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火灾事件,悼念以后应是追责

上海“11·15”特大火灾虽然已过去一周,但是它留给上海的创痛并没有过去。11月21日,在中国传统习俗中为逝者设立的“头七”纪念日,10余万上海市民手捧鲜花涌向火灾发生地,向死难者表示深切的悼念。这场自发产生的悼念行动从凌晨持续到深夜,在这个时候,那些我们熟悉的上海张家姆妈、王家伯伯,还有那些平常似乎只会发嗲的上海小阿妹,用他们的集体行动显示了上海普通市民身上所具有的公民精神,令人肃然起敬。



国务院调查组已经认定,此次火灾是一次特别重大的责任事故,也是一起不该发生的、完全可以避免的事故。整个事故暴露出5个方面的严重问题。曾经在第一时间赶赴现场指挥灭火救援和事故调查工作的公安部消防局副局长朱力平少将在向新华社记者发表的谈话中特别指出,大楼存在着多种致灾因素,特别是楼房外立面上装置的大量聚氨脂泡沫保温材料,是造成此次火灾的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原因。顺便推荐一个不错的证券网站 → 点 击 查 看



每一次人为的灾害,都让民众被迫认识一个化学名词。毒牛奶的出现,让我们结识了三聚氰胺,现在,聚氨脂又走进了我们的生活。用不着翻词典或者上网搜索,朱力平少将已经告诉我们:“聚氨酯泡沫燃烧速度非常快,能快到什么程度?我记得,2008年深圳市龙岗区舞王俱乐部“9·20”火灾中,由于大量使用聚氨酯材料装修,表演人员使用道具枪引燃顶棚聚氨酯材料,现场监控录像显示,火灾发生后仅46秒,有毒浓烟就笼罩了整个大厅,造成44人死亡。”



看了朱力平少将的这番话,我们终于搞清楚了“11·15”大火为什么能够在短时间里发展成这样一起严重的灾害,以至于连居民逃生的机会都短暂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正是被当作宝贝装饰在外墙上的聚胺脂泡沫材料,它的化学反应给大火创造了快速蔓延的条件,一场灾难由此降临。而这个叫作“聚氨脂”的材料,两年前已经给我们留下了惨痛的教训。其实,同样的教训还发生在去年的北京,那场著名的央视在建大楼火灾,当时也是由于装修中用了聚氨脂材料才造成了严重后果。但是,偏偏是在深圳、北京的这两场大火发生以后,这个火灾元凶在上海却依然很有市场,被用于民用住宅的外立面装饰。更令人感到不解的是,即使是在“11·15”大火发生后,上海静安区领导不仅没有向公众表示出诚恳的道歉之意,而且仍然扬言,这项节能保温工程仍将继续进行,至于是否认识到了聚氨脂泡沫材料的危害性,却闭口不谈。



朱力平少将指出:“不仅是这次火灾,从更多火灾来看,聚氨酯泡沫等易燃装修材料已经成为当前火灾亡人的罪魁祸首。有关部门应尽快出台规定,建筑工地脚手架必须用难燃和不燃材料搭建,杜绝聚氨酯泡沫用于外墙保温和室内装修,必须用难燃的物质代替。”这番话说得未免晚了一点,这个规定在深圳大火发生以后就应该作出,并在全国范围内强制执行,而北京央视大火发生以后,北京市政府已经作出规定将聚氨脂等易燃物品列入了建筑装修的禁止使用材料之列,只是可惜这一规定未能向全国推广。很显然,上海“11·15”特大火灾正是有关方面未能吸取深圳、北京这两场大火留下的深刻教训,及时查纠隐患所造成的严重恶果。都说“亡羊补牢,犹未为晚”,但惨痛的现实告诉我们,即使是“亡羊”已经发生,有关方面也未有“补牢”之举,而是任其继续泛滥。上海市、静安区两级政府对此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而国家相关职能部门也难辞其咎。



“头七”纪念日的“花祭”,寄托了上海市民对在这场人为因素导致的重大火灾中不幸罹难的逝者的哀思,更可以看作上海市民对玩忽职守的公权力行使者的集体抗议。现在,那些违章操作的电焊工和对失火大楼工程负有直接责任的相关企业负责人已被刑事拘留,相信他们一定会在法律框架内领受他们应得的惩罚。但是,我们更要追问的是,是谁拍板决策在上海的节能保温工程中使用这种可燃度极高的聚氨脂材料的?将一项技术上并不成熟、存在巨大安全隐患的工艺向全市推广,这是政府部门在政绩思维的推动下作出的荒唐决策,而它的背后则直观地反映出政府部门视民众生命财产安全为草芥的逼真现实。因此,现在有关部门必须迅速启动问责机制,让那些玷污了公权力的掌权者接受党纪国法的拷问。只有这样,5 8位死难者的灵魂才能得到安息,上海市民破碎的心才能得到抚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