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入伍事的情节。

夜闯女厕 收藏 0 133
导读:2006年11月19日,是我参军离开家乡的日子。 18日晚,家里来了一批又一批的亲朋好友,他们对我是千叮咛、万嘱咐。我从小是个懂事的孩子,而且高中一毕业就参加了工作,多少算是见过世面,因此家里对我参军是支持和放心的。为了让我睡个好觉,母亲在晚上十点钟左右就打发走了客人。其实我当晚睡得很不踏实,毕竟天一亮就要远离亲人奔赴部队驻地--黑龙江。 第二天天色已亮,母亲为我准备好了早饭。她来到我的床前,用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脸,轻声地叫了声我。母亲特地为我煮了两个鸡蛋,做了一碗紫

2006年11月19日,是我参军离开家乡的日子。


18日晚,家里来了一批又一批的亲朋好友,他们对我是千叮咛、万嘱咐。我从小是个懂事的孩子,而且高中一毕业就参加了工作,多少算是见过世面,因此家里对我参军是支持和放心的。为了让我睡个好觉,母亲在晚上十点钟左右就打发走了客人。其实我当晚睡得很不踏实,毕竟天一亮就要远离亲人奔赴部队驻地--黑龙江。


第二天天色已亮,母亲为我准备好了早饭。她来到我的床前,用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脸,轻声地叫了声我。母亲特地为我煮了两个鸡蛋,做了一碗紫菜肉片汤。吃着吃着,我忍不住掉下了眼泪,这可是我参军前母亲为我做的最后一顿饭啊!


母亲和哥哥准备要送我到公社,这对即将远离家乡的我来讲已经足够了。大约七点半钟,民兵营长来到家里催促。同村参军的还有陈篮德,到部队后我们一直在一起。村寨门口来了许多送行的乡亲,大队书记、民兵营长亲自为我们戴上大红花,小学生们敲锣打鼓,长长的送行队伍把我们送到村北面的国营东海岸林场场部。当送行队伍行至村口商店前时,在一边开店做生意的吴商耀大叔急忙跑到我们跟前,往我俩的口袋里各塞了两包进口香烟,我们推辞不过也只好收下。


这时的东海岸林场的大院里,热闹非凡。今年林场也有3名入伍新兵,其中一位是我的校友刘国林,后来他和我一起分到驻黑龙江省阿城县新华公社(今哈尔滨市阿城区新利街道)的基建工程兵黃金部队506团,新兵连训练结束后他分到了3连;另外两位是汕头市下乡到国营东海岸林场的知青林少明、张立升,他俩后来一起分到了驻内蒙古牙克石的504团。在林场场部集中后,5名新兵、家属和带队干部一起乘坐林场的一辆解放牌汽车,向十公里远的甲东公社所在地出发。这辆解放牌汽车对我来说再熟悉不过了,读高中时,我常常乘坐这辆车到六、七公里远的甲东中学上学。今天,它又载着我离开家乡去参军,使我对家乡多了一份不舍和牵挂。


甲东公社大院里已站满了欢送新兵的人们。我用目光在大院里扫了一遍,就是见不到我的瑞兰姨。瑞兰姨与我母亲很要好,我把她当亲姨看待。她当过公社所在地的石清大队党支部书记,时任甲东绳缆厂厂长。我在甲东运输站工作近一年的时间内,她待我像儿子一样。对于母亲支持我参军一事,她极为不理解,主要是疼惜我,怕16岁的我适应不了北方的部队生活。为了见着她,我在公社大院内向人借了单车,飞快地往她家骑去。到了她家,只见到她女儿君,君说:“姨已经去公社送你了”。听后,我急忙往回赶。回到公社大院,我远远就看见瑞兰姨与母亲正向我招手。我还了单车向她们跑去,利用短暂的时间与她们聚一聚。


临走前,我和母亲来到了时任陆丰县委副书记彭禹贤同志在甲东公社的办公室,向他表达谢意并道别。彭书记鼓励我放下包袱,安心部队生活,争取表现和进步。我也向他表示了决心,并握手告别。


我的同事李升彭也来为我送行,并送给我几十枚邮票。来为我送行的还有企业办公室、羊毛厂、建材厂、绳缆厂的其他同事,我一一跟他们握手道别。


整个甲东公社和东海岸林场共有11名新兵,我们集中乘坐一辆大客车。我上车找了一个靠近窗口的座位坐下,方便与亲人、朋友、同事话别。当汽车徐徐开动时,我首先听到了母亲的哭声,看到了泪流满面的母亲和送行的人在向我招手。我起身向母亲招了招手,禁不住也哭了起来,泪水哗哗地流。汽车远离送行的人群,我再也看不到母亲慈祥的脸庞,我不停地抽泣着。汽车过了甲东大桥,很快就到了甲子镇汽车站,这时我伤感的心情才有所缓解。


在甲子车站,来自“三甲”地区的80多名新兵和亲属,把三辆大客车坐得满满的。不一会,载满新兵的客车同时出发,向50多公里外的陆丰县城开去。参军离开家乡的日子,定格在2006年11月19日这一天。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