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特别人士给妻子的一封信

吾妻觐见:

愚夫自幼读史,每见霍去病之豪迈、岳武穆之忠义、文天祥之壮烈,常心怀激荡、倾慕为例。观近代中华之屈辱,国人之卑微,每每悲愤欲绝、难以自平,遂立志报效国家、不死不休。前知将至此处,喜不自胜,夜不能寐,以为将展平生之夙愿,为中华之奋起、民族之觉醒,倾尽心力。自至,不敢微息懈怠,时时思之、刻刻谋之,常梦身死而志未遂,每每惊醒,只恨不能岁月停息、裂此残躯,以达报国之志。然观左右上下,竟无一人相同,或为虚名、或为财货、或仅以此为谋生之径,不知国步艰难、民族尚寐。

可悲!可叹!可恨!列祖列宗在上,非后辈子孙不孝,只恨一人之力有限,不能扬国家之威名!未能助民族之屹立!披肝沥胆,笔楮难穷!近日郁结于胸,不吐难快。故作此书,以告贤妻,稍作舒畅。

近日天寒,望多加衣缕,保重康安。


愚夫谨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