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渡船 正文 加勒比森林大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0.html


x月x日 晴雨

蕉林莎莎响像传来低沈的歌声……宁静淡泊的小池塘啊,你知道吗,此刻我心里正掠过惊雷闪电!看看自己满粘烂泥的光脚不丫子!到此有何……典型……意义吗?一个时代都被电子计算机搅得沸反盈天,老产老古和新来的华人都在疯狂地做生意……我大陆的过去那些同 学据说都“学业有成”,是自己那个专业的所谓佼佼者或领头人……而我,一个自誉为时代的先锋、一个充满叛逆精神的狂人,要到这深山老林里来茹毛饮血,归根返祖,看红鱼,当隐士,翻草种地,开荒垦殖,来清算中国和西方的老祖宗……?来开创新世纪阿猫们的迪斯尼儿童乐园? 我的时代感哪去了?坐在地上,脚边一块石子滚进了水中,“咚!”

耳边响起来波兰诗人瓦齐克1955年发表于《新华沙》的《成年人之诗》:


伟大的迁移建成一种新的工业

波兰未曾有过,但历史上却曾有过

它是靠空话过活 纵然有说教,生活得却越来越野蛮

在有毒的煤气中,在煎熬折磨中

工人阶级被移民所同化 很多被浪费掉了,

如此之严重,剩下的只是渣滓

当月球上下来的人 剥夺我们的鉴赏力的时候

他们跑向我们大嚷大叫 共产党人永不会死亡

还不曾有过不死的人 只有纪念常在

越辛劳的人就是越有价值的人

他们跑下来向我们大嚷大叫

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斩破手指是不痛的

他们斩破了自己的手指 他们感到疼痛 他们失去信仰……

我们在地球上要求这个

为了辛勤劳动的人民

为了开门的钥匙

为了有窗户的房间

为了没有寄生虫腐蚀过的墙壁

为了对打小报告的仇恨

为了神圣人的时光

为了能够安全回家

为了简单地区别言行

我们就要求这个,

为我们所知的这个地球要求这个

它不是靠赌博赢得,

为它千百万人在战场上丧生

为了一个清晰的真理

为了自由的面包 为了热情的理智

我们每天都在要求这个

我们向党要求这个 ------


20年前在中文系念这首诗的时候,还遭到李教授的反对。“唉,李老师,这诗不是您推荐给我们的吗?”李教授凝立片刻,深度镜片后慢慢涌出了泪水------

一条红鱼跳了出来,又是一条跃出了水面……20年已经过去了-----我昂起头……绿色大河的对面……一样绿色覆盖的河岸,就是萨谬尔说的圭亚那,1966年独立的英语国家,那可是个说英语的国家啊!听说有南美最大的瀑布,100多万人口,还有在英属时期按大英博物馆格式建立的一座国家博物馆……非常想过去看看,可是现在……我一屁股坐下来! 我心同乱草! 一个多礼拜来的烧草翻地,看了一本《回忆录》,没想到草长得……跟看书的速度一样快,原来的砍掉了,新芽在冒;烧掉的也蹿起了细长的绿茎,得到了钾肥滋养简直是疯 长……看过电视里的亚马逊山火吗?山火过后的植被都长得比原先更繁茂,花朵更艳丽……眼前幻化出妖魔化的火焰,我在火中张开双臂狂呼: “哇——我到这来干嘛啊!?” 我到这里来变成食草动物! 种子的问题!东方种子的问题!老姚老姚啊,快把菜种送来啊!也可以到大鲁和小舒他们那去要一点嘛!雷声又在响起,天上的城隍欸,你们没有痛苦,也不需要思想!哇,鳄鱼!我一下从地上弹起来——一条一米长的Alligator,‘呼咙’从池水中钻出来了,刚才看还是一根枯木朽株的。是印地安人吗?与鳄鱼打起来了!旋转!鳄鱼咬住了印地安人的小腿,旋转!血流出来了!旋转!人与鳄鱼飞旋起来了……是我在旋转吗? ‘呼叱!’一根木棍插进了Alligator的血口中…… “你好,Guang Ren!”他用新学来的中国话向我问候,好一口白牙! 我定睛——原来是基尼,裸露着棕红色健壮的上身,用木棍挑起那个死鳄鱼从草丛中站起来了——脚下缕缕血水流进水塘,水面渐渐染成红色------ 确切地说,我似乎兴奋得晕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