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缺稀土仅中国出产想摆脱依赖难

hutaozxm1 收藏 0 2477
导读:紧缺稀土仅中国出产想摆脱依赖难

日本正通过官民合作的方式,加快分散稀土的进口来源。在日本政府积极开展“稀土外交”的同时,大型商社等也在加紧开拓供应渠道。



日本共同社12月14日消息称,鉴于稀土产量占全球9成的中国加强了稀土出口的“限制”,日本正通过“官民合作”等方式,努力拓宽分散稀土的进口渠道。报道称,由于部分种类的稀土在中国之外难以生产,想摆脱对中国的依赖仍然存在很大难题。



美国科罗拉多州的稀土公司MOLYCORP10日宣布,将接受日本住友商事1亿美元的出资,在今后7年向其供应用于研磨镜片的铈和作为相机镜头原材料的镧等稀土。MOLYCORP决定重开于1998年停产的美国最大稀土矿山“Mountain Pass”。该公司将于2011年2月前后起每年向住友商事供应约2750吨稀土。



据住友商事透露,中国以外的国家向日本供应大批量的稀土尚属首次,计划向日本经济产业省下属的独立行政法人“石油天然气和金属矿物资源机构(JOGMEC)”申请资金援助。



另一方面,外相前原诚司11月下旬与澳大利亚外长陆克文举行了会谈。陆克文表示愿意向日本“长期稳定地供应”稀土。随后,大型商社双日公司与澳大利亚资源公司Lynas基本达成了合作协议,计划从2012年起每年从澳方进口逾9千吨稀土。



日本还正在亚洲的其他国家积极寻找稀土。10月访日的印度总理辛格与日本首相菅直人会谈时达成了协议,两国将在稀土的开发与回收领域开展合作。丰田通商正与印度企业合作开发矿山。日本政府考虑从外交上为民间企业提供后方支援。



报道还称,17种稀土中的部分品种在中国之外难以生产。东京财团的研究员平沼光指出,如果要在中国之外生产镝等“重稀土”,则需要耗费相当的成本和时间。镝等“重稀土”用于电动汽车的马达,可大大增强磁力。由于开发替代材料和分散进口渠道需要时间,日本经济产业省的干部也承认“今后5年左右仍将不得不依赖中国”。


日本后悔在稀土问题上动手太晚。


近日,日本在中国周边的资源外交异常活跃。从中国北面的俄罗斯、蒙古、中亚各国,到中国南面的越南、印度,都出现了日本外交官的笑脸和日本企业家晃动的钱袋子。「对于日本而言,没有比保障每天用电、用油更为重要的事情了」,出自日本小学教科书的这句话意味深长。它反映了日本人对资源危机的那种发自骨子里的寒意。日本人在找能源的问题上做了很多未雨绸缪的事情,众多重量级的日本能源和重工业企业在政府的推动下,用多种手段在中国周边布局,冰淇淋机然而日本媒体称,「日本依然脆弱得像个孩子」。



后悔在稀土问题上动手太晚。



稀土是日本航天、电子、混合动力汽车等产业必需的「微量成分面包机价格」,每年进口量都在3万吨上下。据《澳大利亚人报》网站12月8日报道,由于对中国稀土过度依赖,日本企业界对中国改变稀土政策十分恐慌,开始四面出击。日本双日株式会社希望从澳大利亚和越南进口1.5万吨稀土,这意味着日本对中国的稀土依赖程度会降低一半。另据印度「sify」网站9日报道,日本丰田汽车集团下属的丰田通商公司计划在印度、越南设立稀土加工厂,以此保证除中国之外的稀土供给。该公司官员乐观地认为,凭借越南和印度的两家工厂,2013年可以向日本供应稀土1万吨,这几乎是日本年均稀土总需求量的1/3。此外加湿器价格,日本住友还准备从哈萨克斯坦获取总进口量约1/10的稀土资源。



对日本政府「果断」转向印度等国大规模找稀土矿的做法,《日本财经》表示「深为赞许」。由于日本和越南、印度、澳大利亚等国的稀土合同要到两三年后才能体现出效果,朝日电视台政治评论员松野友信在节目中批评称,日本在2006年才将稀土提到国家战略储备高度,「准备得太晚」,他认为「日本决策者需要考虑,他们运筹的是一个产业布局相当复杂,资源需求大,而且经不起任何『伤风感冒』折腾的国家」。日本《钻石周刊》也称日本陷入「稀土恐慌」,并评论说,尽管日本微波炉的使用方法一直在为能源问题作紧急预案,但当外部供应发生重大变化时,「日本发现自己依然脆弱得像个孩子」。



《日本财经》的评论员说过,缺少稀土供应会「动摇日本技术立国的生命线」,好比「从水龙头处拧住日本的产业源流」。有资料显示,在苏联专家上世纪80年代探明蒙古有价电暖风机值100亿美元的稀土后,日本住友公司曾考虑勘探开发蒙古的稀土矿,但由于日本一直可以以低廉价格从中国进口稀土,住友未在蒙古有实质性投资。中国今年调整稀土出口战略后,据蒙古《今日报》报道,10月底日本工作组到蒙古,通过卫星技术对蒙古国内稀土资源进行了勘探。


「能源忧患」是日本心病。



去年6月,日本某主流媒体驻莫斯科首席记者到中亚调研,吸尘器十大品牌并专门拜访了《环球时报》驻哈萨克斯坦记者。这位日本同行准备了十几个涉及中哈能源合作的问题,从谈话中可以了解到,日本很羡慕中国在中亚的务实合作,对中哈在铀资源领域的合作颇为关心。该日本同行本想通过哈外交部联系相关中哈能源企业进行采访,具体了解合作方式和进度,但哈外交部并未满足他的愿望。无独有偶,在蒙古的一家日企的蒙方经理也专门约见过《环球时报》记者,主要目的是探讨日企能否与中国能源企业联手竞争蒙古塔旺陶勒盖煤矿的开采权,因为该矿距离中蒙边境不足百公里。现在,日本三菱、伊腾忠、双日、丸红、住友等公司联合起来,与中、美、俄、韩、印等国角逐这座储量约64亿吨的煤矿。



日本媒体与企业对能源话题的关注只是日本根深蒂固的「能源忧患」意识的一个体现。日本小说家平山裕去年写了一本畅销小说《危险的城市》,描写了20年后日本因战争和孤立政策陷入到能源近乎断绝的状态:现代化的都市一片黑暗,混乱不堪,「漂浮着令人恐惧的气息」。日本教育专家松田安成教授也说过,「从生存所需的资源说,日本实际上时刻都处于潜在的危机中」。



日本对中东石油的依赖程度高达90%,最近几年一遇到伊朗核问题导致中东局势紧张,日本媒体就会反覆质问,「有一天脖子被掐住了怎么办」。《日本经济新闻》甚至断言,如果日本不能充分发挥洞察力,在国土的四周找到更多选择,「我们会被自己的盲目杀死」。11月下旬,日本石油天然气和金属矿产公司与俄罗斯伊尔库茨克石油公司在西伯利亚东部3个矿区发现大规模石油及天然气田的消息传出后,日本媒体高兴地表示,「希望通过东西伯利亚的石油供应将日本对中东的石油依赖度降到80%以下」,「有朝一日日本不需要看中东主要产油国的脸色了」。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