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手 正文 第二十三回 审讯

wujin794793160 收藏 2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8.html


人武部,审讯室内灯火通明,人虽然不少却静悄悄的都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这种静非常可怕,蹲在地上带着手铐的四个年轻人,额头已经冒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细小汗珠。


“砰”


随着一声闷响,这种沉寂被打破。只见审讯室的大门打开后,一位身穿皮大衣,精神矍铄的老者走了进来。


停下脚步,他的目光先在屋里扫视了一圈,最后定格在审讯台面摆放的电雷管和一堆作案工具上。


走过去仔细看了看台面上的各种作案工具,再转身看看地上蹲着的几个年轻人,伸出脚虚踢了一下,道:“你们几个,都把头抬起来。”


待那四个年轻人把头都抬起来后,老者一一细看了一下才回过身问道:“他们都不老实交代,是吗?”


“是,他们统一口径是准备偷了这雷管去炸鱼。”审问员答道


“哼!”老者闻言冷笑道:“炸鱼?很好,看样子他们把这里当公安局了,死到临头都不老实!给他们每人一个房间,换换铐子吧。”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出门去


上了二楼办公室,只见周父和几个队员正议论着刚才发生的事情,他拉过一张椅子坐下后,道:“老周啊,今晚你们辛苦了,把事情从头到尾告诉我一下吧。”


周父点点头道:“好的,陈部长。晚上我正带队值班,忽然接到贾晓斌的通知,说我儿子在水库钓鱼时发现那几个小子从门卫下面的围墙边钻进了生产厂区,估计对厂内环境非常熟悉,叫我布控一下。收到讯息后我们判断这伙人如果想偷生产车间的物品应该不会出现在这个时间段,他们大的抬不走小东西没有必要冒这个险,因此我就把布控重点放在库区一代,生产区外围叫贾晓斌和燕登施他们负责。


为了简单些,我们用引蛇出洞的方法叫巡逻队员一路边走边说晚上准备偷懒不想执勤的事情,而另一对人早就分散开来在隐蔽处监视动静。果然在两班交接时段,他们准时出现在库区警卫排宿舍旁边。


见他们从库区通往外面的排水沟里钻进去后,我觉得以他们身手不会去盗窃军火,可能是盗窃雷管或军需原材料,就安排几个人在库区围墙外面蹲点儿,几个人守住排水口处。

十点四十三分,他们从原路返回,被我们一网打尽。经过突审和勘察,这四个人中有两人是本厂职工,一个叫裴災东是机加部模具分厂的员工,绰号长毛;一个叫雷小虎是厂搬运队的搬运工,他们称其虎子;另外两个都是社会上的无业青年。


据他们交代,这起事件是临时起意,想偷点雷管到河里炸鱼,我看事情没这么简单。”


“嗯——说说你的看法吧。”陈曦驹点点头道


“从现场勘察的情况来看,他们显然是预谋已久的事情了。”周父分析道:“其一,他们对保卫人员的活动规律,掌握的相当细致,行动路线、作案时间都是精心计算过的,这一点没有相当长时间的观察根本把握不了。


其二,门卫下面围墙的窟窿,警卫排宿舍旁排水口上焊接的钢筋条,早已被他们解决好后虚放在那里了。另外,他们没有选择节假日行动,而是选择了国庆节假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结束来行动,说明他们充分掌握了一般人的习惯性行为——既,长假后的第一天工作时精力没有回复过来,精神不饱满,对很多事情不上心。这种现象即便是我们这种轮休制的武保人员,在陪家人过了长假后也不会例外,所以我判断他们背后有‘高人’指点。


最后,从他们作案工具和作案手法上看也不是‘业余选手’所能够具备的。他们把天窗撬开,钢筋拉弯后,利用保险绳顺着墙壁溜下去,把靠着墙壁摆放的最高层一箱电雷管用绳索吊装上去,其整个过程都没有引起警报。雷管盗窃出来后,他们在库房旁边先用撬杠把木箱撬开,再把雷管装进防潮布袋带出库区,我猜他们背后这位指点的高人不但是个惯犯,而且还是爆破行家,因此就赶紧把你喊来了。如果想利用他们把背后这人一举抓获的话,我们动作一定要快,不能让他有所察觉。”


陈曦驹听罢分析点点头道:“不错。这个搬运工可以长期接触雷管库房,他已经注意各个方面的细节很久了。库区围墙高大,上面的玻璃碴和高压电网他们没那工夫去费神;里面每隔五十米建造的库房形状和规模都差不多,火雷管的库房靠外,电雷管的库房靠内,他们却舍近求远的去偷电雷管,说明他们需要的不是乱炸一气。而且照你刚才分析的情况来看,我估计他们是准备做‘大事’了。这次审讯我全面参与,以那两个厂内职工为突破口,抓紧时间,现在就去!”


几个人下到一楼,看了看四个房间里关押的案犯,陈曦驹带头走进了裴災东所在的屋子。


对手持电警棍的审讯员挥挥手,示意他先出去后,陈曦驹拉过一张椅子坐下,盯着裴災东看了一会儿,道:“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想说的,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如果还不老实交代,我可回家睡觉去了。”


“我……我真的,真的……只想炸鱼,求你放我……放我下来吧。”裴災东闻言,十分吃力地道。


怎么回事?原来人武部成立后,不少单位抓住犯罪人员了开始都是往死里打,后来移交到公安局去根据公安反映有的执法人员下手太重,军分区领导就下了道命令说不准粗暴执法,对罪犯尤其不能拳脚相加,于是执法人员都改成文明执法——把不老实的罪犯大脚拇趾用手指铐(只能铐指头的小型手铐)铐住,倒吊在横杆上或是倒吊在门框上;如果碰上“硬汉”型的,就辅以电棍相配合,从此基本杜绝了拳脚相加的粗暴历史。


这会儿裴災东正“享受”着这种一般人所不敢尝试的待遇。只见他由于血液倒涌,面颊通红,脚趾上的铐子已经深深嵌入皮肉之中,一脸的痛苦之情都溢于言表。


“你是我们厂里人,本来还想对你从轻处理的,看来你是不想要这根脚趾头了,准备在这里吊一夜是吧?”周父见他还不老实,摇摇头叹息道。


一分钟很快就到,陈曦驹站起身也摇摇头道:“算了,对于这种‘人不愿做,鬼牵着直跑’的家伙,我们不用给他机会了。今天晚上就吊在这儿吧,明天等我开完会回来再通知他家里过来领人,都回去睡觉吧。”


说罢他挥挥手,众人都转身准备离去。


“等等……我招……我招……”裴災东听罢,半个魂都快吓没了——自己这一百多斤的重量放在一根脚趾头上,还是吊到明天不知什么时候才放下来,还不如赶紧把我枪毙了来的痛快些!


“听好了小子!”陈曦驹回过身望着他厉声道:“我没时间陪你们在这里过家家,如果还是抱有侥幸心理不老实交代的话,你们几个都等着吃枪子儿吧!”


如法炮制,四个人很快都彻底交代了罪状。


陈曦驹拿着四份按过红指印的材料,看着看着嘴角露出一丝微微的笑意。


“老周,你跟我来一下。”陈曦驹招手对周父喊道。


待两人又回到二楼办公室,陈曦驹把门先关上才道:“老周啊,这次算是碰到了,看样子龚家沟那边有人准备动手啦!”


“哦?是怎么回事?”


“喏,这材料你看看吧!”陈曦驹说完,把手中的材料递到周父面前。


周父接过来,看着看着面色渐渐凝重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