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二七章 梦中枪声报警讯 花烛洞房起战云 第二七章(3)上策下策

bjunqing2008 收藏 0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董祥荣提高声调说道:“说来黑龙港和望子岛都是易守难攻之地,我们若是兴兵前去攻打,不要说是我们这些人马,就是把全县的人马都拉上去,也未必能够讨了好来,先前,我们是有过惨痛的教训的!” 说着,他把前年大年夜偷袭黑龙港损兵折将的经过讲了一遍,又道:“所以说,我们上门去攻打黑龙港和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董祥荣提高声调说道:“说来黑龙港和望子岛都是易守难攻之地,我们若是兴兵前去攻打,不要说是我们这些人马,就是把全县的人马都拉上去,也未必能够讨了好来,先前,我们是有过惨痛的教训的!”

说着,他把前年大年夜偷袭黑龙港损兵折将的经过讲了一遍,又道:“所以说,我们上门去攻打黑龙港和望子岛是下策中的下策,是断不可行的!”

“那照你说来,上策又是什么呢?”伍代雄介问道。

“这上策么?”董祥荣分析道,“依我看来,这上策就是采取长期封锁的办法把黑龙港和望子岛都给围困起来,让他们不得出入!”

“你们大家仔细想一想呀!这人都是张口兽,都是要吃粮食的!”董祥荣继续说道,“黑龙港和望子岛虽然都是天然的藏兵之所,易守难攻,可都是长不出粮食来的地方,他们有那么多人,总得出来找粮食吃吧?”

黄省三一听到这里,不由得心窍大开,插言道:“您是说咱们把黑龙港和望子岛的周遍都给封锁起来,断了他们的粮草来源,逼着他们乖乖地自己从里面走出来,然后再逐个消灭!”

他向来以智多星自诩,这一次给董祥荣占了先,心有不甘,便跟着添油加醋地掺和了起来。又道:“只要咱们把通往黑龙港和望子岛的各个咽喉要路的路口都给把持住,这个计策也就成功了一大半了!”

“不过!”他又迟疑地咂摸道:“哎呀,这也不成!单单一个黑龙港方圆就有数百里,咱们哪儿有那么的多人马去封锁呀!再者说,一到了黑龙港的北边就不是咱们的地盘了,怎么去封锁呀?”

“这又有什么为难的呀!”董祥荣开解道,“现在哪里不是皇军的地盘呀!咱们这里的人马不好过去,让伍代太君下一个命令,把北边的封锁任务交给李修山的人马去执行不就成了,还省了咱们的脚力呢!”

听董祥荣说得头头是道,伍代雄介夸奖道:“这个计策好,这个计策好!我现在虽然不主持天津方面的军务,要调动李修山的人马也是不成问题的,他也是我的老部下了!”

提起了李修山,伍代雄介又想起了当初派他进入金沙镇劝降的事情,于是不无遗憾地叨咕道:“你们中国的兵法大家孙子说过‘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相当初若是能够把这些土匪都收服过来为咱们所用就更好了,听说他们之中还有两个少将呢!”

黄省三一听,皱起了眉头,叹息道:“这个办法好是好,也不过是咱们一相情愿而已,这些土匪都是我们阎三爷的死对头,要是说得他们来归附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难哪!”

岸川一郎质疑道:“这有什么不成的?古往今来,那个国家的皇帝对这些绿林强盗不是招抚并用呀!他们这些人啸聚山林草泽,不过就是为了混口饱饭吃而已,咱们若是许他们以高官厚禄,没准就能够把这事儿给促成的!”

董祥荣哂笑道:“这些土匪都是些无法无天的人,就像是没有笼头束缚的叫驴一样,不是那么好整治的,还是趁早省省这份儿心吧!”

伍代雄介笑道:“可也说得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功,要收降这些土匪来归附,不光要有利诱作诱饵,还得有威逼作推力,招抚的事情咱们再另议,你们大家来说说,咱们这个封锁怎么搞才好啊?”


黄省三捋着稀疏的山羊胡子,笑眯眯地说道:“照我看来,就要看咱们可以投入多少兵力了?如果能够增加兵力投入的话,咱们就可以对黑龙港和望子岛一起进行封锁;要是仅仅依靠现有的兵力,怕只能先封锁一处了!”

董祥荣赞同道:“我看也是这样,因为咱们不能光搞封锁,还得要对他们展开围歼,到了关键时刻,没有雄厚的兵力做后盾,咱们的封锁是起不了多大效用的!咱们封锁的主要目的还是在于消灭土八路的军事力量呀!”

伍代雄介拉长声调说道:“就眼下的军事形势来看,咱们的军事实力占有很大优势,过多地增加兵力是没有什么必要的,不妨先从于家务增调一部分皇协军过来,把咱们的骑兵部队替换回来再扩编一下也就可以了!”

他知道眼下日军的战线拉得过长,要抽调日军过来增援是根本不可能的,可他又怕泄了底,不能够实话实说,所以就把话题转移了开来。

接着,他又向黄省三问道:“阎司令的伤势现在恢复得怎么样了,他到什么时候才可以重新挂帅上阵呀?”

阎康侯自打在黑龙港一役中被张铁匠一枪击中左眼以后,险些丧命,送到天津日本陆军医院抢救了十多天才恢复了神智。由于其伤势严重,到现在还没有复原,一直在于家务老家将养着。

听伍代雄介相询,黄省三回道:“我们阎三爷现在虽然没有了性命之忧,可身子骨还是不太好,要想恢复到能够领兵上阵打仗,恐怕没有个一年半载是不成的。总还得将养些时日的!”

“不过!”黄省三又眨巴着眼睛说道,“要从于家务调兵是没有问题的,就是阎三爷一句话啦,这个事情是好办的!”

几个鬼子汉奸唧唧咕咕地又议论了好半天,伍代雄介看了手表,见已经到了午夜十分,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哈欠,说道:“好,咱们就先议到这里好了,明天整顿一下队伍,先派人出去做些侦察,就从黑龙港开始下手吧!”


羊八寨据点攻打下来以后,等打扫过战场,许耀亭、韩德平、秦二虎等人便指挥着大队人马撤了出来,随即就兵分两路各奔东西了。秦二虎所部人马回了望子岛,许耀亭和韩德平等人率领着所部人马回了王小月庄和搬倒井。

王小月庄和搬倒井两个村子都是人口稀少的小村庄,虽然大部分村民的住房都比较多,可一下子涌进了五六百人的部队已经是人满为患了,现在又接受了二百多伪军的投诚,住宿吃饭等后勤供应问题便成了一个急待解决的大问题。

许耀亭出任抗日民主政府的县长虽然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可在没有上级领导指导下独立主持军政大计还是觉得底气不足。等到打胜仗的喜庆劲儿一过,面对着一大摊子繁杂事务,不由得犯起了愁。

为了做好下一步的军事部署,更好地领导全县人民开展抗日斗争,在同米亚兰等人磋商以后,决定及时召开军政联席会议,研究制定新的行动方案。

次日晚上,几乎就在伍代雄介召集黄省三、董祥荣、岸川一郎等人召开军事会议的同时,许耀亭也在王小月庄组织召开了军政联席会议。参加会议的有米亚兰、贾相臣、韩德平、高歧山、孙兴国、曹金海等人。

会议是在薛俊英的姑姑家的东里间屋里召开的。炕上放了一张小饭桌,许耀亭、贾相臣、米亚兰、韩德平四个人围着小饭桌坐在炕上,高歧山、孙兴国、曹金海等人则拉了一个长条木凳坐在了下面。

小饭桌上点着一盏苦油灯,灯光如斗。许耀亭坐在炕沿上,把巴掌大的笔记本摊开,平放在小饭桌上,他抬起头看借着昏黄的灯光向大家扫视了一遍,心事重重地说道:“今天把大家聚在一起,主要是想重新确定一下咱们今后的军事部署和抗日武装斗争的开展计划!”

“自打昨天晚上回来以后,我一直在琢磨这个事情!”许耀亭继续说道,“昨天晚上在羊八寨,咱们的仗打得很是漂亮,可一下子增加了这么多人,一是需要进行整编整训,二是住宿吃饭都成了大问题,现有的这两个小村庄是无论如何也容纳不下的了!大家出出主意,下一步怎么办才好啊!”

韩德平道:“要解决这些问题也不难,把部队整编一下也就解决了。咱们原来有两个连和一个警卫排,再扩编一个连也就成了。只是这连排干部还需要补充任命一下,要扩编就得先把将点好了,其他的具体事情就好办了!”

“至于驻防问题嘛?”韩德平又道,“这两个村子住不下,年就多分几个村子驻防嘛,象焦孟庄、许仙庄、潘家洼这些村子,咱们的群众基础都比较好,部队可以分散开来驻防,后勤供应可以就地解决,也便于开展工作!”

米亚兰道:“现在投诚过来这么多新战士,可不是仅仅一个扩编就可以简单了事的,这里面有好多的政治思想工作需要去做的,要让这些新战士明白为什么要打仗和为谁打仗的道理,才能够增强部队的凝聚力。”

“另外!”米亚兰继续说道,“我们还可以多组织武装工作队到各村活动,这也可以作为整编部队的一种方式,既便于抗日武装斗争的开展,也有利于解决后勤供应问题,可以通盘进行调整的!”

听了韩德平和米亚兰的发言,贾相臣甚为赞同,他道:“我看他们二位讲得这些意见都很好,这样部署调整应该是没有问题的。现在没有列入作战部队正式编制的除了投诚过来的这些新战士以外,还有我们武术队的民兵,可以通过这次扩编全部编入作战部队嘛!”

“关于组织武装工作队的事情,是从作战部队临时抽调,还是另起锅灶,这就要看怎么指挥便利了?照我看来,武装工作队的成员还是从各作战部队临时抽调并归属原作战部队的首长直接指挥为好,这样便于组织战斗!”

高歧山、孙兴国、曹金海等人也各抒己见,纷纷发言,许耀亭见大家的意见趋于一致,于是总结道:“那好,咱们就确定增加一个连队的编制好了,大家认真琢磨琢磨,咱这新扩编的连队让谁来出任连长为好呀?”

对于新编连队的连长,韩德平的已经心中有数,他向曹金海看了一眼,呵呵笑道:“我看这连长的人选小曹兄弟就成,他从特务班班长干到警卫排排长,一直都干得挺好的,再多给他几十个人他也能够指挥的了的!”

一见韩德平把自己摆上了当头炮,曹金海赶忙摆手推辞道:“这不成,这不成的!我拨拉手下的这几十个人都有困难,再给我一下子增加上一百多人,我那里指挥的了呀!再者说,我有这么年轻,压不住茬的!”

“这又有什么不成的?”韩德平笑道,“哪个指挥员也不是天生的,学着干就是了,只要认真历练,在实际作战中逐步提高指挥作战的本领,有什么指挥不了的。你说你不成,那么,你来给我推荐一个成的看看!”

又道:“大家都来评判评判,看看小曹兄弟成不成?虽然说小曹兄弟年龄不大,嫩是嫩了点,可也是枪林弹雨闯出来的,还有谁比他强呢?”说罢,他把目光投向了许耀亭、米亚兰、贾相臣等人。



——各逞智计为争雄,刀来枪去较内功!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