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叫江淮 外传 第七十二章

骆马湖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55.html


客人在徐家吃喝不提,徐家女佣也忙上忙下,累得够呛。等到招待完这些食客,她又和帮忙的汉奸收拾宴席上的盆盆碗碗,等人散后,徐家始才安静下来。女佣累得有些直不起腰,她一只手撑着腰,挪到床边,和衣躺倒在床,她无意中摸了摸口袋,从口袋里捣出一张纸来。女佣凑着油灯打开,见纸条上面除画了几个看不懂的小人外,还画着“三和洋布店”店面的模样。佣人觉得这张纸和“三和洋布店”有关。这张纸是谁在什么时候放进他的口袋的,她也实在回忆不起来,这几日接待的人实在太多了,她想既然跟“三和洋布店”有关,明天就想法把纸条交给三和布店,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第二天八九点钟,女佣挎着竹篮子出了徐家大门,她走到“三和洋布店”街对面一处店铺中,朝四周瞥了几眼,见布店门口有三三两两的顾客进出,店铺门前的街边蹲着一个鞋匠,给顾客修鞋,眼睛却往“三和洋布店”斜;一个卖香烟瓜子糖果的小贩子,在布店斜对面走动,眼睛也在从布店进出的顾客身上扫来扫去;附近两个洋车夫,并不载客。头顶破礼帽,懒洋洋地躺在洋车上,破礼帽盖住半个脸,帽下的两双贼眼也盯着布店。女佣经常路过这段街面买菜,闭着眼都能知道布店周围的变化,特务们也知道,这天天从这过来过去的中年妇女是县知事徐善东家的女佣人,所以并未在意她。女佣在“三和洋布店”的街对面的店铺前停了停,径直朝布店走去,走到布店门口女佣就嚷开了:“金老板在吗,给我几丈好绸缎,我家老爷太太要用。”人到声到,女佣已经进了店内。伙计见是徐家女佣,也大声打招呼:“是大姐你呀,要什么好料子你尽管挑。”说话声惊动了柜台里帐房内的金掌柜,金掌柜放下手中帐本,站到柜台后面对女佣说:“好料子有的是,请你尽管挑选。”女佣指了指几块布料,伙计撕下,用纸包好,交给女佣。一个特务摇着扇子扮成顾客也凑了过来。女佣把布料放进篮内,有意把篮子放在特务面前,让特务朝篮内观看。她捣出钱,交钱给金掌柜,交钱时用眼瞟了一眼金掌柜又朝手中的钱看了一眼,用旁人不易察觉的表情向金掌柜示意。金掌柜明白,收下钱说:“该找你一些钱。”女佣取过篮子说:“不用找了。”仰着头飘然而去。那扮成顾客的特务,目送着女佣出了店门,又回过头望柜台里看。金掌柜知道这是一个特务,也故意热情地打着招呼:“这位先生请问你买什么布?运东的土大布、苏杭的绸缎、徐州济南的洋布,我们小店齐全。”特务见金掌柜对自己这么热情,干笑着说:“随便看看,随便看看。”说话间溜出了店门。

金掌柜朝门口望了望,又朝伙计呶了呶嘴,意思是让伙计注意门口的特务。他进了帐房,关上了门,打开女佣塞给他的钱。钱里夹着一张纸,他把纸打开,见纸条上画着几个抬腿走路的小人,正离开“三和洋布店”。并在布店的店门上画了一把大大的铁锁。金掌柜明白了。他迅速点火烧掉那张纸。把门打开,若无其事的招呼顾客。晚上关店门打烊,金掌柜把伙计们招到一起说:“同志们,我们今天终于等到上级县委的指示,让我们想办法撤退。”一个伙计松了一口气说:“这些日子可把我们憋死了,恨不能冲出门去和狗特务们一对一地干。”其他几个伙计也如是说。金掌柜看着这几个可敬的同志们说:“我也是憋坏了,特务们盯得紧,组织上没有办法和我们联系。”他又转了话题对同志们说:“在没有计划出妥善的撤退办法之前,我们还要照常工作,决不能让特务们发觉。大家一齐走是不可能的,要想办法分批撤离。因为目标太大,容易引起特务们的注意。”“三和洋布店”除金掌柜外,还有三个充当伙计的地下党员。金掌柜决定,两个伙计先行撤出,自己和另外一个伙计以后再撤,大家在等待机会。这日,布店来了两位顾客,说要买十几匹白布、几匹黑布。伙计向顾客打听到,顾客家中办丧事。这苏北农村办丧事的风俗相当隆重,无钱的穷人家死了人,赊也要赊几匹黑、白布,用以做孝服之用。有钱人家更是动辙就要十几匹、几十匹的。伙计把两位顾客的布捆扎好后,顾客付了钱,要求伙计送货上门。金掌柜把其中的两个伙计叫到帐房内对他们说:“你们两个同志趁此机会奔赴根据地。”两个伙计点了点头。从店里推出两辆独轮车,把顾客所买的布分别码在车上,两个人分别推着独轮车随那两位顾客离开了布店。门口的特务上前盘问,两个伙计说:“是给顾客送布的。”顾客也催伙计快点走,伙计给顾客送布特务们也不好阻拦,金掌柜和留下来的那个伙计见那两个同志远远离去,才放心地舒了一口气。该轮到金掌柜和留下的那名伙计撤离了,如果这两个人什么都不携带轻装而走还好办些。金掌柜此时考虑的不是如何安全撤退,而是考虑经营多年的“三和洋布店”的财产。布店库中还有许多布料不用说,就是“三和洋布店”那一片房产也是他和同志们苦心经营,用赚来的钱买下的。撤退之前,必须处理,要是能找个好买家,卖个适中的价钱,他也对得起组织和自己的良心。金掌柜要在宿迁城里寻个好买家,把所卖的钱要一分不少地全部上交党组织。因为“三和洋布店”是党的财产,他决不能让党的财产在自己的手中缩水和流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