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血刃 第一卷 永嘉之乱 第三十一章巴鲁勇士(三)

程志 收藏 12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size][/URL] 第三十一章巴鲁勇士(三) 谢飞对这一切都毫不理会。他的眼中就只有看起来越来越大的拳头,以及对方胸口那一片虬劲的肌肉。 对方拳头仅仅离谢飞的头只有不到二十公分的距离,谢飞可以明显感觉对方拳头所带来的劲风。这时,谢飞突然动了。只见他缩头曲身躬腰,则身上前微探半步,谢飞快速出腿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37.html


第三十一章巴鲁勇士(三)

谢飞对这一切都毫不理会。他的眼中就只有看起来越来越大的拳头,以及对方胸口那一片虬劲的肌肉。

对方拳头仅仅离谢飞的头只有不到二十公分的距离,谢飞可以明显感觉对方拳头所带来的劲风。这时,谢飞突然动了。只见他缩头曲身躬腰,则身上前微探半步,谢飞快速出腿横扫对方下盘,同时右手抓向对方拳头的脉门,左手一记勾拳击向对方的下巴。

“蓬----”的一声闷响。那个大汉那张又丑又黑的大脸却猛地一阵剧变,虽然他的皮粗肉厚,抗击打能力超强,但必竟还是血肉之躯,况且谢飞这一拳力道着实不小,不过谢飞并没有伤到那名大汉的根本。只不过一拳将他打得往后退了几步。

全场一片死寂……

原本又喊又叫,兴奋的等待着这场决斗结果的年轻人们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愣在了那里,就好象是全体被人施了定身法似的,有的人正在用力挥动着他的手臂,可是这时候他的手臂也完全停在了半空中忘记了收回来。

大汉居然吃了亏,而且是单人较量中,这是在他们记忆中从来没有的事。

那名大汉吃了这么一个亏,更加发狂。仿佛像一个受伤的野兽。

那名汉子出拳时拳风呜呜作响,声势惊人,速度奇快无比。

别看那汉子满面憨像,但反应却快得出奇。

谢飞暗中冷笑,眼看自己的双拳要接触到对方的手掌时,忽然手腕一翻,变拳为抓,扣住汉子的双腕。

手腕子是脉门所在,如果被高手抓住,只要人家一用力,双臂定会酸痛难忍,即使力气再大,也使不上一丝力气,胜负立分。

谢飞心中大喜,暗笑对方不过如此,可是还没等他用上力,那汉子手腕猛的一震,弹开他的手指,接着向外一翻,反将谢飞的手腕擒住。

啊?糟糕!谢飞脸色一变,对方竟还会反擒拿手?其实那名汉子并不会什么擒拿手,他也没有学习真正的功夫。这一身本事都是他在战场上实打实杀摸索出来的,正是这种实打实的功夫,在与敌对战中更具威力。他的功夫和谢飞差不多,都是没有一点多余的动作,出手讲究实效,讲究以最快的时间,用最小的力气击倒对方。谢飞这时再想收回手臂,对方已不给他这个机会。

只见那汉子十指用力,将谢飞的脉门抓得死死的,然后双臂一抡,喝道:“出去!”

“扑通!哗啦——”

谢飞那庞大的身躯如同断线风筝,横着飞了出去,直飞出去三四米远。这一下子,谢飞被摔得不轻,摔得很重,却对他的身体没造成多大伤害,但这也够让他羞得脸红脖子粗,无地自容的。那汉子没有败过,谢飞何时败过?谢飞的功夫以枪法见长,但是身手也是不俗的,寻常人上来十个八个,根本到不了他们近前,谢飞败就败在他太小看对方了。

不过,谢飞虽然败了。但是他还有战斗力。不到最后一刻,谢飞不会放弃。

谢飞再次站起来了,那个汉子眼中更加不屑一顾。一番洋洋得意的样子。谢飞两眼赤红,他心里憎的一下燃起了冲天怒火,谢飞虽然怒了,动了杀意。却没有再小视对方半点,他知道对方也不是白给的,狭路相逢勇者胜。那是对阵两方的士气而言,二人对战智者羸。讲的是反应和实力,如果在实力相等的情况下,脑袋比拳脚更好使。话说回来,如果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智慧都是苍白无力的。

谢飞并不着急进攻,他在等,等对方露出破绽。

对方显然也是一个武力和智慧并存的高手,胜不骄,败不馁。

他们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相持着。但是低下的众人却不干了,这帮精力过盛的小子就想看到血淋淋的、能够让他们热血沸腾的场面,哪有耐心看他们这样干瞪眼不动手。于是便纷纷起哄。

那个大汉见动了众怒,也感觉没面子。他向来都是打人的份,何时怕过任何人?

那个大汉拳出如风,直击谢飞。

谢飞此时也静下心来,见招拆招。

大汉越打越心惊,他每出一招,谢飞仿佛就知道他下一步想做什么,他自小从爱与人打架,从小打到大,不敢说是打遍天下无敌手,却从来没有吃过败仗,他越打心越乱,有种无力的挫败感。

谢飞身上有一种气势,让他感觉到了恐惧,这种恐惧感他以前也有过,不过他是在他小时候,他面对恶狼攻击的时候才出现的,不过谢飞的这种气势比那种恐怕惧更是强上万分。

这是杀气,就是恶狼面对自己的时候才发出的杀气。

大汉急攻数拳,但是拳拳落空,绝无例外。这数拳都是他蓄势待发,但是落空以后让他感觉有点茫然无措的感觉。他见谢飞轻描淡写般轻易化解自己的招势,头皮有点发麻。

大汉当然明白,这种打法最为耗神费力,时间越久对自己越不利。没有办法,他开始急了,必须尽快解决战斗。

大汉快速逼近谢飞,一个左弓步,右拳急势挥击而去。

谢飞开始反击了,让开大汉的拳头,谢飞一拳击向胸下剑骨突起的三角区,大汉也想到谢飞会反击,只是没有想到他的动作会那么快,那么狠。

大汉混身一震,一种闷闷的痛楚快速传遍全身,腹部开始立刻抽触,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前弓去,这一瞬间的痛楚几乎让他痛得不能呼吸。

谢飞并没有打算停手,他得让这个嚣张的家伙偿偿苦头。

谢飞趁机上前,迅速出腿高高抬起一个漂亮的下劈动作,把那个壮汉彻底打得爬在地上起不来了。

原始村落村民眼中从来没有法律,他们以往如果有什么矛盾,都是以武力解决。而村里的规矩也就只有那么简单的几条,再加上这村子里还是男多女少,那些精力旺盛的小伙子们往往为了一个姑娘的一句话就可以进行生死决斗。

人命在他们眼中根本不算是一回事,不过他们内部也是相当团结。只要外敌面前,全部一致对外,但是绝对不会像汉族人一样攘外必先安内。

而最让人惊讶的是,看着明明是处于弱势的一方,居然轻描淡写的一拳就把那壮得象牛似的家伙打得爬不起来。

这时那个叫格桑的头领终于醒过神来,他大步流星般走到谢飞身前,一把抓住了谢飞的胳膊,满面惊喜地在他胸口上轻轻捶了一拳。然后象拳击比赛中的裁判员一样举起谢飞的一条胳膊扭过头向台下的小伙子们尽情的展示着。

全场众人暴发出一阵阵热烈的欢呼声来,这些朴实地村民天生就有着一腔激情的热血,崇尚暴力、崇拜英雄,尽管谢飞只是是一个陌生的外来者,如果是谢飞不是在公平斗争中战胜对方,而是用阴谋诡计,他们会毫不客气的把他打成肉饼子。但是却并没有人因为谢飞打倒了他们本村地人就恼恨谢飞,反而一窝蜂的冲上台去。一起伸手把谢飞抬了起来,不停地高高抛到空中,然后再接住,再抛起,就好象谢飞是一个凯旋而归的战斗英雄似地。至于那个被打倒的大汉则根本没人懒得去理他,甚至都没有人去看看他是死是活,人情关系就是这样,人们似乎只关注台前的英雄,而不会去过问那些失败的人。

这一场小小的风波就这样过去了,而谢飞也由此成为了所有年轻人心目中的英雄,再也没有人敢对他露出嘲笑和挑衅的目光。他也感受到了与原来完全不同的待遇。

不光巴鲁族的部落首领让谢飞坐在他身旁,还让给他送来了一大块肉,一大碗热汤。又给了他一张烙得焦黄的大面饼,这大概就是他用拳头为自己挣回的地位吧!

围在谢飞旁边的那几个中年人,都向谢飞叽叽嘎嘎的说着他听不懂的话,不过态度明显比以前好得太多了。

这时,那个年轻漂亮的原始美女给谢飞端来一大碗酒。

谢飞没有犹豫,接过后仰头一饮而尽。但是喝过之后,他却后悔了,这哪里是美酒呀,简直比毒药还要难喝上百倍,不仅有点苦味,还有点酸味,中间加杂着一些涩味。真不知道那几个中年人是什么样的胃,怎么把这么难喝的东西喝得下去。不过,谢飞也知道,这是人家的好意,再怎么难喝他也强忍着没有吐出一点,如果吐出来,估计那帮人会发狂。

吃饱喝足之后,格桑把谢飞带到自己家中,所谓的家不过一是座土房子,面积不大,三十四平方,和以前北方民居差不多,中间是一个小厅,左右各是两间卧室。原始部落家中都不准生火做饭,所有吃的东西都是集体做,集体分配。不过人性化的是,除了妇女和老人这些弱势群体可以得到明显照顾,还有英雄可以得到比别人多一点的食物。

格桑指了指里间那张铺着被褥的床铺,示意让谢飞在这里休息。而他则自己随便找了一条被单铺在外间地地板上,其实(也就是一些石块略平整一些)就那样四仰八叉的躺下呼呼大睡了起来。

谢飞来不好意思让一个年长的人睡在地上,而自己占了人家的床铺,不过见格桑这么快就睡了过去,便也只得罢了,而且再一想到如果自己刚才没有在石台上把那个巨汉(现在还没有想到合适的名字,有意者留下名字,他后面还会出场,是谢飞一员得力干将)打飞的战绩的话,现在也绝对不可能会获得这种待遇,既然如此风俗如此,自己又何必要拒绝呢?

想到这里,谢飞也便心安理得的接受了。

草席上铺着一条由粗布缝制的薄被,一个浑圆的好象木头似的枕头,外加一条不知名动物的皮毛做成的被子,这就是所有的床上用品了。不过有这么齐全的东西已经让谢飞很满意了,他还以为这些人都是睡草窝子的呢,再说他是特种兵出身,什么样的苦没有吃过。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