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密的特战 第十卷.酷吏主政 第二章.枭陷律调(3)

shugangj11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size][/URL] 10.2.3 第五大道20号总参六处 18:50 自从史吏空降六处以来,作为助手的樊晨便像个影子一样寸步不离的紧跟在史吏的身后,从未见他开口讲话,人们多以为是史吏的气势过盛,盖住了一切。甚至连吕律调也认为这个樊晨不过是个只会提包、开门的秘书而已,所以从未认真仔细的端详过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


10.2.3

第五大道20号总参六处

18:50

自从史吏空降六处以来,作为助手的樊晨便像个影子一样寸步不离的紧跟在史吏的身后,从未见他开口讲话,人们多以为是史吏的气势过盛,盖住了一切。甚至连吕律调也认为这个樊晨不过是个只会提包、开门的秘书而已,所以从未认真仔细的端详过他,今日此时,他的神秘来访顿使吕律调惊诧不已。

“吕律调,我的时间不多,所以,请你仔细听好我说的话。”

樊晨说话时的语气低沉而又神秘,加之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所以更难揣测他说此番话时的含义,无形中加剧了他身上带有的诡异色彩,气氛愈加变得扑朔迷离。吕律调不动声色的看着樊晨,并没有被他神秘兮兮的举止所打动,跟随尹博这么久,耳熏目染之下,吕律调已是老成持重。漫说是樊晨对她讲这番话,就算是史吏也未必能忽悠的了她。

见吕律调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樊晨反而显得急躁起来。他回头看了一眼铁门上的小窗口,见无人朝里窥望,于是加重语气追问道:

“首长托我带话给你,要你坚强,不要让你父母的英名蒙羞,他们…他们可都在看着你呢!”

闻听此言,吕律调忽然觉得好笑,这让她联想起了几个小时之前,那位孙女士在东湖度假村里的表演。滑稽!没有新意!吕律调想,将近三十年了,没人这么主动的跟她提起过自己的父母,这让她几乎都已放弃了找寻父母的想法。她不记得曾经有过多少次,无论她怎么样的追问,得到的都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回答,“他们都英勇的牺牲了”所有的人都这么说。可今天这是怎么了?认识的不认识的,内部的外部的,上面的下面的,甚至连敌人都算在内,全都一脸伪善的替父母带话过来。他们就不觉得乏味吗?

吕律调兴味索然的低下头,重新拾起丢在行军床上的笔接着在那几张白纸上钩钩划划的解析起来,将一脸正经的樊晨干在了那里,就好像他根本不存在一样。她猜想,此刻那张白脸恐怕已被窘成八万了吧!还不知趣的走人算了。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樊晨没在她的漠然下失去矜持,反而比刚才沉稳了许多。或许是意识到了这件事的复杂性,知道绝非三言两语就能说服对方,于是他收起了神秘兮兮的表情,重新换上了一副白板一样的脸孔,缓走到吕律调的面前,只听他煞有介事的大声说道:

“报告写的怎么样了?还要抓紧进度啊!这里可不是休息室,你要尽快给组织上一个交代才好啊!”

樊晨说着猫下腰,趁吕律调不备一把从她的手上夺走了那几张写着人名的白纸,凑到眼前仔细的端详着。吕律调被激怒了,她娥眉倒竖秀目圆睁,刚想发作,却见樊晨的拿纸的手做了个按压的手势,暗示她不要着急,吕律调不明所以,于是按住怒火紧盯着樊晨,这一次她从那张白板上找到这个人的眼睛。

这是一对小得不能再小的眼睛。好像重手出牌时,牌与牌相互磕碰而在牌面上留下来的一两处伤痕,如不仔细端详几乎发现不了。透过这双眼睛,几乎看不到有喜怒哀乐的情绪变化,它就象是两处天然的瑕疵一样毫无生气的嵌在脸上,但吕律调却从中看到了一丝严肃。

这人到底想要干吗?吕律调心中大疑,但她仍旧波澜不惊的坐在那里,既不答话也不反问,静等着对方亮出底牌来。

樊晨煞有介事的看了几眼纸上潦草的字迹,用手指掸了掸说道:

“嗯!有点深度,看得出你是用了心的,继续写吧!别浪费了宝贵的时间。”

说着话,樊晨将那几页纸递还给吕绿调,就在吕律调抬手接住那几页纸的时候,樊晨的手掌轻轻上翻,他的手上突然现出一个亮闪闪的小东西。只见它从樊晨的手上滑下,再顺着白纸无声的落在了吕律调的手上。

“好好表现,我们都看得见。”

樊晨意味深长的说完这句话之后转身便朝着铁门走去,吕律调诧异的盯着手里那件闪亮的东西,目光不自觉的被它牢牢的吸引了。

咯吱一声,铁门打开,吕律调连忙收拢了五指将那东西握在了手心里,心里止不住一阵怦怦乱跳。樊晨一闪身出了禁闭室,铁门咣当一声关闭。吕律调强自镇定的坐在那里,她的目光始终盯着自己握紧的拳头,直到樊晨的身影消失在了铁门的外面,她竟没顾上再看他一眼。

铁门外,樊晨和警卫的寒暄几声后,脚步渐渐远去,楼道中重又恢复了平静。吕律调静静的坐着,过了许久才将手掌再次展开,一只精致的耳坠悄悄的躺在她的手心里。


这是一只用白金打造的耳坠,它造型生动,构思精巧,工艺精湛,就像一个舞动着的音符一样充满动感。若论材质,百分百的黄金过软,做不出如此复杂的形状,只有纯度不是很高的白金才适合,若论重量,精灵般跃动的音符纤细灵巧,弯曲勾回的线条造型颇多,因此所耗材料并不算多。若论价格,就算它是手工匠制的孤品,却也绝非稀罕之物。那么,它何以令吕律调怦然心动呢?

其实,令她激动不已的原因不在这只耳坠的价值,而是它所传达的内涵。吕律调对那个舞动着的音符再熟悉不过了,同样造型的构图也出现在她父亲的一件遗物上,那是一只同样用白金打造的戒指,此刻它就戴在吕律调右手的小拇指上。

现在回味起樊晨刚才所说的话,字字句句似乎都有深意,吕律调禁不住暗自回味。

“不要让你父母的英名蒙羞,他们可都在看着你呢!”

这话是什么寓意?难道,难道他们真的都还健在吗?吕律调感到一阵血热,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有人用一件实物暗喻父母的存在。她继而又想,仅现一只耳坠是什么意思?莫不是那另外的一只还保留在母亲的手里。吕律调再次感到热潮袭来,她忍不住将那只耳坠与手上的戒指认真的比对。

不错!完全一样的造型和做工。哦!天呐!这到底是怎么了?通过这只耳坠到底想要传递一条什么样的信息呢?又是谁在这个时刻替自己和父母间传话呢?


稍稍冷静了片刻,吕律调强制自己暂且把父母尚在的假设搁置一边,转而思考起这只耳坠突然现身的初衷来。樊晨是个什么人?他怎么会能有父母存在的信息。抑或他只是个传话人,他并不比自己知道的更多。那么,托他传话的人呢?是那个有御使之称的史吏吗?他算得上是个手眼通天的人物,但他身在六处不能亲自来吗?难道他不明白,这种机密少一个人知道不是更好吗?

想到这里,吕律调的心猛的一动,他想起了樊晨讲话时的神秘语气和使用的奇怪称谓。

“首长托我带话给你,要你坚强!”

首长?首长!首长是谁?是史吏吗?还是另有其人呢?要知道,身为总政反间局局长助理的助手,能被樊晨称作首长的人可大可小,难道…

攥在吕律调手心里的那只耳坠已经被她掌心的汗水浸湿了。就在这时,铁门再一次打开了,两名警卫特工站在门口。

“吕律调,请到会议室,御使想亲自和您谈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