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密的特战 第十卷.酷吏主政 第三章.难防黑手(1)

shugangj11 收藏 1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size][/URL] 10.3.1 第五大道20号 19:00 陈墨默默的坐在史吏办公室门口的扶手椅上,忍受着空气中飘散着的阵阵香水味。原本静静的二层楼上由于新换了主人而变得热闹了很多,连楼道中的气味都随之改变了。特工们轮番的敲响史吏办公室的门,你进我出的未见停歇,这让心急火燎赶回来的陈墨非常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


10.3.1

第五大道20号

19:00

陈墨默默的坐在史吏办公室门口的扶手椅上,忍受着空气中飘散着的阵阵香水味。原本静静的二层楼上由于新换了主人而变得热闹了很多,连楼道中的气味都随之改变了。特工们轮番的敲响史吏办公室的门,你进我出的未见停歇,这让心急火燎赶回来的陈墨非常恼火。

接到舒展的短信之后,陈墨无暇追踪已经匿形遁去的黑衣人,只得尽快赶回六处本部。为了让自己回来的举动看上去很自然,陈墨没有急于去找舒展问清情况,而是装作对吕律调的事一无所知的样子先到了楼上史吏的办公室。史吏正忙着接待接二连三进来汇报情况或是审批签字的特工,看到陈墨他的脸上显出诧异的神情,像是对陈墨的不请自来颇为不解又似有领悟,他只是笑一笑,示意陈墨在门外等候。

陈墨想,羁绊吕律调的无非还是那杯出了问题的橙汁,莫非是化验单上显示了对吕律调不利的结果?还是那个幕后黑手又设下了新的圈套?没时间再拖下去了,事不宜迟先到医务室去看看荀循的情况再说吧!

想到这里,陈墨起身朝楼下的医务室走去。从门缝里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身影,史吏掏出手机按下一个快捷键,然后举着手机朝着楼上的会议室走去。

“林烈吗?我和吕律调有个简短的谈话,你现在就到会议室门口守着,不准任何人进去干扰,叫上舒展一起去。哦,对了,陈墨回来了,你知道就好。”


陈墨在荀循病房的玻璃窗前探头向里望了望,房内空无一人。守在门口的特工袁勇朝隔壁荆轩的病房里努努嘴,示意陈墨过去看一看。隔着玻璃上的半截白色窗帘,陈墨看见了坐在荆轩病床旁边的荀循,只见她两手轻轻的搭在荆轩的额头,专心的替他做着按摩,而拐杖则抱在自己的怀里。显然,所谓的“中毒”事件对她并未产生多大的影响,她已经从昏迷当中完全恢复过来了,现在让人担心的反而是她那只扭伤过的脚踝了。

看来,她在忠实的履行史吏赋予她新使命,全身心的保护着弹射器专家的安全呐!陈墨略感酸楚的想起了失去自由的吕律调,不由得心情变得有些沮丧。他想,接二连三发生的谋杀事件,件件凶险。狙杀秦雅、伏击荀循、袭击777所、截杀荆轩、诱杀吕律调。没有一件得到了实质上的解决,唯独这一件却有了答案。嫌疑人因此还失去了自由,而她却又是今夜接受情资行动的关键人物,其中的奥妙怕是早就显露无遗了。可为何除了舒展之外,六处从上到下竟然没有人捅破这张窗户纸呢?

难道?他们都如鸵鸟一样将头埋在沙子里,不愿意承认这样的现实吗?陈墨又想起了荀循倒地后对他的耳语,字字真切似仍旧萦绕在耳边。

肯定有内鬼!他在心底再次的重复着自己初来乍到时对尹博说过的话。是的,从理智到情感谁都不愿意接受这样一个现实,但回避能解决问题吗?如果敌人趁机再对吕律调下手,那么,今晚的行动必败无疑。死去的秦雅,出局的尹博岂不白白为此作出了牺牲?不行,一定要扭转这种局面!

陈墨暗自做出决定,首先设法救出吕律调,只有她知道信号的接收模式和传送频率以及启动秘钥,然后联络“蛙人”小队,设法尽快赶到“呼啸山庄”去,从那里完成接收情报的任务。时间紧迫,事不宜迟必须马上行动。

想到这里,陈墨转身朝着一楼大厅走去。


在裙房与大厅的连通处有一小块方厅,陈墨停住脚步,这里大约有七八平米的样子,原本应该是这座小楼侧面的一个便门,为了方便进出那几间后建的裙房,便将这个方厅作为二者连通的枢纽了。这里无窗无门,仅靠一盏六寸筒灯照明,与明亮的办公大厅比较起来,陈墨几乎是身在暗处了。

看看前后无人,陈墨停留在暗处,他掏出手机,迅速拨通了“蛙人”小队萧飒的电话。

“抱歉,陈墨,你要的杀手图像还没有搜索到,这要花费一些时间的。”

没等陈墨开口萧飒便主动的说明了情况,这已在陈墨的意料之中了。的确,要在数小时前的卫星图像中找到一个缺乏特征条件的人确实是件很劳神费时的事。由此,陈墨不禁暗暗佩服起尹博来。

“哦,老兄,我有最新的参考条件提供给你,这样会方便一些的。”

“哦,好哇!请讲。”

陈墨用准确的字眼简练的将顺风大酒店的位置以及那个杀手和黑衣人的特征包括逃走时间全都告知了萧飒。最后他压低声音说道:

“老兄,恐怕我还要再给你添些麻烦。”

“说吧!老弟,不必客气。”

“我要使用一下你们基地的卫星数据接收系统,就在今晚的午夜前后。”

“哦,这个…有点为难。”

萧飒的语气有些犹豫,陈墨的这个要求显然超出了他的承受力。

“事关重大,不便在电话里说。”

“当然,能够理解。只是…”

“我知道,我让你承担了太多的风险,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我不会这样做的。”

陈墨停顿了一下,然后一字一顿的说道:

“这关系到我能否尽早的拥有自己的航空母舰,老兄。”

“好吧!老弟。就照你说的做吧!”

不必再说二话,战友间的信任,兄弟间的情谊,对国家的忠诚,对航母的渴望,尽在不言之中了。


舒展和林烈守在会议室的门外,随时听候史吏的传唤。隔着密封的大门他们听不到里面的谈话。但是紧张的气氛早已透过门缝感染了门外的这两个人。舒展背对着会议室的大门忧心忡忡地说道:

“她自己很难解释得清楚。”

“最好她能解释清楚,否则…她就难办了。”

林烈望着走廊的尽头若有所思的应承了一句,继而又寓意深刻的说道:

“总有人做了这件事,如果不是她就是另有其人。我们都在其中,谁都脱不了干系。”

舒展轻轻的哼了一声说道:

“哼,是啊!一条臭鱼搅腥了整锅汤。”

谈话终止,气氛变得比刚才更加凝重。二人保持着不变的姿势等候着,足显出他们的忍性和耐力。两个六处里最富经验的特工主管服服帖帖的守在“御使大人”的门外,就像是三班衙役一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