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韩两军激战汉城 死伤几十万〔朝战推演〕



既然是立足于打的论题上,那就全以“兵家规则”行事。首先正名“名不正,言不顺”,作为名义上,需要临时授我一个“上将军衔”,打胜了,临时变正式,打败了,不等军法论处,本人自刎酬军。



朝鲜战争一旦爆发,中国当设立三个“战争计划”。第一战争计划,是限制在朝鲜半岛区域。第二战争计划,限定在东北亚西太平洋范围内。第三战争计划,涵盖中美两国全域,差不多核战争了。



第一战争计划,就以“中国人民援助军” 名义实施。既为援助,就有选择性,随时视战况变更战略。可以肯定,朝韩开战后初期是中美两大国做“战争鉴定”的过程,朝韩两方的“战争表现”决定中美涉入多深,彼此投入支援多大。



美国在前期投入装备多于兵力,显然美军希望单单韩国亦能击败朝鲜。因此,朝韩两方,实力对比就出来了,朝鲜装备陈旧,但有极高战斗意志,不管是“洗脑”或“领袖祟拜”,有信仰的军队是强于一般性军队。而韩军则优在武器,并有数万美军“压阵”。这样朝韩形成“不对称”的实力相当。



一旦开战,朝鲜重在攻,韩国重在守,朝军会以六至八十万军队为突破力量,打击核心既为“汉城”。但基本上,韩军防御也会以五十万军队作为“消耗”朝军气势的“马前卒”。这大概是美军给韩军的要求或“命令”。



从朝韩“硬拼”的兵力与资源上看,汉城战役会持续一个月左右。朝军伴以多般力量突击韩国汉城以南地区,起骚挠作用。战争中,朝军会损失三四十万军队,韩军亦在二至四十万左右。平民方面,韩国大于朝鲜,主要是汉城人口密集,撤离未毕及时。



开战三十天后,美军介入,陆地上,美军会投入二十万军队,包括一部分盟军。在海上,美军会着重朝半岛西部海域的“巡逻”,防备中国,而在日本海,着重对朝攻击,元山区域是美军空袭重点,以备未来登陆元山,并牵制朝鲜一部分兵力。



如果汉城战役中,朝军未击溃或者小部击溃韩军,美军亦会全力以海、空军力介入,实施涵盖清川江以南的对朝鲜大空袭,切断一切交,摧毁军事基地与民用设施,迫使朝军民形成“恐慌”,而朝军民因恐慌形成的“意志瓦解”,将决定中国援朝意愿。



开战三十天后二十天内,美韩由守为攻,并实施“小规模多波次”的空降及登陆,扭转战争趋势,朝军节节退守作战。中国在朝战先期给于一定装备援助,三十天后,会视战况,增加援助。又十天左右,中国应会出动二十万兵力,进入清川江以北地区“防御”,在鸭绿江一侧,布置重兵。如此前轻后重,是立足于中国不扩大战争的“潜意识”。



三八线,美军跨过是表明其灭朝意志,而清川江则是中国军方设定的“火线”。美军过清川江,就危及中国安全,在此,中美会两军开战。因此,清川江以南战事是朝鲜军队为主的朝韩之战,战火到了清川江,朝军就己丧失兵力大半,无论能力及意志力都贻尽,没有主导战争的作用。美韩军占领清川江以南,基本上胜利七八了。



但此时战略选择到了关健,如美韩止步于此,就地防御,朝鲜半岛统一就进入统一倒计时。如继续北上,则战局变化,难以预料。战事由朝鲜与韩美,升级为中朝对美韩。 中国军队应在清川江以北作为“防御战场”,基本上是放进来打,以陆空军消耗美韩攻势,黄海上以海空军防卫美军侵犯中国领海领空。



倘若美韩军扩大战况攻击中国本土,那中国既启动‘第二战争计划’将东北亚及整个西太平洋纳入战争范围,打击美关岛、冲绳基地,如日本介入,亦打击日本军事经济交通等设施。而在朝鲜半岛战区,中国应由防御转为‘主动进攻’,会投入五十万左右军力形成进攻波次,空军全域封锁轰炸韩国美韩军基地,并以海军选择性“登陆攻袭”。



战争如到这范围,中国应组织一百八十万后续入朝兵力,加上本土防备,半年内,中国军队应备足六七百万常规军队,动员民兵预备役五千万左右。韩国先期损失五六十万,补足一百万左右,如半年战期,韩国健壮男子丧失三分之一,一年战期全国男子丧失一半左右。美军先期丧失一万左右,与中国对战后,十万上下,并陆续将从本土及全球调集两百万左右兵力,投入朝半岛兵力八九十万,驻日支援兵力一百万左右。



一年内,美国损失兵力三十万左右,消耗战争费用六万亿美金。日本基本上只出钱,搞支援,不出兵直入战场,但会与美联合攻袭中国海空军。整个第二次朝鲜战争应持续于中国的“第二战争计划”框架内,扩大至‘第三计划’是偶然性大于绝对性。



当然,如美国有意实现前驻韩美军司令贝尔的“打得中国倒退一百年”的“魔鬼叫嚣”,战争升级到“第三计划”己不可避免,中国当实施“沙漠绿洲”工程,既以中国百分之九十地域被核辐射,换取美国所有大城市夷平,农渔牧区域五百年内不适于人类存在。如美国格守“战争范围”,那朝鲜战争就只存在朝鲜半岛,以消耗对消耗,三年内,以朝韩双方利益为先,三年后美中利益做“决定”。结果,战争又从终点回到起点…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