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萧桐曰:召公谏历王弭谤

萧桐曰:召公谏历王弭谤

《召公谏历王弭谤》说的是公元前845年的事。召(读shao)公,又作“邵公”、“召康公”、“太保召公”,周文王的儿子,武王的弟弟。因其采邑(古代国君封赐给卿大夫作为世禄的田邑。也叫“采地”、“封地”、“食邑”。受到这种赏赐的人必须效忠君主,并承担进贡和在战时提供兵员的义务;对采邑中的百姓有管辖权,并课征租税。初为终身占有,后变为世袭。中国盛行于周朝,西欧于中世纪实行) 在召(今陜西歧山西南),故称召公或召伯。这篇文章中的召公就是此召公的后人。

厉王,西周第十位国王,姬姓,名胡,在位37年。闻名天下的便是此事了。萧桐这里再说这点事主要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就出自此文。这篇文章选自我国最早的一部国别体史书《国语》(记录了周朝王室和鲁、齐、晋、郑、楚、吴、越等诸侯国的历史。上起周穆王十二年西征犬戎,下至智伯被灭。包括各国贵族间朝聘、宴飨、讽谏、辩说、应对之辞以及部分历史事件与传说。写得很好很强大,值得一看)。

文章的主旨(初中或上学时期称为主题思想)是告诉人们,特别是统治阶级,如果长期违背百姓意志,倒行逆施,必然招致灭亡。这样的道理每朝每代的创造者、缔造者都懂,后来传上这么几代后,不孝子孙们就慢慢堕落不懂或懂也装不懂了,就像现进的“官二代,富二代”等,更甚若“我爸是李刚”之流者,让世人侧目。反观现时好的岗位、单位,因为纯粹主观的原因,打着“考录”的名义,行着自家的方便,富者愈富,贫者越贫,两者差距及生活水平越拉越大,同样是一个教育背景,就是家庭背景不同,距离美却不敢高攀,不便恭维。

故事是这样的(权作再普及):

厉王比较残暴(这是每朝每代末日来临前,上天都会主动运作,让这个悲剧、反面角色上场,亦说:上帝要想让谁亡,先让他癫狂),国人(也就是人民群众)不答应,说你怎么这样子呢,你爷爷的爷爷打江山多不容易呀,死了多少人,封神演义里打得血肉横飞,不是遇上姜太公,你娃能有今天?同样姓姬,这姬发和姬胡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于是“谤王”,说他的不好,批评他。就像现在网上注册个名字,发几篇言辞激烈的帖子一样,过个网瘾而已,作用有时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

王听不进这些不利的言论(忠言逆耳呀),便驱卫巫(特务),使监谤者,就像明朝的东厂太监一样,实施白色统治。不让国人“胡说”,就像班竹发现有东东不方便发出去,会招来“跨省”,出于复杂的心情,保护的目的,会屏蔽帖子一样。历王厉害,如果发现有谤他者,“则杀之”。不像现在,跨个省,下个“上网言论整改通知书”,再或按IP地址,找上门提醒一下,文明的多了。省图当然是个例了,再有那么傻的领导,说明领导们的“五五普法”只是做了个样子,素质,还是素质问题呀。

国人一看,这样子,这阵势,要命呀,并且真杀头,且有那么几个身边的亲朋一夜间就没了吃饭的家伙。于是国人“莫敢言”,只好“道路以目”,全用胶带把嘴给糊上,避免祸从口出。那还得交流呀,没事,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就用眼神来表白,如:在彼时也就是吃没?睡没?没胡说吧?没人又被杀吧?之类的简单问题,点头yes,摇头No,揍和着也就过了。

这边,历王高兴了,“王喜”得不亦乐乎,给召公(属国家高级干部,没有贴胶带)炫耀,“看看,跟我玩?也不看我是谁,现在好了,没有人敢胡说了吧!”

这时候,召公同志就上场了,雄纠纠气昂昂,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或者慷慨激昂的样子,给历王谏了。只是可惜,全然是对牛弹琴,人家左耳进,右耳出,依然我行我素,也不悬崖勒马,非得掉下台去,这也实在是没个治,也没得救。这也有好处,映衬着我们主人公召公的伟大、英明、思路清晰。这里搞几句名言,权作同勉。与谁同勉?与动辄就想跨省,封IP,网警打上门,更或“方舟子”一下的那些同志呀!

召公曰(非吾萧桐曰,得讲的清楚):“是障之也,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这个唐家山、舟曲的堰塞湖给全世界的无知者补了一堂自然地理课了。民亦如是,可惜,没几个人能引申到这里,召公就行。“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多英明!说俗一点,肚子里气胀,你得允许人家多去几趟洗手间处理一下,就这么简单。

可惜了,召公没有听,于是国人再也不敢言了,想想,人家召公都劝不动了,自己平头老百姓,保命要紧。最后,不到三年,“乃流王于彘(zhi)”。

到这里吧!结语:

“夫民虑之于心而宣之于口,成而行之。胡可壅也”。请谨记。

萧桐2010年11月09日兰州初稿12月16日完稿。


本文内容于 2010/12/16 18:25:31 被xiaolu0110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