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阿尔及利亚的面包棍和橄榄树

贝飒 收藏 8 1401

上学期间总是不怎么富裕的,像我这样的学习成绩比较差的学生开销往往比较多,比如玩网游这一项就要占到支出的一大部分,不得不节衣缩食也是很正常的,有时候过的实在拮据了忍点饥挨点饿也是难免的,为自己的三餐发愁的日子偶尔也是有的。参加工作以后就再也不用为吃饭的事发愁啦,工地上的伙食都是免费的,到了国外工地就更是这样了,我没在国内工地呆过,听他们说国外要比国内吃得好。04年毕业被派到阿尔及利亚艾里赞省的一个引水项目上,一开始觉着这里的伙食是不错,比在学校的时候那是好多了。我的师傅看到我吃饭香香的样子笑着告诉我,三个月之后就再不会有这样的胃口了。我一开始不相信,三个月后果然再也吃不动了,一看到肉就反胃,工地上养了不少狗,索性直接倒给狗吃了。

自己食堂的伙食不想吃了就把注意力转到了当地的饭食上。他们这里的面包棍是我一开始就很好奇的,这种面包(暂且这样称呼吧)以其独特的样子吸引人,大概有75厘米长吧,大约10厘米粗,外表烤成黄黄的颜色,看起来味道就不错。卖是时候要装在一个比较深的筐子里扎成堆,看起来也挺可爱的,买一根才七个第纳尔,合人民币也就是六七毛钱吧,想来是很便宜的。即使你当时很饿,花上几毛钱买一根填饱肚子是没问题的。我是有一次出去特意买了几根,吃起来才知道不是自己想象中的味道,我本来以为它跟国内的卖的小面包一样是甜的,其实这种面包棍是咸的,跟烤馒头有点类似,比一般的面包要瓷实一些。这个国家对面粉、水、电等老百姓的生活必需品是有补贴的,吃饱肚子是比较容易的,但是想过再高一点质量的生活就没那么简单了。这里的有钱人可以在法律允许的情况下娶四个老婆,如果算上情人之类的有十来个我想也是很正常的。这里目前还是鼓励生育的,据说每个孩子国家都按月给予一定程度的补贴,大概也就是合人民币400-500元吧,吃面包棍是没啥问题啦。我们雇佣的阿工大都是些本国的农民,他们听说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规定中国人只能生一个孩子时都面露诧异之色觉着有点不大好理解,反而是那些受过点西式教育的业主监理之类的人对这项政策持支持态度,因为他们自己知道应该给自己的子女什么样的生活。扯得有点远了。有段时间我对这种面包棍特有感情,于是隔几天就买几根来吃,可是无奈咱们中国人的嘴是吃惯了松软的大米和馒头的,这种烤的面包本来质地就比较硬,吃得多了嘴唇和舌头不免会被磨得生疼,而且他们发酵的工艺好像跟国内还不大一样,时间长了就觉着胃部有点发胀的感觉。在他们这里的饭店里,这种面包棍是不要钱的(当然你得花钱吃饭才行),它们被切成大约十五公分的段摆在饭桌上的篮子里,旁边放着辣椒酱、胡椒酱之类的,你可以叫几片烤肉,一盘薯条、蔬菜之类的夹在面包棍里然后抹上这些酱吃,一次两次的还行,吃过几次就没人愿意在外边的饭店里吃了。我后来在看电视剧时偶尔看到在国内的一些大城市里也有卖这样的面包棍的,形状、颜色看起来都差不多,估计是一样的吧。听翻译说这样的面包棍其实是跟法国人学的,后来果然在好多法国电影里看到了它的身影,法国统治了这个国家一百年时间,对这个国家还是又比较深刻的影响的。

小时候听到齐豫唱的一首歌《橄榄树》就对橄榄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总觉着它是那种类似于梨子之类的水果,味道说不上来,其形状应该是那种两头尖尖的,颜色该是那种深绿色的。请各位见识广的网友莫要笑话,其实国内也是有橄榄的,好像在南方比较普遍吧,我是北方人对橄榄的认识也是从阿尔及利亚开始的。到了这边的工地上很常见一种有点类似于国内的槐树的成片的树木,这种树木的叶子很小,但是能长到3-4米高吧,秋天的时候能结出很多很多像枣子一样的果实,这个时候林子的主人(往往是当地的有钱的地主),便会雇佣村子里的闲散劳力来给他们采摘。这些果子是不能生吃的,看着像枣子味道却是苦涩的,必须得经过加工才能使用。这就是橄榄。我一开始知道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橄榄的时候确实是有点意外,因为它跟我印象里橄榄球形状的深绿色的果实差的太远。这里的农贸市场里也是有专门卖咸菜的店的,这些店里有腌制的辣椒、黄瓜之类的东西不过味道是发酸的那种,因为阿拉伯人不喜欢吃咸。腌制的橄榄在这样的店里也是有卖的,它们往往被盛在一直大塑料桶里,味道是咸的稍带点原来的苦味,吃在嘴里却有一股橄榄特有的香气。在这个国家很多场合都能吃到橄榄,甚至在商店出售的各种火腿里它们也是掺杂橄榄在里面。来去中国的阿航班机上给乘客提供的食物里也往往有几个橄榄。橄榄的用处我想肯定不止做咸菜这一项吧,在省城SETIF的超市里可以看到许多灌装好的橄榄油,它们或以塑料瓶或以玻璃瓶装着,价格比国内要便宜好多,很多同事回家时候喜欢买两瓶带回去。在艾里赞施工到那个标的8G-1时候正好要从一片橄榄林里穿过,阿尔及利亚的北部是地中海式气候,冬天比较暖和,这些树木即使是在冬天也是绿的,一到春天也会开出许多不起眼的小花,但是它们授粉好像是依靠风力,一阵风吹来就看到树的枝杈间腾起一阵黄绿色的烟雾,就好像沙尘一样,仔细看才知道是橄榄的花粉。“物以稀为贵”,本来觉着“橄榄树”、“橄榄枝”都是些比较遥远,又带着点神圣和浪漫意味的名词,后来又见到2004年的雅典奥运会上冠军们甚至头戴橄榄枝扎称的草帽,好多人甚至因为不能带回国而感到扼腕,如此种种更加加重了我对与橄榄相关的这些名词的神秘感,直到我来到阿尔及利亚见到这不起眼的小小果实才有了切实的印象。也许我家乡的那些粗笨的枣树、榆树如果得了先机也会有这样的待遇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