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陆军特种部队传奇:利剑 第二章-和平,是荣幸!也是不幸。 第三十九节

wangsiqi28 收藏 2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2.html[/size][/URL] 新兵未经许可擅自逃离的事情来的快,忘得也快。各部队年年都会遇到这种事情,何必在意呢?“利剑”特种大队又恢复了往常的生活,临近年根,部队加强了战备工作和训练。 “嗖!”一个烟幕弹瞬间从门缝中飞进了新兵的寝室,然后便是门外刺耳的哨音。王雨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2.html

新兵未经许可擅自逃离的事情来的快,忘得也快。各部队年年都会遇到这种事情,何必在意呢?“利剑”特种大队又恢复了往常的生活,临近年根,部队加强了战备工作和训练。

“嗖!”一个烟幕弹瞬间从门缝中飞进了新兵的寝室,然后便是门外刺耳的哨音。王雨和其他人在美梦中被浓烟呛醒。“打仗了?妈的!”王雨掀开被子捂着鼻子喊道。“快穿衣服!带上全部装备,狗操的韩新又要折磨我们了!狗操的,用烟幕弹。”新兵班长早在烟幕弹爆炸的第一瞬间窜下床开始穿衣服带装备。昨夜的三次紧急集合已经把新兵们折腾的不行,现在天刚泛出一点白,韩新就以最令人意外的方式开始了今天的训练。其他人不傻,拿过床边的迷彩服就开穿。最后连袜子都没穿,直接套上作战靴打开新兵宿舍的装备柜就开始生硬的往身上套。当新兵们戴上钢盔,被子也叠好了,内务收拾完毕起床号才慢慢悠悠的拉响。“利剑”的老兵才开始起床。 几个新兵班长第一轮穿戴完毕,快速的打开铁门冲了出去。那速度,跟猎豹有一拼。王雨也不慢,是倒数第二个冲出宿舍的。冲出去,还撞了一下墙。钢盔好沉啊!固定的带子勒的下巴磕好疼。装备也太重了吧!快跑不动了。这步枪,又大又沉。背包带,更咯得慌。新兵们早上必修课——轻装越野十公里已经变成了武装越野十公里。 新兵们拿到装备,一来欣喜二来也担忧自己的日子。

“武装越野,十公里!在规定时间内跑完,不然别吃早饭不合格的每人五个一百!”韩新上最皮下嘴皮动了动,一声令下!这群新兵蛋子便开始向一座小山上疯跑。其实操场跟操场后小山中并没有连接的路,后来所谓的路是原来十几个老兵活活用砍刀开出来的。我们无奈的背着装备踩着疏松枯萎,毫无生机的植被跑步前进。经过一番训练,新兵们的体能终于有了很大的提高。队伍虽然慢,但很整齐,军靴踏出来的声音也有了点老兵的味道。韩新带司机坐着舒服的吉普车喝着正宗的美国咖啡在后面跟进。不时,韩新还恶狠狠地把车后座上带的几箱子西红柿、生鸡蛋、小石子扔到新兵头上。布置在越野道四周土堆中的高压水枪不一会也对我们进行人工降雨,迷彩服防水,但防不住360°的循环降雨。水进入衣服内,干不干湿不湿的,难受死了!

“哒哒哒哒……轰轰轰轰…..”为了营造真实的战场环境,让新兵们成为真正的军人,布置在我们四周高处的机枪、迫击炮也为新兵们的武装越野打着鼓点,尽管是橡皮子弹和空包弹,但迫击炮炸出来的气浪和机枪不停止的射击声大大增加了新兵的心理负担。 尽管这种做法在一再要求安全的常规部队根本不许,其他军区特种大队也没有开先例,和平时期,安全是第一位的。但王哲的突发奇想让这变成了现实,不过是在未经请示上级的情况下进行的。

山地间,韩新和十多名老兵在大冬天气温低于零上十度的情况下,光着膀子,露出满胸脯的伤痕。只穿迷彩裤和作战靴,带头奔跑在被大雪盖上一层银色的植被间。全副武装的新兵们紧跟其后。

新兵们在狂奔,王哲裹着军大衣站在高处用望远镜观察。

王哲道:“不错!不错!速度提上来了,最近有没有出现逃兵现象啊?”

一旁的李子强回答:“没有,那次事件给新兵狠狠地上了一课,没再出现逃兵现象。快过年了!真想家啊。”

李子强的感慨引发了王哲的思考:“你已经是正营职干部,怎么不办家属随军?你在在哪里啊?”

王哲:“南方。”

李子强:“现在南方,尤其是东南沿海的发展简直是天翻地覆!看看S圳,珠H,原来的小渔村摇身一变成了现代化都市。日子过得别提多好了!我爸举家迁移到大都市过幸福生活,怎么可能到这山沟里当随军家属呢。”

王哲苦笑:“是啊!改革开放,坚持经济建设,效果显著。人民的日子越来越好了啊!”

李子强:“好了!这不是咱操心的,我们还是看看眼前吧!新兵训练就快结束,明天陆军学院侦查指挥系分给我们的毕业生和从各部队调来的骨干士官也到了。该是大展身手的时候了!上次军演,我们露了一小脸。下次军演,虽然规模小,据说有他国驻华武官参观,我们不但要打好,还要打出水平,打出技术。上次红军321师何大脑袋吃了大亏,这次扬言要我们死的很难看啊!”

王哲:“哼!不论什么规模的军演,至少得等我们补充完新鲜的血液过后,说真的!也就两三个月,军区要抽321师主力团和师属侦察营和我们在丘陵地带来一次实兵对抗演习,检验部队的战斗力。先着手解决眼前问题吧!”

第二天清晨,起床号的回响早已经消失在云霄之中。新兵们尽管临近宣誓授衔,可还是在老兵的棍棒下跑着十公里,做着器械训练。老兵各自按照计划展开一天的训练。

韩楚带领着一群小护士在医院门口的小院里收拾着清洗过的被褥。

姚鑫宇和狙击手们一身伪装服,拿着缠破布植被的狙击步枪绕着群山进行长途奔袭训练。

一连二排人手长短家伙,领几万发子弹到靶场消费。

大队宿舍门口,一群中尉少尉穿着常服,戴着大沿帽,背着背囊凑在一堆四处张望。一堆士官站在一起互相打着招呼。

从大队部走来一个一毛三,韩新,丛林迷彩作战靴,几乎每天都是这身打扮。

韩新拿着文件,看着这群军官士官不说话。

有个少尉看韩新的脸色不对,急忙组织站队。士官也开始列队。

小少尉看队伍已经站好跑步出列,敬礼:“报告!军官参训队集合完毕,应到十二人实到十二人,请指示。值班员,傅龙。”

一级士官也跑步出队,敬礼:“报告!志愿兵参训队集合完毕,应到三十人实到三十人,请指示。值班员,张思云。”

王哲并没有在商荣俊面前把话说绝,要军官,要志愿兵,但前提必须是他们来这里参加集训且顺利通过才能正式加入“利剑”特种大队,如在集训过程中出现意外或不能完成训练或遭到淘汰,那么打道回府。“利剑”,需要的只有强者!

韩新还礼:“嗯!你们先去一号宿舍楼放下东西,休息休息,下午我带你们去大队四处转悠转悠,你们的集训待全军特种兵集训一同进行。”

韩新说完,掏出笔在文件上写着。写完了,抬头的那一刻和小少尉的目光对了一下,好熟悉!再看他的面庞,忽然有一种旧友的感觉。再看,有似曾相识之感。

这个时候,王哲从大队部走出。看见队列之外的少尉军官,也愣了一下,但很快便恢复了原有的冷漠。

王哲走到韩新面前,贴近耳根:“让刚才那个军官值班员到我办公室一趟。”

其他军官和士官结伴走进宿舍楼,而傅龙却被韩新叫到了王哲办公室。

傅龙按照规矩敬礼:“首长好!”

王哲露出一丝微笑:“坐。”

韩新站在王哲旁边。

王哲看着傅龙:“你叫什么?”

傅龙淡定的回答:“傅龙!”

王哲和韩新看着这张年轻的面孔不约而同地问:“傅平山是你de什么人?”

傅龙和王哲对视后回答:“是我父亲!”

“首长——认识我父亲?”傅龙疑惑的看了王哲一眼,问道。

王哲和韩新低下头,沉思。那段峥嵘的岁月 ……

韩新从野战医院出来,一排三十多号侦察兵纷纷上车。小梁急急忙忙的让护士把伤口简单的处理一下,然后边穿迷彩服边拿枪追了出来。

韩新回头看小梁:“你怎么出来了?快回去,照顾大队长。”

小梁已经穿好衣服正在扎武装带:“大队长有那么多护士医生照料,我闲着也没事。走一趟!”

韩新关切的问:“你的伤怎么样?”

小梁随便一笑:“被子弹擦破皮罢了!小事。”

韩新一挥手:“上一班的车!伞兵那帮王八蛋,还真是天生就是被包围的!次次都是在返回途中遇到麻烦。”

“飞虎”侦察大队的车在前,“利剑”侦察大队的车在后。因披着伪装网而显得破破烂烂的吉普车屁股一冒烟,又向边境线方向狂奔。没有醒目的标志,没有红色的战旗,有的仅仅是“飞虎”、“利剑”那令人肃然起敬的徽章。一路上,无论将军士兵,作战部队还是后勤部队,都围着几辆车让路,默默地抬起右臂,心中暗暗替这些年轻人祈祷。因为,谁都明白,国境线方向是敌我小股部队厮杀的战场,大规模作战早已结束,那里,荆棘坎坷的密林内却依然残留着烈士的鲜血。车上,穿着迷彩服的壮汉青年,是即将与敌人交手和死亡游戏的中国军人!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国旗在迎风飞舞!为了他,为了祖国,前进!来自东方的勇士。

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韩新一面压着子弹一面侧耳倾听越发清晰地枪声,盘算着战况。

死神同每一个人签约,没有任何人可以违约。结局是一样的,过程却截然不同。生命,就是从出生走向死亡的过程。这一过程,有所不同的是质和量!中国军人也是人,业应如此。生命的长短无可选择,但其意义可以改变!为国而死,理所应当。好男儿,当从军!为了祖国边疆的安全,为了领土的完好无缺,为了实现先八一军旗下的誓言。也为了自己最挚爱的人,一定让敌人有来无回!让进入尾期的战争,画上圆满的句号。这或许有贝多芬《命运交响曲》的悲壮,也有《英雄交响曲》的高昂;或许有康熙大帝力擒鳌拜的勇气,也有爱女蓝齐儿远嫁仇敌的悲凉;或许有——

“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哪里需要哪里去——哪里艰苦哪儿安家——祖国要我守边卡——扛起枪杆我就走——打起背包就出发——”一路上,闲着没事的小梁一曲高歌。

一班车白了他一眼:“嘿嘿!别唱了,真难听。”

小梁傻傻一笑:“那也比那铁匣子唱的好听吧!”

一班车怒了:“如果收音机唱成你这样!我把收音机砸了。”

车在边境线一处密林旁停下,侦察兵们跳下分开始准备,40火背在身后,机枪手身上缠满弹链。在和“飞虎”大队的军官商量后,为了避免目标过大分两路增援。

第七侦察大队,代号“飞鹰”来自战略预备队“千岁军”的一支轮战部队。别看是隶属空军的空降兵,但其精锐程度并不亚于第十一“利剑”、第十二“飞虎”两支老王牌主力。刚刚到前线,这群牛的冲天的伞兵便屡屡出击,捷报频传,让敌人见识到了地上的伞兵不是好惹的!可也促使越军高层调来更多的特工部队来对抗中国侦察部队,以应对中方的袭击。被围的侦察分队,大部分人员来自“黄继光”连、军直侦察大队等英雄单位,长途奔袭炸毁敌人大型一座物资中转站,回来还顺手摸了敌人的两个公安屯。却在边境附近遭到敌人优势兵力的堵截!

各种中国制武器射出来的子弹组成了一道不可逾越的火力网,不断有越军中弹倒下,受伤哀号。十几名侦察兵依托地形,呈环形防御,节节阻击!可弹药即将耗尽,敌人却越打越多!子弹在密林中穿梭,手雷炸出一片白雾。横飞的弹片把树枝削断,漫天的子弹划破茂密的植被。纵横交错的雨林内,充满了死亡的气息和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到了最后时刻,通讯兵早已经不在呼叫,再给指挥部发出诀别电报后,抡起枪托开始砸电台烧文件地图。

“战至此,援未到,弹粮药均无,队员多数负伤,突围无望!请求火力覆盖。”一串坐标后,是最后的一句“飞鹰绝笔!祖国万岁。”

真正考验中国军人忠诚和勇气的时候到了!

“都靠过来!”

侦察兵们检查了满地的弹夹,确认一颗子弹也不剩后,把刺刀上到步枪,拔出手枪靠近领队的军官。

敌人已经包围上来,林子里那猴一般的身影清晰可见。AK步枪的长点射,机枪的横扫外加汉语喊话。没希望了!

“考验我们的时刻到了!:

“忠于祖国!忠于人民!”

“最后一颗子弹留给自己,宁死不当俘虏!”

一张张面孔充满了坚毅与执着!王师南下河内日,陵祭勿忘告吾听。

“我们是蓝天的儿女——我们是大地的士兵——首战用我是祖国的信任——用我必胜是我们的光荣——”空降军的军歌格外嘹亮!

仅有的最后一颗卵形手雷被奋力扔进敌群,手枪节奏感强烈的射击声响起。一个一个敌人要喊中弹倒下,“飞鹰”们也不断被压缩防线,逼到了膳食下。

“喂!喂!”通讯兵:“韩连,中断联系!估计他们销毁通讯器材了。”

“加快行军速度!”韩新一刀砍开一株藤蔓说。通讯器材都毁了,肯定到了关键时刻!兄弟,坚持住啊。

就在这时,生死一线,越军机枪手刚一瞄准从后面飞来一颗子弹打开了他的脑壳。姚鑫宇鬼魅的收起枪,变换阵地。韩新和“飞虎”的军官一同杀出!手中的武器扫出一个扇面:“坚持住!我们来了!”

“飞鹰”的视线里,慢慢出现熟悉的衣服和身影。是中国军人!

几十名侦察兵的投入战场,敌我力量比迅速扭转,越军见情况不妙,下令撤退。

“飞虎”大队负责警戒四周,“利剑”大队背着重伤员,扶着轻伤员向国境线方向急行军。

满脸感激之情的“飞鹰”军官扶着韩新的肩膀:“兄弟,啥也不说了!以后,不论上刀山下火海,说一声,我一定照办。”

韩新一笑:“都是解放军!客气啥。”

“飞鹰”军官:“飞鹰,张云!”

“飞虎”军官:“飞虎,傅平山!”

“利剑”军官:“利剑,韩新!”

三双手紧紧握在一起。

傅龙脸上的一滴泪珠活生生的把王哲韩新拉出回忆中。

韩新:“那是我和你父亲的第一次认识。火线,挺有意思的。”

王哲一脸的愧疚:“之后,我们和’飞虎‘大队有过很多次合作。我们在前线,结下了很深刻的友谊。”

想起往事,尤其是傅平山!王哲看着傅龙,又想起了那难忘的记忆。

“轰!”一颗手雷落地,烟雾在丛林中腾起,弹片四散开来。

韩新、王哲两支冲锋枪交替射击,从宿舍里出来的越军一下子被扫到好几个。一名敌人刚从窗探出头,举起机枪,砰!迎面而来的,是一颗7.62毫米子弹。另一个赶忙接过机枪,又飞来一颗子弹。钢盔帽上不大不小的弹洞噗噗冒着鲜血。远处,山石后面的姚鑫宇收起步枪,转移阵地。前脚刚走,后脚越军的几颗迫击炮弹便炸响在刚才姚鑫宇和观察手的射击位置。越军对于中国侦察兵狙击手,一律是一个不留!一颗颗子弹,一声声冷枪,杀得敌人胆战心惊。

越军卡车启动,嗖!40火一颗火箭弹报销。

王哲带部队从左往右打,傅平山带部队从右往左打!一定要端掉这个寄养站。

驻守在这里的越军本不多,后勤兵战斗力也不强。端起AK-47或中国造的56式,子弹却打到天上。反观“飞虎”和“利剑”,两支彪悍的侦察部队猛冲狠打!长短武器的点射声不断,枪枪命中。战局已经一边倒!

“咣!”建筑物的门被踹开,一个爆破筒和几枚手榴弹扔了进去……

王哲:“我们在一起公事很多年,在前线的日子虽然苦但我觉得很充实。”

傅龙擦干眼泪:“能告诉我,我父亲是怎么死的吗?”

王哲眼前,浮现出第十二“飞虎”大队傅平山烈士的面容!笑得真甜。可,让边民挖出,自己亲自带队抢回来的那颗人头,血肉模糊的傅平山,又让王哲想大哭一场。

韩新眼眶已经湿润,这种感觉已经很陌生了。不语,看着傅龙没有什么可说的。在血与火的较量中,太多的悲剧发生。

王哲开口:“如果你在选拔中被淘汰,或者被录取,到那时,我会告诉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