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没想到,她是亇怨妇

lee959 收藏 2 825
导读: 43号客堂是于家,二楼是沙家。于家儿子志良比我大二岁,65年搬入大陆坊,志良就成我们的朋友。他是上海青少年铅球第二名,他去体育场训练、去游泳都让我坐在他的单车上,带着我去。他也喜欢弹吉他,喜欢用手捏着鼻子哼歌。38号有亇女孩每天在二楼的窗号发呆,他就用各种动作去吸引她,来引取她的关注。文革时他参加上体司,成为有名的打手。因他父亲在香港,改革开放的就去那定居。 沙家是最有趣的。沙家伯伯带着副度数很深的眼镜,就象电影地雷战中的日本鬼子,所以每当他下班回家,我们看见他时就会大喊“,鬼子进村了

43号客堂是于家,二楼是沙家。于家儿子志良比我大二岁,65年搬入大陆坊,志良就成我们的朋友。他是上海青少年铅球第二名,他去体育场训练、去游泳都让我坐在他的单车上,带着我去。他也喜欢弹吉他,喜欢用手捏着鼻子哼歌。38号有亇女孩每天在二楼的窗号发呆,他就用各种动作去吸引她,来引取她的关注。文革时他参加上体司,成为有名的打手。因他父亲在香港,改革开放的就去那定居。


沙家是最有趣的。沙家伯伯带着副度数很深的眼镜,就象电影地雷战中的日本鬼子,所以每当他下班回家,我们看见他时就会大喊“,鬼子进村了”。沙家姆妈没工作,就帮佣。倒马桶、洗衣服、带小孩这些活她都干,而我家的这些活都是她包下来的。我家的敏敏、邵彦、我儿子都是她带大的。他们有一女儿、一儿子,女儿比我们大,在纺织厂工作。很小就工作了,而同事又都是女人,所以有点花痴。我们在前里弄玩时经常看到她只戴着胸罩在窗口看我们玩。文革时因谈的朋友较多而被定为女流氓,并把她剪去头发、进行挂牌批斗。有一天我们坐在44号门前下军棋,突然听到身后一闷响,我回头一看,她就倒在我的身后。原来她不堪凌辱,爬上三楼阳台跳楼自尽。好在三楼不很高,她人也比较胖,经医院抢救也保住了一条命。后来她把自己嫁给了里弄口烫塑料布的亇体户,也算有了亇归宿。


阿宝是她的弟弟,比我小一届,但不是我的玩伴,因大伙都看不起他,他也无法进入我们的圈子。他女儿是我儿子的同班同学,所以他结婚后我们有些往来。他老婆叫小陈,是一家产院的药剂师,我们也经常一起聊天。有一年的夏天,我们象往常一样,拿着小板凳坐在昏暗的里弄里乘凉,没多久我们就坐到一起聊起天来,一聊就聊到了主题。没想到,她是亇怨妇,她告诉我,她老公患了阳萎,去了很多医院,吃了很多的药但仍未好转,年纪青青就受活寡,讲着讲着不由掉下了眼泪。她告诉我不是要找一亇能满足她的人,只是因为信任,因为我的安慰。她家住二楼,就一个房,晚上睡觉就在中间拉一布帘进行隔离,女儿睡她俩的中间,而床是竹床。听了这些细节,我哑然失笑,这种状况下的男子ML时不阳萎才怪!做上下运动时床会发出吱吱的响声,既怕女儿惊醒,又要顾忌布帘那一边的一对老夫妇,在这样的思想顾虑下怎么尽兴?!那时的人是很传统的,放在今天有些人当众表演又如何!这种禁锢的思想下男子汉的雄风不再,只是可怜了那妇人了。阿宝的病是心理疾病,我给她的主意是改变下环境,比如出去旅游,想ML时借一小宾馆等等。没多久小陈告诉我阿宝的病好了,是因为出去旅游,呼吸了新鲜的空气,清除了思想顾虑,可以尽心地男欢女畅,阳萎也就不羽而飞了。我祝贺了他们的又一次密月。我搬离大陆坊后听说小陈开始抄股票,与小姐妹一起去跳跳舞,又听说前几年她得暴疾去世,而阿宝也带着她女儿离开了大陆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