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末日 正文 第9章 蛮横无理

sjhexcrvug 收藏 5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URL] 东方慢慢发白,沉睡一夜的大地开始苏醒了,太阳冉冉升起,发射出温柔的光和热,街上已有了行人,各单位的人们都在清扫卫生,以清洁干净的面貌,迎接新的一天到来。  郑万江一觉醒来,发现天已经大亮了,他一下从床上跃起,推窗户,面对这还不太刺眼的太阳,深深地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 郑万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东方慢慢发白,沉睡一夜的大地开始苏醒了,太阳冉冉升起,发射出温柔的光和热,街上已有了行人,各单位的人们都在清扫卫生,以清洁干净的面貌,迎接新的一天到来。

郑万江一觉醒来,发现天已经大亮了,他一下从床上跃起,推窗户,面对这还不太刺眼的太阳,深深地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

郑万江简单地洗漱一下,来到孙耀章的房间,抬手刚要推门进去,里面传来孙耀章和黄丽梅的争论声,内容是关于何金强一案的,郑万江轻轻地把门推开,他们二人毫不知觉,仍在争论先前的话题,郑万江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争论没有做声。

“我认为这是起情杀案。”孙耀章说。

“那么理由呢,他也不能这么残忍的将他杀害,我认为他们之间有着深仇大恨,属于仇杀之类范围。”黄丽梅说。

“也正是基于如此,你想想看,如果大桥上的一男一女和本案有牵连的话,那个男的可不是一般的人物,那个女的和何金强有染,岂能轻易放过他,情敌之恨可比什么都要命。”孙耀章说。

“可是案发前他们一起喝过酒,说明他们还没有太大的纠纷。不然他们不可能在一起喝那么多的酒。可为什么突然又杀死他,这很让人费解,我认为事情不像你想象得那么简单。”黄丽梅说。

“根据目前的情况看来,何金强的年龄不大,又还没有结婚,现在的小伙子思想很是开放,把婚前性生活根本不当回事,甚至把结婚都当儿戏。和多个女人谈情说爱也是常有的事,所以我断定这是起情杀案。”孙耀章说。

“可我不这么认为,现在的人根本不把这种事情当回事,说不定会有其他的原因。”黄丽梅说。

“那你说说你的看法?”孙耀章说。

“我一时还说不上来,但我觉得这个案子不像你说得那么简单,一会儿看看郑队怎么说,他看问题比你我都透彻。”黄丽梅说。

“无非如此,事情明摆着,应该和我想的差不多。”孙耀章说。

“就你那点本事和他差远了,说出话来准比你的道道多。”黄丽梅说。

“他是你的顶头上司,你这是在拍他的马屁,哄他高兴而已。”孙耀章笑着说。

“咱们这是在谈案子,你又给我胡扯别的,咱们打个赌,他的想法肯定和你不一样。”黄丽梅说。

“打就打,谁输谁请客。”孙耀章猛地一回头,见到郑万江,说:“郑队,进来怎么不告诉我们一声。”

“哟,争论的还满激烈呢?我很想听听你们的见解,所以才没有惊动你们。”郑万江笑着说。

“队长,你说说看,凶手为什么要杀害何金强?”黄丽梅问。

“从尸体面容被毁,说明凶手十分残忍,对何金强有着说不出的仇恨。”郑万江答道。

“我说的没错吧?这属于仇杀范围,你的想法就是有些简单。”黄丽梅说。

“你让队长把话说完,不要急着下结论,他的见解也不一定对。”孙耀章不服气地说。

郑万江说:根据昨天我们去砖厂,有人反映康庄大桥上发现一男一女。这对我们极为重要,虽然不敢肯定与本案有关联,是不是情杀尚未能得出结论,这只是一条线索,也要考虑其它方面因素。

随着城乡经济迅猛发展,改革的力度不断深入,这肯定对有些违法犯罪分子不利,这牵扯到他们的根本利益,会千方百计的进行阻挠。现在是经济发展社会,行业竞争特别激烈,市场残酷无情,一定会产生许多积怨,再有社会上一些地痞流氓、无业游民、社会闲杂人等,他们贪图安逸,幻想不劳而获,必然会做出一些违法乱纪之事,所以要考虑得多些,不能仅限于情杀这个圈子内。砖厂的同志对他印象不错,不应该是那种轻浮放荡的人,但这也是一种表面现象,不能作为依据。正如耀章所说,现在的年轻人思想活跃,他们很是开放,一些事情让我们料所不及,一个看似简单的案件,往往会有诸多的因素。

“队长,你说是还会有其它的原因?”孙耀章问。

“对,这就要看对何金强本身调查情况清楚后才能确定,从作案手段来看,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是一起谋杀案,说不定有着一定的背景。”郑万江回答说:“咱们不能纸上谈兵,马上兵分两路立即出发,掌握第一手材料,尽快找到案件的突破口,尽快抓到凶手。”

郑万江和孙耀章来到何金强的家,这是一个普通老工人的家,四间正房,四间倒座房。室内装饰也很简单,何金强的父母接待了他们。父亲叫何佳奇今年57岁,母亲叫杜月兰今年55岁,均是退休职工。

“大爷、大妈我们是公安局刑警队的,来找你们调查核实一些情况。”郑万江说。

听说他们是公安局的,何佳奇夫妇俩脸上有些不自然表情。特别是杜月兰,瞪大眼睛看了他们好几眼,那眼神有些紧张和慌乱。

“你们是公安局的,来找我们能有什么事情,我的家里又没人干犯法的事情,有什么事情直接说罢。”何佳奇面无表情地说。

看样子不欢迎他们的到来,连让他们坐的意思都没有,杜月兰给他们倒了杯茶水,眼神不时地打量他们俩,表情很不自然,郑万江注意到这一点。

郑万江接过杜月兰递过来的水坐下来说道:“请问你们是不是有一个儿子叫何金强,他是县交通局汽车队司机。”两位老人同时点点头。

“你问他干什么,他在外面惹了事?这是不可能的事,他这人特别老实,从不招惹是非,更不可能干违法的事,这一点我敢保证。”何佳奇说。

“他最近有没有回家,现在哪里?”郑万江问。

“他去北京拉货去了,得五六天以后才能回来,你们找他有什么事?有事可以到单位找他,不过,他可是个老实本份之人,不会去做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何佳奇看了一下老伴回答说。

“怎么他出事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杜月兰接过丈夫的话急切地问道。何佳奇瞪了她一眼,意思嫌她多说话。

“您不要着急,情况是这样的,我们在19日下午在张家湾镇五福庄村河边发现一具男尸,年龄在27岁左右。面容全部被毁,尸体已被河水浸泡得不成样子。身高1、75米,唯一的特征是右胳膊上有一条8厘米的疤痕,我们断定是被利器所伤。”郑万江说到这里有意停顿了一会儿,他看到杜月兰的脸微微颤动了几下,又看了老伴一眼,但是没有言语。

郑万江继续说:他是被人杀害后扒光衣服装入麻袋抛入河里,经过我们初步判断,死亡时间是在17日晚上十点以后,死后是被人从康庄大桥上抛下河里,根据死者的特征印发了协查通报但没有结果。康庄砖厂的同志向我们反映了重要情况,说是死者与何金强特征极为相似,经过调查,到交通局汽车队核实,初步确定死者就是何金强,因此来了解他的有关情况,希望你们能够积极协助公安机关开展工作,尽快缉拿凶手。

郑万江说着拿出模拟照片和现场照片递给了何佳奇夫妇,杜月兰看了一眼血肉模糊的尸体照片,便吓得不敢再看了,何佳奇要过照片看了好一会儿,眉头紧皱,脸上出现阴云。最后他摇了摇头把照片还给了郑万江,说:“这个人不是我们家金强,你们搞错了,他到北京送货还没有回来。”

“老人家,您可看清楚了,经过我们去交通局调查核实,可以确定死者就是何金强,他这几天根本没有上班,他请的是事假,没有说具体天数,单位一直认为他在家休假,所以没能引起他们的注意。”孙耀章说。

“我说不是就是不是,我的儿子还能认错了,他到北京送货去了,不要再打扰我们,你们走吧。”何佳奇说。他转过脸去,独自抽起了旱烟,不再理郑万江他们二人,气氛显得十分的尴尬。

“老人家,我能理解你们的心情,谁都不愿意发生这样的事,我们也不希望这是真的,但没有办法,这必定是一个事实,希望你们能够正确对待这个问题,积极配合我们,把他的情况和我们详细说说,为我们侦破工作提供有力线索。”郑万江说。

“你们肯定是搞错了,我们昨天还通了电话,他告诉我们在北京,过两天才能回来。”何佳奇说。

“他是用什么电话打的,是手机还是公用电话?”郑万江问。

“是手机。”何佳奇回答。

“用的是他自己的号码?”郑万江问。

“没错,是他自己的号码,他的号码我记得十分清楚。”何佳奇回答说。

“那么具体是什么时间?”郑万江问。

“就是这两天的事,我说你们怎么这么罗嗦,还有完没完,具体时间我早忘了,但我确实和他通过电话,他不可能出事,你们肯定是搞错了,那个尸体不可能是他。”何佳奇说。

“这不可能,我们调查了他的手机使用情况,7月18日以后没有任何通话记录。他的手机到目前还是关机,您怎么可能和他手机通过电话。”孙耀章说道。

“我哪里知道他用的是谁的电话打来的,他不可能出事,没有什么事你们请回吧,不要惹我心里不痛快,大清早儿给我添堵。”何佳奇显得更加不耐烦地说。

“可是他的手机关机,他不可能和家里通电话,我们这是来找你们了解何金强情况的,你们不能这样搪塞我们,这是要出问题的,你们要如实反映情况,有一点不属实会给我们破案工作带来许多麻烦。”孙耀章说。

“破案那是你们公安局的事与我何干,你们把人弄错了还有理了,这个人绝对不是金强,你们去找应该要找的人,不要在我这儿瞎耽误工夫。”何佳奇说。

“老人家,既然您不承认死者就是何金强,但在事实面前,不得不承认他就是何金强,请您好好想想是不是还有其它什么原因和情况,您提供的情况对我们十分重要,是侦破此案的关键,我想您不希望让杀人凶手逍遥法外吧。”郑万江说。

“你们赶快走吧,我们不想听这些,我不知你们说这话的意思,这个人根本不是何金强,你们肯定是搞错了,昨天我们确实通了电话。”何佳奇更加显得不耐烦了。

“您把昨天的情况说说,他和您都说了些什么?”孙耀章说。

“这是我们家的私事,不能告诉你们,我有这个权利,你们也不能强求人们说出自己的隐私,这样做是违法的。”何佳奇说。

“他已经出了事情,不管有什么隐私都要说出来,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不能有丝毫的隐瞒。”孙耀章说。

“我说你哪那么些废话,这个人肯定不是金强。”何佳奇说。

“大爷,请您冷静一下,能给我们提供一些何金强的情况,我们是在依法办案,他是我们破案的关键,还是请您们二老好好想想,把何金强的情况和我们说说,越仔细越好,这样。”郑万江说。

不等郑万江说完,何佳奇更加不耐烦了,吼道:“你们还有完没完,难道还让我赶你们走?我说过他确实没事。昨天还和他通过电话,你们干嘛不相信我,干嘛盼望他死,是来气我们的吗!你们这是什么居心,赶紧给我走开。”

杜月兰听到老伴的怒喊声,赶紧过来劝阻何佳奇,急忙对郑万江说:“同志,实在对不起,老头子就是这个火爆脾气,点火就着,请你们多多原谅。”

“老娘们家家跟着瞎掺和什么,这里没你说话的地方,没事滚到一边呆着去,没人把你当哑巴卖。”何佳奇训斥地说。

“你们赶紧走,我不希望再看见你们,我的儿子没有出任何事情,他活得好好的,你们要干嘛盼他死,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没有事做了,成心给我添堵是不是。”何佳奇朝着郑万江他们大声地说道。

“有很多事实证明死尸就是他,这一点是不会错。”孙耀章说。

“我不知道什么死尸,只知道金强没有死,这事和我们无关,你们立刻给我走开,不然我要投诉你们,告扰乱我们的正常生活。把我们老俩口要是气个好歹,我跟你们没完。”

何佳奇下了逐客令,转身走到外面,看来他的火气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看来今天何佳奇是不会把何金强的情况说出来,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他的脾气为何这样暴躁?说话这样蛮横无理?但是毫无办法,今天的调查工作只能到此为止,他们只得离开了房间,门被何佳奇气呼呼地关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