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宇江述说来自虚拟的真实感动

一路由我 收藏 0 131

2010年,从它的伊始至结束,似乎只是转瞬。而在这一年中,让我感动最深的事情,并不是来自现实,而是虚拟的网络社区。





其实说起来事情并不大。





应该是7月的时候,我从所在的论坛被撤职下来,原因是基金有押宝行为,押了两千分。社区查后台,IP地址就是我白天上网的地址,而时间却是我正在回家的路上。根据社区规定,我确实负主要责任,当然,那是不管什么原因的。





面对这样的结果,我当时很平静,甚至像发现件有趣的事,掏出手机给另一个版主A打电话:“A,我被撤职了哎。”





那时,我也正在地方论坛做斑竹。没过几天,地方论坛的一个斑竹跑去站务发帖给我抱不平,随后另一个也跟着跑去说理。但我没去看,我是个特爱感动特爱哭的人,我怕我看了会难受,而且我不希望他们闹大,因为地方离不开他们两个。





这次事件直接导致第一个去的那个同学被撤职。





这样的结果让我非常过意不去,但都当对方是哥们儿,我就有些释然的感觉了。





随后,我下墙的论坛,另外两个斑竹也辞职了。她们私下跟我说,你都就这么说被撤就被撤了,还有人情味儿么,呆那还什么意思。





……





这期间,真的很轻松,每天上网第一件事,可以不再去论坛了,登陆了,可以只在地方开心的闹一闹,灌灌水,也可以不用去管繁杂的事务,可以想不说话就不说话,潜水看故事。





可是认真带过论坛的斑竹应该知道,呆久了的地方,怎么可能说不去就真的一点都不去,完完全全的离开和放下、偶尔,我还会以一个潜水板油的身份去版面看看,看着熟悉的名字越来越少,我忽然觉得像是自己的 孩子被人欺负奄奄一息,快要死掉一样。“不如关版吧。”我在心里这样想。





此时,事情已过去3个多月了。





某天,在Q上和原主管聊天,那是个认真和气的女孩儿。她问我什么时候方便回论坛,说我们三个全走了老板油也走了很多,新人也留不住。那天晚上我们聊了好久,最后的说法是:如果我回去,那就原来的团队一起回去。





其实离开板块后,另两个斑竹现实工作确实也比以前忙了许多。就这样,一纸任命,再次全部上墙。





离开数月,长期活动已经断档,打卡没了,基金也没有申请,密码也不见了……





重新整理一切,我开始逐页翻看未经手的帖子,忽然发现另一个版主B辞职前发的帖子,好奇的打开,竟是复制地方论坛版主当时给我挣理的内容。





说实话,当时我都没看没哭,但几个月后看见他们为我理论的言辞,我真的心里很酸,眼睛一热,对着电脑就边看边哭,真的真的很感动,其实谁也没见过谁,但他们就能很义气的去为我做这些。





……





当论坛一切重新步入正轨后,就在前几天,我和版主B聊起论坛工作,我说你以现实为重,毕竟咱们几个我时间相对最充裕,能做的我会尽量做。B说了一句话,也让我眼睛模糊了,她说:既然选择和你一起回来,我就会帮你搬好每一块砖。





我当时回她的是个龇牙的笑脸,但她不知道显示器前的我,眼泪已经顺着脸颊往下掉了。





感动、感动、全是感动……好像这阵子特别脆弱,动不动就哭……





其实我真的不介意是否做斑竹,做斑竹为了什么?积分么?工资才多少?可是论坛上朋友带给你的情谊,才是真正让人离不开的。





即使这些在别人看来是很小的事,可是在我心里却很沉重,不是因为它给我什么利益,而是它带来的是感动,是来自虚拟世界真实的感动。





虽然他们看不见这个帖,但我还是要在最后对他们说:小翼,大腿,灯儿,谢谢你们,我爱你们。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