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基解密 访问在地球内部的智慧生命(超震撼)

knightss 收藏 3 1981
导读:日期:1999年12月16日 Q: 首先,你是谁?你是什么?你是一个外星种族或者你们的起源能在地球上找到么? A: 如你所见,我不是像你一样的人类,并且诚实地说我也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哺乳动物(尽管我有部分哺乳类的身体特征,那是进化的结果)。我是一个雌性爬虫生物,属于一个非常古老的爬虫种族。我们数百万年以前就是这个星球的原住民。我们在你们的宗教文献比如***圣经中被提及,而且许多远古人类部落都知道我们的存在并尊崇我们为神,例如埃及人和印加人、以及其它很多古老部落。你们的***误解了我们在你们创造

日期:1999年12月16日


Q: 首先,你是谁?你是什么?你是一个外星种族或者你们的起源能在地球上找到么?


A: 如你所见,我不是像你一样的人类,并且诚实地说我也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哺乳动物(尽管我有部分哺乳类的身体特征,那是进化的结果)。我是一个雌性爬虫生物,属于一个非常古老的爬虫种族。我们数百万年以前就是这个星球的原住民。我们在你们的宗教文献比如***圣经中被提及,而且许多远古人类部落都知道我们的存在并尊崇我们为神,例如埃及人和印加人、以及其它很多古老部落。你们的***误解了我们在你们创造过程中的角色,因此在你们的文献中我们被当作“邪恶的大毒蛇”提及。这是错的。你们的族类是被外星人基因工程设计的,而我们只多多少少是这个加速进化过程里被动的访客而已。你们必须知道(你们某些科学家已经提出了假设),你们的族类在仅仅2-3百万年的时光里、在一个显然完全不可能的速度下进化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在自然的情况下,进化是个非常缓慢的过程,而你们尚不理解。你们的创造是人为的,借由基因工程完成,不过不是通过我们,而是通过另一个外星种族。如果你问我是不是个外星人,我必须回答不是。我们乃原住民。我们在太阳系有着几个殖民地,不过我们起源于这个星球。实际上这是我们的星球而不是你们的——也从不曾是你们的。


Q: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A: 这很困难,因为你们人类的舌头无法正确地去发这个音(而对我们名字的误发音,对我们的某些种群来说是非常冒犯的)。我们的语言与你们的相当不同,不过我的名字是,我会试着用你们人类的字母尽可能平缓地念出来——近似“Sssshiaassshakkkasskkhhhshhh”,对于“sh”和“k”都有非常长的发音。我们不像你们那样有姓氏,只是单独唯一的名字,被用说话的方式分开和表现;而且并不是给孩子的(他们有自己的孩子名),只有在青春期——宗教和科学的“启迪”或觉醒时间(你们要是愿意这么称的话)的一个特殊程序上才被给予。要是不用你们人类的舌头念我名字的话,我会很感激的。请叫我“勒斯塔(Lacerta,意为蜥蜴属)”好了,这是当我在人类当中走动并和他们谈话的时候通常用的名字。


Q: 你多大了?


A: 我们不像你们那样用天文学纪年,以及用地球围绕太阳旋转计算,因为我们普遍居住在地表以下。我们时间的测量方法建基于地球磁场循环周期,并且通过这个(以及用你们的数字),我今天的——让我算算——年龄是57,653 循环周(cycles old)。我已达到了成人阶段,且我的心智意识为16,337 循环周(cycles ago)(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时间)。以你们人类的时间度量衡来说,我大约28岁。


Q: 你的任务是什么?你有像我们一样的“工作”么?


A: 用你们的话说吧:我是个好奇的学生,类比于你们种群的社会行为学。这就是我为什么来这儿和你谈话,为什么向E.F.以及现在对你揭露了真实身份,为什么给了你们所有的秘密信息、并且将会诚实地回答你们列出的所有无数问题之原因。我会看你如何反应,你们种群的其他人如何反应。在这个行星上的你们种群中有如此多的疯子和说谎者,声称知道关于我们、UFO、外星人等等的真相,而你们相信他们的谎话。我感兴趣知道如果你们将真相(我正告诉你们的)公之于众的话,你们种群将会作何反应。我非常确信你们每个人会拒绝相信我的话,但我希望自己是错的,因为如果你们想要在未来几年存活下去的话,你们就得需要理解。


Q: 我读了你所有关于这个的陈述(你给过E.F.的)。不过现在你能不能给我一个快答:UFO是不是真实的、被外星人驾驶的飞行器?它们属不属于你们族类?


A:一些你们观察到的UFO——如你们称呼的——是属于我们,但大多数不是。大多数“神秘的”飞行物不是科技装置,而主要是对你们科学家不明白的自然现象的误解(像在高空中自发的等离子闪光)。不过,一些UFO是真实的飞行器,属于要么是你们自己族类的(特别是军方),要么是其他外星种族,或最后是我们的(但只有少数看得见的是真正属于我们的,因为我们通常非常小心于在大气中移动,并且我们有特殊的方法隐蔽我们的飞船。) 如果你们读到一篇报道,说看到金属亮灰色雪茄形状的圆柱形物体,长度是——有多种不同类型的——以你们的尺度,让我说是从20米至260米不等,并且有非常深沉的嗡鸣,在雪茄的金属表面有5盏红色亮灯(一个在顶,一个在中间,两个在底部)的话,那很可能就是看见了我们的飞船。并且那意味着若不是部分故障,就是我们中的某人不够小心。我们还有一小队碟形飞船,但是这样的UFO通常属于别的外星族。三角形的UFO通常属于你们自己的军方,但他们使用外来的科技建造的它们。如果你们真的想看看我们的飞船,你们就应该看看南、北极以及亚洲内部(特别是那里的山脉)的天空。


Q: 有没有特别的标志或之类的好让我们能够辨别出你们?


A: 我们有代表族类的两个主要标志象征。一个(更为古老的一个)是一条蓝色的大蛇,在一面黑色的背景上有四只白色的翅膀(其颜色对我们有宗教意义)。这个标志取自我们社会的某些特定部分,但今天很少用了——你们人类在古老著述里频繁地借用它。另一个标志是你们称为“龙”的神秘存在体,在一个圆圈里,中间有七颗白星。这个象征今天更加普遍。如果你在我先前描述的圆柱形飞行器上或是地下设施中看到这两个标志之一,这个东西或地点绝对是属于我们的(并且我建议你尽可能远离那里)。


Q: 你提到第二个标志中的七颗星——你是指昂宿星(团)(又称七姐妹星)吗?


A: 昂宿星?非也。实际上七颗星是指行星们和月亮们,并且是指我们在太阳系中以前建立的殖民地。在蓝色背景前的星星以及龙之圈代表地球的形状,七颗白星代表月球、火星、金星以及木星和土星的四颗卫星——我们过去的殖民地。两个目前已经抛弃不用,因此五颗星应该更为恰当。


Q: 既然你不让我拍照,那还有什么能证明你是真实存在的,并且这个故事是真实的呢?你能仔细描绘一下你自己吗?


A: 我知道如果拍些照片的话,会非常有助于证明真实性。人们都是多疑的(那对我们和真实的外星族类在这个行星上行使秘密来说是好的),所以即便你有了照片,你的许多同类也会说是欺骗,说我是戴着面具的人类女人或像那之类的(这对我来说是十分冒犯的)。你必须知道,我不能允许你拍摄我或我的装备。这其中有很多原因我不想和你深谈,不过告诉你其中一个是,我们想保持我们的秘密存在;另一个更多是宗教上的。不过,你可以把我和装备的样子画下来。稍后我会给你看。我也可以描述我自己,然而我怀疑你的其他同类会只从那几个词中想象我的真实样貌,因为自动否定爬虫族的存在,以及否定和你们不同类的智能族类的普遍存在,是你们心智程序的一部分。嗯,我会试试看的。

想象一个普通人类女人的身体,你就会对我的身体有一个初步较好的概念。和你们一样,我们也有一颗头,两只胳膊,两只手,两条腿,两只脚,身材比例也和你们相似。由于是女性,我也有一对乳房(尽管我们起源是爬虫,但在进化过程中也是给婴儿喂奶的——这发生在大约3000万年前,因为这是让小孩存活最好的方法。你们族类已经在恐龙时代就进化通过这点,而稍后不久我们也跟上了。可并不意味着我们现在是哺乳动物)。然而我们的乳房不像人类那般大,并且我们族类女性乳房的大小都基本相同。外生殖器*都有,比人类要小,却是可见并有和你们一样的功能(这是给我们族类的另一份进化礼物)。

我的皮肤大体上是一种绿褐色,更多的是灰绿,并且有一些褐色的不规则点(每个点大小为1-2厘米左右)在皮肤和脸上(其样式*是不同的,不过女性多些,特别是在下半身和脸上),你可以从我这里看到眉宇之上,像两道线一般横跨额头、布于面颊和下巴。我的眼睛比人类大些(因此缘故,我们在黑暗中能看得更清),大而黑的瞳孔占据主要眼球,周围是小而亮绿色的虹膜(男性虹膜是暗绿色)。瞳孔是狭缝,并且可以从一条小黑缝到完全张开至卵圆形之间改变大小。由于我们的视网膜十分敏感,所以瞳孔必须配合。我们有外耳廓,不过没你们的大而弯曲,却拥有更好的听力,因为我们耳朵对声波更加敏感(我们能听到更大范围的音频)。耳朵上有肌肉或称为“盖子”的,可以将其完全覆盖住(比如水下用)。我们的鼻子更加突出,且在两鼻孔之间有一个V字形弯曲,可以令我们的祖先“看到”温度。我们已经失去了其大部分功能,不过我们借此“器官”仍能更好地感知温度。我们嘴唇的形状和你们一样(女性比男性要大些),不过是灰褐色的;牙齿非常白而坚硬,与你们温和的哺乳动物相比长而尖锐。我们不像你们有不同的头发颜色(不过有个传统,在不同的年龄阶段,染不同的发色),而原始的发色,比如我,是绿褐色的。我们的头发比你们的浓密和坚韧,生长非常缓慢。此外,头部是唯一长毛发的地方。


我们的身体,胳膊和腿与你们的形状、大小均相仿,然而颜色不同(像脸一样是绿褐色),在大腿和上臂有鳞片状的结构(于膝盖和肘关节上)。我们的五指比人类稍细长,手掌上的皮肤很平,因此我们没有像你们那样的纹理,而又是鳞片状的皮肤结构及褐色的点(*手掌上都有),且没有指纹。如果你触碰我的皮肤,你会觉得比起你们多毛的肌肤来说要更光滑。双手中指上端有小而尖利的角质物,指甲是灰色,通常比你们略长。你看我的指甲顶端不太长圆,因为我是女性。男性的要更尖利,一般是5-6厘米。以下特征非常不同于你们族类,并且与我们祖先也有部分相异:如果你触摸我上半身的后脊,会透过衣服感觉到一道坚硬的嶙峋线条。这不是脊骨,而是皮肤和组织的一种非常难为的外板形结构,从头到尾恰好附从脊骨。 这个结构和板状中有数量极多的神经和大血管(大约2-3厘米长,且非常敏感——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坐在这种有椅背的椅子时总感觉困难的原因)。这些小板状的主要功能(充当了我们性欲的角色)只是体温的调节,并且如果我们坐在日光或人造光下,这些小板块就会充血,血管扩张,阳光便会加热我们爬虫血液(通过这些小板块在体内循环)好几度,那样会令我们感觉极度愉悦。

还有什么与你们不同的?我们没有肚脐,因为我们同你们哺乳动物的出生方式不同。还有一个外在的区别不重要,况且我想也不必全说出来,因为如果我们穿着衣服的话大半是看不见的。我想关于我身体的描述够详细了。我建议你可以画几张图。


Q: 你们通常穿什么样的衣服?我猜这件不是你平时所穿的。


A: 是的,我只在人类中间时才穿这种日常服装。老实讲,穿这么紧的衣服实在令我不太舒服,总有一种非常不一样的感觉。如果是在自己家里(指地下的家),或是在巨大的人造太阳区,并且如果与我们名字相近的其他人在一起,我们通常是裸体的。这使你震惊么?当我们和许多同类一起在公众领域的时候,我们穿非常宽大和柔软的、用轻薄材料做成的衣服。我刚告诉过你,我们身体的许多部位对触觉非常敏感,大部分在于背部的小板块。因此我们穿紧身的衣服会感到不适,那会伤到我们。男人和女人通常穿同一种衣服,不过性别不同,颜色不同。


Q: 你刚才说“与你们自己名字相近的其他人”,是指你们的家人吗?


A:不完全是。你可以称为“家人”,但用这个词你只意味着像父母、孩子这样的遗传所属。如我刚才说的,我们有一个非常难念和独特的名字。这名字有一部分是绝对独特的、而再没有另一个人那样叫,可还有一部分(中间部分)是用一种发音告诉其他人你属于哪个“家庭”(我必须用这个词,因为你们的词汇中没合适的用以描述)。这并不意味着该团体中每一个都和你有遗传关系,因为这个团体很大,有40-70个人。 其中是有遗传关系的人——除非有人决定离开这个团体——并且通常你和父母的联系是最坚固的。对我来说,现在向你解释我们非常古老的社会系统实在是太困难了,因为它非常复杂,仅是最基本的我就要和你说上几个小时。也许我们下次见面时,可以给你所有这些的细节描述。


Q: 你们像一般爬虫那样有尾巴么?


A: 你看到了吗?不,我们没有可见的尾巴。如果你看到我们的骨架,骨盆后的脊骨末端只有一个小圆骨。这是我们祖先没有长成的、没用的尾巴,现在从外表看不到。哦,我们的胚胎在成长前几个月有尾巴,但出生前就消失了。尾巴只对试图用两条腿走路的原始族类有用,他们必须用尾巴保持平衡,但我们的骨骼在进化中改变了,变得和你们极度相似,因此我们不须用尾巴保持站立。


Q: 你说你们的出生方式和我们不同。你们产卵么?


A: 是的,不过不像你们的鸟类或原始爬虫那样。实际上,胚胎在母亲子宫的蛋白质液里,还有一个卵形却非常薄的白垩壳包着它,充满着整个子宫。壳内的胚胎完全受于母体,取自己一切生长所需,在壳内发展。有一条带子同你们的脐带一样,连接在一个隐藏在后背板块的点上。 当婴儿要出生的时候,整个蛋体附有一层蛋白质粘液物质,被挤压出阴道。几分钟后,婴儿破薄壳而出。我们中指尖上的这两片角质本能地用来刺破蛋壳,进行出生后的第一次呼吸。出生的婴儿没有人类个头大,约有30-35厘米高,蛋体大约40厘米高(因为阴道比人类的要小)。但是我们普遍长成到160-180厘米。


Q: 你们的体温是多少?你说过你们享受待在日光下。这对机体有什么作用吗?


A: 我们不是哺乳动物。由于是爬虫,我们的体温取决于周围环境。你摸我手的话,会觉得比你们的要凉些,因为我们体温大约在30-33摄氏度。如果坐在日光下(特别是裸露背板朝向阳光),体温就会在几分钟内上升8-9度。这个温升会令身体产生很多酶和激素,我们的心脏、大脑及每个器官都变得更加活跃,我们就会感觉非常非常棒。你们人类只是享受日光而已,而对我们对来说,享受的是你们所能想象的极度快乐(也许像你们的性兴奋)。我们同样享受在非常温暖的水或液体中游泳以增加体温。如果我们在阴暗处待几个小时,体温就会降回30-33度。虽对我们无害,但我们在阳光下感觉更好。我们在地下有人造的日光室,不过我们还是喜欢真正的阳光。


Q: 你们吃什么呢?


A: 通常像你们一样种类繁多:肉、水果、蔬菜、专门的蘑菇(地下农场种的)以及其它东西。我们还能吃并消化一些对你们来说有毒的物质。你我之间主要的区别是,我们必须吃肉,因为我们的身体需要蛋白质。我们不能像你们那样完全素食,那样的话消化系统就会停止工作。没有了肉,几周或也许几个月后我们就会死掉。我们许多人吃生肉或其它你们可以消化的东西。对我自己来说,我宁可吃烹调过的肉和地面上的水果,比如苹果和桔子。


Q: 你能告诉我关于你们族类的一些真实历史和进化过程吗?有多古老?你们是不是从原始爬虫类进化过来的,像我们人类从猿进化来的那样?


A: 哦,这是个非常长而复杂的故事,对你们来说简直是无法相信的,但却是事实。我试着简单讲。6500万年前从恐龙时代,我们许多未进化的祖先死于全球的大灾难。这不是一场自然的浩劫——像你们科学家所相信的小行星的撞击,而是由两支敌对外星种族的战争导致,主要发生在地球轨道和高空中。以我们有限的知识来看,这场早期的战争是这个星球最早的外星战役了,但绝不是最后的(未来的战争就快到来,“冷战”,如你们所称,在最近73年内,于各外星团体之间正在上演着)。6500万年前这场古老战役的双方是两支先进的族类,名字同样无法用你们的舌头念出来。我可以用他们最初的叫法念出来,但会伤到你们的耳朵。一支是像你们一样类人的族类(然而更古老),从这个宇宙你们今天称为南河三(小犬)星座(Procyon)的太阳系而来;另一支我们知道得不多,是爬虫族,但和我们族类无关, 因为我们是从本地的蜥蜴种进化而来,未受外来的影响(除了被我们成功操纵自己的基因。容我后面说)。这支先进的爬虫不是从这个宇宙,而是从——唉,我该如何向你们解释啊。你们的科学家不知道宇宙的真实性质,你们不开窍的头脑看不到最简单的事物,而依赖于错误的数学和数字。这是对你们族类的部分基因编程导致的,容我后禀。依我说,你们比起自己500年前对宇宙的理解来,要退步得多了。

用个术语你们也许会明白:这另一支族类不是从这个宇宙,而是从另一个全相宇宙泡沫中的“气泡”而来的。你们或许会称其为另一次元,但却不是正确描述的词汇(顺便说一句,“次元”这个词,通常你们理解它的方式是错的)。你们应该记住的事实是,这支先进的族类能够利用——你们会称之为量子科技的,“行走”于气泡之间,并且有时通过特殊方法,仅仅用心智即可达成(我们族类相较你们有更进步的精神能力,但是我们不依靠科技无法进行事件弦/气泡的转变,而在地球上活动的其他族类可以做到,这在你们看来像是魔术一般的事情,你们祖先是可以做到的)。

回到我们的历史吧:那支类人的族类早于爬虫族150年前到达地球,在原始大陆上建立起了一些聚居地。在你们今天称为“南极洲”的大陆上有其中一个大聚居地,另一个在称为“亚洲”的土地上。这些人和动物型的蜥蜴生活在一起没什么问题。当先进的爬虫族抵达这个系统的时候,南河三的类人族试着和平地沟通,却不成功。全球大战数月内即展开。你们要理解两支族类都对这颗年轻的星球感兴趣,不是出于生态和未发展的生物,而只为一个原因:原生矿物,特别是铜。要理解这个原因,你们必须知道铜对某些先进的族类来说是一种非常重要的物质(即便是现在),因为它——和某些不稳定的物质一起——如果配合一个高核辐射场、在一个正确的角度感应一个高电磁场,在其上方制造出一个交叉脉动场域的话,能够产生出一种新的稳定元素。铜元素和其它元素在这样一种磁/辐射内场的熔合,能够产生出一种特殊性质的力场,非常有益于各种各样的科技任务(但其基础是非常复杂的公式而你们无法发现,因为你们简单心智的限制)。两支族类都想得到地球的铜,于是他们在太空和地球轨道展开了一场持续期并不算长的战争。类人族开始阶段似乎成功了,但在最后一场战役中,爬虫族决定用一种强大的实验武器——一种特殊的、能够摧毁行星生命形式而无害于原生矿质和铜的热核弹。核弹于太空点火并在你们今天称为“中美洲”的一个地点引爆。由于引爆在大海中,遂产生出和氢元素未可预知的熔合,造成比爬虫族所料想更严重的后果。一种致命的辐射、Q: 你能告诉我关于你们族类的一些真实历史和进化过程吗?有多古老?你们是不是从原始爬虫类进化过来的,像我们人类从猿进化来的那样?


A: 哦,这是个非常长而复杂的故事,对你们来说简直是无法相信的,但却是事实。我试着简单讲。6500万年前从恐龙时代,我们许多未进化的祖先死于全球的大灾难。这不是一场自然的浩劫——像你们科学家所相信的小行星的撞击,而是由两支敌对外星种族的战争导致,主要发生在地球轨道和高空中。以我们有限的知识来看,这场早期的战争是这个星球最早的外星战役了,但绝不是最后的(未来的战争就快到来,“冷战”,如你们所称,在最近73年内,于各外星团体之间正在上演着)。6500万年前这场古老战役的双方是两支先进的族类,名字同样无法用你们的舌头念出来。我可以用他们最初的叫法念出来,但会伤到你们的耳朵。一支是像你们一样类人的族类(然而更古老),从这个宇宙你们今天称为南河三(小犬)星座(Procyon)的太阳系而来;另一支我们知道得不多,是爬虫族,但和我们族类无关, 因为我们是从本地的蜥蜴种进化而来,未受外来的影响(除了被我们成功操纵自己的基因。容我后面说)。这支先进的爬虫不是从这个宇宙,而是从——唉,我该如何向你们解释啊。你们的科学家不知道宇宙的真实性质,你们不开窍的头脑看不到最简单的事物,而依赖于错误的数学和数字。这是对你们族类的部分基因编程导致的,容我后禀。依我说,你们比起自己500年前对宇宙的理解来,要退步得多了。

用个术语你们也许会明白:这另一支族类不是从这个宇宙,而是从另一个全相宇宙泡沫中的“气泡”而来的。你们或许会称其为另一次元,但却不是正确描述的词汇(顺便说一句,“次元”这个词,通常你们理解它的方式是错的)。你们应该记住的事实是,这支先进的族类能够利用——你们会称之为量子科技的,“行走”于气泡之间,并且有时通过特殊方法,仅仅用心智即可达成(我们族类相较你们有更进步的精神能力,但是我们不依靠科技无法进行事件弦/气泡的转变,而在地球上活动的其他族类可以做到,这在你们看来像是魔术一般的事情,你们祖先是可以做到的)。

回到我们的历史吧:那支类人的族类早于爬虫族150年前到达地球,在原始大陆上建立起了一些聚居地。在你们今天称为“南极洲”的大陆上有其中一个大聚居地,另一个在称为“亚洲”的土地上。这些人和动物型的蜥蜴生活在一起没什么问题。当先进的爬虫族抵达这个系统的时候,南河三的类人族试着和平地沟通,却不成功。全球大战数月内即展开。你们要理解两支族类都对这颗年轻的星球感兴趣,不是出于生态和未发展的生物,而只为一个原因:原生矿物,特别是铜。要理解这个原因,你们必须知道铜对某些先进的族类来说是一种非常重要的物质(即便是现在),因为它——和某些不稳定的物质一起——如果配合一个高核辐射场、在一个正确的角度感应一个高电磁场,在其上方制造出一个交叉脉动场域的话,能够产生出一种新的稳定元素。铜元素和其它元素在这样一种磁/辐射内场的熔合,能够产生出一种特殊性质的力场,非常有益于各种各样的科技任务(但其基础是非常复杂的公式而你们无法发现,因为你们简单心智的限制)。两支族类都想得到地球的铜,于是他们在太空和地球轨道展开了一场持续期并不算长的战争。类人族开始阶段似乎成功了,但在最后一场战役中,爬虫族决定用一种强大的实验武器——一种特殊的、能够摧毁行星生命形式而无害于原生矿质和铜的热核弹。核弹于太空点火并在你们今天称为“中美洲”的一个地点引爆。由于引爆在大海中,遂产生出和氢元素未可预知的熔合,造成比爬虫族所料想更严重的后果。一种致命的辐射、“核子冬天”就是其结果。大部分人类死亡,而爬虫族一些年以后出于(即使对我们来说)未知的原因,失去了对行星的兴趣——也许是因为辐射吧。地球又是独零零的,而地表的动物都灭亡了。还有,核爆的其中一个结果是产生出了不同元素的辐射尘埃和物质,其中一种是“铱”。今天你们科学家看到铱在土地中的浓度作为小行星撞击地球导致恐龙灭亡的证据。那不是真的,不过你们如何得知呢?

嗯,大部分恐龙死亡(不都是在爆炸中,而是战后引起的恶劣环境,特别是在核子冬天和辐射尘中)。基本上所有恐龙和爬虫都在20年间死去,其中一些——特别是海洋中的,得以在未来200-300年里存活下来。可是这些族类也死去了,因为气候发生了改变。核子冬天于200年以后结束,而地球比之前要寒冷。灾难过后仍有物种幸存:鱼类(如鲨鱼),鸟类,小型爬行哺乳动物(你们的祖先),多种爬虫诸如鳄鱼…还有一种特殊的小型高级恐龙,同最后一批大型爬行动物如你们称之为暴龙的族类,一起发展了下去。

这种新爬虫用两条腿行走,看上去有点像你们重新塑型的禽龙(禽龙起源于这个家族),而却更小(大约1.5米),有类人的特征:一副改变了的骨骼结构,更大的头骨和脑容量,有拇指能抓握东西,一套不同的器官和消化系统,更先进的眼睛长在头部中央,像你们的眼睛一样。并且更重要的是…更新、更好的大脑结构。这是我们的直系祖先。有理论说大爆炸令器官变异导致这个新物种,不过没经证实。然而这种小型类人的恐龙在之后的3000万年间,由一只动物向一种多多少少有思想的生命形态进化了(如我早先所说,一个物种比你们想象的需要更长的时间进化,如果不是像你们那样被人为促成的话)。这些生物足够聪明,不会在接下来的几百万年灭亡,因为它们学到了改变自己的行为。它们住在洞穴中取代呆在严寒的自然环境中,学会了用石头和树枝作为最初的工具,以及用火取暖——特别是温暖它们的血液——这对我们族类的存活十分重要。在其后的2000万年里,这支族类自然分裂成27只子种族(不幸的是,早先的爬虫族在进化过程中倾向于以多少有些不合逻辑的方式自我分裂进入各子族类中。你们可以在早期大量多余的动物-恐龙族类中清晰看到这点),在这些子族类当中为了统治权还有很多(只要是原始的)争斗战上演。

呃,大自然对我们不太友善,据我们目前所知,27个子族类中有24个在原始战争和进化过程中灭亡了,因为它们器官和心智的发展不够存活所需,并且(主要原因是)如果气候变迁,他们无法以适当的方式改变自己的体温。核子大战5000万年过后以及恐龙灭绝以后,只有三支(现在也是科技)先进的爬虫族和所有其它低等动物在地球上一起存活了下来。通过自然和人工交叉繁衍,这三支种族联合为一支爬虫族,并且由于创造出基因操纵方法,我们得以“终结”自身基因结构中有分裂倾向的基因。以我们的历史和信仰来说,那时是我们最终的爬虫族——像你今天看到的——通过基因工程被创造的时期。这发生在约1000万年前,我们的进化就止于那个点(实际上之后的岁月里,我们在朝更像人类和哺乳动物的面容上有一些小变化,不过我们没有再度分裂为子种族)。你看,比起人类,我们是一个非常古老的物种,那时你们还像小猿类的动物一般在树间跳跃,而我们已发明科技,在太阳系其它行星殖民,在地球建立大型城市(随着时间流逝,并没有留下痕迹),并且设计我们自己的基因。可与此同时你们仍只是动物的基因。

1000万年前小猿类开始成长,他们从树枝下到地面(同样又是因为气候变迁,特别是称作非洲大陆的),但是作为哺乳动物来说,进化非常缓慢,而如果没有特别事情发生在你们身上时,我们今天就不会坐在这里交谈了,因为我会坐在自家舒适的现代化房子里,而你们住在山洞,身着毛皮,试图发现火的秘密,或者也许会蹲在我们其中一个动物园里。但是事情截然不同地进展了,你们相信你们是“创造的王冠”,能够坐在现代化的房子里,我们却必须隐藏居于地底和偏远地区。在大约150万年前,另一支外星种族来到地球(令人诧异的是,他们乃6000多万年前第一次来的那一支。你们要是知道现今在地球上有多少支外星族类的话,会更吃惊的),这支类人的外星族——你们今天称他们为“伊洛因(Ilojiim)”(译注:综观全文,此外星族类与RAEL《来自宇宙人的信息》一书中描述的创造人类的耶洛因[Elohim]种族虽名称近似,但外表形象有异。本文后面提到Ilojiim是高大白皙的,而RAEL遭遇的耶洛因是矮小绿皮肤,是否为同一类,其中缘由尚不知晓。但耶洛因的确在地球上创造过不同的人类种族,包括高大的巨人。请读者自行品读斟酌。为防止混淆,本文中一律翻译为“伊洛因”。)——他们的兴趣不在于原生矿质和铜,令我们吃惊的是,在于未发展的类人猿。他们无视我们的存在,决定“帮助”猿类进化快些,想在将来的战争中把它们当作某种奴隶族类服役。你们族类的命运对我们来说不重要,但是我们不喜欢“伊洛因”在我们行星上,而他们也不喜欢我们在这个新“银河动物园”行星之存在。因此你们的第六、七次文明是我们之间战争的诱因。你可以在你们称为“圣经”的书中看到部分关于那些战争的怪异描述。





顶的兄弟多 我还会 把接下来的都发出来的 相信有一定宇宙认识 科普知识 历史深度的朋友 都被震撼到了 这绝不是科幻小说

本文内容于 2010/12/16 21:28:21 被knightss编辑

1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