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杀 正文 第十一章 深夜逃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2.html


阴暗的拘留室里,为了防止串供,林娜几人被分别关押,李贪乐因此一人独自在墙上用小刀刻着什么,虽然他不是个话多的人,但也不是个耐得住寂寞的人,闲下来总要找点事来打发时间。


刻些什么了,李贪乐将刀含在嘴里,对着还在洁白无暇的墙壁发呆。李家的人从发明小李飞刀的始祖李寻欢开始,都有雕刻艺术的倾向,李寻欢喜欢刻木人,刻江湖上的第一大美女林诗音,然后再把刻好的小人埋在土里,以此埋掉他的思念,他的愁痛;但我刻什么了,现在江湖上也有第一大美女,但我实在没有雕刻她的理由,她既不是我表妹,更不是我恋人,要说暗恋,我李贪乐还没这情商,况且,手中也没木头,咦,有了,李贪乐忽然灵感一现,拿着小刀在墙上飞快而给力地刻了几个大字:“李贪乐到此一游”。刻完后,他又仔细观赏了几遍,心满意足后,便要关灯睡觉,虽然拘留室的晚上熄灯时间是十点钟,现在估计九点不到,但李贪乐从来就有早睡的习惯,而且从不早起。


但今晚可能不行了,几个穿夜行服的人偷偷摸摸地摸到了李贪乐的房间,然后‘卡擦’一声把门打开了。


“晚上也要提审?!”灯忽然开了,房间一下明亮起来,明亮的几个夜行者无处藏身,李贪乐坐在床上,“诧异”道“公安还有你们这样的制服?!还是晚上工作的警察都得这样穿?!”。


“少他*妈废话,快把《中国兵器谱》交出来,兄弟我让你死的痛快点!!”领头的一个蒙面人吼道。


“你说的是这个吗?!”李贪乐拿出本红色小册子,在手中晃了晃道。


“别抢!先让我看看你们是谁?”李贪乐躲过扑上来枪书的一人后,笑道。


“哼,让你认认也无妨!”领头的那人说罢摘下面罩,露出一张带有疤痕的脸“洪帮白虎堂堂主马帅,江湖人称滚江龙的便是!”。


“滚江龙,兵器谱上排名第六十九,器杀是把称作‘破鱼刀’的匕首,拿出来让我见识一下?”李贪乐好奇道。


“拿出来你就死了!”马帅冷笑道,“弟兄们,上!”。


话音刚落。随同而来的两名仍旧戴着面罩的男子各自掏出匕首,就朝李贪乐扑来。


“砰砰”两声,那两名男子忽然向后飞去,撞在墙上,每人咽喉上插着把飞刀,两人圆睁着眼,大概是因为没看清楚对方是怎么出招就挂了而有些死不瞑目吧。


“果然是小李飞刀,刀不虚发,名不虚传”马帅喝道“咱们后悔有期!”说完,一个闪身就溜了。


“郁闷,威震南京江面的‘破鱼刀’竟然这么胆小”李贪乐郁闷道,并为没能看到那柄传说中一夜间开膛破肚二百八十名窜到马帅江面地盘上来的海盗的‘破鱼刀’而有些牵挂。


走了也不关门,风吹进来还蛮冷的,李贪乐念叨着下床把门关了,并在之前将两个靠在墙上的死人挪到了墙外面,他可不想在个有死人的屋子里睡觉。


真是奇怪,对方竟能知道我被关押在这,并知道那本兵器谱在我身上揣着,这洪帮的人还真是神通广大啊。


洪帮是个历史悠久的帮派,民国时期,很多国军将领都是洪帮出身,后来中共得了天下,大力打击黑帮,洪帮才又转入地下,改革开放后,又逐渐冒出头来,主要活动在长江流域,表面靠漕运、捕鱼等营生,实际在搞走私,将禁货贩卖在长江两岸城市;近年来不断扩充势力,据说在下层警员中发展有很多他们的人,所以今天能摸到李贪乐被关的地方,也不足为奇。


“砰砰”李贪乐就要睡着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搞得他一阵郁闷,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这些江湖上人也真是,谋财害命也不要打扰人睡觉嘛,不过比上一帮人有礼貌,至少还知道敲门。


“进来吧,如果是打兵器谱主意的人就别进来了,门外躺着的两人就是为这事没命的”李贪乐拉开灯,起床准备迎接“客人”。


门却‘吱呀’地自己开了,走进来的人却是在李贪乐意料之外,竟然是林娜,左手还擒着个警察,大概是这个此刻正满头冷汗的警察告诉她自己在这的吧。


“你怎么来了?”李贪乐奇怪道。


“这局子黑,别呆了,走人!!”林娜听了气鼓鼓地道。


李贪乐也不愿多问,跟着林娜又找到了其余几人的关押处,深夜离开了这个外表貌似防守森严的公安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