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E 宁静之章(第1章):开始学员生活 1-1-9初会,上帝之左手——阿奇柏德·泽尔

云霄孤舟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9.html[/size][/URL] 宁静之章(第1章):开始学员生活 第1话:“最后的任务” 1-1-4深渊夜袭,绿瞳追风(2/4) “您好!上校。” 兰格洛夫走下被入城岗哨卫兵请停的BTR-E/O,一名年轻的俄军大尉正向他敬礼:“我是‘德尔塔’特战队刚上任的代理指挥——Ku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9.html


宁静之章(第1章):开始学员生活


第1话:“最后的任务”


1-1-9初会,上帝之左手——阿奇柏德·泽尔


“您好!上校。”

兰格洛夫走下被入城岗哨卫兵请停的BTR-E/O,一名年轻的俄军大尉正向他敬礼:“我是‘德尔塔’特战队刚上任的代理指挥——Kudrjasch(库德里亚什),奉Leonid中校之命,特在此迎接长官。”

罗尔菲斯先宁雪一步下车,且不提从科罗斯坚到达切尔诺贝利后,装甲车上的所有对外通风系统都被关闭,只能靠过氧化钠体统维持车内空气含氧量,就说从核电站旧址的“方舟”内通过螺旋隧道“转圈”进入上帝工厂这三个小时,也足够使自己眩晕不断。终于是抵达目的地了,罗尔菲斯闭目间大口呼吸着周围新鲜的空气,清新中竟然还带有淡淡的花草芳香,丝毫感觉不出已经是在地下八十英里深处,看来这里有独立的人工生态循环系统,维持着可以让人们舒适生活的环境条件。缓缓睁开双眼,浮现收入视野的一切,让罗尔菲斯脸露出和一旁宁雪同样的神色,惊讶不已……

眼前哪什么“工厂”啊?分明就是一座漂亮繁华的城市嘛!抬头仰望“天空”,虽寻觅不见一望无际的湛蓝和变化万千的彩云,可巨大空间顶上洒落的人造阳光依然明亮刺眼,难怪错落有致的各式建筑周边可以满种前苏联国花、也是俄罗斯和乌克兰现在的国花——向日葵。

象征着带来美好希望的向往光明之花,被播撒在这永远看不见太阳的深渊地底,让宁雪不禁感叹中国北宋时期著名散文家司马光的那句“更无柳絮因风起,惟有葵花向日倾。”传说古代有一位农夫女儿名叫明姑,她憨厚老实,长得俊俏,却被后娘视为眼中钉,受到百般凌辱虐待。一次,因一件小事,顶撞了后娘一句,惹怒了后娘,用皮鞭抽打她,可一下失手打到了前来劝解的亲生女儿身上,后娘又气又恨,夜里趁明姑熟睡之际挖掉了她的眼睛。明姑疼痛难忍,破门出逃,不久死去,死后在她坟上开着一盘鲜丽的黄花,终日面向阳光,它就是向日葵。代表明姑向往光明,厌恶黑暗之意,这故事激励人们痛恨暴力、黑暗,追求光明。

低头凝视朵朵向日葵无助的垂直仰望,分不清东南西北,找不到日出日落,宁雪心中暗自感伤:追求光明么,在这原本应是一片黑暗的八十里地下?这座上帝的兵工厂,就算建造得再华丽,可终究是军事设施,又怎么会不衍生出暴力?向往光明之花啊,这里虽然有光芒哺育滋养着你,却没有真实的太阳,不存在真正的光明,你又该引颈何向呢?

罗尔菲斯登高远眺,没想到在这里还有一条大型人造河流横跨整个城市,河的中段原样复制了一座莫斯科风景桥:为避免干扰附近设施,在地形受限的情况下充分利用空间,桥梁被架设在河道中心线上,平面与河流完全重叠。利用刚架拱横向布置,巧妙的将桥墩基础设立于两岸岸边,这样既能保证桥墩的固定,又能使桥下河流畅通无阻。桥梁主跨为等截面的钢箱梁,钢箱梁由刚架拱上的斜拉索牵引支撑,梁塔完全分离,形成全浮悬状态,在78根拉索下组成了空间曲线索面的对称性斜拉桥。这种体系如果就主梁的全浮悬状态来说,其抗震能力是很高的,在地底建筑中由其实用,确实是巧夺天工的设计!

总而言之,这里和真正的地面城市相比,除了街道上只有巡逻的俄军士兵而没有路人、显得有些冷清以外,几乎不存在任何差别。罗尔菲斯兴奋的在高处欣赏着天地一片净爽,大喊了一句:“这里不是深渊,是天堂!”宁雪笑笑,感觉总不那么真实,不过值得高兴的是,上帝工厂比自己想象中,美丽得太多。

兰格洛夫已经不是第一次驻足此地,当然不会再觉有什么新奇,让他留意的是,身前这位自己素未谋面、也从来没有听闻过的库德里亚什。看来不过二十出头的小伙金发微卷,清秀面容中还显得有些稚嫩,没有一点儿受过残酷训练和饱经风霜的痕迹,怎么狄罗夫斯基会让他来担任“德尔塔”的临时指挥?

似乎看出了兰格洛夫沉默中所想,库德里亚什用小到只有彼此可以听得见的声音悄然说道:“上校,我就是上面派遣来的‘梅卡德尔’。很遗憾没能亲手剪除叛徒,不过既然鲍里斯已死,我在完成了会谈的保卫任务后就将交出指挥权,回到联邦安全局。”

“哈哈!原来如此,那就辛苦你了,小伙子!”兰格洛夫拍拍库德里亚什略觉瘦小的肩膀,听了他的解释,自己明白如此安排目的何在了。鲍里斯身为“德尔塔”最高指挥官已近两年,手下士兵中应该培养有不少亲信,就算不一定也是美军间谍,但在鲍里斯莫名殒命后,也有可能会对这次会谈的安全构成潜在威胁,只有‘梅卡德尔’,相对来说是无需试探便知忠诚的!不过这法子怎么说都不像是满脑子只知道冲锋和扫酒的列昂尼德想出来的啊?应该是尼涅尔那个鬼计囊出谋划策吧,呵呵。

“这是下官的本分。”库德里亚什欠身带笑回应,动作和语气时刻都保持着恭敬,“鉴于军方规定,不允许有气体排放的车辆驶入地下城,还请劳烦上校和E联德旅的军官,随我步行前往两英里外的水地科研中心视察。E联美师全体官兵昨日抵达后,已进驻中心旁的休息村等候明天的四方会谈。”

罗尔菲斯见这位俄军军官彬彬有礼的样子,唤来宁雪,目视仪容颇为清雅帅气的库德里亚什说道:“这乖孩子挺不错的,有没有兴趣,我让上校给你介绍介绍?”宁雪一副你别拿我开心的表情:“什么孩子啊,看样子他和你差不多年纪嘛。如果是你想认识呢,就不要找我当借口哦。”罗尔菲斯一愣,心想Snow什么时候说话也变尖锐了,弄得自己尴尬间差点无话可回,只能又把某个人抬出来压她:“噢,看我这脑筋真糊涂,忘了你心里已经有人了!那个什么什么‘舟’……”

二人孩子气的疯闹中,只见两位中年德国人在圣格雷隆、圣泽韦林和圣乌尔苏格的贴身护卫下,走出SmartII三栖武装车,径直来到兰格洛夫面前。罗尔菲斯和宁雪见状收起了笑容,赶忙回到众人身边,走在前面的中年男人向兰格洛夫伸出了他精致的右手:“您好!兰格洛夫上校。我是泽尔,旁边这位是我的助手。幸会!”兰格洛夫目光扫过递来眼前的这只手掌,双手仍旧插于衣袋中,没有做出回应:“我们既然是不久后的合作伙伴,彼此都需坦诚相待,请不要拿一个替身来糊弄我。看你光滑细腻的手,怎么都不像是一个从事多年科学研究的工作者,再说,我们这次重要会谈的主角,需要这么急着介绍自己的助手吗,还是怕我对他的来历有所疑问才先行说明?后面那位才是真正的泽尔先生吧……”

“不愧为E联俄师的‘智将’——Rangelov上校,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您的眼睛。”在科隆圣GSG闻言后的沉默中,后面的男人轻笑了两声,走上前来:“没错,我才是Zeer,E联德旅星门科学研究者Archibald.Zeer。”

这回应该没错了,眼前这位金色双瞳、短直桔发的德国男人,灵魂中不含些许阴暗和肃杀,显然是因为没有经历战场硝烟的洗礼,不过浑然天成的优雅智慧之气,还是让他倍显年轻,完全不像官方资料上记载已近不惑。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那沧桑的双手、深陷的眼窝以及发黑的眼袋,看来一辈子都在知识的海洋中遨游和挣扎,无疑是会折寿的。

兰格洛夫和泽尔的右手相交,不约而同的说了句:“请!”然后发自内心地破容一笑,两个年纪相仿的中年人,从握手一刻起,便知彼此都是心存远大理想、身刻崇高抱负,为了自己的国家和人民,甘愿衷心奉献一生而淡忘岁月恍惚的真正男人。

“您就是泽尔先生?久仰大名,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上帝左手’真容呢!有机会带我们去见见科隆的‘女神’吧?”罗尔菲斯直言不讳的一席话,打断了两个非凡人的惺惺相惜,还把宁雪拉在身边陪自己一起“迎接”圣格雷隆和圣泽韦林闻言后的冰冷目光。

声名享誉全球的世界三大星门学家之一的泽尔,似乎并不觉两位女孩子言语间有何失礼,反而是率真可爱、招人喜欢,自己向来不爱与一天板着脸的家伙打交道,闷都闷死了,还没有和数理化公式相处得有意思,比方说如影随形的科隆圣GSG三人……“呵呵,你们就是德旅着力培养的青年星骑教官Rolfes和Snow吧?我的老师Carolorff,她可是不只一次的听过和说起你们噢!不用客气,叫我Zeer就好,有时间我会带你们去见见‘女神’的,况且我觉得,这也必将是宿命的安排!对吧,Sanulzug?”泽尔和颜悦色的面容,微笑着转头目视圣乌尔苏格。

不出所料,依然只得到圣乌尔苏格沉默的回应。倒是罗尔菲斯和宁雪满脸惊喜,没想到高高在上、倍受科隆圣GSG一致尊敬的“女神”大人居然知道自己渺小的存在,还曾经谈起过?两人叽叽喳喳的开心议论,被圣格雷隆一句冷言制止:“女神浪费时间去见凡人?阿奇柏德,你还是一贯的喜欢玩笑人生啊。废话少说,我们赶紧前往水地中心。”

“嘁,你个活死人熊!”罗尔菲斯躲在大步向前的圣格雷隆身后,用他听不懂的中文说了一句,还补上踹他一脚的姿势。这个举动让宁雪在后面笑得直不起腰:正经中国话没学会,骂人的倒学了一套。在圣乌尔苏格闻声回头中,宁雪立时收笑,和罗尔菲斯一起瞬间绷出副无辜表情:怎么啦?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说……

“您认为E联美师会派什么人随罗德先生前来进行会晤呢?”兰格洛夫为泽尔讲解着周围建筑的来历和功用,顺带一问。

泽尔更多的是在赞叹上帝工厂的设计建造和精妙构思,仿佛也是顺带回答:“呵呵,这可猜不出来了,我对美国军官一无所知。不过倒是有种感觉,我那个多年的同事兼好友、同时也是我们现在共同的对手——Maxwell,他不会轻易现身的。”

英雄所见略同。兰格洛夫也不多言,笑容中已经认同了泽尔的判断,自己从得知四方会谈以来就是这么估计的,美军既然想借此机会除去泽尔,又怎么会不担心罗德同样遭此厄运?这样也好……

“靠!”在估算离货运通道出口不远后,前面为队伍开路的张霄舟突然想起一件事,朝上面看不见的人影大吼了一声:“谁知道罗德那厮长什么鸟样子啊?”隐约传来徐辰枫一贯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美国人的样子。”

得,白问。怪自己脑筋进水,忘了就算是问辰枫这家伙现在几点,他的答案在白天也会说是凌晨,从来都是浪费口水。既然连罗德的模样都不知道,刺杀个飞机啊,难不成把所有能见着的美国人都干掉?那确实需要“几十个集团军过来支援”……霄舟扯淡的思绪随着脚下渐明的光亮,和长达七个小时的漫长黑暗一并被冲淡。

好柔和的视线,难道有人造阳光?

最后一个降落着地的汉武,就算是他千年不变的冷脸,看似平静中却遮掩不住和已经全数抵达的同伴一样的神情:不可思议……上帝工厂巨大城市化的构造,让霄舟和辰枫一行五人,惊讶中个个忘了探查警戒周边的地理环境,呆愣原地。

“唐宗,人造太阳光是通过什么原理产生的,可以停止吗?”最先恢复正常思维的是辰枫,见附近并无威胁后连忙询问,要是这地底下的“白昼”不能被破坏,那之前设想的夜袭计划可就要吹了。

唐宗稍作思量:“印象中,稳态运行的核聚堆产生能量的方式和太阳产生能量的方式相同,都是由原子核聚变放出巨大能量,因此被俗称为“人造太阳”。那依靠其散发的人造阳光,应该是通过EAST(Experimental Advanced Superconducting Tokamak)核聚变装置进行高温等离子体放电所形成,只要破坏核聚变堆装置或者干扰它稳定运行的状态,八成还是可以停止的。”

“Good!”霄舟很满意这个结论,原来上帝工厂里面还有核聚堆,真是突然的地下冒出个大炸弹,“那就这样吧,宋祖掩护唐宗,迅速找到这个核聚变堆装置所在,然后就在那里潜伏,准时在明早十点破坏掉它,制造黑暗方便大家撤退,完事了第一时间回到这个货运通道口返回地面,不用管我们剩下的人。我和SuN还有汉武,现在就赶去各个地方踩点,图上标明的这个四方会谈场所——水地中心是重点,到时候就由我们三个来完成这次刺杀行动!有问题吗,各位?”

“就这么决定!”唐宗和宋祖同声赞成,“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罗德的脑袋,交给你们了。”汉武寻常沉默中,听辰枫对开始收拾行装、准备将暂时不需要的装备就地掩藏的二人说了一句:“如果事急了,必要的时候……制造核爆、炸掉整个上帝兵工厂!”不由脸色一变。

“Shit?你的那个罗菲飞没下来你当然不怕核爆啦?”霄舟闻言不停的抱怨,辰枫当然听得出话外之音,他并非顾忌自己的生死,而是在担心,同样身处此地的宁雪。先旨声明“罗菲飞她不是我的”后,辰枫调侃的神情一沉,走过来异常严肃的对霄舟说:“我知道兄弟在乎什么,那就保证行动顺利的同时……带她走!为了国家的利益,我们从不考虑自己的生死,但是,我们也从来不会让心爱的人在自己眼前永远的离开,不是么?放心……我会掩护你们的!”

“呵呵……哈哈哈哈!”

霄舟听完辰枫之言,突然毫不顾忌的放声长笑,让众人一惊,生怕被周围可能存在的巡逻士兵发现有外人潜入,戒备的同时赶紧过来制止,不过当看见霄舟此刻的面容时,没有一个人可以说得出话来,包括最熟悉他这副魔鬼形象的辰枫。额上青筋暴鼓逐渐向四周蔓延间,霄舟咬牙恶笑,一对死神般的漆黑双瞳冷黯中突然红光乍现,仿佛就算自己已经一脚踏入坟墓,也誓要将眼前敌人拖进来陪葬!咯吱作响的口齿中,生生挤出来的声音甚至比汉武还要冷酷和机械:“哼……不错,我不能让她受到伤害,不管是美军还是俄军,谁若阻我……我便将谁斩尽杀绝!”说罢这番众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却莫名深信不是戏言的话后,霄舟浑身上下膨胀四溢的嗜血杀气瞬时倾退,踱步走来轻敲了辰枫胸膛一拳:“不过,我不会连累兄弟受苦的,因为你对我同样重要!无需费神掩护,我们一定可以干掉罗德,然后安全返回地面……就算真的要死,大家也要死在一起!”

辰枫回应霄舟的,同样是旁若无人的大笑:“那就让敌人,见识一下我们的恐怖吧!如果我们死了,带上自己的仇人,地狱里面再相会!”

心中沉睡的战意,此时此刻已经如干柴被霄舟和辰枫的烈火豪言所点燃,轰然灼烧炙热!众人纷纷脱下防化服,和并未拆卸的武装蜻蜓一起就近找地藏匿。内着半米网电磁效应防护衣,外套反热感侦测纳米背心,抬出各自多年来随身趁手的主战武器,将“宙斯盾”枪架加装于‘三五’式高能微波破磁枪上挂在背后,人手提上一具“断崖”自杀性红外智能阻击台,整装待发。

没有再多言语,一个行动手势,小队五人立时兵分两路,朝各自的目标飞速潜行,留下一道道的死神黑影……

上帝兵工厂,我们,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