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工作人员爆料:复旦学子不要狡辩你们是去探险

小松来了 收藏 126 19174
导读:自认为我自己不是个容易激动的人。 但是今天得知风景区民警张宁海为保护大学生生命安全,导致自己不幸坠崖身亡,还是感觉很心痛! 12月12日夜,18名复旦学生自行组织的所谓“探险”队迷路在已经下了两天大雨的黄山风景区,历经6小时于13日凌晨2点37分在未开发开放区域搜救到18名探险的大学生,并于上午10时06分全部护送安全出山。黄山管委会一位24岁的公安民警在雨夜紧急搜救中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也许很多人都说,大学生丰富课余生活,探险大自然没错。可我个人认为,真正的探险者是应该具有专业的探险能

自认为我自己不是个容易激动的人。


但是今天得知风景区民警张宁海为保护大学生生命安全,导致自己不幸坠崖身亡,还是感觉很心痛!


12月12日夜,18名复旦学生自行组织的所谓“探险”队迷路在已经下了两天大雨的黄山风景区,历经6小时于13日凌晨2点37分在未开发开放区域搜救到18名探险的大学生,并于上午10时06分全部护送安全出山。黄山管委会一位24岁的公安民警在雨夜紧急搜救中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也许很多人都说,大学生丰富课余生活,探险大自然没错。可我个人认为,真正的探险者是应该具有专业的探险能力、探险设备和探险知识的!我无法强迫自己不去谴责这18名大学生。没有足够的干粮、没有专业的探险设备、不具有专业的探险知识,甚至对于所要探险的黄山估计都没做好探险前功课!


张宁海,前几天还来我们这检查过宾客资料登记。我们还说过话,开过玩笑。突然的,今天就得知他牺牲了。我和我的同事们都很难受,只因为他牺牲的太不值得了!


那18名学生,不要狡辩你们是去探险。也许外人不知道,但我们作为黄山人,工作在黄山风景区,我们对黄山的了解不是皮毛。从翡翠谷爬上山,那根本就不是探险,我们唯一能想到的只是你们为了逃门票、寻求刺激而做出的一种对自己、对别人都不负责任的行动!


黄山有何险可探?你们能走的路已经是工作人员凿好的石阶或是按有安全防护栏杆的山路,那剩下的不能走的路便是未开发开放区域,明文禁止出入的禁区!要探险,就该去那真正有险可探的地方!不要做这种对自己生命、自己家庭甚至是别人的生命都不负责的幼稚行为!


黄山风景区为了保护游客生命安全,每年都会在12月1日对较危险景点进行封山修养。我想知道,那18名学生从禁区偷爬进已暂时关闭的西海大峡谷景点,是为探险还是为了挑战生命?更何况,那是已经下了2天大雨的冬季山路。


如果,你们没有被救出,你们为自己的家庭想过没有?你们的父母会有多心痛?你们对自己的生命负责过吗?


现在牺牲的是一名年仅23周岁的人民警察,他也有他的父母,他的家庭。大学生是人,民警也是人。作为民警,他的工作职责是为了保护人民为宗旨的,但是这样的牺牲未免也太不值得了。也许他活着,他还能为我们做些更有意义的事。那18名学生有没有为自己的幼稚行为感到羞耻呢?为了营救你们,我们景区的公安人员派出了230名警察,在近零下10度的深夜冒雨徒步在悬崖峭壁间寻找,你们可有为自己这无知的行为感到羞愧呢?


我疑惑,这18名复旦高材生,你们到底是自认为自己所谓的探险能力过高,还是低能到缺少基本的旅游常识?


个人觉得,你们这次真的做错了!


最后,向张宁海致敬!


………………………………………………………………………………………………………………………………………………


12月10日前几天,复旦BBS、复旦登山协会的会员们都以各种方式看到了这次去“野黄山”之行的征集贴,而据会员介绍,通知都是以“复旦登协”的名义发出的。10号上午出发,13号上午回沪,开辟一条新线路吸引了探险欲望强列的同学。


10日上午,一行18人从复旦出发,11人为复旦在校学生,其他的有毕业的校友和成员的朋友。踏上这样一次旅行,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不过是登协众多活动的一项而已,报名、拿上必要的行李、集合、出发。


所谓“野黄山”是一条新线,带队和压队的人员据说都是复旦的毕业生,登山算是有经验的人,但都没走过这条线。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完全的“探险”过程,更添加了游行的刺激感,然而突降的大雨也让这一美妙的旅程蒙上了不安的色彩。


12日,山上雾气渐浓,团队失去方向,经过几番尝试都无法确定位置。10:40分,团队向黄山市消防支队打来求救电话,称不清楚自己的位置,只知道是一个峡谷,没有办法回到原地。景区警方根据GPS卫星定位系统,初步判断迷路人员均在云谷寺一带。当晚,黄山市及景区已经派出由公安、消防、综治、防火等多部门组成的救援队伍,配齐海事卫星电话备用,前往深山峡谷搜救,第一批救援人员达到70多人。然而,进行追踪后,刚才求救打来的电话就再没打通,极大增加了寻找他们的难度。黄山风景区公安局局长俞士军说,迷路者所在的位置可能在云谷寺1号地区——三道岭区域,这是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没有路径到达且没有手机信号。


时值深夜,景区内下着雨,深山峡谷陡而滑,且有大雾,搜救人员只能借助电筒、绳索等设备急行军,用卫星定位系统探寻迷路者的具体位置……


快到0点了,失去联系已经近两个小时了。黄山市市长宋国权等到达救援指挥现场,并且通知复旦大学,据析学校凌晨也已经派出三名干部前往协调工作。救援人员正在深山中冒雨“开辟”小道,接近求助人员。


从零点到凌晨三点,发生了什么,至今还没有人知道。13日凌晨3时许,黄山市政府和黄山风景区负责人表示,18人终于被找到。这个化险为夷的结局或许是大家想看到的,然而一位年仅23岁的民警却因为这18人的“探险”而丧生。救援队员、黄山风景区公安干警张宁海在护送途中,因山坡陡峭雨湿石滑等,不幸坠入深崖,因公牺牲,年仅二十三岁。


获救的18位迷路大学生已护送下山,经体验,身体状况均好。目前,大学生已送往黄山干休所休息。


今夜、明天,复旦的同学们都将举行悼念活动为张宁海送行,然而这次悼念不是因为学生的社会责任感或者复旦人悲天悯人的情怀,而是深深地歉意!没有训练,不上保险,没有向导,贸然前往人迹罕至的地方,心智已经成熟的“名校生”将狂妄发挥到忽视生命安全的地步,然而,竟从来没有预料到这种“探险”实际是用自己和他人的生命做赌注,赢了是你的体验,输了就是生命。满足自己的追求,不等于自私妄为!


复旦大学登山探险协会成立于1998年3月,现已是上海最大的高校户外社团,涉及攀岩、露营、速降、越野、定向、徒步旅行等多项户外运动。2002年,复旦登协组建了上海高校第一支学生登山队伍,登山队足迹遍布十几座雪山:海拔6178米的青海玉珠峰、海拔6206米的西藏启孜峰、海拔5828米的甘肃阿尔金山……


辉煌的成绩和热气腾腾的人气不能掩盖社团本身管理的问题和学校监管的责任。据社团成员介绍,大部分的旅行都没有安排专业的训练,虽然有一些小贴士,但也只是仅供参考。旅行保险更是因为经费问题,没有强制缴纳。再说,以这次“野黄山”之行为鉴,社团追新、追奇的特色明显,很少请专业的向导或者导游,并且经常探寻新路线。当青年的激情点燃之时,有所限制是能量,不限制则是灾难。


复旦大学对这一事件的态度是:1.这次活动非社团组织行为,2.学校积极配合相关部门搜救。当然,这都是作为学校应该做的,作为这个学校的一份子,虽然打击那些热血青年不是一件好事,而且可能会令一些人产生抵触的情绪。但还是希望学校可以做出点行动来整治这种“特殊”社团,登山、旅游、轮滑……一些可能会存在安全隐患的社团,应该严格其管理,细化其活动的审核规范,才能避免此类事件发生,也可以引导这些有梦想的年轻人走向一个对自己和他人都负责的“梦想之路”。


为民警先生和他的家人、爱人默哀,为所有获救人员和他们的家人庆幸。生命之轻重,在于意义而不只在于行动。


15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