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二七章 梦中枪声报警讯 花烛洞房起战云 第二七章(1)伍代问计

bjunqing200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次日上午,伍代雄介在安排好了羊八寨据点重建的相关事宜以后,留下崔玉田、赫连洪、乔象福等人及其所部骑兵驻守,便率领着日伪军大队人马匆匆地赶回了金沙镇。 在伍代雄介看来,自打上次大扫荡过后,整个新海县已经成了大日本皇军的一统天下。可是,就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接连有旧城和羊八寨两个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次日上午,伍代雄介在安排好了羊八寨据点重建的相关事宜以后,留下崔玉田、赫连洪、乔象福等人及其所部骑兵驻守,便率领着日伪军大队人马匆匆地赶回了金沙镇。

在伍代雄介看来,自打上次大扫荡过后,整个新海县已经成了大日本皇军的一统天下。可是,就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接连有旧城和羊八寨两个中心据点被抗日救国军给拔掉,这让他大伤脑筋。

为了尽快改变这种被动挨打的局面,回到金沙镇的当天晚上,他便把岸川一郎、武居弘通、狩野市郎、董祥荣、黄省三、胡中平、殷秀山等人统统给召集了起来,在司令部召开紧急军事会议,研究部署应对的策略。

会议一开始,伍代雄介就皱着眉头说道:“我们进驻金沙镇有近半年的时间了,大小据点也设立了几十个,从总的军事实力来讲,土八路是无论如何也占不到上风的,可是我们却总是在被动挨打,这种局面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你们大家出出主意,这日后的仗该怎么去打才好啊?”

董祥荣感叹道:“这个事情是明摆着的,上一次大扫荡,我们只是凭借着强大的军事实力把土八路给赶出了金沙镇,可土八路的军事实力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失,他们有人有枪,什么时候都可以出来捣乱的!”

又道:“就现在的形势来看,我们在明处,土八路在暗处,说到总的军事实力他们是不如我们,可是,若是他们集中兵力攻击一点,我们那一个据点都是吃不消的。要想改变眼下的被动局面,就只有把土八路的军事力量给消灭了,才会有我们的消停日子过的。”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伍代雄介觉得董祥荣说话的底气不足,又拿不出个具体的办法,又诱导道:“要消灭土八路的军事力量,董副司令有什么好的主意没有?你也是老行伍了,又是个坐地虎,应该有些具体的办法才是!”

“这个么?”董祥荣应道:“说来还是我们的军事力量不够强大啦,比如说黑龙港这一档子土匪吧,他们都是些玩枪的把式,我们的人三五个打他们一个恐怕都不是对手,更何况他们又占尽了地利!”

“又比如说陈二虎这档子海匪,他们的军事实力虽然不如黑龙港的土匪实力强大,可他们躲在茫茫无际的大海里,我们又没有海军,就是明知道他们在海岛上称王称霸,我们也是老牛追兔子,有劲儿使不上呀!”

他说得这些都是些板上钉钉的事实,对于邹同义、吕景文所部的抗日救国军和陈二虎所部的海防大队的厉害,在场的人一个个都是领教过的,没有人不认同这个实际情况。他这样一抖搂起来,把伍代雄介等人都给说得如同“武大郎吃山芋”一样,全都闷了口。

过了好一会儿,岸川一郎道:“董副司令说得这些情况是不假,可是,我们连遭挫折的原因还不在这里。旧城据点和羊八寨据点的失陷,都不是我们主动出击的结果,而是我们增援不及所致,否则的话土八路是不可能得逞的!”

“依我来看,要解决好及时增援的问题,关键就是得想办法加快我们增援的行军速度!”岸川一郎继续说道,“可是,我们修好的路都让土八路给挖乱了,交通不畅,我们的机械化部队的优势是很难发挥出来的!”

“要解决好及时增援问题,我们应该多多地发展骑兵,在这大平原上,土八路就是把路挖得再乱,也是挡不住骑兵的马蹄子的!”岸川一郎滔滔不绝地发表着自己的见解,说得大家直点头。

“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认真解决!”黄省三半路上插了进来,他道:“从打先前我们增援乔家庄的时候就是这样,我们的增援部队一出击,土八路就有阻击部队在半路上等着打增援,这是个最最要命的问题。不解决好这个问题,就是我们的骑兵再多,半路上这么一打,有什么速度也都给打没了!”

“你们大家注意到这个情况没有?”黄省三卖弄道,“不管是先前土八路打乔家庄,还是后来攻打旧城据点,还是现在攻取羊八寨据点,他们总是选择在夜里发动袭击。所以,要命令各个据点特别加强夜间的防范!”


武居弘通和狩野市郎自打夜探杨芳楷家给“赛半仙”点成重伤之后,被伍代雄介送到天津去调养了两三个月。这两个家伙康复以后,不甘心失败,总想把丢的面子再找回来,所以又结伴回到了金沙镇。

在他们二人想来,他们之所以在金沙镇失手被擒,完全是遭人暗算所致,并不是他们技不如人,只要提高警惕,小心在意,是不会在金沙镇再蹈覆辙的。另外,他们也想通过明查暗访,找出暗算他们的真凶,一较高下。

他们二人身为忍者,偷袭暗杀是他们的专长,见到大家议论纷纷,也跟着跃跃欲试起来。武居弘通说道:“自古以来,人无头不行,鸟无头不飞,我们如果想办法把土八路的首领给刺杀掉,不就万事大吉了吗!”

狩野市郎嘿嘿笑道:“我们弟兄俩都是搞暗杀的大行家,只要侦察到黑龙港和望子岛土八路首领的行踪,伍代君就把刺杀的任务交给我们弟兄俩好了,我们保证把这活儿做得干净利索!”

看着武居弘通和狩野市郎二人跃跃欲试的样子,伍代雄介心下一动,禁不住称赞道:“这不失为一个好主意,只是侦察不到这些土匪头子的行踪,而且你们二人又不认识他们的面容,要想偷袭得手也就难了!”

黄省三把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似地泼开了冷水,拦阻道:“这个刺杀主意好是好,只是不可行!大家可以想一想,黑龙港里港汊迷乱,望子岛波涛连天,要接近都困难,就是武居太君和狩野太君的武艺再好,也是搞不成的!”

“另外!”黄省三又道:“我们这个地方可不同于别的地方,我们这里可是个举世闻名的武术之乡,不用说这些土匪头子个顶个的都是武艺出众的杀手,就是他们手下的小喽罗也不是善茬儿,弄不好会折了两位太君的锐气的!”

见到黄省三破了这个话题,殷秀山也想露一鼻子,跟着吹乎道:“你们各位太君有所不知,在大江南北早就流传着‘镖不喊沧州’之说,南来北往的镖师哪儿有敢到我们沧州这个地面上来乍翅的。在我们沧州这个地面上,刺杀这个活儿可不是个好干的活儿!”

殷秀山虽然甘心情愿地要来当铁杆的汉奸,可对于本地的武术水平还是大有自信的,他不相信武居弘通和狩野市郎这两个家伙的刺杀阴谋可以得逞,所以在在面色语气上表露出了一种大不以为然的神态。

武居弘通冷笑道:“天津卫在你们这一带可是个大都市,也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什么英雄豪杰没有?我们在天津卫开设空手道道馆以来,多次举行擂台赛与你们支那武士比武较技,也没有见过有什么出奇的高人出现,你们沧州这里的武士又有什么了不起了!”

殷秀山不知眉眼高低,理直气壮地辩解道:“哎呀呀,武居太君,您难道就没有听说过,相当年你们日本国的‘大金牛’和‘二金牛’两位空手道大师在天津卫是被谁被打败的么?就是我们沧州的佟师傅呀!”

一见被殷秀山给当面儿揭了短,武居弘通火冒三丈,冷眼诘问道:“我们的两位空手道大师败在你们沧州武士的手里,你是从那里听说的?不知道事实的真相你就不要乱讲话!”

“你知道么?相当年,我们的两位空手道大师之所以在天津失手,并不是技不如人,而是被你们沧州的武士给暗算的!”武居弘通又煞有介事地数落道,“若不是那个姓佟的武士在脚上装了暗器,我们的空手道大师怎么会失手呢!”


提起这些往事,沧州人没有不知道的:十几年前,绰号为“大金牛”和“二金牛”的两个日本空手道高手曾在天津卫摆设比武擂台,先后打伤了不少中国武师,最后还是败在了沧州武师佟忠义的手下!

佟忠义出身于沧州的武术世家,六岁随父习武,艺成之后曾出任过清宫禁卫军武术教官,开设过镖局,辛亥革命后出任过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武术教官,武艺绝伦,与素有“神力千斤王”之称的武术名家王子平齐名。

在当时,日本的空手道高手“大金牛”和“二金牛”自持勇力过人,受日本军界好事之徒的支持和操纵,在天津摆下了一个百日擂台,骄横地声称要把中国武师统统给打败,灭一灭中国武林的威风。

说来这两个家伙还真有些过硬的本领,开头登台较技的几个中国武师连“二金牛”这一关都没有闯过去,就都败下了阵来;在其后来,有几个高手虽然击败了“二金牛”,最终又都伤在了“大金牛”手下。天津的武林同道咽不下这口恶气,便辗转托人从沧州把佟忠义给请了出来。

佟忠义深悟“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道理,他觉得“大金牛”和“二金牛”之所以能够力克群雄,必有过人的绝技;而中国武师屡屡败阵则多是犯了“拳打不识”大忌,便扮成了一个卖油条的小贩在擂台下观察了好几天。待看明白了“大金牛”和“二金牛”的技击手法之后,才信心十足地登上了擂台。

其时,佟忠义已值中年,虽然神功内敛,可看上去身材并不高大,又是穿着一身邋里邋遢的破旧衣服,显得其貌不扬。“二金牛”主擂多日,在连连得手以后,又那里把他这个乡巴佬式的人物放在眼里,一交上手之后就步步紧逼,施展连环腿技法猛攻佟忠义的阴部要害。

那佟忠义对“二金牛”的技击套路早已了然于胸,任凭其全力施为,并不慌乱,三五个照面以后,待其飞出右脚又向会阴处蹬来的时候,便瞅准破绽,闪身一抄就将其脚踝骨抓在了掌中,随之运动内力顺势一抡,便将其从一丈多高的擂台之上给掼了下来,当即给摔得头脸开花,浑身上下都散了架。

“大金牛”和“二金牛”不仅是同门师兄弟,而且还是一奶同胞,见到“二金牛”被佟忠义摔下了擂台,肚子里的小火苗一窜老高,长身就从擂台的观摩席上跳了出来,连个招呼也不打就从佟忠义的身后下了杀手。

擂台比武较技,最为令人不齿的就是偷袭对手,暗器伤人,“大金牛”的偷袭杀招刚一出手就引起了台下的一片嘘声;站在前排观阵的的几位武林同道看得真切,一见情势危急,急忙大喊道:“佟师傅,当心暗算!”



——问计汉奸信口开,牵出武林旧事来!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