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青年 第三章:个人篇 018酝酿打砸抢烧冈田煤矿

lyhsnm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77.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80716.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77.html


有了储存的腊肉,不用担心寒冷的冬日里没有吃的了,现在最缺少的就是粮食,这可没有办法弄,只有暂时在林子里找点其他可以吃的代替了!如用野猪油炒野菜就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现在已经是12月中旬,入冬的时间到了,整夜天空中飘起了鹅毛般的大雪,这晚他们都睡得很香,翌日中午时候当赵大海看到四周都是皑皑白雪、天空中的雪花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入冬了,这森林里的“鬼”天气似乎比县城更冷一些,那些人在做什么呢?

在以前这个时候也没有待在暖和的家里面享受,为了生计到处忙碌着,像只蚂蚁一样!也许这时候打劫银行不错,再加上平静了一段时间,现在的天气很冷了,这些人难免会有所麻痹。恩!抢银行。再仔细地盘算一下怎么劫,上次劫了银行之后那些钱除了自己拿的二十万现金后全部给叛徒挥霍了!可恶。现在手底下又拉起了一支人马,这些人靠得住吗?这又让自己陷入了深思,现在他们手里都没有案底,为了让他们彻底地成为自己人,就得给他们创造机会练练手,现在有手枪1支,现在还剩手枪子弹187发、步枪两支,7.62mm子弹40发,有了这些家伙也可以干大事了!

这时累了整整一天的弟兄们也起床了,看着赵大海一个人坐在火炉旁边发呆,他们也凑了过来!

孙浩:大哥为啥事发愁呢?有什么想不通的给兄弟们说说,我们一起想办法!

吴刚:是啊,有事大家商量嘛,我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

老邓:是啊!我们都是穷苦人出生,大家能走在一起就是缘分,相信赵大哥带领咱们一定能有好奔头,只要大哥一句话,弟兄们干了!

赵大海回到了屋里取出了两块大肉,这时候用叉子叉着一块放在火炉上烤着,不一会就冒出了烤肉油香。我觉得应该让时候是时候策划了。

赵大海:弟兄们,我想好一个短期内让弟兄们稳当发财的计划,就看你们敢不敢干!

孙浩:哦?什么发财计划,兄弟们干了!

赵大海:打劫怎么样?敢不敢做!

吴刚树:命是大哥给的,大哥怎么说咱兄弟们就怎样干!

赵大海:兄弟们别这么说,既然你们公认我这个大哥,那我的责任就是要保护好大家人身生命安全一,然后就是发财,我的计划是这样的,今天早上的时候我还在酝酿之中,但不知道行不行,我先把我的想法说出来,然后兄弟们再参详参详,兄弟们举手表决,看可行否?

孙浩:大哥你说吧什么事,你的决策一定是对的,弟兄们一定照办!

赵大海:我觉得我们现在实力还很弱小,不过现在咱们可以去找一些有钱人下手,比如说地主什么的,弟兄们有什么想法没有。

老邓:我说大哥,既然是民主建议,你看我有个建议不知道行不行?

赵大海:有什么想法你就说吧,我们不是实行民主制嘛,共同参会决定,有什么想法就说吧。

老邓:现在这有钱的地主人家个个都是厚墙高院,里边不光有家丁护卫,还有几条看家狼狗,这些地主可别小看了他们,这些家伙个个有枪,要想拿下一个地主宅子可不容易啊!

孙浩:是啊,现在虽然地主家有钱,但也不好弄,他们人多枪多,搞不好还把弟兄们给搭进去呢。

赵大海:那看来得改变战略目标,这小地主咱也收拾不了那就不打地主了!

吴刚:什么?不会吧赵哥,不抢地主那抢谁有钱啊?打家劫舍我可不干!我誓死不当土匪。

赵大海:哈哈,看看阿刚同志说的,我们是正义之师怎么可能欺负老百姓呢,更别说当土匪了。我们帮中的规矩不是在那呢,放心吧!我们不仅不伤害老百姓,而且还要帮助他们才对呢,我的意思是现在暂时不打地主,咱挑容易下手的地方!我觉得就将你们逃出来的那个…那个日本人开的黑矿山给端了比较合适,我们帮会要发展壮大就得拉人拉枪,有了人枪后更好干大事,兄弟们觉得怎么样?

孙浩:我看行,那个煤矿日本幺儿虽然有几个持枪的打手,但是一般情况下他们的枪支都是放在保险柜里边,在那里边干活的工人都很老实,所以一般情况下只需要几把砍刀稍微威慑一下,他们就能老老实实干活,发不发工资都没关系,只要给他们破馒头、陈年旧谷子熬得稀饭吃就满足了,平时进出的大门那有两个守卫,他们手里有枪。

赵大海:老孙,你这个情报很重要,我们行动前要搞清楚里边守卫的具体人数和位置、还有撤离路线,我这有支钢笔和一个小本子,你简单地将这些情况画下来,我们大家好参详着如何行动!

就这样,孙浩在其他几位同事的帮助下回忆起了一些当时工地的情况,并用钢笔绘制在小本上。工地上的保卫室、财务部门一一在列,最重要的是周围有可能的逃跑路线在图中进行了标示。

孙浩:赵哥,就这样了,请瞧。

赵大海:大海先仔细地看了看简易图,联想到工地上的安保人员数量和武器装备情况。老孙,里面的安保人员究竟有多少啊?还有武器配置情况!

孙浩:我记得我们当时逃离那的时候,里面有安保人员20多人,但他们大多手里拿的是大刀片子,只要咱手里有枪就是大爷,到时候放上一枪他们就吓得屁滚尿流。有枪的只有守卫大门的两个岗哨,但他们手里都是短枪,像现在这天气这么冷,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想那两个家伙正在岗亭里烤火呢。

赵大海:老邓,你们出来的时候情况是这样吗?

邓光明:是啊,差不多吧,对了,那个安保室的保险柜里还有武器,我以前在那给领导端茶倒水的时候看到那有个保险柜,里边装有枪,不过时间太短没看清楚,还有工地上除了两个岗哨有枪外,工地上有个冈田的日本老板,他身上说不定还揣有手枪,这兵荒马乱的年月,有钱的人家谁不买只枪防身呢,我看得小心防一下。

赵大海:现在你们几个说的那个工地情况我已经清楚了,不知道你们以前在工地上的时候是什么时间发工资呢?

孙浩:哦!赵哥原来是想打这个主意呢,一般情况下每隔三个月发一次薪水,那钱可不少呢,不光有民工的工资,还有矿上的各个股东老板,差不多是汉奸吧,他们的钱也是从那里边出的,我猜这笔钱总共不少于80万,只不过发工资这天他们会派持枪的安保人员进行全程保护。

赵大海:那发薪水这天持有枪支看场的有几个人?

孙浩:我想一下,三个!对,是三个,其他二十个人手里全是拿的大砍刀。

赵大海:哈哈,看来我们找那个煤矿老板,对“日本佬”下手是找对人了,现在差不多再等上两个星期就到了矿上发薪水的时候,在那时候动手是最佳时机!对了,现在还有一个星期准备时间,我要针对大家各自体能情况进行短期强化型的军事训练,现在我决定将储存的腊肉拿出来敞开吃,接下来在这些天训练的时候是很费体力的。

吴刚树:啥军事训练啊?

赵大海:这个还是由孙浩教教你吧,孙浩以前在部队上练过几下。

孙浩:哈哈,要得嘛,我先暂时性地做个排长,虽然人数不够,但是编制到位了。今后有人员补充就可以了。

赵大海:那行吧,我就自封个军长吧,你孙浩啥时候教出一个班就是班长,教出一个营就是营长,现在各种资源条件有限,你看怎么教他们比较合适,我们不搞那些阅兵式的花架子,踢正步啥的我们直接给他去掉了,我们只要会杀人、听命令的士兵就可以了。

孙浩:行吧,如果省去这些花架子功夫我们可以节省很多时间,现在武器弹药稀少,我只有在兄弟们的身体上下功夫。

赵大海:我看根据现在的实际情况,我这样安排,现有两支长枪,我倒是不担心孙浩的单兵作战能力,只不过你也没上过战场还缺少实际历练,但你具备一定的单兵军事作战能力,你看能否在短期内再教出一名射手,由两支长枪作为主力,我身上还有只短枪也可以借给弟兄们使,我就用弓弩,剩下两名徒手的兄弟我们要掩护好他们到时候负责组织人员疏散、撤退,现在矿上做工的工人大多是穷苦人出生,我负责做思想策反工作,只要钱搞到手后解放的兄弟们愿意跟着我们走的我负责发薪水,记得到砸场子时候大家一定要保持好配合工作,要有组织纪律,现在先这样,孙浩你看谁合适使用长、短枪,弓弩归我使。

孙浩:哪还有另一只长枪啊?

赵大海:这个别操心了,到时候自然有的,现在你就去准备一下怎么教,完成任务有奖励,完不成任务别吃饭…

孙浩囔囔地暗自说了几句立刻就进入了工作状态,接下来孙浩向弟兄们绍了手里这支枪的物理性能,发射原理,还有射击时候综合多方因数考虑到的“提前量”。孙浩先是将手里的枪让大家都摸一遍找找感觉,然后将枪支拆成了零件在大伙面前进行组装,通过拆卸组装等一整套程序后,弟兄们对枪支不再是那么陌生,光看是不中用的,还得练习射击,当然现在武器资源有限,只能将理论上的知识进行模拟训练,这种训练法很简单,让人用枪瞄准着前方标定目标,只是枪里没有子弹,所以这种练习方式让人很枯燥,当弟兄们刚开始摸着枪的时候还很有激情,但拿着枪就不能发射子弹,这让人训练起来很枯燥,当弟兄们都进行了一天的训练后无不感到疲倦,特别地是腰酸背疼的感觉,没有实弹射击的感觉实在太枯燥了。

当天的射击理论课早就完了,在孙浩的“陪训”下(不光是培训,还是陪训),弟兄们趴在冰冷的地上练习枪支的射击预习也一整天时间了,每人15分钟瞄准,这个完了那个又接上,赵大海不时地对弟兄们讲:现在让你们多练习射击本领,将来战场上就能多杀死敌人保护自己,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赵大海承诺让弟兄们搞好模拟射击的军事训练以后,就会让大伙们进行了实弹射击。可手下的弟兄们练了一整天了,就连排长孙浩都还迟迟的没进行实弹射击,主要是赵大海对弟兄们现在的理论射击技术还不放心,总觉得心里没谱,怕出事。想想也是,一帮傻了吧唧的新兵蛋子,个别人甚至连书都没有念,之前都是上工的普通工人,虽然熟知一些爆破知识和操作经验,但短暂的射击培训时间,很难把这些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变成真正的杀人魔鬼。

第二天仍然是射击训练,这时出洋相的人还不少。就说吴刚同志练射击瞄准吧,他不会闭单眼!让缺口对上准星对他来说简直比登天还难。孙浩常听见他趴在地上带着不满的嚷嚷声:“孙排长,我老是瞄不上,咋办呢?”后来赵大海走过来,一弯腰,把地上捡起一块树叶涂点黄泥遮挡了他一只眼,之后赵大海不耐烦地说:“再瞄准时就这样!”于是,只要射击练习,就能看到吴刚同志趴在地上,眼睛上贴着黄泥的树叶子,露着一只眼,大家伙只要一看到吴刚黄泥遮眼睛的样子不禁地要发出诡异的笑声。

担心归担心,实弹射击总是要搞的。只不过不是用步枪弹,而是掏出自己那只手心爱的手枪让弟兄们进行射击,要求每人打上三发子弹找找感觉。为了稳妥起见,赵大海决定在正式射击前,每人先发一发子弹,试射一下。

其实站姿射击和跪姿射击弟兄们也训练了,但最终赵大海决定除了卧姿,站姿、跪姿都不搞实弹射击了。

实弹试射这天搞得很森严,一人一组,每人左右都站着赵大海喝孙浩,除了负责帮弟兄们装子弹,上膛,讲要领外,重要的是监视弟兄们的射击过程,稍有违规,马上纠正。

长到这么大的年岁,这是第一次实弹射击呢,孙浩虽然在部队的时候玩过枪,但也有很多年没打枪了,一听见弟兄们手里的枪发出“砰”的声响的时候手已经不自主的想接过枪打两下,感觉那手枪击发时候发出声美妙声音。

终于轮到孙浩时,进入靶位。练了几天了——不就是瞄准吗,不就是缺口对准星吗,不就是将缺口上沿,准星上沿和目标的下沿排列在同一直线上吗,不就是在击发时减慢呼吸或停止呼吸吗,不就是要做到“有意识击发,无意识响枪”吗…….孙浩心里默默地复习着赵大海讲过的射击要领,一点都没紧张,瞄好了,便轻松地扣动了扳机,只听“砰,砰,砰”三声,子弹出膛了,弹壳抛向了空中!

孙浩将手枪交给了赵大海,吴刚将距靶位30米远处的靶纸拿了过来,赵大海非常高兴地向弟兄们喊道,“三十环!”

哇!三发子弹都是十环,初次试射赵大海就像中了头彩!当晚,在总结会上孙浩受到赵大海的提名表扬,他高兴地告诉大家,全排弟兄中,孙浩是唯一一个打了三十环的人。

因为是初次的尝试,刚开始的时候弟兄们射击都很紧张,但后来真正的再次三发的实弹射击中,取得三十环以上的成绩有孙浩,二十环的有吴刚、邓光明,吴刚树同志打了十五环,能有这样的成绩已经很不错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