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路,那舞台,那情意(讲述自己的军营生活)

ouyangkeke 收藏 0 221
导读:我是一名普通的文艺兵,也曾有过艰辛的训练过程,今天我把我的故事讲给大家听。如果有和我一样的军人,想和我交流的话 请加群69071362

拉着大大的拉杆箱,走进南去的军车,眼泪止的留下来。


穿上军装,我就不在是曾经的平凡人,拉杆箱里,只有简单的一件TX,和一条普通的牛仔裤,我是从平凡走进生活,从普通走进繁华,从农村走进城市,从北走到南,又从南走到北,最为普通的女孩子,我总是穿上军装一个人站在单位走廊的军容镜里独自发呆,我偶然的从一个普通人变成了军人,在我的记忆里, 总有太多太多的突然。我要走进的不仅仅是生活,还要走进一个尊严的世界里————军人。


我参加了比赛,很意外,我体质相当的差,我只是偶尔做在办公室里发呆看着训练的人,满怀希望的看着他们,如今自己将要走进这个训练的世界,有点好奇和激动,有些恐惧和担心。慢慢的接受和等待。


20个女孩子,来自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同的特点,有着20张迷人的面孔,她们有着不同的方言和笑声,我唯一的一个黑龙江人,唯一一个娇小的女孩子。一个年龄最小的女孩子。我喜欢沉默,喜欢低调的看着她们打闹,喜欢看着她们训练的样子,我们来自不同的地方,却有着同样 的经历。


训练和比赛是艰苦的 ,每天都要跑步,每天都要跑障碍,每天都是满身的汗,满身的伤,然后躺在床上,然后发呆,然后发牢骚,似乎这些女孩子都有着自己的心情,有着自己的故事 ,有着不一样的感受。每天看着她们,她们也看着我 , 总是会询问对方的生活和工作,似乎每次我都会笑着说我是东北人,我是黑龙江人,我是欧阳可可,然后不在说。


我这个瘦弱的女孩子,很快成为她们关心和讨论的对象,似乎这些事情早就在我的预料之中,她们的确很优秀,其实我都在她们的言论中在成长,我跑步没有速度,障碍赛不够灵活,野战不够猛烈,是她们叫我成熟。曾有个人这样说过:“真不知道欧阳可可的单位为什么要选她来参加比赛,她能走多远。”“我会走多远”我的确怀疑过我自己,也曾几度在她们的语言中失落过,我曾跑跑步就倒下,我曾越过障碍就不能动,我曾野外生存被人踢打。你们是否还记得那些我的故事:


1万米负重跑:一个瘦小的女孩子,一个在你们其中不曾给大多希望的女孩子,曾一开赛就被成都军区绊倒,摔坏了膝盖,是她毅然爬起,毅然的跑着,曾几度被身边的人超越和绊倒。一次又一次的爬起,你们是否知道,这是一种坚定和信念,你们是否了解,她把她自己当成了军人,把自己当成了一名优秀的军人。


3000米障碍赛:是否还记得被玻璃插如大腿的女孩子,是否还记得满身鲜血的女孩子,是否还记得她是怎么样把玻璃从自己的体内拿出,你们所谓的不坚强,和瘦小,是否在这一刻也变成了一种属于她的勇敢和执着 。


文艺文采较量赛:是否还记得几首她的歌曲:说谎 丢了幸福的猪 类似爱情 凹凸 是否还记得那个曾在个人档案上写着:婚姻状况:“未婚单身”的女孩子,是否还记得她和领导争吵的讨论这个“未婚单身”没有语句错误。是否还记得她在舞台上落泪,是否还记得她带伤在舞台上跳舞,然后从人梯上掉下来,是否还记得那句评论:一个善用歌声和文字表达的女孩子,一个站在舞台上就能表现伤感和展现忧伤的女孩子,一个用声音用心去唱歌的女孩子”。


云南大理野外生存扣分赛:是否记得第一个下车尖叫的东北女孩子,是否记得第一个拿到安全区的女孩子,是否还记得被一个成都女孩子拿住在地下被所关节半个小时没有认输的女孩子,是否还记得被兰州军区的军人第一个揣到河里的人,是否还记得被这19个女孩子重点扣分和追击的人,是否还记得第一个被淘汰出场的那个人。


我们有太多的话要说 ,有太的语言要去写要去诠释和形容。 我们有着深厚的友谊,我曾抱着你们哭过,我曾在站那里安静的给你们唱歌, 曾在你们的舞池里跳着热舞,曾在你们的手上被颠到空中 ,是你们呀 ,我心中的19个姐妹安慰着我,照顾着我,鼓励着我前进和进步,是你们 告诉我,军人的样子 ,是你们在我孤独的时候给我讲故事,在我想家的时候逗我开心 ,在我伤感的时候给我浪漫 ,这一个月的时候里,我的脑海里有你的笑声,有你们的哭声 ,有我们共同的故事 ,我这个唯一的东北女孩子 , 唯一的野路子军人,给你们太多的无奈,是否还记得我给你们的苦恼,是否还把我当成你们战场上最大的敌人,是否还能扶着我走下舞台,然后抱着我哭,其实我没有哭,我不会疼到落泪,是否还能在一次听你们叫我“小猪”是否还能听你们叫我“小可儿”我把我在这舞台上的最后一首歌唱完了 ,我看见你们哭了 。我也哭了。因为 我要离开。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地方 。而你们却还要在那里坚守一个军人的任务,叫全中国人检阅你们的风采,叫全世界的人听见你们的呼声,你们总会说我的样子,我的歌声,我的文字,飘荡在整个中国的上方 ,是呀我曾给那么多来自不同地方的军人用心的唱自己的歌,曾一次又一次的用文字和语言安慰他们疲倦的身体和身心,我曾试问着自己为什么要留在这里 ,你们总会说有太多的人希望看见你的样子,希望能听到你的歌声 ,看见你的文字,很惭愧姐妹们,我不能和你们一样站在那个女孩子方阵里,接受全世界的检阅,不能和你们一起并肩作战。


我属于这个军人的歌声的舞台上 ,我唱完了我的最后一首歌曲,我哭了,你们哭了,他们哭了。为了我的坚强,为了我执着,我慢慢的倒下 ,模糊中看见前方人,是你们——————我的姐妹,是你们我的战友,是人们心中最可爱的人————-中国人民解放军。后天我走了,我不哭,姐妹不哭,你们也不要哭 。是否还能想起这样的歌:说谎 丢了幸福的猪。


曾有个人这样说过:“真不知道欧阳可可的单位为什么要选她来参加比赛,她能走多远。”——————————我走到了最后..


我带着满身的伤病离开,你们,他们,走好自己的正步,走象世界,我还会用心给我的战友唱歌,我还会用我的文字给你们讲属于你们的故事,故事里有你,有我,有我们军人的风采,我真的累了,真的想家了。


那一天我还会拉着大大的拉杆箱,坐上北区的军车,眼泪止不住的流.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