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刚案”突发事件:律师前夜遇袭北京街头追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李刚案”律师前夜遇袭 事发前晚 蓟门桥驾车狂奔方脱险 遇袭原因尚不明 警方介入调查

“我在前面驾车狂奔,后面三辆车疯狂追赶,就像警匪片里演的那样。”律师张凯至今仍惊魂未定。前晚10时许,他驾车回家途经蓟门桥时,遭到十余名持棍男子驾车堵截。

张凯是北京亿嘉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昨天他在微博里披露了自己被袭击一事,在网上引起广泛关注。


三车堵截中控锁救他一命

前晚10时许,张凯开着自己的宝来车回家,在行至北三环大钟寺附近时,通过后视镜发现一辆黑色轿车一直尾随其后。

在他开出主路行至蓟门桥附近时,这辆黑色轿车突然从右侧抢到了自己的车前,另一辆红色越野车紧贴着宝来车左侧行驶,身后还有一辆车挡住了他的退路。看到三辆车呈夹击之势,张凯不得已停下了车。

“从那三辆车上下来十几个年轻人,骂骂咧咧,要强行开门打我,看我落了中控锁,他们就拿出了棍子准备砸。”他说那三辆车都没有牌照。

趁对方松懈时,张凯一脚油门顶开其中一辆堵截车,便蹿了出去,开始长达半小时的“逃亡路”。

为摆脱追袭,已经慌了神儿的张凯掉头沿北三环向西开到了公主坟,同时还用电话报了警。

最终,他从新兴桥拐到了长安街,向北京音乐厅附近停着的警车报了案。(详见右图)


疑遭报复已采取措施避险

张凯是不久前“保定河大飙车案”中受害者陈晓凤家属的代理律师,此外也曾代理许多广受社会关注的案件。

对于此次事件,张凯怀疑自己是遭到了蓄意报复。

“从堵截,到下车开门准备打人,手法太专业了。”他说。

昨晚,张凯向记者透露,为安全起见,他准备这几晚不回家住,对于家人的安全他也采取了避险措施。

今天零时26分,张凯在微博上写道:“今天一切平安,再次去派出所,今天刑警记了口供,采了指纹,我要求看录像,但刑警说要问问派出所警察是否当时有录像?不知道这摄像头是不是又会坏掉。”

今天上午10时,张凯在微博上称,怀疑此事与黑势力有关。

警方介入调查

事发当晚,张凯就到北太平庄派出所做了笔录。昨天中午,他再次来到该派出所,警方提取了他车上的指纹和脚印。

今天上午,记者也从海淀警方处证实了追袭事件。目前,海淀刑侦支队已经介入调查。


附张凯博客12月16贴爆料

北京街头追杀,夺路而逃之经历(2010-12-16 13:17:49)

中国社会的危险可能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或许你只是做本分或良心的事情,你就会遭受困境。现我12月14日晚我遭人追杀、夺路而逃的经历记录如下:


13号夜里,我没有回家,我住在了北京南站陶然亭下的桥洞里,那里有很多访民,在这个寒冷的冬季,我想知道他们是如何过冬的。我陪着他们住了一夜,那夜据说是北京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他们有些人只有单单的一个被子,也有人被冻死、病死。这些苦难难道与我们没关系?上访者最大的80多岁,上访52年,最年轻的25岁。当然还有陪爸爸妈妈一起上访的孩子只有四五岁,有一个孩子得了紫癜,无钱医治,等待病发。他们是最苦难的一群人,我和他们在一起方感到安心一些。在寒冷的桥洞住了一夜,实际我一夜没有合眼,天寒地冻且上面的汽车声,更重要的是我思绪万千,在繁华的北京有这样一个被人丢弃的角落。他们每个人都有一段自己的苦难。


14号凌晨我离开桥洞,那个寒冷的桥洞记载了太多的苦难,上午9点我回家睡觉。下午2点与一个记者约谈。晚上7点去开会,晚上10点30开完会带一个朋友开车回家。在辅路由西向东走进蓟门桥附近忽然发现有一个车有意拦我,之后我超过去,紧接着它也追上,插到了我前边停下,右边马上有车拦住,我发现不对,赶紧锁住车门,赶紧倒车,后面的车马上顶上来。眼看我无处可逃。此时前面车下来十多人拉车门未果,开始砸车窗,我的车窗有防爆膜,未能砸碎,后视镜被砸坏,有人从前面的车里拿了一个棍子一样的东西,过来要继续砸。此时前面的车门开着,离左边的路有一定距离,如果此时车窗被砸开后果不堪设想,十几人疯狂的砸车。我强行撞前面的车门,前面车撞开,我夺路而逃。后面的车紧追不舍。此时另一个朋友开始报案,我们当时判断此时只有长安街最安全,然后就飞车到了长安街。上了长安街后面的车就不追了,我们找到一个武警车的地方停下,然后继续报案。我看到有两辆车没有车牌号。


此事已经报案,现等待警方处理。



本文内容于 2010/12/16 21:46:14 被龙族一脉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