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岁月太重,誓言太轻!

ruochen521 收藏 70 360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分手后第40天,她偶然看到一篇文章:有些爱,是用来辜负的。她看着那几个字,瞬间,泪便自眼角溢出来,滚滚而落,肆意流淌。她终于找到最合适的句子诠释她和他的故事。原来,她对他的爱,无论多么痴、多么深,都只是用来辜负的。

她和他相识时,那个依山傍水、诗意般校园里的樱花,盈盈绽放了3次,他的军装也正穿到第三年。他们于偶然间相遇,却从此在那座青山依依、绿水涟涟的美丽城市,烙下她一生最初的痴恋。

假如没有那次相遇,假如她拒绝他的情意,假如她不曾苦苦等待他的归期,一切会不会不一样?但,人生不问“假如”,为他执着、为他守候、为他牵挂、为他辗转,是她生命里早已注定的劫数。这是她后来悟出的道理,深深浅浅,如沟壑,每一条都写着迷离与忧殇。

她和他,从相识到别离,只有两年五个月,离天长地久太远,离地老天荒也太远,却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至始至终,说不清、道不明、幸福着、疲惫着,这就是她的爱,她爱得纯粹、简单、热烈,不像他们的故事那样跌宕起伏、曲折婉转,她只愿对他的好永远无关乎其它,只为爱、只为意。

医院和商场是他们相聚最多的地方,前者压抑、后者喧哗,于她,却是承载欢声和笑语的场所。部队锻炼了他,同时也在他身上留下累累伤痕,短短两年,他就住了4次院,累计5个多月。入院、出院,再入院、再出院、、、每一个日期,她都记得清晰,她的心跟着他的病情辗转起伏,他们的故事也随之开始、发展、落幕。

他第一次住院,两人初相识。对于他开始的暗示到后来的直白,她一直装作不知,他也不恼,就那样望着她、望定她,直望得她心里忽上忽下。那时的她还没做好接受一个人的准备,还不懂爱究竟是怎样的千回百转,只隐隐察觉有什么东西在复苏,只要每天看到他,心中就像有蝶飞过,轻盈欢快、暗香涌动。

一个月后,他转去了另一个城市的军区医院,但,这一去,从此杳无音信。

他和她并没有山盟海誓的约定,她甚至还没有回应他的表白,但是无妨她心里突然疯长的思念。她,低估了他在心中的位置,浑不知,牵挂早已像网一样铺天盖地笼罩身心,逃不开、挣不脱,只能任心被囚禁其中。

在未知的渡口,她为他守候,不分昼夜,不分方向。走过夏天、走过秋天,两个季节,如两个世纪般漫长,满满的担心和挂念,扰得她时刻不得安宁,她想,这就是爱了。

重逢时,已是深秋,但,天空仍墨蓝如洗。阳光倾泻,重叠了他的影子,温暖了她的双眸。

他向她表示歉意:他去执行任务了,绝密,所以不曾与她联系。

于她,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回来了,从此,那颗幸福的种子可以发芽、生长。

他们不能时时相见,她日日盼望周末,只有周末,他才有可能请3个小时假出来,两个周或更长,他可以出来一次,她戏称“这是他放风的日子”。每次,她陪他去商场买他爱吃的食物和烟,他喜欢抽烟,她担心着他的健康,却也不忍心阻止,部队里的生活乏味枯燥,她懂。

他不曾主动买给她什么,总让她自己挑选,她总说“没有吃零食的习惯”,他于是不再坚持。其实,她是不舍得花他的钱,她也的确不怎么吃零食。那时,物价还没有满天飞涨,他每次购物的金额几乎是她一个月半的生活费,她不诧异,两人的成长经历不同,消费观念自然不同。只是很久以后,她不经意提起这段旧事,朋友几乎瞪圆了眼睛:他竟不知你的心思吗?她摇头:是我不喜欢。朋友抚额长叹:恋爱中的人智商果真为零。后来的她也在思索,两人之间的相处是有些不妥,她,不像是被捧在手心里的女友,究竟是什么,她一直理不清,这是后话,当时的她只是傻傻幸福的。

不久,他又住进了医院,一通电话打来,她便慌了手脚,乱了心神,她顾不上迫在眉睫的考试,只知道他不好了,她便寝食难安。他手上长了瘤,良性,需要切除,当她看到手术后的他一手包扎得像粽子,一手挂着点滴,心疼难过地无以复加。他吃不惯医院里的饭,又不能出外,她便垄断了他的一日三餐。

她喜欢每天把饭送到他床前,看他吃得狼吞虎咽,心里就泛出一个个快乐的小泡泡。

每天早上七点,她拎着早餐,穿过学校和医院相隔的小山,叩开他病房的门。里面住着六、七个来自不同部队的军人,那扇吱吱作响的门,总能惊醒其中的几人,他们自被窝探出头,望望满脸歉意的她,又望望睡眼惺忪的他,表情各异,总让她有种微微尴尬,却又忍俊不禁的冲动。待他吃完早饭,她便收拾了碗筷,然后转到菜市场,在眼花缭乱的摊位上,挑一些或荤或素的菜拿回宿舍,就着东挪西借的厨具洗手羹汤,她喜欢为他忙得不亦乐乎,也幸福得不亦乐乎!

他总是爱端着饭,突然把面孔凑到她面前,笑得眼睛弯弯,眉毛弯弯,脑袋晃来晃去,嘴里含糊不清,偏偏念念有词道“你真像我妈!”

她作势把温柔的巴掌伸到他面前,嗔道“乱讲!”

他便挑起好看的浓眉,自嘴角缓缓咧开一道上扬的弧,“我妈总是把好吃的夹给我,你也是啊”。

她被他孩子气的神情逗乐了,阳光投射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越发得明媚了。

当然,他不总是欣赏她的手艺,她清楚得记得那次,他面对她欢天喜地拎过来的饭菜,只是瞥了几眼,久久不动筷子,她催促他该吃饭了,他漫不经心丢来一句“什么东西,这么难看!”一句话让她从头冷到脚,她愣了好久,那是她又一次几个小时手忙脚乱的成果,她有点委屈,只是终究没说什么,她像哄孩子一样哄他吃了一些,他终究没觉察她眼眶里盘旋打转的湿润。

她也为即将到来的考试担忧,但是,那些时光,在她眼眸里洋溢的始终是一种旷世的幸福,简单却丰盈!

她曾发誓,不去家乡以北的地方:她不喜面食,她也怕冷,冬天,她的双手总是没有温度。但是,填报志愿时,她最终放弃了南方一所心仪已久的学校,改填了他家乡所在省的一所学校。几个月后,当她以超出三、四十分的成绩被研究生院录取时,欢欣自眉梢飘逸而出,别无它因,只因为那是他的家乡,是他成长的地方,她将去追逐他成长的足迹,这怎不叫她欢喜、期待?

她踏出大学校门时,他也接到调回家乡的调令,她随他回家见了父母,他们待她很好,让她从心底有种家的温暖,她也视他们为可敬可爱的长辈,所谓爱屋及乌,大概如此吧。

她一直小心翼翼、视若珍宝地将对他的感情放在心底最柔软的角落。她认定他就是她将要守护一生的传奇,却浑然不觉,一些东西已悄然远去,她一直仰望着他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的身影,只要他需要,她必全力以赴,从不曾停留驻足看一看,他已变成阴天里的太阳,不愠不火、不远不近!或许从她见过他父母开始,或许更早,他的电话已从每天一次,变成两天、三天甚至是四天一次。她时时刻刻盼着他的消息,分分秒秒念着他,她总是在心里为他找各种理由:他忙、他有任务、他也想她、、、她的爱已是犹自忘我,如痴如醉!

他第三次住院时,她守护的幸福终于像泡沫一样破灭了,他不知道她宁愿代他受痛,他不知道她日夜牵挂着他的安好,他不知道她每次辗转七八个小时看过他后,更加的愁眉不展、、、他像孩子一样放肆地攫取自由,而不顾这自由将带给她怎样的毁灭?!

“但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她不是张爱玲,他也不是胡兰成,相同的是,她们的岁月都不静好,他们的现世也都不安稳。她是学心理学的,可是她排遣不了自己心中的忧郁。每个夜晚、每个白天,她的世界总是电闪雷鸣、飞沙走石。她的双眸从来都是单纯快乐的,就连他抱怨她做的汤不好,他在她生日时让她空等半天,她去连队找他连面都没有见着、、、她也没有抱怨他半句不是,可如今,她只觉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只觉泪反反复复的流,它们委屈,她也委屈。她爱得那么卑微、那么小心,可是她的爱终究温暖不了他的心。

当“我从没有真正爱上你”这句话自他口中说出,她已问不出他常说的“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认定你是我今生要找的妻”有几许真实的情意,她更加恍惚,他对她的承诺有几分可以相信,又有几分能够相信?她一直觉得自己足够坚强,没有他的照顾,她能把自己照顾地很好,只有在深深刺痛之后,她才恍然明白,所谓的坚强不堪一击,苍白如斯、脆弱如斯!

不问谁先负了谁,谁先伤了谁,远离这场爱恋、远离这场记忆,她踟蹰良久,于泪眼婆娑里收回为他悸动的心。多少深情、多少无奈,都在肆掠的风里,恍了她的眼、冷了她的心,从此,她只愿回到安静如初的岁月,或许漂泊是她今后的归宿,那悲欢交织的感情,会不会如自然界的绿色,纵然今年消退,却又来年复苏?

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她和她的爱恋隔着透明耀眼的玻璃,她和它只能隔窗相望,只能近在咫尺,远在天涯!

她,是指我,当写下上面的内容,过往已有些风淡云轻,我好像诉说着别人的故事,爱过的人、流过的泪都在季节的风里,像透过枯枝的阳光,斑驳了影子。

“如果某天,你负了我,我会离去,永不回来”。某年某月,我如此说。

“我永远不会负你!”他如此答。

只是,岁月太重,

誓言太轻!

有些爱,终究是要辜负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