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魂 正文 第三十五节 撤退(6)

拆哪儿 收藏 1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size][/URL] 第三十五节 撤退(6) 老君屯的人们很奇怪,为什么这支队伍走了又回来了,但看到这支队伍的指挥官正牵着一个小孩之后,人们的疑虑被小孩天真的笑容打消了。这支队伍里的人说话口音很奇怪,是老君屯里的人们从来没有听过的。早年闯关东的时候,老君屯的人们见过的可怜人不少,口音各异,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6.html


第三十五节 撤退(6)

老君屯的人们很奇怪,为什么这支队伍走了又回来了,但看到这支队伍的指挥官正牵着一个小孩之后,人们的疑虑被小孩天真的笑容打消了。这支队伍里的人说话口音很奇怪,是老君屯里的人们从来没有听过的。早年闯关东的时候,老君屯的人们见过的可怜人不少,口音各异,但从来没有听到过这种口音。一时之间,屯里的爷们都聚过来看热闹。

“小孩,你的说,哪里的,还有,嗯?”黑胡子笑指着一个士兵提着的冰排,问道。

“请问长官,你们是要冰排过大凌河吗?”一个须发皆白的长者走过来问道。

“是的,请问,你们,家里,这个的有?”黑胡子神色恭敬地问。

“咱们屯家家都有呢。长官请跟我来。”长者微笑道。

黑胡子挥了挥手,几名士兵跟在身后跟着老者走过去。不一会儿,整个屯子里的冰排都被收集起来,看着这数量有限的冰排,黑胡子脸色阴郁地摇了摇头。当黑胡子抬起头来的时候,看到了那些民房的门,突然面带微笑,招手叫过几名士兵,耳语几句。

几名士兵恭敬地点头之后,径直闯进最近的间房子,不由分说就卸下门板。本来在一旁看热闹的乡民登时变色,伸手想阻拦,却被一把推开。小孩看到这些人竟然卸下了自己家的门板,好像明白了什么,便伸手抱住了扛起门板的士兵的大腿。士兵恼怒地甩了几次没有甩掉,旁边的士兵哄堂大笑,说着一些听不懂的语言。

被抱住大腿的士兵大怒,扔下门板,一把抓起小孩便向空中扔去,未等小孩子落地,伸出右膝顶向正在下坠的小小躯体,一声闷响之后,小孩子哼也没来得及哼一声,便摔在地上,一动不动。被推开的汉子发疯般地抱地孩子,孩子的躯体从两头软软地垂下来——他的脊柱完全断成了两截。汉子瞪着血红的眼睛扑向那个日本士兵,狰狞的表情让日本士兵感觉到了恐惧,顺手端起背在肩上的枪对准了汉子扑来的方向,汉子一个收步不及,“扑哧”一声,整个刺刀完全没入胸膛。日本士兵将手中的步枪一扭,汉子的躯体一颤,本来紧抓住步枪的手渐渐垂了下去,怒目圆睁,死不瞑目。日本士兵后退一步,将步枪猛的一抽,一股血箭喷涌而出,溅了日本士兵一脸。

村民们发一声喊,四散奔逃,黑胡子手一挥,土兵们便冲进村子,一时之间整个村子被惨叫声和血腥气所笼罩。扛着门板的日本士兵在临走之前,点燃了村子。


黄显声现在很奇怪,自己刚派出侦察分队,观察哨就报告发现了信号。这不可能,黄显声想,老君屯距锦县县城有二十多公里,还隔着一条大凌河,这不可能是自己的侦察员发出的消息。但观察哨报告烟雾很明显,隔十多里地都能看得清清楚楚,这让黄显声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如果日军从这里渡过大凌河,那么他们一定是想从女儿河方向攻击锦州的后方,同时切断锦州与关内的联系,看来,日本人不光是想占领锦州,还想把公安总队全部包饺子!现在,无论是真是假,他都必须率领一支部队去小凌河赶在日本人可能出现的地方设防。

“第三总队,立即跟我出发,目标,九间房,全速前进!”

野谷少佐现在很高兴,因为自己的大队已经悄悄地渡过了大凌河,过不了多久,他就能够赶到小凌河,等再渡过小凌河之后,他将成为钉在锦州旁边的一颗钉子,而且很有可能趁虚而入,从背面攻陷锦州。“目标,松山镇,全速全进!”

九间房,小凌河边的一个小村,猛然来了这么一队几百人的骑兵,让村子里的人家都很惊奇和恐惧。这些骑兵将村民们带往香房屯隐蔽起来,这些村民想也不用想就知道这里要打仗了。在村子的北面设好观察哨后,黄显声又策马奔向南面不到一公里的香房屯,布置伏击阵地。

小凌河在这里拐了一个“几”字形的弯,河面窄,水浅,冰厚,最容易过河,而且沿途村落稀少,野谷少佐很为自己的决定感觉到骄傲,也许,打完这一仗之后,自己应该被升为中佐副联队长了吧。希望这个叫做香房屯的村子里也有这种叫做冰排的工具——这些支那人的工具还真是好用啊。不过美中不足的就是,为了能够轻装前进,他不得不将自己的炮兵中队留在盘山,甚至连辎重中队也都留下了,这多少让野谷少佐有一点点担心。

野谷用望远镜观察着远处的村子。在望远镜圆圆的视野里,那个小村庄在冬天的原野上显得平静无比。枯瘦的树枝干巴巴地指向阴霾的天空,仿佛乞丐渴求施舍的手,灰色的民居外面还晾晒着的衣服寒风中舞动。虽然平静,但不想节外生枝的野谷还是下令部队快速通过。

小村最外围的一间民房里,一双警惕的眼睛正在盯着北面,野谷大队的影子刚刚出现,消息就迅速传到了村南隐蔽的通讯兵那里,随着一红一绿两面旗帜的舞动,消息又被迅速地传递到了正南一千米香房屯的观察哨。在低声传达的命令中,枪栓被缓缓拉动,黄澄澄的子弹被送入了枪膛。

“野谷君,我们此次孤军深入,竟然这样顺利,真是没想到啊。”清水少尉感叹道。

“不,清水君,我们还不能够放松,毕竟现在是在支那人的腹地。”野谷瞪了清水少尉一眼。

“是啊,前面不远就是小凌河了,我认为我们应该在渡河前建立一个防线,中国古代的一本兵书上,曾经提到过一种战术,叫做‘半渡而击之’,我们应该作好应对攻击的计划。”小山大尉说道。

“小山君,你很谨慎。但是你应该知道,这样的战术是支那人几千年前总结出来的,针对冷兵器时代有限的攻击距离,这样的战术当然非常有效,但是,在射程达到几公里或者几十公里的现代,如果还是拘泥于这种战术,那么这个指挥官一定是一个笨蛋。”野谷赞许地望了小山一眼。

快速通过了九间房后,野谷又用望远镜观察着不远处的香房屯,小凌河近在咫尺了,野谷不想因为自己的失误而葬送整个大队。再一次观察香房屯良久之后,野谷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

“清水君,在刚才我们所路过的那么多村庄,你有没有观察到和眼前这个村庄的不同?”野谷问。

“大队长阁下,请原谅我的粗心,在我看来,这些村庄基本上都是一样的,包括格局。”清水少尉再次仔细地观察了一遍之后,回答道。

“野谷君,我猜你是发现了什么吧?”小山疑惑地问道。

“诸位,难道你们忘了刚才我们路过的那么多支那村庄上,都飘着炊烟吗?对了,还有支那人所吃的食物的香气。”

“您是说,远处的那个村庄可能有异常?那里的确没有发现炊烟。”小山再次观察后说。

“嗯,这就是问题所在。那个村子并不算小,可是在别的支那人都在做饭的时间里,竟然没有一缕炊烟飘起,只能有一种解释,那就是这个村子里的人一定在进行着某种隐蔽的行动,这种行动很可能对我们产生威胁。”

“大队长阁下,请允许我派出一个小队去侦察吧。”清水少尉总算明白了野谷的意思。

“清水君,请注意,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开枪,不要与支那人发生冲突!”野谷嘱咐道。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