗血红色的星星正如同三颗红宝石般镶嵌在天穹上,散发着妖异的红光。


“月亮——至少曾经是我们的月亮,”汉娜表情黯淡地说道,“我没有见过月亮到底是什么样子,只是在文物小贩的古书里看到过它的图片。这颗星球已经在大战的末期被毁了,据说,当时北约联军的领袖们撤退到了月球表面的基地上,企图用能够改变小行星带中小行星轨道的天体摄动仪扭转败局,但还没等他们成功,乞活军发射的反物质炸弹就彻底摧毁了月球,剩余的物质变成了这三颗小型卫星和这道该死的光环,”她无奈地笑了笑,“知道吗,现在不但没有月球,我们连潮汐和热带都没有了。在地球光环的遮光作用下,赤道地区一天到晚暗无天日,和他妈的西伯利亚一样冷,这就是伟大的革命的胜利成果!”


“这……”李南柯动了动嘴唇,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就变成了一阵含糊不清的叹息声。现在我面对的是一个新世界,完完全全、彻头彻尾的新世界,我过去的生活不过是一场梦境。李南柯?他有一种想苦笑的冲动,我他妈的给自己起的这个新名字倒还真是贴切。


两人就这样相对无语,盯着南方天际暗黄色的地球光环看了好一阵子。一月的夜晚来的特别快,没过几分钟,前方夕阳的光辉就渐渐黯淡了下来,由光焰万丈的金色火球变得像是一只淡黄色的咸鸭蛋,然后又冉冉沉入了地平线上一望无际的废墟下方。与此同时,李南柯发现“石墙杰克逊”号船尾的螺旋桨击水声开始渐渐沉寂下来,航速越来越慢,船的航向也开始转向西南。


“这是怎么回事?船要靠岸补给吗?”


“不,是靠岸寻找掩蔽点,”汉娜摇头道,“虽然现在在哈德孙河上进行白昼航行已经比较安全了,但夜晚仍然是危险的。无论是在低空游猎的‘飞蛇’武装直升机还是突然从夜幕中冒出的攻击快艇都是致命的威胁,因此我们必须到岸边的隐蔽部里过夜,”她伸手指向了河岸,在岸边的一个小水湾里有一处类似于小型码头的建筑物,两旁的支架上盖满了伪装网和树枝,李南柯估计,这就是所谓的“隐蔽部”了,“我们的船会在奥尔巴尼城的废墟附近靠岸,新英格兰国民警卫军常备部队的训练营就在新奥尔巴尼基地。”


李南柯百无聊赖地看着船头下激起的水花,试图掩盖自己此时五味杂陈的心情:“新奥尔巴尼基地?听起来很不小啊。”


“那要看你拿什么作为比较的标准了,”汉娜耸了耸肩,似乎对他的这个问题感到很有趣,“如果是和落基山或是阿巴拉契亚山里的那些七八十个人的零散村落比的话,新奥尔巴尼基地确实是个大地方——很多来自山区的新兵们甚至管那里叫‘城市’。不过,和亚洲地区的那些真正算得上‘城市’的那些基地比,新奥尔巴尼连个小镇都算不上。据我所知,如果不算接受训练的新兵和当地驻扎的国民警卫军的话,那里的常住人口不会超过两千人。”


“不到两千人?”李南柯诧异地问道,“那也太少了吧?”


“严格来说不算少,”汉娜答道,“至少作为一个居民点,那里已经可以算是很大了。大多数城市废墟附近的居民点都只有不足一千人居住。要知道,大战彻底改变了我们的世界,特别是曾经繁荣的北美。”


“天……”李南柯又摇了摇头。这快要变成我的习惯动作了,该死的。他颇为郁闷地想,“我想我得尽快适应这个新时代。”


汉娜转身走向了船舱,语气中带着一丝黯然:“我也希望你能尽快适应——最好不要在这之前就在战争中丢掉性命。”



一个小时后,山东半岛,新烟台海军基地地下军械库。


“参谋同志,你确定我们真的得用这玩意去对付外星人吗?”罗翔用手指拈起一枚造型古怪的子弹凑到眼前,端详着它怪异的锥形弹头。弹头的形状与一般的7.9毫米步枪弹毫无二致,但它的颜色却泛出一种类似于骨骼的苍白,“用斯石英当弹头,亏你们想得出来!我猜这些弹头还没射出枪管就会在高温下变成沙子。”


“这一点您不必担心,在弹药测试阶段,科学家委员会的武器专家们就已经专门论证过高密度斯石英作为弹头的利弊了——虽然斯石英在高温环境下不稳定,但零点几秒的高温高压还是可以承受的,”“豺狼”解释道,“这种弹头不会被那些疑似外星生物的磁场干涉装置破坏弹道,而且穿透力也相当可观。”


罗翔皱了皱眉头,对他的这番话给出了一个不置可否的表情:“根据我的判断,我们这次行动很可能根本就用不着子弹——在所有我方地面部队与外星人,或者说你们所称的‘疑似外星生物’遭遇的案例中,没有一次是对方主动开火的,唯一的交火也是由于别动队不明智的主动攻击所致。我认为,带上白旗和鲜花要比带上子弹靠谱得多。”在说话的同时,他朝着身边的几张盖着帆布的桌子瞥了一眼——这些都是科学家委员会接受革命军事委员会委托而专为这次行动研制或改进的武器装备,但在他看来,其中大多数都和阉猪的乳头一样毫无用处——除了那些特别研制的高热量野战口粮和改进的急救设备。


“假如当你举起鲜花时,那些家伙突然拔出枪指着你的脑袋呢?”一个干涩而低沉的声音插话道。罗翔斜着眼睛看了说话者一眼——这个穿着科学家委员会标准的灰白色制服、胸前配着一个标志高级科学家身份的“S”型银色胸章的家伙就是“黎明之子”行动的武器设计总工程师——也是参加这次行动的人员中唯一一个不用代号的人。尼古拉.索森科夫斯基教授的长相与他的名字差得很远,这个现年57岁的家伙明显是个纯种的东亚黄种人,个子矮小瘦弱,皮肤上除了溃疡似的深色老年斑,就是密密麻麻的皱纹和血管,仿佛他体内的脂肪和肌肉都已经被取了出来,只剩下了干枯的皮肤包裹着骨头与血管。他的下巴上长着稀疏的灰色胡须,看上去就像是用胶水在上面粘了一把鬃毛,黯淡无光的黑色眼睛藏在厚得可以当防弹玻璃的眼镜后面。他的声音相当嘶哑,而且带着一种戏剧化的恶意,就像是童话中的那些满脸瘤子、长着鹰钩鼻的老女巫的声音。


“那我会用手指堵住他们的枪口,对他们说,嗨,我没有恶意,”罗翔反唇相讥道。不过,他立即就为这句话而感到后悔了——毕竟现在他不是一名在火线上指挥的少校,而是作为一位将军(尽管他恨透了这个突然给他安上的军衔)在与科学家委员会的人对话。于是他连忙补充了一句,“当然,我相信我们也许在对付路上遇到的叛乱分子时会用上这些子弹。”


老头眨了眨斜着的小眼睛,没有对这句话作出任何反应。他只是走到了这间仓库中的另一张桌子前,揭开了上面盖着的帆布:“罗翔同志,我们认为仅仅靠常规轻武器也许还不足以对付我们的新威胁,而这次行动又不允许使用车辆,因此你们将缺乏重武器支援。我们只能对现有武器进行了一些改进,以便用来应对可能发生的特殊状况。”


“将军在上!便携式防空导弹?反坦克导弹?我们又不是去北美打攻坚战,要这些有什么用?”在看到桌上的两样东西之后,罗翔几乎是下意识地问道。他无法想象,为什么一个调查(至少革命军事委员会是用这个词描述这次任务的)“疑似外星生物”的行动会需要AT-9E反坦克导弹和“刺针”式便携式防空导弹这些很少出现在部队编制中的玩意,“这就像开着装甲运兵车去考古一样荒唐。”


索森科夫斯基耸了耸肩膀:“没有人知道你们在北美会遇到什么。正如最高统帅所说,我们对新的威胁简直是一无所知——也许你和你的‘黎明之子’们连一架外星人飞行器的航迹云都看不到,只能在大湖区的森林里与叛乱分子的民兵们玩儿;但另外的可能是,”他提高了音量,似乎想要证明自己的正确性,“你们也许会遇上外星人的装甲部队、甚至他们的空中力量的攻击,你难道希望用步枪去对付这些吗?”


“我猜,导弹和步枪子弹在外星人的家伙面前大概不会有太大的区别,”罗翔耸了耸肩,“好吧,也许你是对的,多点压舱物至少可以让我们的船开得稳当些。”


在他身后,“豺狼”在鼻孔里哼了几声,似乎是想要抑制住忍俊不禁的笑声,但索森科夫斯基却继续一本正经地介绍道:“我们对‘刺针’B防空导弹进行了改造,让它们的锑化铟热探测器有了节流制冷功能,进一步提高了命中率——从疑似外星飞行器留下的冷凝航迹云来看,它们的发动机至少会产生足够这些导弹追踪的热量,我们还改进了导弹的火箭发动机与控制翼面,同时增加了敌我识别系统,这是因为第102‘冰海’联队将全程支援你们的行动,我们必须避免误伤。”


“什么?‘冰海’联队?”罗翔这下来了兴趣,“由拉尔夫指挥吗?”


“是的,拉尔夫.林登希尔德上校,在‘黎明之子’行动被批准之后,革命军事委员会就把他从航校里调回了作战部队,”“豺狼”解释道,“他将率领他的老部队——也是我们最优秀的战斗轰炸机联队——在北美对你们的行动进行支援。喏,为了方便你和他们联络,我们把最好的对空指挥电台都调来了。”


罗翔略微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他一方面对于自己的这位同样因为参加“安法勒”行动而被打发到训练部门的老熟人——他一直相当敬佩拉尔夫的人品——能够重新被调回作战部队感到高兴,但也为那些混蛋们让他执行这种任务感到有些不满。他不相信自己会有多大可能需要叫空中支援,因为到了那个时候,“调查”就已经变成“交战”了。


就在他想着这些的时候,索森科夫斯基教授已经讲解完了所有陈列在仓库里的、专门为“黎明之子”们特制的装备,而罗翔基本上一个字都没听进去。这没什么关系,他告诉自己,反正我以后有的是时间去熟悉它们——当然,是那些能派上用场的玩意。


“好了,这些就是我们为了这次行动所准备的装备的大致情况,请问您有什么意见要提出来吗?”尽管已经很清楚罗翔不会提出什么意见,但军械专家仍然例行公事般地问道。


“如果我们真的需要用到这些东西的时候,我会在行动报告的附录里向你们提出意见的,”罗翔用漫不经心的口气应道,“没有别的事了吧?”


“不,您还没看到最重要的一件装备,”索森科夫斯基的皱纹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标准的、教科书式的阴险笑容,“假如出现最糟的情况的话,我相信你会用得上它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