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高级小姐的自白:安全套不能阻止艾滋病毒

leiruicong 收藏 138 122297

将自己的经历用文字写下来,其一检讨自己的行为,一定要刻骨铭心;其二告诫自己也劝诫和我一样的姐妹们,一定要杜绝高危。希望自己在以后的日子里更加珍爱自我。

我大学毕业后,恋爱的失败,找工作的不顺利等一切不如意的事情接连发生,让我对自己,对生活,对感情失去了信心,于是开始放纵,最终我做了高级陪侍,也就是高级小姐,高级小姐就是高级妓女。这个职业很特殊,但这个职业也很高薪,并不是每个大学毕业的女孩都能做这个的,不但要有高学历,还要身条好,长相漂亮,有气质,最重要的是技术要好,而且性交的思想很解放。据我所知,和我一样的女孩还有6、7个,但我们都不认识,我们只和我们的上级单独联系,到底这样的女孩在深圳有多少,我也不知道。我和这几个女孩有过合作,虽然认得但是彼此之间都很少说话,更不来往。其实原因很简单,毕竟干这行不是件光彩的事,而且我们都是有学历,在社会中属于那种‘小资’式的女孩,如果让别人知道了我们所干的行业,也不知道会用什么眼光看我们。至少不能让我们目前所处的这个生活范围内的人知道。一年中,我们可能只工作几个月,这几个月挣的钱基本上就可以维持一年的开销了,我们的客人一般是某大公司的高级经理,大老板或是政府中的某高官,或是某大官的公子爷,或是外国人士,总之,都是非常有钱的人。

我是学医的,知道性传播疾病的危险后果,因此这几年的小姐生活,我对个人卫生一直很讲究,接待客人也一直坚持使用安全套,在我看来这样能够确保我不得性病,而且每年我都上医院做全面检查,保证身体不出问题。但直到最近我的一次献血,我被检查出HIV阳性,让我感到:天快要崩下来了。我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更不可能相信,这种事情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

但是,我并没有放弃自己,我上深圳、广州、北京,三个地方的权威医疗机构作检查,但所有的结果都显示:我已经感染艾滋病。我无法说服自己相信这一事实,。我知道自己干这一行可能会患上性病,可凭我的专业知识,我对这方面的防御工作一直很谨慎,为什么还是感染了呢?最后,在北京找到了一位非常有名大夫检查。那位大夫看着我拿的一叠检验报告,说:“你的确,已经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可我每次都有用安全套,而且我在使用安全套前进行过吹气检查,一旦发现有漏气的就换掉;并且使用完之后还要看它是否有破裂,这几年里都没有破损过。我这么小心谨慎,怎么可能还会得艾滋病呢?”大夫说:“安全套并不一定安全,现在市场上所售的安全套它自身存在有一定的自然裂缝,一般精子透不过去,而病毒比精子小100倍,完全有可能透过安全套,一旦在性交过程阴道壁有损伤,就可能会感染上。目前都普遍认为,只要带安全套就可以有效地避免AIDS。但许多实验表明,即便正确使用安全套,质量合格的安全套,也有 30%左右的失败率。”

我彻底死心,安全套不安全!我想我患病的最大可能性就在于此,是安全套把我给毁了。这让我怎么面对我父母和亲朋好友,要是他们知道我是这样患病的,我真不知道后果会是怎样,我恨……我恨自己不该进这一行,我恨社会不应该有嫖客,我恨苍天对我的不公平,为什么是我?我也只是用自己的生活方式在努力生活,为什么??我想不通,我的心很痛,并决定要报复社会,报复所有的男人,我要让更多的人感受这一种痛苦,这一种对生活的无奈,对死亡的恐惧。

在随后几个月的接客中,我对我的客人不用安全套,客人也很乐意。因为不用安全套能让他们更有快感, 而且他们也没有心理负担。在他们看来:像我们这样的高级小姐一般都很干净,定期去检查,不会像那夜总会小姐或是发廊妹一样。就这样先后有几个客人和我不戴套多次性交,这些人必死无疑。在那段时间里,我过得很麻木,就象是行尸走肉一般,对自己没有将来,没有目标。似乎在我所剩余的时间里, 我的唯一使命就是让更多的坏男人患病,我承认那时的我,就只想找更多的人陪死。

人在极度悲痛和无助的时候,总是会想到家,那个曾经让我痛恨的家,因为我一直觉得;家里人没有给我优裕的条件。我不能象其他同学那样有家里人为他们安排工作。但我不甘心,我不认输,我告诉自己:必须靠自己出去闯,靠自己去创造想要的生活。所以大学毕业后,我一直没有回家。

但这一次回到家乡,看到我那下岗的父母,看见他们积极面对生活的态度,看到他们为我煮饭、为我烧水……生活中的点滴,都让我觉得是那样的真实和快乐。突然觉得:之前的物质享受都是虚有的,人们看到的只是你的外表,真正的快乐与否只有自己知道。

我心里没有了叛逆,没有了埋怨,有的只是忏悔。就觉得:上天赐给我美丽的样貌就是对我的恩赐,在这么艰难的家庭环境还能让我顺利念完大学就是对我的眷念,让我有这么疼爱我的家人,就是对我的照顾,为什么我还不知足?想到过去父母供我读书;中学时老师对我的照顾;大学学院辅导员老师给我勤工俭学的机会; 学校每年给我颁发的国家奖学金……

我觉得:过去自己被生活的物质享受冲昏了脑袋,不知道自己其实已经很幸福。现在唯一后悔的是没有机会报答他们。但我知道,我不可以再这样下去,尽管无法改变我得病的这一事实,但我有能力不把自己的病传给其他人,不能让更多的孩子失去父亲、不能让更多的家庭破碎、不能让更多的人失去生命。人能活着,本身就是一种幸福。

我想对大家说:“世上没有绝对安全的性行为,正确使用合格的安全套虽然在很大程度上可以避免感染艾滋病,但不能确保百分之百保护率;不要以为有了安全套就安全,为了你自己、为了你的小孩、为了你的父母,请不要放纵自己的性行为,小心下一个安全套可能毁的——就是你。”

本文内容于 2010/12/17 7:10:11 被空军前上士编辑

44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