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朝鲜潜艇部队现状与潜艇战能力

孤独的老顽童 收藏 12 10603



浅析朝鲜潜艇部队现状与潜艇战能力

朝鲜夜间灯光合成图,可以看出朝鲜国力不足。

浅析朝鲜潜艇部队现状与潜艇战能力

朝鲜的舢板海军


朝鲜潜艇部队现状



西方情报机构估计朝鲜海军拥有4艘W级和22艘R级常规动力潜艇。还有29艘山高级小型攻击潜艇和20艘玉高级微型潜艇,50艘意大利设计的双人水下航行器。


60年代,苏联大力发展新型常规潜艇和核潜艇,W级就援助中国、朝鲜等国。W级(Whiskey class,威士忌级)是北约代号,苏联设计型号为613。1946年1月,苏联海军司令部批准了613型的设计要求计划书,预先研制阶段的总设计师为别列古多夫,到了正式研究阶段则改为叶夫格拉夫负责,由当时第18中央设计局负责设计。1950年3月,首艇在高尔基市建造,1950年10月下水,1951年12月服役。苏联本国在高尔基市红色索尔莫沃工厂建造了113艘,黑海造船厂建造了72艘,列宁格勒的波罗的海工厂建造19艘,共青城建造了11艘,最后一艘613艇为波罗的海工厂建造,1958年6月交艇。613计划是二战结束后苏联的第一个大规模潜艇建造项目,苏联总共建造了215艘。该型潜艇是二战期间苏联S型潜艇与德国的ⅩⅩⅠ型远洋潜艇的结合产物。按照德国远洋作战经验,苏联安装了多种探测设备和电子通信系统。到70年代初,其他国家拥有W级潜艇数量如下:阿尔巴尼亚4艘(苏阿关系恶化以后被阿扣押占有)、保加利亚2艘、转让中国5艘(另特许生产21艘,称6603级,已全数退役)、埃及9艘、印度尼西亚13艘+1艘(波兰转让)、朝鲜4艘、孟加拉国4艘(中国造)、 巴基斯坦4艘(中国造)。W级向外输出数量这么多,以至于西方称之为“扩散的威士忌”。朝鲜的4艘W级潜艇是后期型号,去掉了早期的甲板炮而增加了探测和攻击定位设备。主要武器为艇艏的4具53-51型533毫米鱼雷发射管,艇艉2具同型鱼雷发射管。探测系统包括PLK-101型对海搜索雷达,MO-1型敌我识别系统,“比赞”电子支援系统,Kurs-3惯性导航系统,GOM-1测程仪,NEL-3回声测量系统,带DKU-5/7角跟踪装置的L-4/2火控系统,RPN-47-03无线电测向仪,S-2攻击潜望镜和 S-8型对空潜望镜,能够主动搜索的Tamir5型声呐,Feniks型被动声呐等。613 型艇员编制为12名军官与40名水兵。朝鲜2000年有画报上刊登613艇的图片,从外表看没有多少改进,其电子支援接收天线依旧是位于指挥台围壳后尖端的固定天线,不能像现代潜艇一样升降。不过613型潜艇在事故不断的苏联潜艇行列中算是最可靠的,在总数200多艘该型潜艇中,只有3艘发生事故沉没,全部是由人为因素造成的。朝鲜现有W级潜艇妥善状况不详。


朝鲜海军还有22艘R级潜艇,其中有12艘为中国无偿援建。R级(Romeo class,罗密欧级)是北约代号,苏联设计型号为633,是1955年开始在 613型改进基础上设计的。R级与W级别外观上最大的区别是R级指挥塔围壳上部还有一个烟囱般的整流罩,里面是不能全部缩回围壳的各种加长桅杆,这使得R级的潜望镜航行深度大于W级。首艇S-4号于1957年下水。R级潜艇水上排水量1475吨,水下1830吨。长76.6米,宽6.7米,吃水5.2米。装2台37-D型柴油机,4000马力;2台电机,2700马力;双轴螺旋桨推进。水面最大航速15节,水下最大航速13节,通气管航速10节。水面续航力9000海里/9节(经济航速),当采用2500海里的活动半径时,约有10天的阵位时间,水下最大生存时间600个小时(无法达到的理论值,苏联只进行过420小时的极限试验)。编制53人。633 艇艏部鱼雷发射管比 613 增加了一对,6具,12枚;艉部依旧保留2具鱼雷发射管,管内装填2枚鱼雷,没有艇内再装填能力,一次出航最多携带14枚533毫米鱼雷或者是24枚水雷。装有性能更好的Khrom-K敌我识别系统,Kurs-5型惯性导航系统,Burya电子支援系统,633 火控系统,安装“梭子鱼颚”艇壳主动声呐和“费尼克斯”艇壳被动声呐,灵敏度和作用距离都比613有很大提高。1971年,朝鲜要求中国援助12艘潜艇和潜艇装配厂。1973年2月16日,江南造船厂向朝鲜发运了本要给中国海军的第一批潜艇半成品。1973年1月至1978年8月,江南造船厂组织了244名专业技术人员和工人,分17批赴朝鲜进行潜艇装配技术指导,在朝鲜六台造船厂培训了大批技术骨干,并在中国的江南造船厂培训107名朝鲜实习生。1976年,33型潜艇首艇、第2艇和第3艇完工。1977年,第4艇和第5艇完工。1978年,第6艇、第7艇和第8艇完工。1979年,第9艇、第10艇和第11艇下水后的后续工作交由朝方自行解决。第12艇的装配、下水、试航、完工交船均由朝方自行解决。1979年,援朝十三号工程在朝鲜人员全部回国。有外电消息说朝鲜1艘R级潜艇于1985年2月沉没。《简氏年鉴2005》消息说22艘R级中18艘部署在东海(日本海)舰队,偶尔能出没在日本海。4艘由中国援助的部署于西海(黄海)舰队。


60年代,朝鲜在南斯拉夫微型潜艇的基础上仿制成了“玉高”级,也翻译作“玉高”级。这种微型潜艇长20米,宽3.1米,吃水4.6米,水上排水量90吨,水下排水量110吨,装2台柴油机,功率320马力,单轴螺旋桨推进,水面速度12节,水下速度8节,水面续航力550海里/10节,水下续航力50海里/4节,艇员编制4人,可同时运送6~7名潜水员,装备有I波段导航雷达。有资料说“玉高”级是分为攻击型和侦察型,攻击型上有2具406毫米鱼雷发射管。艇上有通气管。指挥舱同时充当蛙人进出潜艇的干湿过渡舱。有外电称朝鲜曾经有数艘“玉高”级潜艇在执行对韩国的渗透任务中沉没,至少有1艘出口到伊朗,伊朗的微型潜艇技术和朝鲜密切相关。1997年,越南也从朝鲜引进了2艘“玉高”级潜艇,部署在中越交界海域。目前朝鲜海军拥有“玉高”级潜艇约20艘。


1995年,朝鲜新浦造船厂开工建造第一艘“山高”级小型潜艇。这是在前南斯拉夫“英雄”级潜艇基础上仿制的小型海岸潜艇,1996年建造了大约5-6艘,1997年后每年建造3艘,2002年和2003年各建造1艘。目前“山高”级总数29艘。分为攻击型和侦察型。艇长34米,宽3.8米,甲板至指挥台围壳顶部高2.5米,水面排水量275吨,水下排水量360吨。艇员编制19人(含军官2名)。安装有俄制柴油机和自制电动机各一台,单轴螺旋桨推进,水面速度7.2节,水下速度8节,水面续航力2700海里/7节,最大下潜深度150米,海上自持力20天,配备有I波段水面搜索雷达和俄制艇壳主/被动搜索和攻击声呐。攻击型“山高”级装备有无线电通讯设备,装备2具鱼雷发射管,推测配用俄制53-65型鱼雷,不装备鱼雷时候可携带6枚水雷。侦察型“山高”级将鱼雷舱改装成为突击队员/潜水员舱,可容纳6名潜水员。


朝鲜还拥有50艘意大利设计的双人水下航行器,长4.9米,宽1.4米,仅能输送蛙人。


此外,朝鲜还有一种半潜快艇。长12.53米,宽2.95米,水面状态吃水1.4米,排水量11吨,乘员3名,载员3~5名,水面最大航速40~50节,可半潜状态通气管航行。水下航速约6节。这类快艇吨位小,抗浪能力低,只能由伪装渔船携带到目的地附近施放,用于运送突击队员进行小规模的渗透。这是一种快艇和潜艇混血的特殊兵器,因为有通气管潜航能力(另一说有短时间水面下潜航能力,是对通气管航行的误解),笔者在此也一并阐述。


未发现朝鲜装备有潜艇救援船。






朝鲜潜艇战实例


1996.9.18江陵事件


1996年9月13日,侦察局海军部第22中队第2组的第1号侦察潜艇艇长钟勇久上尉、潜艇全体工作人员和侦察局特种部队人员召开了最后一次任务会议。侦察局局长金泰植中将命令渗透小组成员“以极大的勇气完成任务”。所有参加任务的人员都写下效忠誓言,作出保证只有在“完成金正日将军下达的任务”后才能返回。26名渗透人员中有21名是潜艇工作人员,其中包括侦察局海军部主任金东源上校和副主任,有2名侦察小组护卫人员。余下3名人员是特种部队侦察小组。特种部队侦察小组的任务是搜集江陵附近军事设施的情报,而潜艇工作人员的任务是对海滩和附近的设施进行拍照。


9月14日5时,山高级侦察潜艇离开东海舰队总部位于咸镜南道的退潮基地。9月15日19时30分,潜艇抵达江陵市附近离韩国海岸线约8公里处的海域。江陵位于汉城以东140公里,在军事分界线以南约120公里。潜艇慢慢向海岸靠近,并在离海岸线约300至400米处海域停下来。3人特种部队侦察小组和两名护卫人员戴着轻潜呼吸器离开了潜艇,向岸边游去。约21时,他们抵达了海岸。特种部队人员藏起呼吸设备,而两名护卫人员返回潜艇。潜艇然后返回公海。9月16日,潜艇返回韩国水域回撤特种部队侦察小组。由于回撤行动未成功,潜艇再次返回公海。


9月17日,潜艇再次进入韩国领海,第二次尝试回撤小组成员。约21时,潜艇搁浅,最后搁浅在离安宁海滩(位于江陵以南5公里)大约30多米处。潜艇全体工作人员进行各种努力,但未取得成功,并且潜艇因为搁浅而导致毁坏,并卡在海底。钟勇久上尉命令全体工作人员弃艇。他们在潜艇上放了一把火试图销毁艇上的装备。23时50分,26名朝鲜人带着所能携带的武器和装备上了海滩。


9月18日约1时,韩国一名出租车司机看到一群人在江陵沿海高速公路附近围成一团,他还看到海滩附近的海上有一个大的物体。他对此感到怀疑,并且报告了韩国当局。很快,韩国陆军和警察得到警报,赶往该地,并且开始进行封锁和搜索朝鲜渗透人员。朝鲜人很快分成几个小组,冲向内陆山林。约5时,韩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金东镇命令在整个江原道及附近地区实施“珍岛狗1号”警戒。韩国陆军最后动员了约4万人,并出动直升机和军犬支援对渗透人员的追捕行动。反渗透行动覆盖区域的半径为50公里,由韩国平民、士兵和警察层层包围。韩国陆军同样对该地区实施宵禁。天亮时,韩国海军一支特种部队登上潜艇,发现里面有一挺捷克造ZB26机枪,一把AK47步枪,约250发子弹和其它物品。


9月18日约11时10分,韩国士兵发现两名武装的朝鲜人正在逃亡,这两人先前碰到两名韩国农民,他们将韩国农民打倒在地后跑掉了。这些农民随后向警察报告了此事,韩国士兵很快对他们展开追击。约16时30分,一位居民向警察打电话报告说发现一名在庄稼地里的朝鲜人。韩国陆军随后俘虏了潜艇舵手李光素。韩国审讯人员向他提供了四小杯高度稻米烧酒。当喝完烧酒后,李光素开始放松下来并且讲话。他最初撒了谎,称潜艇在离开元山港不久后就失去动力,随后漂流到韩国水域。他称艇上只有20个,但是后来承认有26人。他随后供出潜艇的任务是搜集位于江陵附近韩国海、空军基地的情报。


后来,韩国将朝鲜侦察局的李光素中尉带到在汉城。在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李光素称他们不是在训练而是执行一场侦察任务,这项任务是为一场大型战争做准备。他还称在潜艇上还有一位侦察局海军部的一名上校。李光素还称,他从他的同志那里听到11名渗透者被同志打死,这是因为他们不够强壮,可能会被俘。他说,他们被告之为避免被俘必须自杀。


同日约17时,潜艇搁浅处西南8公里的一座330米高的小山山顶上,韩国士兵发现11名朝鲜人的尸体。其中的10具尸体肩并肩,排列成一条直线,而另外一具尸体(海军部金东源上校)在不远处的另一边,上校的手枪还放在枪套里。这些朝鲜人都穿便装和白网球鞋。所有11名朝鲜人都是头部中枪。死者包括潜艇艇长、一些艇员、侦察局海军部正、副主任。


此时剩余的14名朝鲜人继续逃亡。9月19日,韩国士兵在3次分别的交火中打死了7名朝鲜渗透人员,其中有3名身穿件牛仔裤,白衬衣,普通上衣和球鞋。1996年9月20日,时任总统的金泳三称,这是一次武装挑衅,而不只是简单重复过去间谍人员的渗透活动。金泳三宣称任何针对韩国的进一步挑衅将可能会引发一场真正可能的战争。而朝鲜回应称,据人民军武装部队目前所知,潜艇是遇到动力故障而漂流至南方,而潜艇人员没有办法只好登上韩国领土,这可能导致武装冲突。9月22时21时,有2名朝鲜渗透人员在交火中丧生,从9月23日至30日,另外2名渗透人员在一场交火中丧生。9月22日,韩国海军将“山高”级潜艇拖至通河港,他们对潜艇展开了全面的检查。


朝鲜威胁要对韩国打死朝鲜渗透人员实施报复,1996年10月1日,韩国一名外交官崔度昆在俄国海参崴被暗杀,尸体里发现的毒药与朝鲜渗透人员所携带的毒药是同一种类的。韩国中央日报10月中旬称,如果朝鲜进一步挑衅,韩国政府就会选择了朝鲜的战略目标以进行可能的打击。


从10月至11月5日,韩国陆军一直在追踪3名剩余的北逃渗透人员。11月5日,一位韩国人在此之前发现两名朝鲜人正穿过高速公路,立即报告了警察。韩国陆军在军事分界线以南约20公里,江陵以北约100公里的江原道仁杰附近,追上了这2名渗透人员。约22时30分,2名朝鲜人发现了韩国士兵靠近了黄罗山,于是开枪射击。双方交火三次,朝鲜渗透人员共打死3名韩国士兵,并重伤14人后被打死。这两名渗透人员在是他们潜艇搁浅后50天后才被打死身亡。这两人身穿韩国军装,他们的武器包括有M16步枪、手枪和手榴弹。韩国士兵同样在他们身上找到三本笔记,其中一本中画有他们49天逃亡时的路线草图。另外这本日记对他们的逃亡描述如下:炸毁潜艇,上岸后分散行动;9月21日打死一名敌人,向南转移;10月4日过Chinkogae关口;10月8日14时20分对三位韩国居民实施惩戒;10月16日穿过公路时被一个民用车辆发现。经过一座水库;10月19日抵达Yangku大桥,到处都是搜索人员,在一处老房子里找东西吃;10月22日,遇到并杀死一名韩军司机;10月23日,经过一座桥;10月23日,经过Hankyeryong关口,在一处农庄休息;穿过一条军用公路,在一处俯瞰仁杰市。


韩国追捕渗透人员的行动从9月18日开始,至11月5日韩国士兵打死最后两名渗透者而告终,共持续49天。在26名朝鲜渗透人员中,1名被俘、11名自杀,13名在与韩国陆军的交火中丧生,1名返回朝鲜。


12月29日,朝鲜外务省发言人获得授权,对1996年9月在江陵沿海水域的潜艇事件深表遗憾。朝鲜将做出努力,确保此类事件不会再次发生,并将与其它各方合作寻求朝鲜半岛的永久和平和稳定。12月30日,韩国政府在板门店向朝鲜交付了渗透人员的骨灰。


其后,韩国军方对朝鲜人渗透至海岸线事件展开了调查。韩国联合参谋部发布报告,对20名军官和士兵以玩忽职守罪名作出惩罚。该报告指出陆军和海军在发现潜艇渗透方面存在问题,并且军队对渗透事件缺乏足够的快速反应。调查同样导致韩国一名中将和少将撤职。


惟一被俘的朝鲜潜艇舵手李光素留在韩国,成为韩国海军的一名教官。


浅析朝鲜潜艇部队现状与潜艇战能力

韩国群众惨无人道地围观



浅析朝鲜潜艇部队现状与潜艇战能力


浅析朝鲜潜艇部队现状与潜艇战能力

江陵事件中搁浅的朝鲜山高级,注意其艇艉朝岸边



浅析朝鲜潜艇部队现状与潜艇战能力

被韩军打死的朝鲜渗透人员


浅析朝鲜潜艇部队现状与潜艇战能力

被自杀和自杀的艇员

浅析朝鲜潜艇部队现状与潜艇战能力

惟一被俘的朝鲜潜艇舵手李光素留在韩国,成为韩国海军的一名教官

浅析朝鲜潜艇部队现状与潜艇战能力

江陵事件中的山高级潜艇被展览,注意其螺旋桨因为低级错误全部损毁。


1998.6.22束草潜艇事件

在朝鲜做出“确保此类事件不会再次发生”的承诺以后一年半,在军事分界线韩国一侧距束草市10海里的海面上,再次发生朝鲜潜艇事件。


6月22日,韩国现代集团名义会长郑周永成功访朝,与朝鲜签署了开发金刚山旅游业等多项协议。当日下午4时33分,正在束草以东10海里海面上捕鱼的韩国“同一”号渔船刚要起网收鱼,突然在船头500米处发现一个黑乎乎的怪物浮出水面。船长金仁龙命令渔船继续靠近,在距离20多米处时,他识别出是一艘潜艇,立即向韩国渔业电报局发电报告:“今天16时33分在北纬38度12分、东经128度70 分78 秒海面上发现一艘潜艇!”渔业局转报韩国海军司令部。与此同时,在同一海域捕鱼的“龙神”号渔船也发现了这艘潜艇,并看见3个人从潜艇里出来拼命地想解开缠绕在潜望镜及艇身上的鱼网。潜艇由于被鱼网死死缠绕,艇首沉入水下,艇尾翘出海面。3名潜艇人员在截断缠绕在潜望镜周围鱼网时,也看见了“同一”号渔船,并招手让渔船靠近。金仁龙船长不知对方招手的用意没敢靠近。下午5时9分,缠绕在潜望镜周围的鱼网被切断,潜艇重新下潜,只露出潜望镜,并向东北方向缓缓驶去。韩国“同一”号和“龙神”号两艘渔船跟随其后,并不断发报报告潜艇的位置。没追多久,潜艇突然不动了。5时50分。韩国一架反潜直升机携带着两颗反潜鱼雷最先抵达潜艇事发区域。接着,由海军高速舰艇、护卫舰、打捞船等组成的编队也陆续抵达出事地点。为防止潜艇发生意外,海军编队在潜艇周围1000米处设了一个包围圈。6时35分,被包围的潜艇毫无动静,既不下潜也不上浮,只漂在海中。为迫使潜艇上浮,海军编队向潜艇周围投下两颗深水炸弹。两声巨响过后,潜艇仍无动静,于是海军舰艇才开始慢慢靠近潜艇,并用缆绳把潜艇捆住。7时30分,这艘重90吨的微型潜艇被拖引着驶向东海海军基地。


23 日下午1时30分,当韩国海军舰艇牵引着被截获的潜艇驶向东海海军基地的途中,在距基地1海里的海上,由于系在潜艇上的一根缆绳突然断裂,致使潜艇沉入33米深的海底。潜艇沉入海底后,韩国海军的潜水员曾潜入海底进行调查,未发现有人逃出潜艇的任何迹象,潜艇外部也无任何损伤。


6月23日,在潜艇事件发生后的第二天,朝鲜通过平壤电台迅速做出反应。朝鲜人武部发言人说,朝鲜人民军某部一艘小型潜艇在东部海域高城附近海上执行训练任务中因意外机械故障漂流并遇难。目前,朝鲜有关方面正在查找失事潜艇和人员。对于朝鲜方面的反应,韩国军方一开始采取了比较谨慎的态度,一改过去立即发表声明予以谴责的强硬立场,取消了原计划于23日10时发表的声明,并告诫媒体在对事件没有做出最后调查结果之前,“不要肆意猜测”。当日,韩国现代集团名誉会长郑周永满载着访朝成果通过板门店回到韩国境内。


25日下午6时20分,潜艇被打捞上来,专业人员进入潜艇调查,发现艇内共有9具尸体,其中2具尸体的衣服和鞋上残留有沙子和泥土。9 具尸体中5具尸体是被AK47打死,另外4具尸体的头部是被手枪击穿的。潜艇内除9具尸体外,还发现了2支RPG7型火箭筒、2挺机枪以及部分手榴弹、AK47、手枪、TNT炸弹等武器装备和发报机等侦察器材。


26日,韩国军方对被打捞上来的潜艇进行初步调查后,态度由谨慎变为强硬。韩国国防部在一份声明中说:“这是一起严重挑衅行为。朝鲜必须对此负责,并做出令人信服的解释。”在韩国对潜艇事件发表调查结果的当天,朝鲜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发言人立即发表声明,谴责韩国对朝鲜潜艇不采取人道主义措施,并认为韩国借遇难潜艇进行“反北阴谋”,发言人还敦促韩国应立即将潜艇人员的尸体和潜艇送还朝方。事后,韩国将潜艇展览示众。



浅析朝鲜潜艇部队现状与潜艇战能力

注意玉高级潜艇艇艏有拖带环


1998.12.18丽水半潜快艇事件

1998年12月17日约23时15分,暗夜无光。全罗南道丽水市突山地区守备部队21岁的二等兵金某通过红外线夜视仪监视海面,突然发现有异常情况:大约在离海岸2公里的海面上,有可疑船正使用渔船不可能装备的红外探照灯对海岸侦察。于是金某立刻向上级报告。


韩国军方判断这是一艘朝鲜的小型半潜快艇,迅速派出部队,15分钟以后便有2艘陆军和海军的警备艇赶到附近海域。但此时半潜快艇已在观测器中消失。第二天凌晨1时40分,韩军再次发现半潜快艇,此时它位于离海岸8公里的海上,浮出水面,正以40~50节高速度向公海行驶。2时10分,韩国海陆空三军开始联合作战。海军出动了4艘高速快艇并派遣了两艘军舰,同时发出海上警报,要求一切渔船停止作业。大约1个小时之后,空军的照明机和专门对付潜艇的警戒机也从东海港出动,同时有战斗机护航。


大约4时38分,韩一艘警备艇在巨济岛南41公里处发现半潜快艇,并开始向这艘身份不明的船只警告射击,半潜快艇也开始对射还击,韩方的一艘快速艇左船舷被半潜快艇AK47击中。半潜快艇继续向南高速航行,试图摆脱追踪。此时天上的警戒机也发现了半潜快艇,投掷了170多枚照明弹,照亮海面。5时58分许,韩国另一艘军舰包抄到离半潜快艇只有90多米的后方,连发了3枚40毫米的炮弹击中半潜快艇,半潜快艇开始减速,并受到韩国军舰和快艇的集火射击,最终于6时50分沉没在巨济岛南100公里的公海里,此处水深100余米。韩军为了防止艇内的武装蛙人潜水逃走,在半潜快艇沉没之后仍在沉没的地域投放了5颗深水炸弹。据统计,这次海战韩方出动各种舰艇12艘,其中一艘军舰光发射40毫米炮弹就有3600枚之多。


这艘半潜快艇单独航行只能持续7~13个小时,需要由母船运载,只是快抵达目的地时,才由母船放出执行任务。韩军在搜索战场时,只打捞上1名朝鲜特工尸体,并未搜索到母船。半潜快艇沉没地点是南部公海,此处风大浪高,水深百米,直到1999年3月17日才打捞起来沉没的半潜快艇和艇内2具朝鲜特工遗骸。由于没有抓获活口,这艘半潜快艇的出发港、目的地、载员、任务都不得而知。由于在初次离岸2公里处发现半潜快艇到第二次再发现时已经过了2小时25分钟,正向海岸行驶,在这段空当时间内,半潜快艇是否有人上岸?韩军在附近展开大搜索,然而并未发现有朝鲜特工。


1996年9.18江陵事件和1998年6.22束草事件,朝鲜潜艇都被发现与韩国东海(日本海),距离朝鲜近。这次半潜快艇出没的地点在远离朝鲜的韩国南海的全罗南道丽水市突山岛附近。那里有一个叫栗林邑林圃村的地方,是韩国观看日出的旅游名胜地,住有60余户人家,人烟稀疏,朝鲜特工在此地渗透,可能要侦察丽水军港。


12.18丽水半潜快艇事件发生后,韩国政府发表声明强烈抗议朝鲜的这次“渗透”举动,并要求举行美朝间的将军级会谈来解决有关问题,但仍然表示韩国的南北间交流和合作的政策不变。就在击沉朝鲜半潜快艇的当天,韩国现代集团的豪华旅游船满载着400多名游客按照原定计划到朝鲜的金刚山观光游览。事件发生后,朝鲜方面声称,发生在南海上的半潜快艇事件与朝鲜无关。朝鲜发言人说,这次事件是最近在韩国江华岛所谓的“北方船只渗透”和把鸟群视为“可疑物体”挑起骚动的韩国反朝阴谋的继续,同朝鲜没有任何关系。他还指出,目前美国好战分子为检验“5027作战计划”的可行性而频繁进出韩国,使半岛局势变得极度紧张。这次,韩国又捏造出“北方潜艇渗透事件”。朝鲜对这种行为不会再坐视不管,将采取坚决措施,让挑衅者尝到苦头。事后,韩国将半潜快艇展览示众,充足的实物证据大白天下。


浅析朝鲜潜艇部队现状与潜艇战能力


丽水事件中的朝鲜半潜快艇

朝鲜潜艇案剖析



朝鲜潜艇部队不但装备落后,思维另类,训练和使用上更有明显的人为缺陷。


9.18江陵事件中,朝鲜潜艇居然向海岸过份靠近,最后搁浅在距离海岸仅仅30多米的礁石上,螺旋桨、艇艉都撞坏,潜艇失去返航能力。从事发后韩方拍摄的图片上看,潜艇搁浅时头朝外海,打捞以后图片显示潜艇艇艏完好,受损部位在艇艉,显然这艘潜艇是倒车靠近海岸而撞毁的;螺旋桨桨叶几乎全损,这是很罕见的情况。以笔者家多年行船经验来分析,如果不是朝鲜潜艇在搁浅后盲目重启推进器,桨叶不应该全损。朝鲜潜艇指挥员可能认为倒车靠近海岸便于正车高速驶离。这一做法是用潜艇最脆弱的螺旋桨去测试海水深浅,只要一触礁,高速倒车的螺旋桨立刻在礁石撞伤。正确的做法是:当非得要接近不知深浅的海岸时,下潜,低速航行,一旦头部触礁,可以倒车后退脱离。当头部陷入淤泥、礁石难于脱离时,还可以上浮、倒车脱离。朝鲜潜艇之所以这么靠近海岸,很可能是因为9月16日第一次回撤特种部队成员时距离海岸太远,深夜中3名特种部队成员没有夜视器材无法发现潜艇,撤回失败,所以17日潜艇冒险靠近海岸,希望能让特种部队成员发现潜艇。黑夜中难于准确判断海岸距离,又错误地倒车靠近,直至靠近到20多米还未采取措施,于是搁浅。搁浅以后,艇员虽然放火试图销毁艇上的装备,然而并不成功,潜艇内多种武器被缴获。倘若艇员把武器抛弃在海中,肯定让韩军搜索起来更加困难。23时50分潜艇人员上岸以后,没有立即隐蔽,而是在高速公路附近围成一团花一个小时商议如何行动,被出租车司机发现,觉得十分可疑,报警。


潜艇尤其是小型、微型潜艇因为电机扭矩小,钩挂渔网以后不能立即绞断网线,会越缠越多,越缠越死,导致潜艇失去动力。所以潜艇航行中都要设法避开渔业区,不可避免从渔业区通过时,升起潜望镜观察海面或利用被动声呐监听渔船方位绕行。6.22束草事件中,朝鲜潜艇在渔业区没有规避渔船,导致渔网缠住螺旋桨后,艇长表现非常不理智。既然遭遇渔网,理所当然应考虑到附近很可能有渔船,艇长却没有在水下待机,直接上浮,被渔船发现,报告。对于渔民来说,渔网被水下异物挂住是常见状况,笔者家里的渔船也多次遇到过挂网。渔民收不了网只能尽量收网,收不了的网只有割断放弃。朝鲜潜艇只要耐心在水下潜坐,等待到深夜渔船走远,就可以上浮清理渔网。如果因为时间紧迫,艇长昼间可派出艇员水下切割渔网。潜艇水下切割渔网是艇员必修课。当错误上浮,清理渔网暴露自己的行踪以后,朝鲜潜艇选择潜望镜状态逃离又犯下第二个错误。“玉高”级微型潜艇水面最大速度有12节,水下最大速度只有8节,水下4节续航力只有50海里。“玉高”级微型潜艇在水下全速航行,电池储电量消耗极快,一般只能航行数海里,在潜望镜状态航行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摆脱跟踪。韩国两艘渔船一直紧紧跟踪潜望镜状态航行的朝鲜潜艇,不断发出方位报告。因为潜艇是在水下航行一定里程以后才被渔网缠住,艇上电池电量所剩有限,所以该潜艇航行不久就耗尽储备电量停航。韩国沿岸大部分海域大陆架坡度大,水深,距离束草港1海里的水深就有33米,而潜艇被发现地距离海岸已经10海里,当地水更深,玉高级微型潜艇应该利用自己体积小的特长,降下潜望镜深潜,摆脱渔船跟踪,利用惯性导航仪器指示尽快驶向深海,或潜坐海底避开搜索,或向东低速航行,利用韩军以为潜艇必然向北返航的思维惯性从反潜包围圈中逃脱。1971年12月8日,巴基斯坦“汉果儿”号潜艇在击沉印度“库卡里”号护卫舰以后,就利用印军思维惯性,不急于掉头向西返航,而向北靠近印度海岸,逃出反潜包围圈。


以上两次潜艇事件,韩国军方都未能抢先发现朝鲜潜艇,让渗透人员上岸并返回潜艇上,全靠潜艇出现低级错误和韩国民众积极报告才知情。一方面说明韩军方面在反渗透问题上还有很多严重漏洞,另一方面也说明朝鲜特工在缺乏群众基础的韩国,想要渗透是相当困难的。随着韩国和朝鲜社会差距继续拉大,韩国民众对朝鲜越来越排斥、敌视,今后朝鲜特工的渗透环境将更加恶化。


1996年9月18日和1998年6月22日,朝鲜连续损失小型潜艇和微型潜艇各1艘,人员损失34名,虽然一再否认渗透活动,却被充足证据曝光,国际影响恶劣。在潜艇渗透失败的情况下,1998年12月18日朝鲜出动更加另类的兵器——半潜快艇。半潜快艇由伪装渔船隐蔽运输到韩国南部的丽水军港附近,然而靠近海岸使用红外探照灯侦察,即被韩军守备部队发现。高速逃脱失败,艇毁人亡。自此11年来韩国未有潜艇渗透事件发生。


2次朝鲜潜艇、1次半潜艇事件,起因都是朝鲜渗透人员人为错误暴露自己,足以说明朝鲜潜艇部队的训练水平低下。随着时间流逝,韩国反潜技术发展,朝鲜潜艇部队装备越显落后,朝鲜半岛潜艇战/反潜战天平倾向了韩国一方。随着韩军新型孙元一级AIP潜艇不断入役,韩国潜艇能更有效地守候在朝鲜军港外,以朝鲜虚弱的反潜能力,基本上对AIP潜艇束手无策。


1998年“12.18丽水事件”中,韩军并未发现半潜快艇的母船。2001年12月22日,日本在九州西南领海发现了一艘标有中国渔船名字的“长渔3705”号可疑船。10个小时的追逐和交火,可疑船自爆沉没。2002年9月11日开始,日本花费了59亿日元从90米深的海底打捞上这艘沉船。经鉴定为朝鲜的间谍船,内有隐蔽船舱可施放半潜快艇。并向日本国民公开展示,至此,半潜快艇的母船彻底曝光。



浅析朝鲜潜艇部队现状与潜艇战能力

朝鲜半潜艇母船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