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学子逃票上黄山迷路,救援民警牺牲连追悼会都不参加!

红色守护 收藏 70 10465


复旦学子逃票上黄山迷路,救援民警牺牲连追悼会都不参加!

12月12日,由复旦大学10名在校生、4名校友与4名校外人员自发组成的“驴友”团在黄山登山探险时迷路,被困悬崖边。12月13日,在黄山市警方营救下,被困“驴友”脱险,而年仅24岁的黄山市公安局温泉派出所民警张宁海却在搜寻归来途中不幸牺牲。登山的学生被救出后,网上不断爆出事件“内情”,称复旦学生登山实为“逃票”、对民警牺牲冷漠无情等,让“复旦登协”深陷网络质疑中。□快报记者 张润芝


复旦学生黄山探险迷路,民警救


援中牺牲,学生被指逃票、冷漠


驴友:疑他们逃票进入黄山


据《新闻晨报》报道,这次黄山登山探险活动是由网帖召集,记者也找到了原帖。召集人“pipin”有如下言论:“这两天降温,黄山可能要下雪,这样被抓的几率变小,但是景色却让你不后悔的。”提到“被抓的几率”,此次活动被网友怀疑是故意避开正常的登黄山线路,意图逃票。一位自称旅游业人士发帖说:“前段时间就听一司机说他半夜送了一批客人到黄山南大门,这帮人是在网上找到一个专门带他们逃票进黄山的人,一个人收五十块钱,只在半夜带这些逃票族从南大门开始走路上去。看来这次事故也是逃票造成的。”


此外,网上的驴友们还指出,这次探险活动的组织并不严密,因为召集帖中对于此次探险目的地简介是空白,海拔、地貌等基本要素都没有提及。网帖提及的注意事项中甚至直接说明了探险活动没有向导,只靠GPS和地图。在装备方面,网帖列举了一些基本的户外装备,背包、睡袋、防潮垫等物品。有“驴友”指出:“这说明召集者缺乏经验,因为专业的大雨衣及保暖毯都没有列入必备的装备中。”


对黄山当地的天气情况,召集帖中提到,“目前看来,黄山最近一直无雨雪,导致山区防火等级一直很高。”“驴友”表示,从这点来看,召集者只注意到活动前的天气变化及影响,并未留心到未来活动时间内可能出现的天气变化,结果,他们在旅行过程中遇到雨雪天气,直接导致了迷路。


记者联系到黄山旅游业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她否认了逃票的说法:“他们根本没有进入收费的黄山景区,只是在外围,所以不存在逃票问题。”至于他们这样的登山计划是否过于冒险,该人士告诉记者:“黄山方面前几年已经发出过通知,不要去非旅游景区游览。之前也有人这样去探险,迷路了很快就被救出了,而那天去救他们的时候天气特别不好,所以才出了意外。”


复旦学子逃票上黄山迷路,救援民警牺牲连追悼会都不参加!


现场记者:学生冷漠无情,心寒


新浪微博一位名叫“淡淡esse香”的网友的发言,也在各个论坛上掀起不小的轰动。这位用户资料里写着“AHTV”,快报记者经多方核实确认这名微博用户为安徽电视台一名正在黄山采访此次事件的记者。


12月14日凌晨一时许,“淡淡esse香”发微博称,学生们对于民警的牺牲并不放在心上:“整理素材,难以入眠。输入‘张宁海’这个名字,想看看能搜出什么结果?一个安徽的小伙子,为了搜救18名来黄山探险的驴友,无辜地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可是,得到的是什么呢?13日下午采访时,复旦学生冷漠的样子让我心寒。他们甚至连张宁海的追悼会都没参加,就匆匆回去了。13日下午,张宁海的遗体被搜寻出来,抬下山的时候,那18个驴友,并不像报纸写的那样痛哭流涕,他们很平静,甚至连我们的采访都是追着问的,他们说要回上海。一路跟到他们临行的车前,一个男学生过来说,不好意思,要上车了。接着,把车门重重地关上。那一刻,有些东西比天气还冷。黄山,下雨了。”


12月14日她又发了另一条微博:“作为一个记者,我真不该有情绪。但是想想,就在昨天的这个时刻,张宁海还是活着的。但只是为了给一个女学生让路,才坠入悬崖。可这个女学生以及其余17人面对我们的追问,一致缄默,不承认这一点。让人寒心。我觉得,张宁海走得不值,很不值,怎么样也轮不到他来为这些人的年少轻狂买单。”


快报记者试图和“淡淡esse香”联系,但是她本人拒绝接受采访,并告知记者,如需采访必须通过黄山市委宣传部,记者试图和该部门联系,但未果。


复旦校方:个别同学的言论不妥当


昨天下午,快报记者尝试拨打复旦大学新闻中心的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复旦大学宣传部则表示只有新闻中心能接受采访。记者尝试联系复旦大学登山协会的成员,复旦一位学生则告诉记者:“不要找了,现在登山协会是不会有人愿意接受采访的。”在复旦日月光华社区的“outdoors”分版,登山协会老会长在帖子《合集:野黄山事件后续处理意见》中说:“媒体方面,希望所有当事人及知情人在近期对于一切采访和争论保持低调。”


此外,一位登山协会成员在日记中指出,民警要求下山的时间不对也是事故的原因之一:“整个事件中最不负责任的表现是警察在找到队伍之后,要求立即下山,这是导致了张宁海警官坠崖最大的原因,而当时的情况完全不适合下撤。”


面对外界对复旦的各种质疑,复旦大学官方微博回应,“小编说句话,当事个别同学的言论哪怕是一时无心,也确实是不负责任和不妥当的,我会严肃地告诉我今后所有的学生,内心的道德感和责任感是你在复旦拥有尊严和骄傲的前提。但请相信,这不代表多数当事同学,也绝不代表大多数复旦人的态度和心情。”


复旦学子逃票上黄山迷路,救援民警牺牲连追悼会都不参加!


获救复旦学子杜彬在网上谈公关。

复旦野战事件牺牲民警家属:上海大学生现在怎么样


仅以此文,向英雄张宁海致敬!


连续几天,黄山都笼罩在阴雨和浓浓的大雾中,天气阴冷。


因为抢救迷路的上海大学生而遇难的黄山温泉派出所民警张宁海的父母和20多位亲人12月13日晚陆续赶到了黄山,他们的心情也像这黄山的天气,很冷很冷。


上海大学生现在怎么样


复旦大学18名大学生组团11日3时到达黄山风景区游玩,12日下午因深山无路迷失方向,只好报警求救,12日22时许,武警黄山支队23名官兵赶往事发地点,经过11个小时搜救,于13日9时30分成功解救18名大学生,在救援中,民警张宁海不幸牺牲。


“上海的大学生现在怎么样,可有人受伤,可有人受冻?”昨天,在采访张宁海的爸爸张培伦时,张爸爸强抑着悲痛,在介绍完一段儿子的情况后,还不忘向记者询问被儿子救助的复旦登山探险大学生的情况。


24岁的张宁海是张培伦夫妇的唯一儿子,张培伦结婚晚,30岁才生下张宁海。


张培伦是一名退伍军人,目前在安徽太和县一家单位做司机,说起儿子过去的事情,张爸爸说,儿子对工作尽心尽责,待人善良、和善,这让他很满意。张宁海是独子,父亲却从不娇惯他,退伍军人出身的张培伦一直对儿子要求严格。


别让他们背负沉重包袱


当记者提起,现在网上有人指责复旦大学生探险队:因为他们的贸然探险,才让张宁海失去了年轻的生命。张爸爸却并不责怪这群学生,“宁海确实是为救这些学生而牺牲的,可他是警察,救人是他的职责。”张培伦说,不管是这些探险的学生,还是其他面临困难的游客,儿子作为警察,他都有义务去救助。


在张爸爸的眼中,来黄山探险的大学生们还是些大孩子,“年轻人难免犯下些错误,我们不要过分地去指责他们。”张培伦说,儿子牺牲了,他心疼不已,但他也不希望这些学生从此背负沉重的包袱,“他们还要学习,他们还要成长。”


复旦学子逃票上黄山迷路,救援民警牺牲连追悼会都不参加!

网友曝光复旦校园网上的“媒体利用论”引来炮轰一片。

复旦校园网不谈哀悼却反思“媒体利用”


-新快报记者 华静言 尹辉


十多名复旦大学的学生被困黄山一段未开放的区域,为救学生一名民警坠崖牺牲。一个生命的逝去,换来的不是复旦学子的反思和感恩,而是在论坛大谈面对媒体如何公关,登山社谁来掌权,以及冷漠的“你们就该为纳税人服务”。


复旦学子的冷漠寒了网友的心,高校学子对待生命缺乏基本的尊重和敬畏,引来网上批评如潮。“一个青年的血,洋溢在我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哪里还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网友“Z思沫”说,中国走到该重读鲁迅的时候了。


升级


校园网不谈哀悼谈公关


一条年轻生命的逝去,在微博等论坛上,迎来各地网友的沉痛哀悼,而在最该反思的复旦校园论坛上,却被网友连续爆出复旦学生们忙着讨论如何控制媒体,如何危机公关。


昨日,有网友在天涯论坛贴出了复旦大学bbs的几封站内信,发信人ciang在信中说,“现在媒体都在宣扬复旦学生的推卸责任,是一件很糟糕的事。”因此ciang想,“复旦的新闻人若能在更广泛的媒体上客观地报道这件事,针对复旦的情绪就会很快消失。”他还表扬了上海某记者(复旦毕业)的报道,对复旦效果好,如果换另一个记者写,绝对是反效果。


ciang指出,通过这件事,看出复旦对新闻媒体的控制力有所下降,建议新闻专业的毕业生应该多去几家报纸,而不是集中在一两家报社,阵地要多占领,会有很好的效果。这封信中还提到,“黄山事件”的根本原因在于公共品的提供和个人自由的矛盾,也是中国收入差距扩大必然经过的阶段,没什么可讨论的。


这位学生建议,复旦应该趁此“黄山事件”机会将安徽以前的关系巩固起来,民警的追悼会可以有一些校长或副校长参加,在此基础上,顺便争取生源和巩固其他关系。要多带几个院长和系主任去,让人看出诚意。最终,化坏事为好事是必然的,也考验校方的公关水平。


除此之外,复旦论坛上还出现了事件中最不负责的表现是警察找到队伍后,要求立即下山,导致了警察坠崖,“做这个决定的人就是最大责任人”,“危险区不能进去是不成立的,爬雪山的人怎么不禁止”等说辞。


尸骨未寒时,复旦论坛上涌现如此“理性”的分析和看法,让网友看过都觉“太冷血”。


专业人士


珍重自己的同时请珍重别人的生命


有张宁海的同事在网上发帖说:“这样的救援在黄山景区很多,这些‘驴友’在寻求刺激寻求快乐的同时,有没有替别人想一想,有没有想到他们的无序行为会给其他人、其他行业带来很大的麻烦,我的兄弟牺牲了!我们警察也是人,也有父母,也有亲人,像我的兄弟,在家是独子,才24岁,去年才分配到我们局工作,甚至连恋爱是什么滋味都不知道,就这样牺牲了!马上要过年了,他的父母会怎么样,他的父母年老时会怎样……希望大家能吸取教训,珍重自己的同时请珍重别人的生命!”


复旦回应


获救学生将参加民警追悼会


“早走并不是学生们的意思。”针对网上有人批大学生匆匆离开的指责,复旦大学新闻中心负责人说,这是当时沪皖联动工作组的决定,他们认为还是让学生早点回上海,“不能因此认为是学生冷漠。”他说,当时学生们的心理是惊恐、疲惫和内疚的。


该负责人说,学生们回校后,学校立即召集院系领导和辅导员对学生进行心理抚慰。“当天晚上,就有学生提出希望能对遇难民警有所表达。”他说,不过,当时专业的心理咨询专家建议,待学生们心情平复后再做决定,并且认为学生们在这段时间内不适合对外公开。


如今,这些学生是否都已心情平复并能正常上课?该负责人说,学生们的心理平复期预计是5到7天,目前各个院系的辅导员正对这10名学生进行个性化的处理,有的在上课,有的尚未正常上课。


张宁海的追悼会初定于明日举行,复旦大学新闻中心负责人表示,复旦大学将会根据这些获救学生的状况,选派代表赴安徽参加张宁海的追悼会。他还透露,复旦校方将在学校同步组织追悼纪念活动。此前,该校已有2000多学生自发在食堂等地悼念遇难的张宁海。


这就是复旦学生的素质


复旦学生说:当警察是个概率问题,看开了就不这么矫情了


就在外界一直批评这些复旦学生的时候。复旦的校内论坛日月光华内,却有学生发帖说:“爬山这事就是个概率问题,只要坚持爬,总有一天会挂在山上的,当警察也是个概率问题,看开了就不这么矫情了。”


(摘自中新网)

3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