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二章北朝鲜的进攻 第三节“史密斯特遣队”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3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URL] 第三节 “史密斯特遣队” 一批又一批人民军步兵前赴后继,高喊着“金日成万岁”倒在了汉江江面,鲜血染红了江水…… 这个至今没有人知道姓名的特遣队员成为美军地面部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第三节 “史密斯特遣队”


一批又一批人民军步兵前赴后继,高喊着“金日成万岁”倒在了汉江江面,鲜血染红了江水……

这个至今没有人知道姓名的特遣队员成为美军地面部队参战后第一个阵亡的美国人。

麦克阿瑟惊呼:“人民军可以和上次大战中任何最优秀的军队媲美。朝鲜战局很严重……”


占领汉城后,人民军立即发起了第二次战役,朝鲜史称“水原战役”。

汉城西南的永登浦是汉江南岸的铁路、公路交汇地,重要的交通枢纽,要攻占水原必须先占领永登浦。

汉江大桥被炸后,人民军的坦克在江边焦急地等待着,步兵只好乘船强渡汉江。南韩军守在汉江南岸拼命射击,一些从苏联回来的人民军军官则按照苏军强渡江河的战斗条令部署攻击,一批又一批人民军步兵前赴后继,高喊着“金日成万岁”倒在了汉江江面,鲜血染红了江水,汉江江面上浮尸一片,仅第4师就阵亡两千人,伤亡极其惨重,战局陷入僵持状态。直到第三天,人民军才冲上了汉江南岸,南韩军向南退去。

7月5日,人民军占领水原,随即马不停蹄地向乌山扑来。

再说美国人。当获得杜鲁门授权“使用其所属地面部队的全权”后,麦克阿瑟立即展开了行动,他嫌用军舰运兵太慢,遂决定动用空军运送兵力。在接受了麦克阿瑟的指示后,美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旋即向美24师师长威廉﹒迪安少将下达了命令:


(一)由两个步兵连,配属两个4﹒2英寸迫击炮排和一个75毫米无后座力炮排组成特遣阻滞分队,由一名营长指挥,立即空运到釜山,向丘奇将军报到;

(二)师司令部和一个步兵营立即空运到釜山;

(三)该师其余人员依靠海上运输航渡;

(四)尽快建立可以进行攻势的作战基地;

(五)特遣队的任务是:在南朝鲜着陆后,立即开始前进,与从汉城向水原南进的北朝鲜部队接触,并阻止其前进;

(六)迪安少将到达朝鲜后,将被任命为美国驻朝鲜陆军部队指挥官。


6月30日晚上10点多,在日本九州岛熊本附近的伍德军营里,毕业于西点军校、曾参加过二战中太平洋瓜岛战役的查尔斯﹒布拉德﹒史密斯中校接到了一个电话。他的上司,美国第8集团军第24师21团团长理查德﹒W﹒斯蒂芬斯上校告诉他:“情况不妙。内幕已经揭开,马上穿上衣服,到指挥所报到。”

当史密斯与妻子吻别的时候,窗外风雨交加,一片漆黑。用史密斯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上帝也在为我们的爱情哭泣。”

在团指挥部接受了命令后,史密斯马上以他的第1营为主力组建了一支特遣队,这就是朝鲜战争中著名的“史密斯特遣队”,也是美国人到达南朝鲜的第一批援军。

史密斯就这样在朝鲜战争史上留下了他的名字。不但如此,后来他还成为美军在朝鲜战场西线打得最远的指挥官。史密斯回忆说,正当他“几乎看见了中国的土地”的时候,澳大利亚营的营长格林中校随着巨大的爆炸声飞上了天,他和他的士兵们立即掉头就往回跑,这都是后话了……。

特遣队随即赶到板付空军基地听美24师师长威廉﹒迪安少将面授机宜,身高一米八有余、留着硬硬的板刷头的迪安少将自负地说:“你到达釜山后,就前往大田,我们要把北朝鲜人阻挡在釜山以北尽可能远的地方。你跟丘奇将军联系。……我相信,北朝鲜的军队将不堪一击,祝你好运,中校,上帝保佑你和你的战士。”

“史密斯特遣队”原来准备在水原机场登陆,但水原地区附近气候恶劣,只好改在釜山机场降落。

7月1日上午11时,“史密斯特遣队”的406名官兵从日本抵达朝鲜南端的釜山港 ——美国人就这样一步步地滑入了崇山峻岭、漫天风雪的朝鲜半岛。

第二天,史密斯和他的士兵们乘火车来到了大田。史密斯找到了丘奇将军的指挥部。丘奇指点着地图对史密斯说:“我们在这里有一场小小的战斗。我们需要一些见到坦克不逃跑的人到这里去。我们要派你去支援韩国军队,鼓舞他们的士气。”

7月4日,史密斯特遣队抵达平泽,并在那里同来支援他们的第52野战炮兵营的134人会合。

战前,美国大兵们表现出了无知的狂傲,他们七嘴八舌:

“我们一到那里,朝鲜人就会被吓跑!”

“我们几天就打完仗回到伍德兵营,就像警察执行任务一样。”

史密斯也发表了演说:“……金日成那些乌合之众的农民一见到我们美国人就会逃得连影子都看不到,我们一到就会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

7月5日黎明,“史密斯特遣队”到达乌山以北约9公里处的一个地方,开始掘壕布雷。

史密斯和他的连排军官们在地图上研究了一番后,在公路西边的小山丘上部署了B连一个排,在东面山上放了B连两个排和一个炮兵排,封锁了公路;C连两个排和剩下的无后座力炮摆在最东面的小山上,对付右翼可能从铁路线上进攻的人民军,C连最后一个排放到了后面,以防人民军从东边进攻;其余的几门榴弹炮则摆在了最后面的支援阵地。

摆好了阵形,史密斯中校放心了,就是他西点军校的校长麦克阿瑟亲自前来也摆不出更好的阵形了!金日成那些乌合之众的土包子还敢来送死吗?

将近8点时,人民军的一个坦克纵队向史密斯特遣队的阵地开来。史密斯立即命令炮兵开炮,美军的迫击炮、无后坐力炮、榴弹炮、火箭弹一齐猛烈开火轰击,但北朝鲜坦克好像不在乎一样,仍然在步步逼近。美军士兵目瞪口呆,美国武器竟然会没有作用!

只有榴弹炮发射的反坦克炮弹打坏了一辆人民军坦克,被打坏的坦克中跳出三名人民军士兵,他们端着苏制转盘机枪猛烈扫射,由于距离很近,美军阵地上的一个机枪副射手当场中弹身亡。

这个至今没有人知道姓名的特遣队员成为美军地面部队参战后第一个阵亡的美国人。

美军的炮弹盖了过来,三名人民军士兵也随后阵亡。

这是二战后美国人第一次和亚洲人打仗。在一番短暂的交火后,史密斯特遣队约有三十人阵亡。人民军的坦克并没有恋战,它们没有停下来进攻美军步兵,而是互相掩护着高速驶过了美军的阵地,沿着公路继续轰轰隆隆地向乌山冲去。

当人民军的最后一辆坦克的影子在南边渐渐消失之后,美军阵地上随即是一片难堪的死寂,惊恐不安的情绪在阵地上蔓延开来:原来,这就是长官们所说的“金日成那些乌合之众的土包子”?有些年轻的美军士兵开始悄悄地逃跑了。

将近中午的时候,朝鲜人民军的步兵出现了。双方随即展开了激战。

客观地讲,美军的武器是世界一流的,包括美军的战斗素质也的确不俗,但问题是美国人的战争机器已经锈蚀了,运转不灵了,该加润滑油了。史密斯特遣队的洛兰﹒钱伯斯上士是一个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老兵,曾获得过5枚紫心勋章。当双方陷入激战,钱伯斯打电话请求60毫米口径迫击炮的支援时,对方回答道:

“它们打不了那么远。”

“那么,81毫米口径迫击炮怎么样?”钱伯斯吼道。

“81毫米口径的还没有配给我们。”

“真见鬼!看在上帝的份儿上,放4﹒2英寸口径的迫击炮吧!”

“4﹒2英寸迫击炮目前无法使用。”

“那么能不能用炮兵支援?”

“炮兵联系不上。”

“空军呢?”

“我们不知道他们在哪里!”

“真该死。呼叫海军!”

“海军到不了这么远的地方。”

钱伯斯气呼呼地骂了一句脏话,然后说:“那么给我送一架照相机来吧,我想拍一张这里的照片。”

几分钟后,一发迫击炮的弹片击中了他 ——这使他得到了第6枚紫心勋章。

在经过约两个小时的激战后,下午13时,北朝鲜人民军的包围圈开始合拢。

焦头烂额的史密斯意识到 ——战斗已经无法进行下去了,如果再固守阵地,等待他和他的士兵的只能是死亡。他开始让部队互相掩护,按照顺序撤下山坡。但残存的士兵们一窝蜂似的跑下了山 ——每个人都不想送死,有组织的撤退已经不可能,人人都拼命向南逃跑。人民军的马克沁重机枪猛扫着溃退的美军士兵,美国大兵们像被长柄镰刀割倒的稻子一样纷纷倒下。

最恶劣的是史密斯特遣队的一些军官们对伤员们的求救不屑一顾。有一个中尉碰到了六名躺在地上的士兵,其中一个叫道:“中尉,救救我们吧!”这位中尉塞给了他一个手榴弹,然后转身就走。

“史密斯特遣队”在乌山与朝鲜人民军第4师团遭遇后,损失惨重,仅余250人撤回。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还有一些被打散的史密斯特遣队的士兵分别在平泽、天安、大田等地辗转进入美军的战斗部队。有的士兵甚至步行到黄海或日本海海岸,然后乘小船回到釜山。这些士兵衣衫褴褛,神情惊惶。

多年之后,美军战史记载:“史密斯特遣队”的撤退变成了溃退、逃跑,杜鲁门和麦克阿瑟亲自组建的拳头部队丢尽了丑。美军官兵们蹚着稻田的泥水向南飞奔逃命,同伴的死尸丢了,伤员丢了,最后连逃起来太碍事的大皮鞋都丢了。人民军甚至都没有追击,只用机枪火力追杀了大批特遣队员,整个特遣队死亡率达百分之三十五。

连美国军政要员们自己也称特遣队为“失败的吓唬人的东西”、“傲慢的实力展示”。直到二十年后在日本出版的《时代》周刊才详细介绍了美军这次战斗的惨状。而北朝鲜战史则自豪地宣称:


“7月5日,我军尖兵在乌山以北同美第24师的先遣队遭遇。

第一次与美军地面部队遭遇的我人民军官兵,内心燃烧着对美帝国主义侵略者愤怒和憎恶的火焰。

尖兵不待主力到达,立即转入突击战。坦克部队在行进间即以纵队突入敌人阵地,一举摧毁敌人的防御阵地,压制并消灭了敌人的炮兵阵地。

……这样,我军在不到两个小时的战斗中,几乎全歼美军步兵和炮兵各一个营,使其陷入了瘫痪状态。”


在美军遭到朝鲜人民军当头一棒的打击后,现在,麦克阿瑟再也不提“给我两个美军师,我就能守住朝鲜”了,他向美国总统惊呼:


“北朝鲜共军可以和上次大战中的任何最优秀的军队相媲美。朝鲜战局很严重……北朝鲜军队装备的装甲车辆性能良好,具有类似过去德军那样的能力。步兵的素质也是第一流的。北朝鲜军队今后可能进一步采取苏联式的领导方式、技术和中国式的战法相混合的那种战略和战术。不能认为北朝鲜军队是非正规部队而过低估计他们……除了已经要求的兵力外,我进一步强烈要求紧急增援由四个师组成的一支部队。情况正在发展成为大规模作战。”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