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激战:美陆军王牌与解放军王牌的较量内幕

盟军总司令 收藏 31 17986
导读:美国陆军第一骑兵师,是美国军队历史上最久的王牌部队它创建于美国独立战争时期,被称做“开国元勋师”。在两次世界大战中战功显赫,作战中总是充任开路先锋的角色,从没吃过败仗,享有“先驱师”和“常胜师”的美誉。虽然早巳改装为机械化步兵师,但该师一直保留着“骑兵师”的番号,臂章也仍然采用最初的马头图案,可谓美国陆军中的“天之骄子”。   朝鲜战争爆发之后,第l骑兵师作为美第一批美军地面部队入朝参战,从洛东江反攻到突破三八线、进攻平壤,一直担负主攻任务,是“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的“宠儿”,也是美第8集团军司令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美国陆军第一骑兵师,是美国军队历史上最久的王牌部队它创建于美国独立战争时期,被称做“开国元勋师”。在两次世界大战中战功显赫,作战中总是充任开路先锋的角色,从没吃过败仗,享有“先驱师”和“常胜师”的美誉。虽然早巳改装为机械化步兵师,但该师一直保留着“骑兵师”的番号,臂章也仍然采用最初的马头图案,可谓美国陆军中的“天之骄子”。


朝鲜战争爆发之后,第l骑兵师作为美第一批美军地面部队入朝参战,从洛东江反攻到突破三八线、进攻平壤,一直担负主攻任务,是“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的“宠儿”,也是美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手中的一张王牌。师长霍巴特·盖伊少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曾任小乔治·巴顿将军的参谋长,以精通装甲战战术而著称。


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入朝参战,10月25日在温井等地区重创美第8集团军所属的南朝鲜部队。沃克毫不犹豫地将第l骑兵师投入战斗,在云山接替南朝鲜第l师继续向中朝边境攻击前进,企图依靠这支王牌军杀开一条血路,饮马鸭绿江。


10月31日,第l骑兵师先头部队第8骑兵团级战斗队进入云山,师主力则进至云山以南的龙山洞。此时在云山地区,除了美第l骑兵师主力之外,还有南朝鲜第l师所属第15团和第12团一部。南朝鲜部队要求美军马上接防,而美军则要求南朝鲜部队先收复丢失的阵地。最后议定:一旦南朝鲜军收复失地,美军立即接防,向鸭绿江推进。


团级战斗队是美军作战的基本战术单位,它以1个步兵团为骨干,配属1个炮兵营、1个坦克营和工程、通信、运输分队,具有很强的火力和机动力。第8骑兵团级战斗队在第l骑兵师中一贯担任开路先锋,傲气十足。南朝鲜部队指挥官告诉第8骑兵团团长帕尔莫:“云山周围肯定已经布满了中国军队,他们的战斗力很强,你们应该小心应付。”帕尔莫一笑置之,说:“中国人?就是那些黄种人吗?他们也会打仗?!”,手下参谋要求向师部报告这一情况时,帕尔莫傲慢地说:“枪声未响,先打报告,这不是第l骑兵师的风格。”


帕尔莫心目中的中国军队,不过是一群毫无现代战争经验的乌合之众。他不相信中国军队有胆量挑战美军王牌军,与美军的飞机、大炮和坦克较量,他把即将开始的战斗视为一次“武装示威”。正是这种傲慢轻敌,埋下了失败的祸根。因为云山四周此时的确已布满了中国军队。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9军,就是要挑战美国的王牌军,进行一次强者的对话。


志愿军第39军,是人民解放军中一支声名显赫的部队。它的前身是工农红军第25军,后改编八路军第344旅的八路军南下支队、新四军第3师,曾在抗日战场上屡建奇功。解放战争期间,该师千里跃进东北,改称东北民主联军第2纵队,后改称第39军,从白山黑水一直打到中国西南边睡的镇南关,是第四野战军中的攻坚尖刀,具有极强的战斗力,是人民解放军中当之无愧的主力军。朝鲜战争爆发后,第39军奉命北上,驻防中朝边境。接着于10月19日跨过鸭绿江,成为第一批入朝参战的志愿军部队。入朝之后,第39军的作战任务曾几经变化,最后确定为在云山地区歼灭南朝鲜第l师。


云山,是朝鲜云山郡的首府,群山环抱,河流纵横,地势易守难攻。它是朝鲜北部的交通枢纽,也是朝鲜北部山区的人口,战略地位非常重要,当电正好位于美第8集团军的战线中央。云山之战,对整个战局关系重大。志愿军总部将攻克云山的重任交给了第39军,但要求在美军翼侧迂回的部队断敌后路时再发起攻击。


第39军军长吴信泉对此战的重要性十分明白,同时对打好出国第一仗充满信心。他对志愿军副司令邓华说:“请总部首长放心,云山这一施子敌人我吃定了,咱39军包打云山”’10月28日,第39军隐蔽进至云山的西北、西南和东北地由指定位置,并攻占了云山附近的有利地形。这时,兄弟部队已经捷报频传,而第39军按照预定部署,却要按兵不动,隐蔽作战意图。对于一支荣誉感极强的部队而言,这种等待不营是一种煎熬。吴信泉本人虽有点急不可耐,但他对进攻的每一个细节仍然精雕细刻。他所掌握的情报是云山之敌为南朝鲜第l师的2个团,而不知道美军第8团级战斗队已经进入云山。所以他确定的作战方案是:


集中咽个团对云山实施进攻,以第l16师主攻,第l17师助攻,第115师主力阻敌打援,杀鸡用牛刀,一锤定音。


10月30日,志愿军总部最后同意第39军进攻云山的部署。总攻时间定在l1月1日19时30分。中美军队在朝鲜战场上的第一次较量即将爆发。但是,需要指出的,无论是美军还是志愿军,实际上对这次战斗都缺乏足够的心理准备,并不知道对手的实力。中美军队两支王牌军的较量是以一个戏剧性的开端而展开的。l1月1日早晨,云山地区大雾弥漫,加上连日激战所引燃的烟火,能见度极差。吴信泉接到志愿军总部的通报,称美第1骑兵师已经进至龙山洞地区。他高度重视这一情报,为防止美军北上增援,他马上派出一个团南下,到龙山洞至云山的公路上构筑阵地。


由云山通往龙山洞的公路是美第l骑兵师的主要补给线,沿九龙江河谷延伸,形成了两个大的弯曲部。靠近云山的弯曲部酷似一个骆驼头,龙兴江在骆驼鼻子处注入九龙江,两江汇合处有一座公路桥,称做诸仁桥。美军把诸仁桥周围地区叫做“骆驼鼻子”。由“骆驼鼻子”向南几千米,九龙江形成了第二个弯曲部,形状酷似一个乌龟头,其鼻子部位正好财准龙头洞,美军称此为“龟头鼻子”。“骆驼鼻子”和“龟头鼻子”是美军北进南撤的必经之路。


吴信泉派出的部队是志愿军第39军第343团。这是一个红军团,具有光荣的传统,作风顽强,尤其善于防御作战。吴信泉求第343团在“龟头鼻子”处设防,坚决阻止美军北援。时间紧急,接到任务之后,团长王扶之率全团白天以强行军向龟头鼻子”前进。


正午时分,正在行军的第343团被美军空中观察机发现。美军师长盖伊接到报告后,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这意味着对手正企图切断龙山洞通往云山的公路。他立即命令驻扎在龙山洞的第5骑兵团级战斗队指挥官约翰逊上校派部队向北巡逻;命令云山的第8切源部队驻守诸仁桥,保证公路畅通;命令空军和炮兵严密封锁通往“龟头鼻子”的山路。


志愿军第343团冲破美军飞机和炮火的封锁,抢先一步到达了“龟头鼻子”。部队还没构筑好工事,美军的北上巡逻分队到了。志愿军突然开火,领头的一辆美军吉普车轰然起火,瘫在公路中央。后尾的卡车接着被打燃,歪倒在路旁。美军士兵尚未弄清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场伏击战就干净利落地结束了。美军60人的排级巡逻队,只有几人逃回了龙山洞。


约翰逊得知巡逻队遭伏击,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马上派出第l营向北攻击前进。自己随后率第2营到达“龟头鼻子”,亲自指挥部队向志愿军阵地发起了轮番进攻。


美军的攻势越来越猛,志愿军寸士不让。双方激战到了黄昏时分,美军已显疲惫,攻击势头明显减弱,志愿军则斗志正旺。王扶之抓住有利战机,命令第l营出击。第l营快如闪电,狠如饿虎,打得美军狼狈后撤。其中第l连全歼美军B连,创造了以一个连歼灭美军一个连的模范战例。


彭德怀接到战报,传令嘉奖第343团第l营第l连,称:“从此次作战中,可看出我军指战员的战斗素质与作战精神比敌人强。我以一个连即能歼灭美军一个连。”


第343团首战告捷,奏响了云山之战的序曲。不过,美军第8团团长帕尔莫却依旧在做着进军鸭绿江的美梦,他没有训令部队转人防御,只是命令第3营在“骆驼鼻子”设防,保护后方,要求其它部队继续进行向鸭绿江推进的准备。


上午,南朝鲜部队向志愿军阵地发动了多次进攻,可除了多丢下几十具尸体之外,一无所获。到了下午,南朝鲜部队再也不愿白白送死,不顾美军阻拦,撤下阵地,扬长而去。帕尔莫无奈,只得下令所属部队提前接防。一时间,云山城内,人声鼎沸,车辆如梭,一片混乱。


这一切都被密切注视云山城内情况的志愿军观察员看在眼中。15时,观察员向第l16师指挥所报告:南朝鲜部队正在撤出阵地,公路上发现有车辆、人员向南移动。师长汪洋亲自到山头上观察,他并不知道美军已经接防云山,眼前的景象使他得出结论:敌人想跑!他指示部队做好提前出击的准备,并将情况向军部做了报告。


吴信泉接到报告后,从凳子上一跃而起,走到作战地图前,用手往云山的位置一砸,说:“想跑?没那么容易!总攻提前进行,命令炮兵开始炮火准备,部队16时出击!”15时30分,第39军的炮兵和配属的炮兵2个团又1个营,向云山猛烈射击,炮火持续了20分钟。16时,担任助攻任务的第l17师首先从云山东北方向向云山外围高地发起了进攻。


守卫此地的是南朝鲜军队第15团,并得到了美军第10高炮群的支援。美军的炮火非常猛烈,很快在南朝鲜阵地前打出了一片火制地带,但它并没有挡住志愿军的进攻。第l17师三路出击,很快突破了南朝鲜军的前沿阵地。南朝鲜部队收缩防御,死守三巨里核心阵地。


志愿军有进无退,冲上高地,与南朝鲜军展开了肉搏战,另外分出一支部队,向美军炮兵阵地猛扑过去。美军见势不妙,抛下南朝鲜军先行南撤。离开了美军的炮火支援,南朝鲜军顿作鸟兽散。志愿军紧追不舍,于21时攻占三巨里。随后兵分两路,一路。直通云山城区,另一路向上九洞攻击前进,阻截逃敌。战至23时,云山东北方向的南朝鲜军部队已被基本消灭。美军战史称:“午夜刚过,南朝鲜第15团就已不再是一支战斗建制部队了,大部分人战死或做了俘虏,侥幸逃脱者极少。”


志愿军第l17师进攻开始不久,担任主攻的第l16师也在云山西北方向发起了进攻。要想攻进云山,先要扫清外围高地,但敌军阵地前不易展开兵力,师长汪洋仔细研究地形后,制定了巧妙的进攻计划。他命令第347团以1个营首先出击,截往后撤的南朝鲜部队,吸引高地上的敌军注意力,掩护师主力利用林木掩护向敌阵地隐蔽接近。拿下高地后,二梯队马上发展进攻,直捣云山城。


战斗开始。志愿军第347团第2营如一股旋风掠过山谷,转眼间即在龙浦洞附近抓住了后撤中的南朝鲜第12团1个营。双方在公路上杀作一团。路旁高地上刚刚占领阵地的美军见此情景,集中火力支援南朝鲜军作战。


这正是汪洋所要达到的效果。在高地上的美军注意力均被吸引到了公路上时,第l16师主力已经进入了进攻出发位置。汪洋一声令下,第347团主力和第348团如两把尖刀,直捣美军阵地。这时已经是黄昏时分,高地上、河谷中到处枪声一片,军号声大作。美军被搞得晕头转向,搞不清哪里是志愿军主力,到底有多少志愿军。美军营长米利金是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老兵,但他却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阵势,惊得目瞪口呆,半天才下令重机枪连开火。机枪射手请示射击目标,米利金叫道:“往哪打?那里有喇叭声,就往那里打!”美军的机枪在阵地前打出了一道火墙,志愿军正面进攻受阻……,迂回分队在夜幕的掩护下,从侧后冲上了美军阵地。一排手榴弹,接着是冲锋枪的扫射,战士们猛打猛冲,将美军阵地搅得一片混乱。一个志愿军的战斗小组动作过猛,连手榴弹都来不及投,就冲到了美军的机枪掩体前,两人一合力,干脆把美军的机枪连带射手一起掀下了山崖。战至22时,两颗绿色情号弹从美军阵地上腾空而起。美军残部向云山城内狼狈逃窜。


激战过后,志愿军士兵惊异地发现自己的对手不是南朝鲜兵,而是黄头发、大鼻子的美国兵。这是他们战前所不知道的。经过审讯战俘,他们方明白自己遇到了美国的王牌军——第l骑兵师。


情况被逐级报告到了第39军军部。军长吴信泉沉吟片刻,对政委徐斌州说:“本想吃肉,却先啃上了骨头。怪不得火力这么强,原来是美军的王牌军。我的意见,继续进攻,吃掉这股敌人!”徐斌州说;“同意。出国第一仗就与美军交手,这是对我们的考验。应该告诉各师,发扬我军近战、夜战的特长和大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首先从气势上压倒敌人!”“就这么办!”吴情泉说,“命令各师,多动脑筋,先打乱敌人,然后各个歼灭。”


志愿军总部接到报告后,彭德怀司令员的答复只有一句话:“坚决消灭美军王牌师。”


彭德怀的命令迅速传达到部队。听说与美国王牌师交手,第39军官兵斗志更旺,一股英雄豪气陡然而生。一位班长说:“它是王牌,老子就是王中王,专克狗日的王牌军!”志愿军的进攻更加猛烈。到23时,志愿军已经攻克云山外围的全部高地。师长汪洋立即命令预备队第346团投入战斗,向云山城内发动进攻。第346团团长吴宝光亲自到尖刀连——第4连布置任务,要求他们不顾一切,决不恋战,直插云山城内,来个中心开花,为团主力打开通路!


第4连跑步前进,很快便通过了美军的炮火封锁区,进至云山城边的三滩川大桥附近。这里是进入云山的必经之路,美军严密布防。第4连隐蔽前进,直到距大桥150米时才突然开火,发起冲锋。尖刀排冲上桥头,迂回分队则迅速解决了美军迫击炮阵地。趁敌混乱,全连突入了云山城。


副班长赵子林带领三名战士,两人一组,交替掩护,冲在全连的最前面。在城中心的十字路口,迎面碰上了一辆美军的重型坦克,坦克后面跟着车队。他们一阵射击,卡车上的步兵纷纷跳下车。坦克也掉转炮塔,对准赵子林等人猛烈扫射。其它几个战斗小组这时也已先后赶到,与美军形成对峙。赵于林见状,找来两根爆破筒,喊道:“掩护我!",就向坦克扑去。


美军坦克发现有人接近,马上封锁街面。赵于林躲进街旁的屋子,穿墙破门,一直冲到了坦克近前。不料,爆破筒插不进行驶中的坦克履带。赵子林情急之下,干脆横刀立马,冲上街头,等美军坦克驶到眼前,方拉响爆破筒,纵身跳入了路旁的一间空屋子里。


“轰隆”一声巨响,房屋被震得泥土直落。赵子林抖掉尘土,跑到大街上一看,不由得哈哈大笑,只见美军坦克的履带被炸成了几段,车体在巨大的惯性驱动下,冲出好几米,压扁了一辆吉普车,车上的几名美军也变成了肉酱。


拔掉“拦路虎”,4连直捣美军指挥所,战士们高喊着“缴枪不杀”冲人院中。活着的美军听不懂中文,不知如何是好。一位志愿军战士对准天上就是一梭子,叫道:“不服气吗?咱们再打”,美军听不懂中文,却听懂了枪声,急忙举起了双手。


紧随着第4连,志愿军其它部队从四面八方突人了云山城,与美军展开了巷战。在志愿军的猛烈进攻之下,美军已经斗志全无。为避免全军覆没,团长帕尔莫只好下令向南撤退。由云山向南有两条公路,一条通向龙山洞,一条经上九洞、立石通向宁边,两条公路在西迂洞附近分叉。午夜过后,美军部队开始后撤。由于通往龙山洞的公路已被切断,帕尔莫命令部队向立石方向撤退。


然而,想跑,已经来不及了。美军先头部队刚刚通过西迂洞路口,主力即被志愿军挡住了去路。担负穿插任务的志愿军第348团如神兵天降,一举攻占西迂洞路口,封锁了美军南撤的通路,将其拦腰截成数段,并趁势以一部攻占云山机场,全歼守敌1个连,美军的4架飞机还没来得及起飞,就变成了志愿军的战利品。


在西迂洞路口,南撤的美军部队与志愿军部队展开了混战。志愿军首先击毁l辆榴弹炮牵引车,接着又击毁l辆清障坦克,把公路堵得水泄不通。美军几次反击,都无法打开通路。第8团副团长埃德森只好下令部队抛弃重装备,分散突围。这样,向立石撤退的美军主力第8骑兵团第l、2营,坦克第70营,野战炮兵第99营的坦克、卡车、榴弹炮都被抛弃了,活着的官兵们趁着夜幕,有的逃向了诸仁桥地区,有的逃人深山,直到几天后才回到部队。战至l1月2日凌晨,云山地区的美军第8骑兵团级战斗队主力连同南朝鲜第15团、第12团1个营大部被歼。只有驻守“骆驼鼻子”的美军第3营的命运还是一个未知数。


美军主力在西迂洞路口受阻并遭受重刨的消息传到第3营后,营长奥蒙德少校急忙命令占领诺仁桥旁高地的K连和L连撤回营地,同时命令全营所有车辆在桥边空地集结,成行军纵队排列,准备以坦克开路,在第5团级战斗队的接应下,突破志愿军的阻截,前往龙山洞。


这时,时间约为l1月2日凌晨两时。诸仁桥头月光狡洁,虽人声鼎沸,却无枪炮之扰,是云山地区唯一一块安静的地方。在部队集结的过程中,一些美军士兵忙里偷闲,进入了梦乡。就在这时,在明堂洞通往诸仁桥的山路上,出现了一支队伍,他们背着枪,一声不吭,向桥头急速走来。美军哨兵拦路发问,来者用朝语回答了数句,并没有停止脚步。哨兵听不懂朝语,以为来者是被打散的南朝鲜部队,遂放松警惕,让其通过了诸仁桥。


队伍过桥后,一直向美军营地中央走去。当行进到美军第3营营部附近时,队伍中突然响起了几声短促的小喇叭声,全体人员随着喇叭声在瞬间展开,向美军的帐篷和车队扑去。睡梦中的美军士兵稀里糊涂地做了刀下鬼,公路上的车辆也在连续的爆炸声中起火燃烧。美军营长奥蒙德听到枪声,走出帐篷,刚要开口发问,就被迎面扫来的子弹打倒在地。副营长莫里亚蒂好容易集中起20多人,突出火网,自己逃命去了。美军第3营指挥所顷刻间被消灭。剩下的美军失去指挥,一片混乱,只得各自为战。


进攻诸仁桥的部队,是志愿军第l15师第345团。那支勇闯诸仁桥的分队,是第115师警卫连。这是吴信泉设下的一支奇兵,负责截断云山之敌的退路。他们的进攻既不能过早,让敌人发现志愿军的意图,也不能太晚,让敌人跑掉,必须准确把握进攻时机,而且要出手即胜。


团长要清川接受任务后,与部属反复研究了作战计划,最后确定了奇袭加强攻的方案,以师警卫连化装成南朝鲜散兵,混过诸仁桥,先打掉美军指挥所,然后再发起全面进攻。师警卫连奇袭得手,第345团全线出击,里应外合,与美军展开了近战。顿时,诸仁桥头火光四起,枪声大作,杀声一片。从高地下撤的美军两个连还没到达桥头即被志愿军基本歼灭。美国陆军战史描述当时的情景时说:“第3营陷入了一场‘西部牛仔与印第安人式的战斗’。”


战至天明,剩余的美军被压缩在诸仁桥畔的一块稻田地中。美机此时赶来助战,在诸仁桥四周狂轰滥炸。被围美军在飞机的掩护下,以坦克为核心,构成了一个方圆180来米的环形阵地,固守待援。志愿军见美军已集中,且火力猛烈,遂暂停进攻。


枪炮声逐渐沉寂,被围美军开始清点人数,除第3营人员之外,还有陆续逃来的其它营散兵,共740多人,其中半数以上是伤员。一架在头上盘旋的飞机给他们投下了师长盖伊的手令:“坚持下去,接应你们的部队已经上路。”


盖伊所说的接应部队,就是在“龟头鼻子”受阻的第5团级战斗队。得知第3营被围的消息,团长约翰逊心急如焚,因为他原是第3营营长,一个月前才晋升第5团团长。


从“龟头鼻子”到“骆驼鼻子”,直线距离只有3千米左右,地面距离也不过9千米。约翰逊不相信凭借飞机、大炮和坦克的优势火力,竟无法冲破志愿军的防线。盖伊也是孤注一掷,给约翰逊又调来两个营和几个坦克排、炮兵连,要求他在天黑前务必接出第3营。


2日上午,美军的飞机、大炮和坦克对志愿军阵地实施密集轰击,并投掷了凝固汽油弹。守卫阵地的志愿军第343团第l营只构筑了野战工事,且缺乏对付凝固汽油弹的经验,伤亡增大。飞溅的汽油到处肆虐,越扑打火越旺,加上阵地上林木、杂草丛生,阵地上烈焰熊熊,难以容身,志愿军暂时撤离阵地。


美军占领了志愿军的第一道阵地,非常得意。约翰逊马上下令向志愿军第二道阵地进攻,并调集两个步兵连和四个坦克排组成特遣队,准备一旦进攻得手,就快速冲向“骆驼鼻子”。战斗进入了最关键的时刻,美第l军军长米尔本和盖伊也亲自到前沿观察所督战。


但是,尽管有飞机、大炮和坦克开路,美军的进攻却再也没能有任何进展。从下午两时到黄昏时分,美军对志愿军阵地连番攻击,兵力由一个连增至两个连,最后增至两个营、甚至三个营一起进攻,但都无法踏上志愿军阵地一步,只是在阵地前丢下了上百具尸体。约翰逊有两位上司在背后督战,不敢怠慢,亲自披挂上阵,指挥冲锋,仍一无所获,自己倒挨了志愿军一颗炮弹,被炸成重伤。在稳固防守的基础上,志愿军第343团不失时机地投入了第二梯队,数路并发,对美军实施反击,不仅将美军赶下了山坡,而且收复了丢失的阵地。美军官兵被志愿军反击时的军号声和喇叭声搅得心惊胆战,给志愿军阵地起了一个名字,叫做“喇叭山”。


现在,美军中谁都明白这场战斗败局已定,但谁都不敢下令停止进攻,因为这样做,就意味着丢弃被围的第3营,这与美国陆军的传统是相悖的。在前沿观察所,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军长米尔本。米尔本铁青着脸,独自走出指挥所,在一块岩石上坐下,久久凝视着几千米外的志愿军阵地。


回到观察所后,米尔本下达命令:“任何救援第3营的努力都将是徒劳无益的。我命令部队放弃进攻,立即向南撤退。”


盖伊闻言,大惊失色,刚要争辩。米尔本把手一挥,接着说:“我明白你要说什么。我和你们一样痛恨这个决定,但我对此承担责任,这是我一生中做出的最让我心碎的决定。”


米尔本说完,扬长而去。盖伊呆站了许久,才掏出手帕,擦擦眼睛,说:“执行命令,让第5团撤出战斗。至于第3营,愿上帝保佑他们吧。”米尔本的命令传到了“骆驼鼻子”的美军第3营,绝望的情绪笼罩着每个人。志愿军追击炮弹不断地落人包围圈,美军的伤亡持续增加,此时只剩下450多人,其中尚能走动者有2O0多人。靠吗啡维持生命的第3营营长奥蒙德决定:伤员全部留下,由军医安德逊上尉率领向中国人投降,其他人天黑后分散突围。这是奥蒙德少校做出的最后一个决定。两个多小时后,奥蒙德因伤重身亡。


难熬的白天过去了。夜幕降临,美军的突围行动开始。但是,志愿军行动更快。突围的美军没爬出几步,志愿军第345团向被围美军的总攻也已开始,将美军迎头堵了回去,并趁势突人美军阵地。


激战一夜,美军第8骑兵团第3营全部被歼,营长、营参谋军官和四个连长或死或被俘。作为一个建制单位,第3营已经不复存在。


l1月6日,美国陆军被迫撤销第3营番号。


云山之战至此全部结束。中美军队在朝鲜战场上的第一次较量以志愿军的胜利而告终。在两天零三夜的战斗中,志愿军第39军重创美国陆军第l骑兵师,毙、伤、俘美军和南朝鲜部队共2000余人,其中美军1800余人,击落飞机3架,缴获飞机4架,击毁与缴获坦克28辆、汽车170余辆、各种火炮l19门。这是美军第l骑兵师历史上最为惨重的一次失败。彭德怀总司令高兴地说:“从没吃过败仗的美国‘常胜师’——骑l师这回吃了败仗,败在我们39军的手下!”


美军王牌军在朝鲜战场被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击败的消息震惊了世界,在西方军界引起了强烈的反响。时任美国陆军参谋长的乔·柯林斯将军在回忆录中写道:“作为乔治·巴顿将军的部属,霍巴特·盖伊怀着沉痛的心情,咽下了一杯苦酒。”这杯苦酒使得美军上下如梦方醒,不得不重新认识中国军队这个“勇猛而危险”的对手。几十年后,一位参加过云山之战的美军军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仍心有余悸;他说:“云山?我的上帝,那是一次中国式的葬礼!”




18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