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爱她,有这样爱她吗?

翅膀丫丫 收藏 1 262
导读:夜幕降临了,有两只蚊子歇在草叶上。 公蚊子吸了一口草汁,轻轻地推了一下赌气僵立的母蚊子,柔声说到:“亲爱的,你就喝一口吧,你一天都没吃东西了。”母蚊子鄙夷地看了一眼沾满露水的草汁,说:“没味道的东西,我怎么吃得下?天天劝我喝露水,你烦不烦啊?”“你存心和人类做对吗?万一你····”公蚊子焦虑地说。 “你是懦夫,知道吗?”母蚊子冷冷地看着他,然后震翅飞走了。 公蚊子忧心忡忡地看着人们的窗户里透出来的灯光,他知道她在里面,不知道为什么,今晚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露水更重了,他更冷了

夜幕降临了,有两只蚊子歇在草叶上。

公蚊子吸了一口草汁,轻轻地推了一下赌气僵立的母蚊子,柔声说到:“亲爱的,你就喝一口吧,你一天都没吃东西了。”母蚊子鄙夷地看了一眼沾满露水的草汁,说:“没味道的东西,我怎么吃得下?天天劝我喝露水,你烦不烦啊?”“你存心和人类做对吗?万一你····”公蚊子焦虑地说。

“你是懦夫,知道吗?”母蚊子冷冷地看着他,然后震翅飞走了。

公蚊子忧心忡忡地看着人们的窗户里透出来的灯光,他知道她在里面,不知道为什么,今晚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露水更重了,他更冷了,但是她还没出来。

他想到了他们的前世,不是两只蚊子,而是生活在冰天雪地里的企鹅。那时候他是一只最优秀的企鹅,深深爱着她,像所有准备求婚的企鹅一样,他千心万苦的准备着,去寻找石子,他长途跋涉,丢下一块又一块不太满意的石子,摔得头破血流时,他终于找到了一枚最精美的最光洁的,他觉得只有这一枚才配得上她。

可是,她和另一只企鹅结婚了。那只企鹅跟在他的后面检石子,把他检的都检了起来,送给她。虽然那些石子都很粗糙,但是数量很多。她便选择了对方,他只好伤心地退出,但是对她的感情永远不变,追随了她一生,直到这一生陪她做蚊子。

他终于等不下去了,也飞进那个亮着灯光的窗户。他看见她正伏在人的胳膊上埋头吸着血。同时他也看见那人正抬起另一只手········“不要,快飞走!”他急忙提醒她。随着“拍”的一声,她痛苦的卷成一团,掉到地上去了。他飞近她,跪在一团血污里泪如雨下。

“你把我们两个都葬送了,你为什么总不听我劝?”

“我知道,可是我没办法····因为我怀了你的孩子···草汁的营养太少了,我必须吸血···我知道我会死,但是你要继续活下去,人类不会伤害你的,因为你没有冒犯他们···”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早告诉我?”

“我知道你疼我,如果我告诉你,你会替我做的,那么此时死去的将是你了···上辈子我们是企鹅,其实我是一直爱你的,可是我还是嫁给了他···因为他给我了好多石子,你知道吗?在冰天雪地里如果没足够的石子做窝孵卵,我们后代在出客之前就会被冻死的···你送我的石子很漂亮,可是那是爱情,单纯的爱情支撑不了婚姻和对儿女的责任···上辈子我没嫁给你,你恨我吗?”

他拼命地摇摇头,泣不成声:“是我不好,我没有保护你,给不了你需要的一切,让你受罪了···下辈子我们做螳螂好吗? 在新婚之夜,你吃了我,为我生孩子···死在你的腹中,我一定很幸福的···”

“不,不,还是我们做蝉吧。天天喝着露水,快乐的唱歌······”笑容很快从她的脸上消失,她大口大口地喘气:“我不行了,你快走吧,人要来了···”

他露出苍凉而无悔的笑容:“我不走,我们不是要一起做蝉吗···”

“拍!”一声脆响。“哈,又打死了一只臭蚊子!”人高兴地说。

如果有来世,朋友, 你希望做什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