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双英传 九一八 第七节 孤独杀手

ls1030 收藏 18 5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13.html[/size][/URL] 随着89式坦克炮塔的转动,一条猩红色的火舌向东北军士兵泼洒而来。 “小心!”王铁汉大喊一声便卧倒在地上。 “嗖嗖嗖”一长串子弹无情的击穿了两名来不及趴下的东北军士兵,把他们打成浑身冒出血花的筛子。中弹的士兵重重倒在冰冷的黑土地中,他们的眼睛还圆睁着,不甘心就这样离开,他们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13.html


随着89式坦克炮塔的转动,一条猩红色的火舌向东北军士兵泼洒而来。

“小心!”王铁汉大喊一声便卧倒在地上。

“嗖嗖嗖”一长串子弹无情的击穿了两名来不及趴下的东北军士兵,把他们打成浑身冒出血花的筛子。中弹的士兵重重倒在冰冷的黑土地中,他们的眼睛还圆睁着,不甘心就这样离开,他们甚至还来不及给死难的其他战友们报仇,就这样倒在日军的坦克之下。

89式坦克又短又细的炮口突然吐出一团火球,一发57毫米炮弹带着一声划破空气的尖啸声扎入黑土地中,“轰”腾起一道火柱,一名趴在地上的东北军士兵当即变成一团飞散的血肉碎片,同被气浪掀起的黑土一起飞上天空,化为一阵血雨纷纷落地。

“团座!鬼子坦克来了!我们退回北大营内固守啊!”有人冒着枪林弹雨爬到王铁汉身边大喊道。

王铁汉感觉有人在自己身边,于是转头一看,是自己麾下的一位新提升上来的班长,名叫李锐。王铁汉耳朵刚刚被轰鸣的炮声所震伤,有点听不清楚那名士兵说的话,他把一只手放在耳边挡住杂乱的枪炮声对李锐大喊道:“什么?我听不清楚。”

“团座,鬼子坦克来了!我们退回北大营内固守啊!”李锐又重复了一遍。

“不行!不能退回去!鬼子有重炮!我们退回去还不是都要被炸死!”王铁汉吼了声。说完,他转头大喊道:“谁去给老子炸掉那该死的铁王八?”

话声刚落,早有人抱着一捆刚刚扎好的集束手榴弹跳起来,迎着第一辆疯狂吐着火舌的金属怪物扑了过去。

坦克炮塔轻轻转动,“哒哒哒”一条猩红色的弹痕呼啸着向那名东北军士兵泼洒而去。只见那条蓝灰色的身影一下就趴在地上,子弹“嗖嗖嗖”从他身边掠过,钻入泥土中飞溅起一阵碎土。

那名东北军战士躲过了坦克机枪子弹,却没能躲过日军掷弹筒手射出的榴弹。李锐只听到一声揪心的巨响,一枚50毫米榴弹落在那名士兵身边爆炸,趴在地上的蓝灰色身影顿时被弥漫的硝烟所覆盖。

“大个!”李锐焦急的喊了声。

待到硝烟散去,却见地上那条蓝灰色身影又动了下。李锐几乎是喜极而泣:“大个没死!”

话还没说完,连长就已经一记响亮的“爆栗子”送到他后脑勺上:“喊什么喊!你还希望他死啊!”

那位外号叫“大个”的士兵两腿已经被炸断,他已经无法站起来,却以坚强的毅力一点一点向前爬,身后留下两条血痕。

“轰”又一枚掷弹筒榴弹落在这名士兵身边,无数锋利的碎片当即把他炸成了马蜂窝。这名勇敢的东北军士兵终于停止了挪动,一头趴在冰冷的地面,浑身的热血都洒在这片曾经养育他的黑土地上。

另外一名士兵冲出去,准备拾起牺牲战士留下的集束手榴弹。刚刚跑出没两步,就被坦克机枪击中,身上喷出几朵扎眼的血花,一个趔趄栽倒在地上。第三名战士冲出去,旋即又被机枪撂倒,一头栽在血泊中。

眼看着弟兄们一个接一个倒下,李锐感觉自己的眼睛发酸,但他已经流不出眼泪。泪水早已流干,眼中剩下的只有怒火。只见他一个箭步冲出去,犹如一条敏捷的猎豹一般向“大个”倒下之处冲去。

“小子!小心点啊!”身后的连长焦急的喊了声。

日军坦克手发现又有人向他们靠近,89式坦克随着炮塔的转动,一长串子弹泼水一样向李锐劈头盖脑泼洒而去。

李锐敏捷的就地一滚,子弹紧贴着他的身边横扫而过,在地上掀起一排飞溅的尘土。李锐滚到一处田坎边上,趴在地里,只听到发出尖啸声的子弹几乎是擦着他的头顶呼啸而过。

有日军掷弹筒手架起掷弹筒,正要向李锐那边发射榴弹。早有一名眼疾手快的东北军优秀射手借着火光的照明,发现了日军掷弹兵的企图。他抢先扣动捷克式轻机枪的扳机,向还来不及发射榴弹的日军掷弹兵射出一串机枪子弹,把那家伙打成马蜂窝。也是几乎是在同时,日军坦克发现了机枪手的位置,坦克炮响起轰爆声,炮口火光一闪,一团火球就吞噬了那名东北军机枪手。

坦克继续吐着火舌碾压过来,就在履带即将从“大个”身上碾压过去的时候,却见刚才一动不动的“大个”好像是复活了一样,突然就地一滚,滚到日军坦克底部。只听到“轰”一声巨响,一团火焰从这辆肆虐的89式坦克底部冒出,旋即就覆盖了这辆坦克。舔舐的火苗从坦克破裂的装甲裂缝中喷涌而出,汽油发动机被点燃,整辆坦克变成一副熊熊燃烧的大火炬。

浑身冒着火苗的两名日军坦克兵打开舱盖,刚刚从车上跳下,就被复仇的子弹撂倒在燃烧的坦克边上。

原来,刚才那位叫“大个”的东北军战士只是被榴弹炸晕过去。就在坦克即将从他身上碾压过去的时候,他又被枪炮声惊醒,于是钻入日军坦克的车底拉响了集束手榴弹,和敌人同归于尽。

过了一会儿,东北军又付出了七名战士的代价,把第二辆日军坦克也炸毁。剩下的几辆坦克见东北军抵抗得如此顽强,日军坦克手被吓得不敢再向前冲击。

北大营外围所剩的日军并不多,只有三百多人。日本人见东北军气势正旺,于是平田幸弘下令暂时停止进攻,静等第二师团增援。

此时王铁汉在感觉十分纳闷:真是奇怪了,刚才小鬼子的后阵为什么会乱?应该是我们的友军到来的缘故啊!怎么这会敌人后面却好像没有什么动静一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不过刚才还一大群鬼子的,现在前面的鬼子少了很多,应该是去追击自己的友军去了吧。

这时候至少有两百多名日军正在发疯似的追赶刚才在他们背后打冷枪的那人。在日本人心目中,就一个“支那人”居然造成他们那么多人的伤亡,此人日后必将是“帝国的心腹之患”,绝对不允许留下。要知道,刚才东北军的抵抗都没有造成日军多少损失啊。平田幸弘早就给这些日军下了命令:“若是不能抓获此人为我大日本帝国所用,务必击毙他!”

邱良军在高粱地里已经是没命的奔跑了一个多小时,每跑动一步,腿上的枪伤就要痛入他的心一次。每踩下一脚,都得以惊人的毅力支撑住,腿上的伤口想必已经开裂。肩膀的伤口倒是没什么大碍,只是因为这样的奔跑太费劲,他感觉全身的骨头好像要散架。从衣服到裤子,都已经湿透,尤其是大腿上湿漉漉的一片,也不知道是复发的伤口流出了血,还是流出汗。总之,含盐的汗水浸泡伤口,使得他更是感觉到增添了几分钻心的疼痛。

汗水流到脸上,感觉脸上也疼痛。那是因为高粱地里,高粱叶片十分锋利,把他的脸都给刮花了。

邱良军多么想躺下来,好好的松一口气,让腿上的伤口能够减轻一点疼痛。可惜他不能,因为后面还有两百多条疯狗在追赶自己。

日本人得到了平田幸弘的死命令,务必要活捉或者击毙这个可恶的袭击者。他们追赶得十分卖力,矮小的身躯,短短的罗圈腿,居然能够跑得像飞一样快,而且耐力还出奇的强,真不知道这些日本人平时是怎么训练出来的。比起邱良军在后世遇见的日本陆上自卫队,现在的日本人似乎比二十一世纪的日本人还难对付。

邱良军很想制作几个诡雷让后面那些王八龟孙尝尝“甜瓜”的“鲜味”,可是又不能。当年日本的甜瓜手雷使用碰炸式引信,不像是拉环式手雷那样可以很轻松的做好一枚诡雷。碰炸式引信的甜瓜手雷若要制作诡雷十分麻烦,还得在地下挖一个有一定深度的坑,把手雷放在里面,引信向上,坑上面再铺一块石板。等日本人脚踩上去,石板陷下去,撞到引信然后“轰”一声。可是那样的诡雷制作太耗时间,日本人追得紧,邱良军连停下来制作诡雷的时间都没有。

如果不是该死的腿伤,就这点小鬼子!肯定早把他们甩掉了!邱良军心里想着。但日本人要在一人多高的高粱地里抓住一个穿着迷彩服的邱良军,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只要他随便往一个地方一钻,一片高粱地“哗啦啦”响,日本人也难以辨清他在哪里。而且这一路追赶过去,日本人又被邱良军以冷枪收拾了十多人。

正想着时,邱良军突然听到后面有动静。

后面出现三名日军士兵,其中两人正端着上好刺刀的步枪东刺一刀西刺一刀,还不时端起枪向有动静的地方胡乱放一枪。还有一个家伙平端着一挺歪把子机枪,探头探脑的跟在那两名步枪手后面。

邱良军缩到一边,屏住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喘。等到两名日军士兵从跟前经过时,他突然闪电一般从高粱丛中跳出,手中的指挥刀手起刀落,一道寒光一闪,后面那名日军机枪手的人头犹如熟透的西瓜一样滚落到高粱地中,滚烫的污血喷出,把已经满身血污的邱良军再以血来沐浴了一遍。

听到身后的动静,两名日军步枪手正要转身,只可惜为时已晚,只听到“呼呼”两声长刀划破空气的风声,两颗脑袋几乎是同一时间滚落在高粱地中,两具无头的尸体呆立在那喷了许久的血,才一前一后倒下。

一挺崭新的歪把子轻机枪,还有三名日军身上的四百发子弹,连同四枚甜瓜手雷全部成了邱良军的战利品。还有两支三八式步枪和两把刺刀,他实在是带不走,只好抓起两支步枪用劲相互一碰,把两支枪砸得稀巴烂。

后面的日军士兵听到动静,向邱良军这边胡乱开了几枪,接着就是一大群黑压压的日本人向刚才有动静的地方冲过来。

高粱地中突然飞出一枚手雷,不偏不倚刚好落在扎堆的日军士兵人群之中。橘黄色的火球骤然在半空中腾起,“轰”一声巨响,四十八瓣预制破皮在高粱地里四处飞散开,把一片的日本人连同一大片高粱一起齐刷刷割倒。

反应快的一些日军士兵纷纷趴下,但是那几个日本人也没能够躲过正义的打击,从半空中下雨一样射下来的弹片在这些日本兵的后背上狠狠扎出几个血窟窿。有人当场就见了天照大神,有人受了重伤,躺在血泊中痛苦呻吟。

邱良军深知这种91式甜瓜手雷的延时时间为七秒,他在碰发了手雷引信之后,先握在手里延时了三秒再投出。手雷在空中飞行了五十米后,刚好就在日本人头顶两米的低空爆炸,造成了最大杀伤效果。

日本人报复的子弹不断“嗖嗖”从邱良军身边掠过,一棵棵高粱接二连三倒下。

日军士兵一边打着枪一边冲过去。突然高粱地里吐出一条猩红色的火舌,“哒哒哒”一梭子弹飞出,冲在前头的三名日军士兵胸口出现一排血洞倒了下去。

没死的日本人纷纷趴下。凭声音,他们听出是自己的歪把子机枪的声音。有人喊了声:“机枪!支那人抢了我们的机枪!”

“等重机枪和掷弹筒来压制!”一名日军军曹吼了声。

对面那个对手已经十分可怕了,仅仅是凭借着一支“帝国”造的步枪,就已经打死他们那么多人,现在这人手里又有了一挺机枪,这是何等可怕的事情!没有掷弹筒和重机枪,日本人真不敢再去送死。

这时候突然有一个家伙献上一条毒计:“等重机枪来了,把这里包围起来,点一把火烧死这个可恶的支那人!”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