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3江北往事 外传 3

西一河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6.html[/size][/URL] 取名虎头山并不是因为山形威武,而仅仅是因为山脚有些黑褐色的大石块,坚硬的犹如虎头。这些大黑石的存在,成就了虎头山的险隘。你要想上山,就得设法穿过这些大黑石。这些黑石坚如磐石。一条羊肠小道逶迤盘旋而上。到了半山腰,才有杂树林肆意生长。虎头山之所以是独山,是因为有一条河几乎包裹了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6.html


取名虎头山并不是因为山形威武,而仅仅是因为山脚有些黑褐色的大石块,坚硬的犹如虎头。这些大黑石的存在,成就了虎头山的险隘。你要想上山,就得设法穿过这些大黑石。这些黑石坚如磐石。一条羊肠小道逶迤盘旋而上。到了半山腰,才有杂树林肆意生长。虎头山之所以是独山,是因为有一条河几乎包裹了三分之二的山脚。正是这条河的存在,这虎头山又失去了作为门户的能力。所以,这虎头山上驻扎的人,別以为是亡命于此的流匪,他们中的很多人其实充其量算是会端起鸟铳会挥刀砍柴的平民百姓。

在虎头山扎下寨子,自立为霸一方的领头人叫麻二猫子。不晓得他是如何来到这虎头山,也不晓得他是如何聚集一帮子人占山为王的。麻二猫子手下有六个人。但是虎头山常年聚集的流匪有二十来人。由三股势力组成。麻二猫子在虎头山立足的之后半年里,又先后来了两股势力。赵大黑领着八个人,王老五手下九个人。这二十几个人,平日是进水不犯河水共饮一山水。

三家的寨子相隔的距离也不是很远。彼此心照不宣的也不干涉各自的发展,比如前年才立足的三帮人马遇到了苏鲁战区的中央军的强大火力来剿匪,于是他们便相互照应联手击退了中央军来抢地盘。去年年末,他们又在新四军的配合下,击退了伪军的剿山行动。他们没有中央军的牛气,也没有新四军的纪律性。他们就是一群崇尚无政府主义又游手好闲的土匪。乱世中的这些人,一旦手里有了武器,那就足够威胁一方安全的了。如今日伪军不大搭理这些土匪。主要是没什么精力对付他们。这几年他们不断的去骚扰那些家境宽裕的大户,那些人家都有了对付他们的经验。大户人家结成了联盟,并且和县城里的保安大队合作,既然没有了多少出路,现在的虎头山,威胁就变得越来越小。也就更不让人看上眼了。

虎头山两年前的鼎盛时期有七八十人待在寨子里找活路。而今这三股势力加起来的二十来号人,有些拮据到日渐艰辛人心涣散。

山木少佐是第一次来这虎头山地盘。不过,山木少佐记得上次保安队的卢队长来的时候趾高气扬,走的时候抱头鼠蹿。卢队长一而再强调说只是因为战术上行动的仓促,战略上也有些轻视对手才导致了失败。上次据说是被新四军抢了头彩,损失了十几条好枪,还俘虏了好几个人。山木现在想想好像又有些来的仓促了。山木少佐对自己身后的这个小队不免有些提心吊胆。于是招呼大家停下来,做简单的掩体,并很快匍匐下去。一面派人回县城调保安大队和一个小队的宪兵来增援。

春草散发出一种带着泥土的香味。山木不免将鼻子凑在花草之间多停留了会。真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好时节啊。这个时节的樱花一定开过了,当年自己在早稻田大学时,就时常去流连在樱花树下。突然想到这些,这让山木猛然间年轻了十岁。意气风发的二十岁时,书生意气,这几年的弃笔从戎,得到了什么了呢?也许就是些人生感悟吧,对生命更觉得脆弱而珍贵,对家乡更觉得遥远而亲切,对女人更觉得是尤物而难得用手去亵渎。邪恶!一旦想到了女人,山木就觉得对不起远在东京的妻子。战争让他们分开,让他们饱尝着思念的痛苦。山木不缺女人,在县城里,他一手遮天,想要什么样的女人都能搞的到,时常趴在女人身上,会有一种无形的自疚感,于是,久而久之,他的下身失去了那种一接触女人的身子,立马会有一种强烈的占有欲的感觉。现在不知道为什么,他的下身竟然久违的坚挺起来,可能脑子里想到了自己的妻子赤身裸体抚慰自己的缘故吧。可明明这些都是不现实的。不过手里攥着的那块丝巾倒是实实在在的真实。海蓝色岂不正是洋溢出青春气息的颜色吗?

列兵乙:长官,我们难道就这么趴着吗?

山木回过神来,抬头四下看了又看:前面九个人,分三组,靠近虎头山。其他各组负责警戒策应。没有我的指令,不能轻举妄动。等援军一到,我们就让这虎头山变成猫头山。

一阵轻笑。场面算是缓和了很多。大多数还都有些稚气的脸,山木又多了些责任感。


这种静止状态下的悠闲维系的时间并不久,或者说,山木还没有等到后援部队的到来,便不得不指挥这个小队进攻了。

虎头山三股势力出去猎食的时间从来也没统一过。各行其道。这会赵大黑正黑着脸,他带的人去找食,结果一无所获,还有一个兄弟不小心摔折了腿,一瘸一拐的哭丧着脸,让赵大黑郁闷着想,这回山之后又该怎么办呢?一连十多天颗粒无收,手下的兄弟已经有人打起了退堂鼓。活动的圈子越来越小,从前,日伪军控制的时候,还能牙缝里挤出点好东西来。近来日军明显在收缩防区,县城周遭的据点越来越少。本以为,这样就可以大捞好处,可是,那些大户人家都是墙头草,日伪军一走,中央军就成了救星。中央军一走,新四军就成了恩人。反正这些大户就是不把他赵大黑放在眼里过。这人就是这样,一旦不顺心的事出来,总会乱找借口,宣泄一通。

这满腹牢骚的人一旦遇到了宣泄的对象,那场面的火爆就变的有些惨烈了。

赵大黑和山木少佐的宪兵小队稍一照面,双方就迫不及待的互相开枪射击起来。山木少佐先前布置了简易的掩体,优势立即显示出来。即便赵大黑熟悉地形,可宪兵人数优势明显而且武器装备优势也明显。所以,赵大黑三分钟之后就感觉到找错了宣泄的对象。山木少佐的小队步枪射程比赵大黑的远,子弹炸开之后覆盖面积比赵大黑他们的鸟铳要大多得多,赵大黑们不得不低下头,抬不起头,哪里还有机会射击对方呢。赵大黑曾经在台儿庄战役上受伤过左腿,那时,他自己还没冲出掩体去射出一颗子弹,便被日本人的高炮给掀翻在地血流不止了。一直回想那一次的耻辱。那是自己所在连队唯一一次吹响冲锋号角,便就剩下他一个活了下来。一直找机会要和日本人面对面的拼杀一次。今天虎头山成全了这个机会。赵大黑于是决定直起腰,这样老是被对手打压太不是滋味了。于是,赵大黑喊了一嗓子:兄弟们,杀鬼子!与此同时,他射出了枪膛里的一窜子弹。然后便慢悠悠的向后仆倒,胸前有三处枪眼,三处血水汩汩而出。赵大黑终于明白了,此生不论自己如何努力,他都不能为死去的老乡,死去的战友,死去的同胞复仇了。从此也不可能再有机会去县城找女人享受短暂春宵了。从此附近的大户人家怕是再也不用害怕一个叫赵大黑的土匪去吃拿卡要他们的家财了。付出赵大黑八个人的代价,换来几件比较有意义的事:群山中的新四军迅速调整了游击计划,集结之后,向北撤退。中央军听到枪响的二十分钟之内,立即拔营,向西迂回出三十公里的开阔地带。王老五的九个人随即对山木少佐的侧翼发动了新一轮的攻势,并且瞬间击毙了五个日本兵,五次射击,五条人命,王老五这一仗可谓收获颇丰了。王老五随后只带出两个人全身而退,因为增援的日军小队和保安大队很快在自己外围形成了一个新的包围圈。王老五利用虎头山的黑石缝隙,矫健的移动,突出包围,不堪回首,剩下的六个人全部成了俘虏。其实,这个时候,如果有人能利用山的高度,从山上向下射击,优势或者说是胜势将会更明显一些。这一点,清醒过来的山木有了点后怕。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先去占领了这个孤山顶再说话呢。赶紧作出一个日军小队侧翼配合掩护,保安大队主力登山的战术安排。

卢队长:少佐阁下,我们这些兄弟刚急行军从几十里外的县城增援过来。你还是稍微让我们修整一下吧。

山木:这是战争。巴嘎,你以为这是在演习吗!

卢队长:要不我们掩护,您指挥一个小队冲上去吧。以我的情报,这山上的土匪没有多少作战能力。我要说他们已经闻风丧胆,都不算吹捧阁下你。

山木:今天你要是一鼓作气冲上了山顶,我给你请个头功。有大大的犒赏。

卢队长:阁下在策应的时间上能多及时一些。我卢某人便感激不尽了。

卢队长的保安大队平日里对付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还行,对付游击战的新四军有时候放放空枪也行。今天真枪真刀的来这么一次没有任何底细的冲锋,那是非常的头痛的。头痛也得上,看样子山木少佐非得拿下虎头山不可了。

卢队长留了个心眼,冲锋的时候,自己躲在了一块黑石下。这块黑石旁边正巧还有一块能遮掩山下日军视力的黑石,这个发现让卢队长甚是得意了。这下命算是能保全了。

其实,冲上山顶的伪军并不吃力。除了腿部的窝阔肌消耗了些脂肪,并没有出现先前的激烈的反击场面。

这下,卢队长爬上山顶的样子开始有些职业军官的架子了。伪军很快占领了山顶的三处寨子。因为其中的两处寨子里并没有人,还有一处寨子里的人都是昏睡状态的。这个带头昏睡的人就叫麻二猫子。横七竖八的人懒散的熟睡样子,还蛮悠哉的。

山木:弄醒他们!

卢队长:直接枪毙了他们算了。也不枉我们这么辛苦的来爬一次山。

山木:你不觉得他们这个样子并不是因为阳光太舒坦,而是中了什么迷香。

卢队长:有道理。好像,我们来这里不是管谁给他们下了迷香的吧。

山木:如果他们一直是清醒的,这会,我们说不定还在山脚被动挨打呢。

卢队长:有道理。泼水,一个一个泼水。直到都弄醒了为止。

山木:手脚轻便一些,别整出人命,这几个人算是这次剿匪的最大收获了。

卢队长:我手下的这些兄弟做事最会把握分寸。少佐阁下,我们去看看虎头山的风光吧。

山木:后队变前队,立即回城,这些人,立即带回城收拾也不迟。

卢队长:站在虎头山顶,风景还是别有一番意境。

山木心里不是滋味。意境当然别有一番了。这些死伤的土匪不值得自己同悯。他是舍不得丢下死在了虎头山脚下的那几个同胞。

山木还没有学会换位思考,真正的受害者,真正需要同悯的是那个踩着同胞的尸体,骄横的还一边脚踹着半睡半醒之间的麻二猫子的屁股的卢队长。

卢队长:你个猫娘养的,敢去找我的小心肝。奶奶的,这回你是落我手上了,看我回头怎么修理你。

伪军甲:队长,还没得手吗?那个柳如烟真是那么难搞吗?

卢队长:搞定了。白花花的屁股我都看到了。如烟说,只等身子干净了,好好孝敬我。

伪军甲:那柳如烟的骚味有没有什么迷人的地方?

卢队长:柳如烟身上只有香味,骚也是你自己的鼻子有问题。

伪军们抬着麻二猫子们一阵哄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