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局律师们的败笔与阴谋(再论李庄案)(转帖)

xiang520520 收藏 0 213

2009年12月13日,重庆“黑老大”龚刚模原辩护律师李庄,因涉嫌诱导、唆使龚刚模编造证言、引诱证人作伪证,被重庆市公安局刑事拘留,12月14日被捕,2010年2月9日以“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被终审判处有期徒刑1年零6个月。

2010年12月13日前夜,原李庄案辩护律师陈西有,以及律师陈光武、杨金柱等人,以纪念李庄案一周年为名,发表网络言论,继续为李庄叫屈,进而引申到对律师权利的所谓担忧,乃至对国家司法体制的抨击。言论之放肆,措辞之嚣张,颇有烈士暮年之凄惨。常言道:“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几位做局者正是利用这种苦肉伎俩,过足了一把“吃奶”的瘾,煽动了不明真相的群众跟帖,重演了一场一年前的那场闹剧。细品这几位做局律师的言论,不难发现其中败笔无数,阴谋可显。

且看始作俑者陈光武的说法,“李庄也曾弱弱的欺骗过律师,只是向往回家的路。”李庄本人就是律师,在作为黑社会头目的代理律师时,就是由于使用欺骗手段制造伪证未能得逞而锒铛入狱,继而他在自己的案子中又欺骗自己的律师。这种一贯的行骗伎俩,竟然被陈光武貌似宽容地加以赞许。那么此文的用意何在?是想继续用谎言换取大众的欢呼?还是想以律师的身份告诉世人,欺骗本无罪,一旦被抓住那就自认倒霉?李庄想回家,是有路的,但是想用欺骗律师的手段回家,那只能是一条死胡同!再看陈光武如何说:“我们可以容忍一起起嗜血的强拆,我们可以容忍一桩桩渎职的矿难,我们可以容忍监狱一个个非正常死亡,唯独不能容忍李庄案。”那么颇以职业法律人身份自居的陈大律师,请问您为什么可以容忍强拆?为什么要容忍渎职的矿难?怎么忍心容忍监狱中的非正常死亡?在您眼中,这难道不是我们法治国家的污垢吗?这难道不正是您和您的同僚们雄心壮志要改变和斗争的对象吗?您声嘶力竭的呐喊,原来就是为了容忍这些行径?同为一个法律人,我想说,我们不能容忍强拆、不会容忍矿难、不再容忍非正常死亡,尤其、也永远不会容忍对李庄案的无聊翻案。

陈有西律师的说法更有趣,“国史馆的,往往充斥着谎言和欺骗。”年轻的愤青们,或许会这样说,那是因为他们不冷静。作为资深法律人,这样的言论,只能用“无知”一词来形容。您难道不知,民间的都是传说、演义、杜撰吗?说书艺人掌握了多少一手资料?“我们纪念李庄事件,没有功利,只有公理。”是陈大律师的淡泊名利,“我们帮助李庄,不是为他个人,而是为了一个国家的基本的公众良知和法律的公平正义。”是陈大律师的义薄云天。可是还是陈大律师,又说“我十多年前会毅然抛弃我奋斗十六年获得的权位和可能看好的前程,出来重新从底层干起。”好汉不提当年勇,如果您不为名利,您为何对“权位”和“前程”如此恋恋不舍?您又为何对“底层”如此下视呢?您的这种立场,不适合以一个法律人的角度来评价国家的良知、阐释法律的公平正义。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在看似为两位陈大律师壮威的文章中,杨金柱律师勇敢地挖了自己两位同僚的墙角:“李庄案件震醒了杨金柱!李庄案件震醒了无数中国律师!”他怕了,因为他知道“一位北京律师因为在看守所会见被告人时‘眨眼睛’教唆其翻供而走进高墙!”毫无疑问,只要教唆被告翻供,诱导被告做伪证,妨害司法取证,无论律师是“眨眼睛”、“抠鼻子”、“摸耳朵”,哪怕是五官齐上,那等待他的就是法律的严惩。且不谈几位在阵营内部的互相拆台,慌不择言,以这样轻率的败笔之作,妄想拯救国家司法于水火,只能是蚍蜉之劳。

其实,这些煽情的祭奠与缅怀,就是为了一个阴谋:吸引眼球,煽动舆论,制造紧张,攻击法治,破坏和谐。而这个阴谋之下藏着的那颗司马昭之心,此时昭然若揭,那就是用不良法律人的欺骗博得同情,获取声名,继而用欺骗发自己的财——因为陈有西律师自己透露“湖州冤案、金华冤案、还有民事行政的五粮古窖案,怎么都让我碰上了……有的五毛说,李庄案没有赢家,只炒作出一个陈有西。其实不单是五毛,真正的一些有份量的大牌律师,也出于真心对我说,这个案中只有我一个赢家”;因为对民间艺人,只能用这些“野史”来评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