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血刃 第一卷 永嘉之乱 第三十二章原始诱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

第三十二章原始诱惑

谢飞合衣而眠,仰头躺在了床上,随手将那不知名的皮毛被子盖在了肚皮上。

不知过了多久,谢飞开始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毕竟谢飞是身处于一个陌生的环境,始终还是保持着基本的警觉性的,当他忽然感觉到似乎有人在缓缓的向他靠近时,他立刻惊醒了过来,猛地一翻身就坐了起来。

一个娇小的身躯在刹那间好象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给凝结住了似的,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那个美丽的巴鲁美女塔丽像看着外星人一样看着谢飞,她的心如同受惊吓的小兔,砰砰的跳个不停。

或许是由于语言不通的原因,塔丽并没有张口说话,她只是好奇的打量了谢飞几眼后,居然微笑着向谢飞伸出了一只柔白纤细的小手,看那样子似乎是向谢飞示意友好。

看着那完美到极点的小手就摆在自己的面前,谢飞不由得一阵苦笑,自己那张让人恐惧的刀疤脸居然没有吓到那个美女,还真是有点意外。

通常女人的美丽是在重于气质,会笑的女人会让人感觉如沐春风,当然塔丽是美丽女人中的极品,深更半夜的一个美丽的美女出现在一个男人面前,不由得会让人浮想联翩,特别是她那细腻的小手对于男人是一种何等可怕的诱惑吗?真是一个妖精呀!

塔丽见谢飞居然象一个女孩子般的害羞,和村里那些寻常男人见便宜就上,一个个如同恶狼般的样子完全不同,不由得“咯咯”一笑,看着谢飞的眼神就变得更加好奇了。

谢飞感觉到一只柔软的小手搭到了他的肩头上,谢飞身上的肌肉不由得微微一僵,特别是脸部的表情此时更加丰富,这种时候无法和别人语言上的交流,真是一件令人痛苦的事呀!谢飞无奈之下,只好装起了鸵鸟心态。看着塔丽那赤裸裸的诱惑,谢飞感觉此时脑袋异常的大,色,是男人本色,如果见的美女也无动与衷,这让人不禁想到是不是无能呀。

谢飞心细如发,他身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中,时刻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危险,他也不想多事,天知道如果他动了这个美女会不会出现什么变故。当初,塔丽只是多看了几眼,就让那些愚昧的牲口差点发狂,如果上他现在真的做出什么真实的举动,估计会让那些牲口们生生的掑碎。

“刷----”一阵带着幽香的微温气息喷在谢飞的脖子上,让谢飞的心为之猛然的一跳,感觉到那女孩子这样子的挑逗就算傻子也知道,这个叫做塔丽的绝美地山村小妞应该是他有些意思了。如果谢飞是一个风流浪子的话。这时候就应该立刻反身把那小美妞抱在怀里,然后就此发生一段乡村爱情故事。

只是很可惜,谢飞并不是一个只靠下半身思考的男人,因此只是略微一犹豫,便轻轻的摇了摇头。他不能这样做,他是后世之人,一夫一妻的观念深深的埋藏在他的心里,他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还有一个对他全心全意的婉娘。或许在后世,家里张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是每一个男人的梦想,但是真正的男人应该会管紧自己的裤腰带。

塔丽绝对是一个风华绝代的美女,绝对会让无数精力旺盛的男人为了她而变得更加疯狂。而在这个远离繁华地偏远小山村里。塔丽更加是无数年轻小伙子追捧的天使,如果自己在这里和她发生了点儿什么的话,却又无法给她任何的承诺,到时候岂不是等于害苦了人家姑娘?

其实也不是谢飞不想一亲芳泽,只是换了一个时间,再换一个地点,谢飞估计就会发出原始的欲望,但是他现在却不能。

看着塔丽那楚楚动人的双眸,谢飞心里也不是滋味,美女爱英雄,此情此景,哪一个少女不怀春,哪一个男人不动心,谢飞感觉此时睡意全无,他突然粗鲁的推开塔丽,他知道如果再继续下去,他真的会把持不住自己,当断则断,不断反受其乱。

谢飞在心中轻叹了一声,轻轻的推开屋门,深深的呼出一口气,仰天长望着满天星辰,谢飞心绪如潮。

谢飞是无所牵挂的走了,只是在那他朦胧的背景后面有一个满脸泪痕的脸。

谢飞心事重重,神色宁重。西晋末年,天下大乱,群雄并起,晋室分裂,国力空虚,民生凋敝,北魏末年的史官崔鸿曾撰的《十六国春秋》一书,该书将较具代表性的十六个政权独立记录,故又有将此一时期称为“五胡十六国”者,实则政权的数目远逾十六个,建立者也不限于胡人。

谢飞虽然不清楚具体的历史事件,但是知道战乱一起百姓首遭其难,晋书有云,十室九空,可见当时的惨重情况。汉族在那时被血腥杀戮,惨绝人寰,谢飞是一个有血性的中国军人,他阴差阳错来到晋朝末年,他绝对不允许这个的事件发生,五胡乱华虽然对汉族人的损失最大,但是这些胡人最终也成为了中华民族的其中一员,对他们举起屠刀,他又与心不忍。但是也不愿意眼睁睁的看着汉族人流血。

谢飞想改革自强,但是汉人的外圣内王又让他太失望,西晋政府残忍腐朽暴露无遗,统治机构分崩离析,统治力量急剧削弱。最可悲的莫过于一个政府的文官爱财,武官怕死。

此时的洛阳城墙已被刘聪攻过两次,有点破损了,历史上是第三次被刘聪攻破,刘聪杀戮王公大臣以下三万余众,可以称血流成河,尸体如山,想到这里谢飞心里不禁一阵心痛。

官军士气低迷,文人士族却不思抵抗,卑微求和。甚至引狼入室。

羯、白匈奴、丁零、铁弗、卢水胡、鲜卑、九大石胡等部落主体都是金发碧眼的白种人,这些来自蛮荒之域的野蛮胡族还保留着原始的食人兽性,其中以羯族,白种匈奴,鲜卑族三族最为凶恶。公元304年,慕容鲜卑大掠中原,抢劫了无数财富,还掳掠了数万名汉族少女。回师途中一路上大肆奸淫,同时把这些汉族少女充作军粮,宰杀烹食。走到河北易水时,吃得只剩下八千名少女了,慕容鲜卑一时吃不掉,又不想放掉,于是将八千名少女全部淹死于易水,易水为之断流。

至于羯族就简直可以称之为“食人恶魔”了。史书记载羯族军队行军作战从不携带粮草,掳掠汉族女子作为军粮,羯族称之为“双脚羊”,意思是用两只脚走路像绵羊一样驱赶的性奴隶和牲畜,夜间供士兵奸淫,白天则宰杀烹食。在羯族建立的羯赵政权统治下,曾经建立了雄秦盛汉的汉民族已经到了灭族的边缘。

到冉闵灭羯赵的时候,中原汉人大概只剩下400万左右(西晋人口2000万),冉闵解放邺都后一次解救被掳掠的汉族女子就达二十万。这些汉族女子是被羯族人当作“双脚羊”来饲养的家畜,随时随地被奸淫,也可能随时随地被宰杀烹食。有五万多少女这时虽被解放,但也无家可归,被冉闵收留。后来冉闵被慕容鲜卑击败,邺城被占。这五万名少女又全部落入食人恶魔慕容鲜卑的手中。慕容鲜卑奸淫污辱,又把这五万名刚刚脱离羯族魔爪的可怜少女充作军粮。一个冬天就吃了个干净。邺城城外这五万名少女的碎骨残骸堆成了小山……

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民族英雄之一----五胡乱华时代的冉闵皇帝。出现在历史中,为北方汉民带来了一丝希望! 在五胡乱华,胡族大肆屠杀汉人的纷乱年代,老百姓为了活命,迁徙的流民潮几乎席卷了整个中国。冉闵的父亲冉瞻就出身于当时名震天下的乞活义军。乞活义军是西晋末至东普活跃于黄河南北的流民武装集团的一支,抗击胡族,为生存而战。冉瞻在一次作战时为羯赵俘虏,因伤势过重没几天就去世了,羯赵国主石勒欣赏勇冠三军的冉谵,见当时十一二岁的冉闵聪明伶俐,石勒就将小冉闵认作干孙子,为他改名叫石闵,并一手将他带大。仇人的强大使冉闵只有将仇恨深埋心底,强忍内心悲痛讨石勒欢心。成年后的冉闵骁勇善战,在羯赵与鲜卑的战斗中屡立战功,逐渐成为羯赵帝国的高级将领。

国家应民族政策需要在史书中没有记载)他下令邺都城门大开,凡”六夷” (匈奴、鲜卑、羯、氐、羌、巴氐)“与官同心者住,不同心者任所之”。 一夜之间,方圆几百里的汉人,扶老携幼,全往邺城里面涌;而一直以邺城为老窝的羯胡及六夷外族,推车挑担,拼命往外跑。冉闵意识到这些胡族终究“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始终是中原战乱不绝的祸根,便颁下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杀胡令》:“凡内外六夷胡人,敢持兵仗者斩,汉人斩一胡人首级送凤阳门者,文官进位三等,武职悉拜东门”。一时间,邺都城内汉人纷纷拿起武器追杀胡族,冉闵亲自带兵击杀邺城周围的胡人,三日内斩首二十余万,尸横遍野,同时冉闵还扬言要六胡退出中原, “各还本土”,否则就将其统统杀绝。

如果不是冉闵当机立断,恐怕汉人早已亡族灭种,那个时代可不讲什么人权,汉人虽然众多,却是一盘散沙,任人宰割。晋初两千万之众,五胡祸乱百年,只剩下四百万,人口锐减八成之多,血泪也!

我们不能容忍忘记历史,特别是这一段血泪史。

谢飞心乱如麻,跌跌撞撞的向前走去。在原始村落里觅得一处青石,随即躺在上面,望天兴叹。

巴鲁勇士人数虽少,但是都崇尚武力,战斗力不俗,且与匈奴和羌、羯族有深仇大恨,谢飞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原则起了收服之心。

谢飞无意间走进这个巴鲁族,不仅得到巴鲁勇士的支持,还得到了一员悍将巴特尔注1(先前与谢飞对战的那名巨汉),在后来救援怀帝的战斗中,两千巴鲁勇士硬是击溃了三万匈奴大军,斩首万余。这是后话,暂切不表。

注1 :巴特尔蒙古语意为英雄的意思,巴鲁族本文中是蒙古族的原型。谢飞远征的中坚力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