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二七章 梦中枪声报警讯 花烛洞房起战云 第二七章(2)见风使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大金牛”下手偷袭,本意想一招制敌,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将佟忠义给抓在手中,也依样画葫芦地给掼下擂台去。

他趁着佟忠义面向台口之际,疾风般冲近到了佟忠义的身后,右手五指箕张向上一探,恶狠狠地抓向了佟忠义的后颈,左手则如影随形直奔其腰带抓去。如果让他一击得手,佟忠义就是有通天的本领也难逃厄运了!

可是,在这个时候,佟忠义并没有因为击败“二金牛”而稍有懈怠,他知道自己的主要对手还没有下场,更为凶险的搏击还在后面,便暗中运足劲力欲与擂主“大金牛”一较高下。

当他听到台下一片嘘声骤起,又听到同道人示警的时候,已经觉察到背后有一股劲风奔雷似地袭上身来。他的心往下一沉,知道已经到了生死立辨的危急时刻,于是他听风辨位,将身躯微微向下一屈,头向前倾,左脚钉在地上,右脚就像“乌龙摆尾”一般向后蹬了出去。

那“大金牛”只道是自己先下手为强,占尽了先机,就是万一不能够一击得手,至少也可以把佟忠义给逼得退避三舍,又那里会想到佟忠义会出此怪招,一时间猝不及防,被佟忠义一脚正踹在了胸口之上。

佟忠义一脚蹬牢,又顺势催动内力在“大金牛”的胸口拧了一下,把“大金牛”的五脏六腑给震得犹如翻江倒海一般,满腔的气血立即向着头顶上涌,差一点就晕到在了擂台之上。他赶紧运气下压,才勉强站定脚跟。

“大金牛”身高马大,有一身横练的金钟罩功夫,普通的拳脚打在他的身上不过像挠痒痒一般,佟忠义的这一窝心脚让他领教到了中国功夫的厉害,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出招也变得谨慎起来。

佟忠义深知自己这一脚的损伤威力,就是健牛也得给踢得翻两个过儿,待见到“大金牛”只不过被击打得后退了几步,并没有伤及要害,心头也是一惊,暗道:“这个龟孙子还真是有点邪门儿,看来也只能是巧取了!”

两个人各自揣摩着对手的斤两,又试探性地插招换式展开了对攻。七八个照面过后,“大金牛”见到佟忠义的拳法并没有显露出什么出奇之处,于是雄心陡长,两个拳头似攒梭似地直奔佟忠义的面门撞击而来。

佟忠义见招拆招,又钻隙反攻。他见“大金牛”来势凶猛,劲力充沛,两个拳头就像雨点一般直向自己的身上招呼,又没有丝毫停滞的迹象,便展开八卦掌的游走功夫与其展开了缠斗。


擂台下的看客们见到佟忠义被“大金牛”逼得步步后退,满台游走,几无还手之力,都为他捏着一把冷汗。而那些在台下观战的武林同道虽然看着佟忠义不至于一时落败,也大都为他担心起来。

人们哪里知道,这不过是佟忠义的骄敌诱敌之计!其时,佟忠义的心里如明镜一般,“大金牛”的攻势虽然势如暴风骤雨,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的,人都是血肉之躯,就是功夫再好也有气力枯竭的时候。

果不其然,又拆过了七八招以后,“大金牛”的气息变得急促了起来,脑门上也渗出了细密的汗珠。见到“大金牛”的攻势稍缓,佟忠义便抓住战机立刻展开了反攻,探出右手的拇食二指一招“双龙探爪”直奔“大金牛”的双目。

此时此刻,“大金牛”经过连番进攻没有伤及佟忠义的一根毫毛,心里早就在发虚,一见到佟忠义的双指快如疾风奔向了自己的双目,赶紧藏头缩颈,欲图躲过这致命的一击。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由于他的气力不及,脚下已经不太灵活,稍微迟滞了一下,这一下最多也不过十分之一秒的时间,刚刚避过双眼,佟忠义的拇食二指就点到了他的眉骨之上,痛得他当即仰身向后倒去。

佟忠义得势不饶人,一招得手之后,随即一俯身,一条铁棒似地右腿从其侧后横扫了过去。这一腿力逾千钧,那“大金牛”本来就立足不稳,再要拿桩定势非得撤步后退不可,在佟忠义的右腿一扫之下,失去了支撑身体的着力点,扑通一声摔了个嘴啃泥。

“大金牛”主擂数十日,从没有被对手打得这样狼狈过,一招失手之后,他怕佟忠义趁势进击再使杀招,慌促之间赶紧来了个“驴打滚”滚向了一旁,随即一个“鲤鱼打挺”又跳了起来。

这时的他恼羞成怒,气血上涌,为了给自己遮羞脸儿,又手脚并用地展开了新一轮的进攻,上三路下三路连环出击,把佟忠义给罩在了自己的掌风之下,拼尽全力,越战越勇。

佟忠义闯荡江湖数十年,什么样的阵仗没有见过,一见“大金牛”又像疯狗似地向自己扑来,知道其不过是强弩之末的勉力挣扎,闪过三两招以后立即展开了反攻。他步走八卦转动如飞,四面出击,把“大金牛”给困在了核心,弄得其手忙脚乱失了章法。

趁着“大金牛”慌乱之际,佟忠义瞅准时机,出拳如风,把“大金牛”给逼到了后台,随即一招“黑虎掏心”捣在了他的心窝之上,将其打了一个趔趄,险险又栽倒在擂台之上。


到了这个时候,“大金牛”已知道取胜无望,可他又不甘心失败,不由得心生歹意,便借着闪身之际偷偷地将腰间别着的飞刺摸了出来,然后佯做挥拳进攻之态,虚晃一招,一抖手就把三枚细小的飞刺给掷了出来。

佟忠义此时正待与“大金牛”再次交手,要打他个认栽伏输,长一长中华武林的威风,哪里曾想到他公然敢在擂台之上突施暗器,一见“大金牛”手腕一抖便知大事不妙,赶忙使出了“铁板桥”的功夫仰身向后倒去。

两人此时相距不过丈把远的距离,“大金牛”看得异常真切,一见到佟忠义随着自己的飞刺出手便仰身倒了下去,大喜过望,当即掂步拧腰逼了上来,他要乘胜进击,将佟忠义立毙掌下,以泄心中之忿。

佟忠义仰身倒在地上,心生一计,左腿一伸,右腿便轻轻地曲了起来,摆出了一个受伤挣扎的架势。他这样在擂台上一倒,引得台下的看客和武林同道都惊呼了起来,霎时间响起了一片唏嘘声。

“大金牛”这三枝飞刺并非刺击一处,而是一刺上击咽喉,一刺下刺腰腹间的气海穴,第三刺则后发先至,奔向了胸口的华盖穴。这三个地方都是人身的要害之处,中者不是血迷心窍,就是里气闭塞,从而导致人事不知。

人们不知道,其时虽然事发突然,令人猝不及防,可佟忠义还是在间不容发之际把三枝飞刺给硬接了下来,他左右将手一摆,早把射向腰腹间和胸口的飞刺给夹在了手指之间,然后一张嘴又把第三枝飞刺给叼在了口中。

佟忠义这里正在蓄势以待,“大金牛”却以为有把的烧饼已经攥在了自己的手里,算计着如何把受伤在地的佟忠义致于死地。可是,等他挥舞着双拳冲上来的时候,佟忠义蜷曲的右腿突然弹了起来,踢向了他的下阴之处。

“大金牛”见状,心下一惊,便不由自主地将两条胳膊压了下来,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佟忠义的左脚又突然飞起,踢向了“大金牛”的面门。仓促间“大金牛”来不及躲闪,只觉得两个鼻子眼里一凉,一股鲜血喷涌而出。

“大金牛”负痛大叫一声,顺着佟忠义左腿踢来的方向越过佟忠义仰卧的位置,向着擂台下平窜了下去。佟忠义得手以后再不迟疑,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了起来,迅即拧身跨步,一招“蹬平踏浪”跃下了擂台。

在前排观战的多是请佟忠义前来助拳的武林同道,见此情景,一个个雀跃而起,把佟忠义接在手中之后,便似传送带一般将其向后架了过去,随即隐没在了潮水般的人流之中。

那些负责维持治安的军阀政府的警察全都是中国人,虽然上峰再三严令他们要保护日本武师的安全,可谁也不愿意出手拦阻佟忠义;一个个口中大喊着抓刺客,就是干打雷不下雨,眼睁睁地看着把佟忠义给放走了!


说到这里,读者可能还没有弄明白:佟忠义究竟是用得什么招法把“大金牛”给踢得满脸鲜血喷涌,负痛窜下擂台的?这其中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那就是武居弘通所说的“暗器”!

原来,佟忠义所穿得牛鼻子靸鞋的脚尖处安放有两个细小的倒须勾,在其上面又撒了一缕红缨。这原本是他危急时刻用于防身的利器,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使用的。在遭到了“大金牛”的飞刺暗算以后,佟忠义心下恨意顿生,便将计就计地将其做为杀手锏给用上了。

他用右脚去踹“大金牛”的下阴部本是个虚招,目的就是扰乱其心神,以图后发制人。由于他时机把握的奇准,把“大金牛”给踢了个正着,不仅把“大金牛”的鼻子给勾穿,还把“大金牛”的上下嘴唇给豁了两道大口子。

“大金牛”在猝然之间被铁须勾豁了个满脸花,哪儿有不疼痛的道理。他只所以顺势向着擂台之下窜去,完全是身不由己,又哪里顾得了其他!等他摔到了擂台下面的时候,当即就痛得晕死了过去。

“大金牛”使用飞刺暗算在先,佟忠义将计就计使用倒须勾反击在后,于情于理均无任何可以挑剔之处,难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不成?武居弘通的强词夺理不过是“放屁拉桌子——遮羞脸”而已!

对于这些往事,黄省三和董祥荣比殷秀山还要清楚。他们的心理同殷秀山一样,尽管自己已经卖身投敌当了汉奸,可打心眼里还是对佟忠义能够挫败“大金牛”和“二金牛”两个日本武师大感钦佩。认为佟忠义不仅给中国人争了光,也给沧州人争了光!

可是,他们二人处世圆滑,与身为纨绔子弟的殷秀山别有不同,不愿意当着矬子说矮话,对着和尚骂秃驴,招惹得武居弘通等日本主子不高兴。

黄省三见到武居弘通发了火,怕殷秀山当面吃亏下不来台,于阎康侯和殷墨翰面上不好看,便干咳了两声,嘻嘻笑道:“这些陈年烂谷子的事情还提它做什么呀?咱们还是呛咕呛咕如何消灭土八路的事情吧!”

董祥荣见风使舵,也跟着打起了圆场,开解道:“算了,算了!还是黄先生说得有道理,咱们还是书归正传好了!”说着,他又故做迟疑地问道:“刚才咱们说到了那个节骨眼上了?”

时下,伍代雄介最为关心的还是土八路的问题如何解决,也不愿意再将打擂的事情继续纠缠下去了,见到董祥荣把话题又给牵了回来,于是又鼓动道:“那好,就由董副司令接着说下去好了!”



——掩卷品忆当年事,大师英风犹飒爽!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