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历史上的外籍党员:从奥地利来的政协委员1

opqwaw21 收藏 0 208
导读:傅莱,奥地利人,194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0年2月出生于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原名泰因·理查德。青少年时期即投身反法西斯斗争,并参加奥地利共产党。1939年1月来到中国,1941年12月奔赴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参加八路军,并担任晋察冀军区医药指导委员,不辞辛苦地寻找除疾良药加以推广,千方百计克服困难,培养了大量医务工作人员,还亲自奔赴前线救治伤病员,被人们亲切地称为白求恩式的“洋大夫”。后任华北军区卫生部顾问。新中国成立后,加入中国国籍。在中国西南地区工作十余年,先后在西南军政委员会卫生处、重庆市卫生局、重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傅莱,奥地利人,194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0年2月出生于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原名泰因·理查德。青少年时期即投身反法西斯斗争,并参加奥地利共产党。1939年1月来到中国,1941年12月奔赴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参加八路军,并担任晋察冀军区医药指导委员,不辞辛苦地寻找除疾良药加以推广,千方百计克服困难,培养了大量医务工作人员,还亲自奔赴前线救治伤病员,被人们亲切地称为白求恩式的“洋大夫”。后任华北军区卫生部顾问。新中国成立后,加入中国国籍。在中国西南地区工作十余年,先后在西南军政委员会卫生处、重庆市卫生局、重庆医学院任职。1962年调入中国医学科学院情报所担任副所长,1987年领导建成中国第一个大型医学文献计算机检索系统,结束了医学文献手工检索的历史。傅莱后来担任了中国医学科学院顾问、中国医学科学院信息研究所名誉所长。第六、第七、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84岁时逝世。

傅莱参加政协全国第八届会议


外籍人士为何要加入中国共产党?直接原因,是因为他们来到了中国;就具体情况来讲,却因人而异。从总的情况来看,可以大致分为:理想信仰类、感动吸引类、教育转变类、按照规定类。


1956年召开的中共八大第一次规定,只有中国公民才具有入党资格。而中国共产党第一至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或修改的党章,都规定中共党员可以不受国籍的限制。本文刊登部分中共历史上的外籍党员。


洪水


越南人,1927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06年在越南出生。原名武元博,曾用名鸿秀、阮山。1924年追随胡志明来到中国,追求革命真理,投身中国革命。1926年3月入黄埔军校第4期学习;1927年12月参加广州起义;之后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和中国抗日战争。抗战胜利后,应胡志明要求回越南参加抗法战争,被授予越南人民军少将军衔。1950年再次回到中国工作,1955年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军衔,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授予军衔的惟一一个外籍将军。1956年10月21日在越南河内病逝。


李铁夫


朝鲜人,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原名韩伟键,曾用名金元镐、胡国明等。1901年生于朝鲜,参加过1919年朝鲜“三一”独立运动,是朝鲜学生独立运动总指挥部负责人之一,因而遭到日本警察通缉。1920年到日本留学。4年后重返朝鲜,以记者身份为掩护,从事创建朝鲜共产党活动。1926年春当选为朝鲜共产党中央委员。1928年2月再次遭通缉,流亡中国,不久在上海加入中国共产党。1931年赴北平任中共外围组织———北平反帝国主义大同盟党团书记。1932年9月后相继任中共河北省委宣传部部长、组织部部长。1937年7月10日在延安病逝。


1930年3月20日,朝共重建,筹备会满洲部首先发布《朝鲜共产党满洲总局解体宣言》,指出:“我们的一切事业都要无条件地交给中国共产党,所有的共产主义者经过中国共产党严格的检阅和审查,各自以个人资格加入它的队伍,解消原有组织。”会后,有430多名原朝共党员分别加入中共满洲省委各地组织。接着,其他朝共派别也先后发布宣言,号召以个人名义加入中国共产党。这样,在东北的朝共党员很多人都加入了中共。这是中国共产党吸收外籍党员人数最多的一次。


马海德


美国人,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10年出生在美国纽约州,原名乔治·海德姆。1933年夏获医学博士学位。同年11月到中国行医。在宋庆龄的安排下,1936年6月和斯诺闯过重重封锁线,到了陕北。当斯诺完成采访任务离开边区时,他“决定留在陕北工作,要为中国革命事业作一些贡献”。全国抗战爆发后担任八路军卫生部顾问。全国解放后,他把全部精力投入到新中国的建设事业,并成为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加入中国国籍的外国人,1988年病逝。


巴苏华


印度人,194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11年生于印度,全名为比乔埃·库马尔巴苏,1934年加入印度共产党。1938年毕业于印度医科大学。同年参加印度援华医疗队。1939年到达延安。为表示对中国的敬爱,取名巴苏华。担任八路军总医院外科主治医生。同年11月同爱德华、柯棣华先后到晋东南、晋察冀前线做救护工作。在爱德华、卓克华、木克华因病回国和柯棣华因病逝世后,仍安心留下来工作。1943年回到延安,服务于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担任陕甘宁边区参议员,还负责编辑朱德任主席的东方民族反法西斯同盟的《中国报道》杂志。1943年6月回国,发起成立全印柯棣华大夫纪念委员会,继续为加强中印两国人民友谊贡献力量。1986年12月在印度病逝。


佐藤猛夫


日本人,194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10年生,日本神奈川县横滨市人。1937年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医学系。1938年5月应征入伍后任军医。1939年5月被派到中国,8月被八路军俘虏,加入日本反战组织。1940年6月担任八路军第129师卫生部野战医院内科主任。1943年春任八路军野战医院副院长和卫生学校讲师。1944年12月到延安的日本工农学校学习。1945年旁听了中共七大。1946年1月回到日本,2月加入日本共产党。后一直从医。1985年后担任日本共产党中央顾问。


傅莱


奥地利人,194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0年2月出生于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原名泰因·理查德。青少年时期即投身反法西斯斗争,并参加奥地利共产党。1939年1月来到中国,1941年12月奔赴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参加八路军,并担任晋察冀军区医药指导委员,不辞辛苦地寻找除疾良药加以推广,千方百计克服困难,培养了大量医务工作人员,还亲自奔赴前线救治伤病员,被人们亲切地称为白求恩式的“洋大夫”。后任华北军区卫生部顾问。新中国成立后,加入中国国籍。在中国西南地区工作十余年,先后在西南军政委员会卫生处、重庆市卫生局、重庆医学院任职。1962年调入中国医学科学院情报所担任副所长,1987年领导建成中国第一个大型医学文献计算机检索系统,结束了医学文献手工检索的历史。傅莱后来担任了中国医学科学院顾问、中国医学科学院信息研究所名誉所长。第六、第七、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84岁时逝世。


此外,还有一些外国人是加入了中国国籍后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如以下几例:


汉斯·米勒


德国人,195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15年生于德国杜塞尔多夫城。1933年进入瑞士巴塞尔大学学医。1939年获得医学博士学位,后到香港,同年9月,经廖承志和爱泼斯坦介绍奔赴延安,并将国外援助中国抗战的600箱医药用品和1辆大型救护车送往延安,参加八路军并到达太行山区。1943年1月返回延安。在八路军联防司令部门诊部任医生,后任国际和平医院内科主任。1951年1月加入中国国籍。先后担任长春第三军医大学附属医院院长、教授,沈阳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院长兼儿科系主任,北京积水潭医院内科教授,北京医学院副院长、党委委员,北京医科大学顾问。1994年12月4日在北京逝世。


刘道蕊


英国人,198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出生于英国并在英国长大,后与中国人结婚,1957年成为中国公民。1967年随丈夫从伦敦回到北京生活、工作。在中国银行工作期间,曾9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12次被评为系统内标兵,3次成为全国劳动模范。60多岁时用英文写下入党申请书,正式提出入党申请,1986年获批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