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有个姑娘叫雅莉

那一年,我20岁。

春节刚过,我就急着要赶回广东的厂里上班。

厂里批了我15天的假,和家人团聚后,我恋恋不舍的踏上归程。

春节的火车票不好买,在成都等了三天,终于等来一趟加班车,上车后没有座位,在人流的拥挤中我好不容易找了个靠近洗手间的地方找张报纸坐下来。加班车走走停停,每到一个站,都是如潮的人涌上来,明明是倒春寒,我脱下所有的外套还是热得汗水如雨。热,当然口渴就要喝水,可是车厢里满满的都是人,连卖东西的都挤不过来,哪里去找谁啊!

于是就睡觉,渴热难耐中我醒来,天亮了,火车已经进入贵州境内。好不容易站起来,松动一下麻木的腿,火车又停下来,从窗外望去,火车停在一个小山上。我知道,因为我们这是加班车,像这种情况应该是临时停车。也许大家都知道停的时间长,很多人都从窗子上翻下去,山上小村庄的人也很会做生意,卖水的,卖苹果的,卖甘蔗的一下子就把火车围住。我把行李和衣服放在行李架上,也翻下车窗,5元钱一杯的水连喝3杯,在清新的山野里,我呼吸着沁人心肺的空气。路边有个清澈见底的水塘,我连忙跑过去,好好的洗了个头,感觉舒服极了!

“快,列车要开了!”一个女孩子向我吼。

我急忙朝列车跑去,大家拼命的往车窗上爬,我双手把住车窗檐口,感觉下面有人也在帮我往上举,可是窗口也有个人,身子进去了一半,双脚一蹬,脚在我的脸上狠狠的一下,我眼冒金星,两手一松就摔了下来,压在下面帮我的人身上,我一看,是一个姑娘,慌忙把她拉起来,就在这个时候,列车徐徐的开走了,我茫然的拍拍身上的尘土,不好意思的对姑娘说:“对不起,害你也没有赶上车!”

姑娘很腼腆,红扑扑的脸上镶两酒窝,她用手一指前面不远的村庄:“我就住那里,我来卖水的,我不是赶车的啊!”声音很甜,很细,像百灵鸟在唱歌,我焦急的心也在她声音的感化下平静了许多。

看着渐行渐远的列车,我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大哥,你现在怎么办?下一个车站还有30公里。”姑娘也很着急,“而且全是小路,你的行李也没有了,何有钱吗?”

我才想起,下来卖水,身上只有二,三十块钱,其他的都在包里面。我尴尬的搔着头,苦苦的笑。

“我叫雅莉,出门在外谁没有个难处,去我家歇歇,再想办法吧?”她真诚的眼睛看着我。

我想了想,也是,走一步看一步,我点了点头。

跟在雅莉身后,我们在山路上走着,谈着。雅莉是一个身材姣好的姑娘,浑身散发着青春的气息。交谈中,我才知道,雅莉19岁,去年考上大学,家里贫穷,还有两个妹妹在读书,父母都是老实的庄稼人,为了凑雅莉的学费,父母在媒人的戳和下把雅莉许配给镇上死了老婆的一个40几岁的老板。老板答应供雅莉读书,毕业后结婚,雅莉迫于无赖,哭了3天和答应了,可是老板来她家时,就是要和雅莉睡觉,雅莉拼命挣扎,父亲一时冲动,一棒子把老板给打死了!就这样,雅莉大学没有上,父亲也进了监狱,妈妈经受不了打击,一病不起。

雅莉的家里很简陋,我进去后看见她妈妈躺在床上,满屋子的中药味。她妈妈很好客,挣扎着要雅莉去把唯一的一只老母鸡杀了,我怎么也阻拦不了。小山村里来了个生人,大家都挤进雅莉的屋子来看热闹,山里人一传十,十传百,把我传成是雅莉的男朋友了,我越是解释,越说不清楚。小山村没有信号,我的手机也没有用,好想打电话回家,叫爸爸打点钱过来,我好继续赶车去广东上班。

人多就嘴杂,有人提议,我这么大老远的从四川来,应该把我和雅莉的婚事办了,给她妈妈冲冲喜。雅莉居然不说话,我悄悄的把雅莉拉出来,说你给他们解释一下啊,雅莉说,我怎么解释得清楚?就这样,我在雅莉家住了5天,看着她家里贫困的境况,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这几天,我也帮她做点家务事,渐渐的我发现我们两个真的就有了感情。

那天我和雅莉去山上打柴,雅莉问我:“如果你喜欢我,我就嫁给你!”

情窦初开的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如果我嫁给你,你就是我们家的顶梁柱,爸爸在监狱里,也不知道何年何月回来,两个妹妹还在读书,我们要把他们供出来······”雅莉真诚的眼睛闪着泪花。

我不知所措,我在想,我能够挑起这个家吗?在这大山深处,我生活得下去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不知不觉中,许是蓝天白云的感化,还是青山绿水的衬托,我和雅莉拥吻在一起,在这个高兴的时刻,温馨的时刻,我拿出手机想听听歌,不想我一看手机,在这山上居然有信号了!赶忙拨通爸爸的电话,向爸爸述说了,我在这里的一切。爸爸沉思良久,让我马上回去,说在老家给我找了个不错的工作,广东也不用去了。叫我马上去镇上办一张卡,给我打路费过来。

雅莉把我送到镇上,我取钱后给她卖了好多东西,叫她等我,我一定会来,我一定会娶她。送我上列车时,雅莉哭了,哭得很伤心。我把手机给她,说有事就去山上有信号的地方给我打电话,我把爸爸的手机号给了她。

我回家后工作的事落实后,想起了雅莉,问爸爸,雅莉打电话来没有,爸爸总是摇头。

新的工作很忙,也很充实,终于有一天我请了假,那都是半年后,我牵挂着雅莉,和雅莉一家人,我来的雅莉的家里,已经人去屋空,听人说,为了医她妈妈的病,她们一家欠了很多债,雅莉打了很多电话给我爸爸,我爸爸都说我不在。再后来雅莉妈妈去世了,雅莉为了还债远嫁他乡,两个妹妹也跟着去了······

我在雅莉妈妈的坟墓前站立了很久,心里酸酸的。

怪谁呢?我默默的问自己。

此事也过去多年,我一直没有忘记雅莉,也一直没有雅莉的消息。现在我也结婚了,经常和老婆谈起,老婆听了,也为我这段感情叹息。

但愿雅莉看到这个帖子,能够给我打个电话。好多的事,好多的感情,过去了,是回味,是咀嚼,有甜,有苦,也有酸······如果再见雅莉,我会像哥哥一样照顾她。

但愿雅莉生活得很好。很莘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10年12月16日13:04:25于潜心斋。

本文内容于 2010/12/16 13:37:31 被周朝阳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