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5.html


曹国声走了,陈子明又看了看表,十点一刻。

信步走到临街的窗户边,陈子明打开窗户向街上看了看,街上熙熙攘攘的全是人,但南来北往的是井然有序,虽然热热闹闹,但一点儿也不乱,显得有条不紊。他返回身,走回办公桌前,把没写完的那首词写完,随后又到了窗户边。

眼看已是十点半多,陈子明使劲儿向街两头望了望,终于,街上出现了两位穿军装的女军人。不一刻,这两位女军人就走到了顺昌贸易公司的楼下,进了公司零售商品的门面。

看见她们来了,陈子明心踏实了,在楼上又站了两三分钟,陈子明蹓蹓跶跶地下了楼。

到了一楼门面,陈子明站到了一座货架旁,听见店里的伙计邓宜良陪着笑正对两位女军人道:“同志,这价钱已经够优惠了,一般人来我们这里买东西,我们是一点折扣都不让的!”

一名女军人道:“你们的东西是好,但这价钱比其他百货店贵着两成还多,按照你们给的价钱,我们上级批下来的款子根本就不够我们买你们这些东西的!”

邓宜良依旧笑着道:“那我们也没办法,做生意就是将本求利,我们的货是稍微贵些,但东西好啊,别人的货最多让你们使个三五年,我们的货就是使十年八年也没问题!”

那女军人接着道:“同志,你就多让些吧,我们是特意大老远跑你们这里来的,尤其是我们这位大姐,是我死乞白赖强拉着她来的,你就让这么点儿折扣,让我多没面子!”

邓宜良双手一摊道:“那我也没办法,最多就是给你们这九五折。”

那女军人不死心地道:“那我去找你们经理!”

邓宜良笑道:“经理最多也是给你们打这个折扣,这是公司定的,你们想必还不知道吧?!我们这公司是南洋一位华侨开的,这边的经理也没那么大的权利!”

话说到这里,另一名女军人拉着一直讲话的那女军人道:“冷珊,话既然说到这个份上,咱们就到别家去看看吧,这绸子还等着用,已经耽误两天了!”

邓宜良道:“别家未必有这么好!杭绸苏绸是早断了货!”

那名被叫做冷珊的女军人道:“就是因为你们公司卖的印度绸好,我们才来的,没想到你们只能让那么点儿,……”说着,两名女军人就要走。

陈子明听到这里,知道自己该上场了,他转过货架,向着邓宜良他们那里紧走了几步,问道:“邓宜良,怎么回事?”

邓宜良一看是陈子明来了,忙叫了一声经理,随后对陈子明道:“经理,这二位是咱们广州军管会的同志,想在咱们这里买几匹红绿印度绸,可又嫌咱们的价钱高。”

陈子明笑着点点头,转脸对着两位女军人问道:“还没请教两位小姐怎么称呼?”

冷珊故意道:“不要叫小姐,叫我们同志好啦!现在是新社会,过去那一套称呼过时了!我姓冷,叫冷珊,这位,”冷珊边说边指着唐梦琴道:“是我们军管会的秘书,唐梦琴同志!”

陈子明笑着弯弯腰,掏出来曹国声才给他印的名片,向冷珊和唐梦琴一人递了一张:“小……啊,不,同志,我姓陈,是这家公司的副经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跟我说!”同时借机看了看唐梦琴,感觉真人比照片上还好看一些。

一旁的邓宜良忙跟着介绍道:“陈经理是我们公司的老板,印尼华侨,才从南洋过来!”

唐梦琴双手礼貌地接过来陈子明的名片,同时正眼看了一眼陈子明,心中暗道:“这小伙子真是英俊挺拔,一表人才!”嘴里客气道:“陈先生,这就够麻烦你们了!”

陈子明笑道:“现在国家百废待兴,正是我们海外华侨出力的时候,没有一个强大的祖国做后盾,我们在海外的人也直不起腰来,唐同志,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我一定尽力!”

唐梦琴看了看陈子明的名片,又打量了他一眼,笑道:“陈经理,你们公司业务忙,我们就不打扰了!咱们改日见!”

陈子明不露声色地用身子挡着唐梦琴的去路道:“你们不是要买印度绸吗?怎么不买了就要走?是不是我们店里的伙计慢待了你们?如果是这样,我马上就辞退他!客人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绝对不允许招待不周!”

一旁的邓宜良听经理如此说,心里就急了,刚想要说话,唐梦琴笑着道:“陈经理,没有,这位同志招待我们招待的很好,我们很感谢,是我们这方面出了点儿问题,是我们的事,不关这位同志的事。陈经理,我们谢谢您!”说着话,唐梦琴不由自主地又望了陈子明一眼。

看着唐梦琴这好像不经意的一眼,陈子明心道:“有门!”叫着邓宜良道:“宜良,是怎么回事?你跟我好好说说!”

邓宜良正急于表白不是自己的错,急忙就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

陈子明听罢,呵呵一笑,对他们几个人道:“这事是不怪宜良,他的确没有这权利,就是公司的曹经理也不能给大折扣,不过这事既然我知道了,我就做主了,唐同志,您说,你们需要多少印度绸?其他的东西还缺什么?只要我们这里有,我就给你们一个好折扣!”

唐梦琴面上一红,心说,这姓陈的经理还真通情达理,可她就是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一边的冷珊走上来道:“陈经理,是这么回事,我们过几天有一个纪念活动,要在我们军管会的小礼堂进行点儿装饰布置,首先是为了节约费用,另外也为了以后能用的时间长一些,所以我们需要买几匹绸缎,比来比去,我还是觉得你们公司的印度绸比较好,所以就拉着我这位大姐来你们这里了!这事本来不归我这位大姐管,是我硬拉着来的,本以为……”冷珊话说到这里,唐梦琴忙拦着道:“小冷,别说了,咱们不能太麻烦陈经理!”

陈子明还是笑着道:“这有什么麻烦不麻烦?好歹这公司是我们陈家的!好了,你们的意思我明白了,咱们有话直来直去,说,你们需要多少?买多了,我让伙计给你们送去!”

唐梦琴是还想拦阻冷珊,冷珊却快人快语道:“也不是要太多,红绿绸子各有四匹就足够了,还有就是一些细彩带、皱纹纸,……”

陈子明想在唐梦琴面前卖弄卖弄,就拦着冷珊道:“好了,这东西稍微有点儿多,我需要记一下,写好了,一好让他们去配货,二好下账!大折扣,没我的亲笔下不了账!”

冷珊故意继续问道:“那能给我们一个什么折扣?”

陈子明一边让邓宜良去拿笔墨,一边对冷珊、唐梦琴笑着道:“你们看五折怎么样?那就是我们在印度当地的采购价!”

“五折?”冷珊和唐梦琴都有些吃惊,不过冷珊是故意装出来的,唐梦琴道:“那怎么可以?我们不能让你们吃大亏,你们就是给我们一个优惠价,那也不能让你们赔运费、人工!”

陈子明笑道:“这没什么,这不是为了支援国家建设么?!实话和你们说,我早就讨厌这种资本主义暴利的制度,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去过苏联,那苏联社会才叫好呢!”

一提起苏联,唐梦琴和冷珊都来了兴趣,陈子明见鱼开始上钩,就站在那里夸夸其谈起来:“前两年,我趁着叔叔送我去欧洲学习的机会,特意偷着到苏联去了一趟,在那里,我不仅去了莫斯科,还去了苏联其他许多地方,参观了他们的工厂,深入了他们的集体农庄,那里的人,不论是工人还是农民,劳动的积极性都非常高,那里没有人剥削人,一切都是集体的,一切都是大家的,……”陈子明吐沫横飞地说了二十多分钟,甭说是邓宜良,就是唐梦琴都听傻了,等陈子明这段话告一段落,唐梦琴不禁无限向往道:“真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去伟大的苏联看看,也真希望我们伟大的国家,早一天象苏联似的实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

陈子明不失时机地说道:“会的,会的,那一天不会远了!到那时,我叔叔他们也要回来参加社会主义建设!”

一听到陈子明提起他叔叔,唐梦琴不由得哎呀一声,她指着挂在墙上的挂钟对冷珊有些着急地说道:“小冷,你看,尽顾说话了,都十一点半多了,咱们在这里耽误的时间太长了!”

冷珊也哎哟一声叫,陈子明这时忙接过来邓宜良手里的笔墨,对唐梦琴两个人抱歉道:“哦,真对不起,尽顾说那些闲话了,耽误你们时间了!”

唐梦琴忙道:“不怪你,不怪你!咱们还是赶紧说正经事吧!”

最后死说活说,双方最终决定打一个六折,

看着陈子明写的一手好小楷,唐梦琴由衷地赞叹道:“没想到陈经理久居海外,这一笔小楷写的是真不错,得下一番苦功夫!”

陈子明一边把货单交给邓宜良去配货,一边笑着对唐梦琴道:“哪里哪里,只是多练了几天而已,这也要归功我叔叔!他说我们是中国人,虽然身居海外,但不能不会写中国字!”

唐梦琴不由得又赞叹了一句道:“陈老先生真是位爱国的好先生!”

陈子明听了这话,忙表示感谢。唐梦琴觉得在这里耽误的时间已经够久了,就让冷珊赶紧给结账。陈子明就把蔡宗理喊了来。

工夫不大,邓宜良给配好货,陈子明又安排车送唐梦琴和冷珊回军管会。唐梦琴二人是好意难却,最后再三谢过陈子明后,几个人是挥手告别。


回到军管会,把买的东西送到了小礼堂后,唐梦琴和冷珊两个人一边向办公室里走,冷珊一边故意道:“这陈经理人真好,人长的也真英俊!真没想到那些东西会给咱们这么优惠!”

唐梦琴也无限感慨道:“人英俊潇洒也还罢了,难得还好有知识,有见识,字写得也真好,另外那份爱国热情,那是最难能可贵的!”

冷珊偷眼向唐梦琴一瞧,看着她那神色,心中不禁暗喜:“好,有门!”嘴里却说道:“现在咱们成立了新中国,这些华侨看祖国好了,我看他们也是很愿意回来的,我听这陈经理的口气,至少他是非常愿意回国搞建设的!”

唐梦琴掏出陈子明的名片,又看了看道:“爱国不分先后,真希望他们都能回来为祖国搞建设!”说完,她很仔细小心地把陈子明的名片收了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