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手 正文 第二十一回 抓鳖

wujin794793160 收藏 2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8.html[/size][/URL] 周世祥和杜艳红二人吃过午饭,回到小屋时已经快下午两点了,如果不是周母赶着要去上班的话,估计过来的时间还会晚很多。 从上午到中午,周父和周母的轮番“审问”,让这两个年轻人头一次感受到男女之间若想恋爱成功确定关系的话,得经受住家长们多么细微的谆谆教导和无尽的“关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28.html


周世祥和杜艳红二人吃过午饭,回到小屋时已经快下午两点了,如果不是周母赶着要去上班的话,估计过来的时间还会晚很多。


从上午到中午,周父和周母的轮番“审问”,让这两个年轻人头一次感受到男女之间若想恋爱成功确定关系的话,得经受住家长们多么细微的谆谆教导和无尽的“关怀”。而这种教导的共同点是,恋爱一定要在不影响学业的基础上才能拥有;“关怀”则是包罗万象无所不及的东西了,什么父母多大年龄在哪儿上班啦,家中还有几个兄弟姐妹啦等等等等之类的问题,基本上都可以纳入这个范畴。


飞一般的逃回小屋关上门后,两人相视片刻,猛然间齐声迸发出一阵大笑。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声,周世祥擦擦眼泪道:“你也太可爱了,连豆豆的绰号都不打自招给报了出来我算服了你啦!”


“还好意思说,都怪你!”杜艳红轻打了他一下,娇嗔道:“人家哪儿有被这么盘问过嘛,看人家那么紧张你也不知道在一旁帮忙说说话,讨厌死你了!”


二人又说笑了几句,在长椅上坐下后,周世祥望着杜艳红嘴唇动了动,好像准备说些什么,不过最终也没有开口,而是把两只手架起来枕在脑后,靠在了长椅的靠背上。


“你想说什么吗?”杜艳红见他没吭声,于是先开口问道。


“我——我想问你个问题。”周世祥放下胳膊,想了会儿才道:“你说照今天的情况来看,咱们俩以后算兄妹呢还是算朋友?刚才都把我搞迷糊了。”


杜艳红闻言,俏脸一红,道:“讨厌你!做我男朋友得经过我长期考察才行,暂时你就做哥哥吧!”


“哦?还要长期考察呀!”周世祥笑道:“那说说看你心中的男朋友是个什么要求吧,看看我能不能做得到。”


“我心目中的男朋友呀,嗯——”杜艳红一只手托住下巴,两眼望着屋顶,想了想道:“我心目中的男朋友不要他英俊高大,也不要他很有钱,但必须得非常爱我;另外他还要有事业心,将来能做大事才可以!”


杜艳红对男朋友的要求,周世祥这边听得好笑:如此漂亮的女孩儿想找个不爱她的男人都难吧?至于做大事,什么才叫做大事呢?周世祥有心问问做卧底去破案算不算大事,可话到嘴边晃悠了几个圈还是硬生生给憋了回去——老妈都没告诉的事情,那就更不能告诉她了。


“你的第一个要求,我百分之百能做到,就是不知道第二个要求我能不能做到。”周世祥笑道:“告诉我下,什么样的事才算大事呀?”


“那是你考虑的问题了。”杜艳红也望着周世祥笑道:“目前我还没想好,等你做到了我再评价吧!”


这个话题看来已经没有必要讨论了,周世祥旋即换了个话题道:“今天不用去上学了,咱们干啥好呢?哎——对了,今天你不回去吧?”


“你希望我回去吗?”杜艳红闻言反问了一句,见他只是挠着脑袋呵呵傻笑,接着道:“我平时只有周末才回家,今天他们见我回去了还不觉得很奇怪呀!”


也是。周世祥只觉得脑子确实够笨的,人家早前就说过这个事情了,万一刚才真的来一句回家的话,自己多半晚上要想她想的失眠了。这下可好,得知杜艳红今晚还在这儿住,周世祥心里无比激动起来,道:“嗯!明天早上第一班车是六点半,你去上学不会迟到,我们晚上去钓鱼玩儿好不好?!”


“晚上钓鱼?黑乎乎的怎么钓鱼啊?”杜艳红闻言,睁大了眼睛奇道。


“嗨!简单!”周世祥笑道:“现在这个天气晚上最好钓鱼了。鱼都在水底,我们只要在一根鱼线上绑一串鱼钩,再把在前面绑一颗大螺丝帽,挂上蚯蚓丢到水塘里就可以了,连鱼漂都不用看,怎么样?!”


“这样也可以啊,鱼上钩了会拉动鱼线的对吧?”杜艳红想了想道:“那我们去哪里钓呢?”


“从人武部出来的时候,你看到旁边那个小水库了吧,我们就去那儿钓。”周世祥解释道:“因为那个水库是工厂里排出来的工业废水,里面的鱼味道不好吃,所以厂里没人愿意去那儿钓。不过虽然没人喂养,里面的鱼却长的很大,我无聊的时候就会跑去钓,过足了瘾再把它放回去。”


原来是这样。杜艳红想想晚上也没啥好干的,钓钓鱼尝试下也不错,便爽快地答应了。

二人找来罐头瓶子和小铲刀,跑出去挖了不少蚯蚓,回来后找出根长长的鱼线截断成两根,再把鱼钩和螺帽一个一个牢牢绑上,厂里下班的广播也开始响了起来。


回到父母那边吃过晚饭,趁着周父去值夜班的空当,二人赶紧逃离了周母的“审问”来到水库旁边。


十月的夜色,暗的很早,紧挨着厂生产区的小型水库在夜色的笼罩下显得十分幽静。由于已经下班,没有了白天的喧嚣和机器的轰鸣声,水库堤岸上时不时会出现一两对热恋中的年轻人在吃过晚饭后缓缓地散步。


阵阵微风吹过,如同一面长方形大镜子的水面上波光粼粼,在远处路灯的照耀下一晃一晃的,仿佛有无数条银蛇在水中翩翩起舞一般。


“噗通,噗通”


随着两下重物落水的声响,水面上顿时漾起一圈圈圆圆的涟漪慢慢向四周扩散开去。


周世祥和杜艳红两人用几张旧报纸摊开来坐在堤岸下边的草地上,每人手指上套了一根鱼线把它轻轻绷直了,静静地等待着鱼儿上钩。


这里迎着路灯的光线可以看清周围的一切,而且还不容易被别人轻易发现,免得遇上熟人了过来打个招呼然后再回去宣传宣传什么的。(那时候恋爱如果没确定关系一般都搞“地下工作”,没现在这么开放,呵呵!)


黑暗中二人如同两块岩石般都没有说话。也不知过了多久,正当杜艳红看着水面渐感不耐时,忽然觉得手指一动,鱼线已被绷的更直了,而且这个力量还有把她手臂往水中拖拽的趋势!杜艳红条件反射地用力往回一带鱼线,只觉得分量相当沉重,拉起来相当费劲,知道钓到了大鱼兴奋的就要大叫起来。


“嘘——”


一旁的周世祥也发现了她的情况,马上把一根手指放在嘴唇上对她做出噤声的提示。把杜艳红手中的鱼线顺手牵过来的同时,还甩甩头努努嘴示意她看自己右边的方向。


杜艳红好奇地往他示意的方向望过去,只见距离他们二人约摸四五十米的地方有两个人正快速下了水库堤岸,猫着腰借助斜坡上生长的矮灌木丛往门卫边的围墙窜过去。


还不算完,等那二人消失在黑暗中后,又有两个人出现在马路旁的路灯下。先四下张望了一番,走到堤岸边再次看看四周,确定没人注意后也跟前面两个人一样快速下了堤岸往围墙边摸过去。


这种现象太不正常了。从马路一直延伸到水库边的围墙,是分隔厂生活区和生产区的唯一一条分割线,如果是厂内的职工出入生产区,必须经过门卫检查后方能从大铁门进出,尤其是夜晚上班的检查更加严格。


而刚才那四个人的行为显然说明他们不是这个厂里夜晚上班的职工,不过从他们熟练又快捷的身形中不难判断,这几个人对厂区内外的行径路线实在是了如指掌,这条路应该不止走过一两回了。


杜艳红也是家住三线单位的,这些道理一想就能明白,当即悄声道:“那是几个贼!怎么办,我们要不要报警?”


周世祥闻言却没吭声,只是默默地收拢鱼线。他心中却暗暗奇怪——按这水中分量来看,这条鱼怎么着也不会太小,它怎么就没个倔强劲儿呢?


终于,把鱼钩慢慢拖到岸边后,周世祥上前两步用力提出水面一看不禁哑然失笑,转身用手指了指钩上如同一块大石头的东西,小声对杜艳红道:“看,老鳖,今晚我们要抓鳖!”



编者言:路已基本铺好,即将进入正题。非常感谢朋友们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后文争取写的精彩些望大家多多指点和建议,啤酒再次拜谢!您觉得此小说还行的话,就给朋友推荐下吧,呵呵!祝大家阅读愉快!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