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海军承认航母仅能防御13枚解放军导弹冲击

z1066 收藏 1 1047
导读:美海军承认航母仅能防御13枚解放军导弹冲击  东方网12月14日消息:美国学者马歇尔•霍勒在美国《海军战争学院评论》2010年秋季刊上发表文章描述了未来反舰弹道导弹和反弹道导弹对决的基本想定。   反舰弹道导弹和反弹道导弹数量的比较   反舰弹道导弹:中国的反舰弹道导弹使用东风-21D导弹的弹体,将于今年投入生产。过去4年中,中国以每年9枚到15枚的速度生产了东风-21导弹的早期型号。根据今年年初美国国防部公布的“标准-3”型导弹预算增加的情况来看,中国以更高的速度生

美海军承认航母仅能防御13枚解放军导弹冲击

东方网12月14日消息:美国学者马歇尔•霍勒在美国《海军战争学院评论》2010年秋季刊上发表文章描述了未来反舰弹道导弹和反弹道导弹对决的基本想定。


反舰弹道导弹和反弹道导弹数量的比较


反舰弹道导弹:中国的反舰弹道导弹使用东风-21D导弹的弹体,将于今年投入生产。过去4年中,中国以每年9枚到15枚的速度生产了东风-21导弹的早期型号。根据今年年初美国国防部公布的“标准-3”型导弹预算增加的情况来看,中国以更高的速度生产东风-21D导弹是可能的。如果中国将10枚东风-21D导弹用于测试,到2015年年底,中国将拥有80枚反舰弹道导弹。


反弹道导弹:在全球各地,美国海军已经配置了18艘“宙斯盾”战舰)用于反弹道导弹任务,未来还将增加6艘。美国海军将为每艘“宙斯盾”战舰装备两种型号的“标准”反弹道导弹:“标准-2”Block IV型和“标准-3”型。“标准-3”型是设计用来拦截大气层外的弹道导弹的。“标准-2”Block IV型是一种过渡型导弹,以“标准-2”导弹为基础,最初是为“吸气式(air-breathing)”目标设计的。这种导弹将在再入弹头的末段进行拦截。


2008年年底,美国海军拥有40枚“标准-2”Block IV型导弹。它最初公布的该型导弹储量目标是100枚。最近,高级官员也已经提到了70或者80枚导弹的(储量)目标。截至2008年年底,海军已经有38枚“标准-3”型导弹。2009年4月,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宣布将增加反弹道导弹的投入,海军希望到2015年年底的时候可以实现220枚“标准-3”型导弹的储量。

数量对决:美国海军在多个地方都需要担负弹道导弹防御任务。国会预算办公室估计海军将需要72枚“标准-3”型导弹保卫欧洲应对伊朗导弹威胁。美国中央司令部已经表示它需要“宙斯盾”弹道导弹防御能力来保卫中东地区的盟友。如果朝鲜的弹道导弹计划继续推进,并采取敌对的态度,海军将很可能需要投入一些“宙斯盾”弹道导弹防御能力来应对这一威胁。因为伊朗和朝鲜装备的都是相对较落后的弹道导弹,所以让我们假定海军决定部署“标准-2”Block IV型导弹来应对这些威胁;进一步说,这也是为应对反舰弹道导弹的主动防御打下更好的基础,让我们假定海军不会将其十分宝贵的“标准-3”型导弹部署到中东或者朝鲜应对威胁。(日本的情况使美国海军仅使用“标准-2”Block IV型反弹道导弹应用朝鲜威胁成为可能,日本已经获得了“宙斯盾”弹道导弹防御舰船,并计划采购“标准-3”Block II型导弹。)


如果需求如上所述,怎样配置海军的“宙斯盾”弹道导弹防御舰船才是可行的?国会预算办公室推测国防部将需要9艘舰船,其中3艘前沿部署用于保卫欧洲应对伊朗威胁。为了便于分析,我假定海军将需要至少维持1艘“宙斯盾”弹道导弹防御舰船前沿部署在波斯湾或者附近海域用于中东的防御,并至少拥有3艘另外的“宙斯盾”弹道导弹防御舰船以支持轮换(即持续保持1艘舰船处于执勤状态)。同样,我推断将有1艘“宙斯盾”弹道导弹防御舰船前沿部署到日本海,但是由于这里离美国港口相对较近,所以仅有另外2艘用来支持轮换。


表格1列出了在上述假定下,2015年“宙斯盾”舰船和反弹道导弹地区配置的情况。表中显示海军将配置13艘“宙斯盾”弹道导弹防御舰船来应对伊朗威胁,3艘来应对朝鲜威胁。这样还剩下8艘来应对中国方向可能会出现的紧急情况。同样,海军将投入72枚“标准-3”型型导弹用于欧洲防御,所有70或者80枚“标准-2”Block IV型导弹用于中东或者朝鲜防御。然而,到2015年总共生产的220枚“标准-3”型导弹中,海军将会把其中148枚投入到中国方向。如果海军将这些导弹装备到在中国方向轮换的8艘舰船的6艘上,每艘将配置24或者25枚导弹。(当然,如果大量的导弹都投入到欧洲防御应对伊朗威胁的话,用于中国方向紧急情况的导弹总体数量会低得多。)


反舰弹道导弹和反弹道导弹对决想定


作战假定:


美国海军将拥有完美的预警和定位能力。换句话说,假定“宙斯盾”舰船在反舰弹道导弹发射的时候就能探测到,然后它们能够准确地定位,发出雷达能量。当然,在未来可能的战争中,他们也可能不享有这些优势。


如果没有敌方的反制措施,双方的导弹性能都将十分优异。我假定反舰弹道导弹对一艘正确识别和定位的航空母舰有着很高的命中率;也假定“标准-3”型导弹对于1枚正确识别和定位的反舰弹道导弹再入弹头具有很高的命中率。鉴于涉及到大量导弹的实际历史经验,这样的估计似乎过于乐观。


美国海军的目标定位问题


美国几乎将肯定发射2枚反弹道导弹拦截来袭的1枚反舰弹道导弹。这样做当然会提高拦截成功的概率。然而,仅装备24或者25枚导弹的每艘“宙斯盾”舰船在为1艘航空母舰护航时,至多只能拦截13枚反舰弹道导弹。即使每1枚反弹道导弹都能如海军合理期望的那样表现优异,第14枚反舰弹道导弹仍然能够突破主动防御圈。

所以当2015年发生一场反舰弹道导弹和反弹道导弹对决的冲突时,我们应该期待什么?我们可以判断中国人的卫星可能最早为一次攻击提供充足的数据吗?就像前面指出的那样,中国到那时候可能拥有80枚可用的反舰弹道导弹。如果这样,美国将必须要拥有160枚反弹道导弹才行,如果以2枚反弹道导弹对1枚反舰弹道导弹来计算,计划中用来应对中国威胁的148枚导弹是远远不够的。


假定中国到2015年的时候不能生产那么多(90枚)的东风-21D导弹,或者是许多导弹用于测试,不会有那么多用来对付(前面所述)美国的主动防御。在那种情况下,中国可以通过其它的方式来寻求突破。首先,它可能会与其东风-21D型反舰弹道导弹一起发射早期型号的东风-21导弹(这种方式下它可能拥有30枚这样早期型号的导弹可以用)。其次,中国也将投入使用其它类型的“诱饵”。举例来说,中国的工程师可以设计在其外大气层阶段部署铝箔气球的反舰弹道导弹。实际的战斗部可以配置在其中一个气球中,其它的气球将用锂电池组来模仿配置了战斗部的气球发射出来的热量,这样使敌人很难将战斗部和诱饵区分开来。第三,除了使用诱饵外,中国还可以发展突防辅助手段。中国的工程师们可以通过将反舰弹道导弹战斗部围在一个冷冻的遮蔽物中,让反弹道导弹的红外传感器很难探测到,从而击败一次撞击杀伤式的拦截。最后,中国可能选择组合使用上述方法,也可以全部采用。此外,由于许多种类型的突防辅助手段相对于反弹道导弹来说都相对便宜,美国不可能通过采购更多导弹来解决这个问题。


美国公开的正在生产的“标准-3”型导弹的数量不会给人们带来多少可以击败上述任何反制措施的信心。事实上,这份记录显示,“宙斯盾”/“标准-3”反弹道导弹系统至今没有实施有关区分诱饵和击败其它对抗措施的试验。(这方面可以找到2个证据。首先,在超过16次试验和19次累积的“标准-3”导弹射击中,导弹防御局或者海军公布的每个试验的目标只有一个。针对诱饵或者反制措施的试验从未提及过。其次,弹道导弹防御的批评者在解释他们的怀疑时频繁提到反制措施和诱饵的问题。这意味着“标准-3”导弹的研发团队应该有强烈的动机去宣布进行这样的试验。他们还没有这样的试验提出建议,更不用说实际开展这种以多种诱饵和反制措施为背景的试验了。)


中国的目标定位问题


假定中国克服了每一项较早期发现的技术和组织障碍,其反舰弹道导弹系统通过一系列严格的作战测试。接下来,假定中国的传感器可以探测、识别和定位1艘航空母舰,并决定射击。在这种情势下,中国决定射出多少枚反舰弹道导弹,需要考虑2个方面的系统性能问题。因为反舰弹道导弹发射的时候航空母舰已经移动了,所以中国将不得不预估它面对的不确定区域的范围。下一步,中国将不得不考虑使用多少终段寻的器来覆盖这一不确定区域。最后,中国将需要评估这些寻的器在其它高雷达散射载面积特征舰船存在的情况下,正确识别航空母舰的可能性。


仅根据上述第一方面的问题进行分析,中国的不确定区域将是一个半径至少为31公里的圈。根据第二个方面的问题分析,这很大程度取决于再入式弹头寻的器的覆盖范围,即寻器器在水面上可以搜索找到其目标的区域。如果中国真能够制造一种覆盖范围半径达到100公里的寻的器,那么仅1枚突破美国主动防御圈的再入式战斗部就足以覆盖整个不确定区域。另一方面,一个20公里半径的覆盖范围则意味着中国将需要至少6枚突防再入式弹头才能做到这一点。如果不确定区域更大,如果中国领导层在决定射击之前详尽地考虑,那么将需要更多的再入式弹头(及相关的反舰弹道导弹)。(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