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密的特战 第十卷.酷吏主政 第一章.再度交锋(3)

shugangj11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size][/URL] 10.1.3 T市城区运风大酒店 18:20 当陈墨驾车缓缓的行驶在街道上的时候,他的脑海里不停的回放着他与那个杀手的交手过程,期待从中能够找出一丝线索来,也好顺藤摸瓜,采取行动。 第一次正面交锋是在“蹊径书吧”里,初来乍到的陈墨误闯埋伏,虽然及时反击免遭毒手,却被他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714.html


10.1.3

T市城区运风大酒店

18:20

当陈墨驾车缓缓的行驶在街道上的时候,他的脑海里不停的回放着他与那个杀手的交手过程,期待从中能够找出一丝线索来,也好顺藤摸瓜,采取行动。

第一次正面交锋是在“蹊径书吧”里,初来乍到的陈墨误闯埋伏,虽然及时反击免遭毒手,却被他趁乱逃脱。第二次是在荆轩的寓所,有备而来的陈墨预先设伏,巧妙的将这个杀手逮个正着,不想舒展的突然闯入,造成误会,又给他借机溜走。最近的一次是在东湖度假村里,陈墨急匆匆赶去解救受骗的吕律调,他眼睁睁看着近在咫尺的杀手再次从眼前消失,有如神助一般。

陈墨想,从最近一次接触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将近四个小时,这断掉的线索该如何才能接上呢?依靠卫星信号能够找出当时的影像吗?这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人力才行,可六处眼下这么乱,吕律调还要为今夜的行动作准备,肯定没有多余的精力来做这种繁杂的工作,那么,还有谁可以提供帮助呢?

想到这里,陈墨的眼前突然一亮,脑海中猛的蹦出了“蛙人”两个字,这让他的精神为之一振。对啊!找“蛙人”,还有他们解决不了的困难吗?

“蛙人”是中国海军陆战队中的精英力量,被称作是“陆上猛虎,空中雄鹰,海底蛟龙”的特战小队,他们分布在沿海的多个秘密据点之中。陈墨在海军陆战队服役时有段时间曾是他们其中一支小队的武装直升机的驾驶员,负责空中投送任务。他同“蛙人”们一道经历过很多次急难险重的空降行动,因此结下了深厚的战友情谊。而这支“蛙人”小队就秘密的驻扎在距此二百多公里远的“呼啸山庄”里,陈墨对此是再熟悉不过的了。于是,他决定紧急联络“蛙人”,请求他们的帮助。


陈墨在路边停了下来,他取出手机拨通了内部联络的号码,很快,电话中传出一个威武的声音,陈墨一听便知道自己找对了人。

“高队吗?你好啊!还记得我吗?”

“是陈墨吗?嘿!兄弟呀!好想你呀!怎么想起给哥打电话了?”

“说来惭愧,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眼下有个紧急的情况想跟老兄请教。”

“不必客气,我知道你身在机要部门,有事尽管说。”

“我想调用卫星监控图像,查找一个境外潜入的职业杀手。三个多小时前他从我的手上逃脱了。”

“哦,倒是可以,只是时间间隔太久了,要找起来比较麻烦。”

“是不容易,所以才求助老兄嘛!”

“好吧,我会尽力,给我具体的时间和详细位置以及特征。”

通电话的萧飒是这支“蛙人”小队的队长,陈墨驾驶的武直九曾经是这支“蛙人”小队的座机,二人之间称兄道弟情谊深厚,自然是因一段不为人知的交情。所以,陈墨说起话来直截了当从不客套。

很快,陈墨便将T市东湖度假村的具体位置和杀手逃脱的时间一一详细的告诉了萧飒,还特意把自己与杀手相距最近时的位置和时间也作了详尽的补充,这样,在卫星监控图像中就可以先从陈墨找起,进而发现那个杀手的影像。

挂断了“蛙人”小队的值班电话,陈墨突然觉得腹中饥饿,原来,距离他上一次用餐已经过去了整整八个多小时,所以刚一歇下脚来便感觉饥肠辘辘的。于是他想就近找个餐馆先填饱肚子,一等“蛙人”提供了杀手的线索便立即采取行动。


陈墨在一家“俏面馆”中为自己要了一大碗野山珍炖鸡面,就着一盘生椒拌黄瓜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有军旅生涯的磨炼,陈墨对饮食并不挑剔,只要有益身体即可。转眼之间,一大碗面已经给他吃得风卷残云一般,所剩无几了。陈墨扬脖一口喝干了杯中的清水,结束了这次简单的晚餐。正想要停下手来喘口气的时候。腰间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喔!动作好快啊!真不愧是“蛙人”小队。心里想着,陈墨取出手机揿下接听键,听筒里却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

“陈墨吗?”

是尹博!陈墨的眼眶立时湿润了。

“博士!您在哪里呀?我…我们很担心…”

“就在你身边,不必担心我。”

“博士,现在六处一片大乱啦!我们…”

“别慌,情况我都知道。陈墨,现在听好,我会把杀手的位置发送到你的手机上,事不宜迟马上动手,趁他立足未稳打他个措手不及。”

“杀手的位置?博士,您是怎么找到他的?”

“呵呵呵!孩子,别忘了,我是老江湖啦!从六处出来以后,我就着手搜寻你在东湖度假村的卫星影像,很巧,国防部战情观察室的一架值班高空无人侦察机刚好在那个时刻经过你的头顶,所以,很快就从记录的影像中发现了那家伙的踪影。”

“哦,博士,他是怎么从我眼皮底下溜走的?”

“有同伙接应,一辆地产的两厢小车,牌照无法看清。”

“那同伙的行踪有没查清?”

“丢了,小车进了金河的地下隧道以后就消失了,我会联系警局交管部门继续搜索的。不过,那名杀手的行踪已经确认,赶紧行动,免得拖延太久又给他溜了。”

“是,博士。收到信息后我立即行动。您多保重!”

“保持联系,挂了。”


“冷焰”携风挟电如一块尖利的陨石直击藤田的右侧肩胛骨,势大力沉锐不可挡。此刻的陈墨一心想要擒拿住这个杀手,所以,他既不能用枪,也不能刺杀他的要害,只能凭着突如其来的一击设法制服对手了。

就在陈墨以金刚之力撞开房门,又以鹰击长空之势迅猛扑来的时候,藤田虽没有表现出惊慌,但已心如死灰了。腹背受敌的局面让他只有以命相搏,免得新贵十一屠死得太过难堪。只见他虚退一步让“落叶”顺势后撤,再将右臂抡起,由下往上从后往前直奔“冷焰”而去。

耳轮中只听见当!的一声,金石相撞,铿锵悦耳。藤田踉跄着朝后退出两步,“落叶”险些脱手,禁不住心中暗叫,好重的剑呐!于是,他提醒自己加倍小心,不到万不得已不可硬碰。

虽然险些震掉“落叶”,但陈墨手中的“冷焰”也因此改变了方向,为防止自己一剑刺空,陈墨在剑出七八成的时候就变换了招式。他的手腕一转,改刺为抹,“冷焰”的单刃顺着“落叶”施加的力道又奔着藤田的脖颈袭来,动作之快已无暇格挡。

藤田无法,只能缩颈藏头,身体侧仰躲避刀锋。“冷焰”的锋刃紧贴着他的鼻尖擦过,冷风飒飒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连续被对方躲过了两招,陈墨暗叫一声,果然高手。他知道自己的突袭优势已被消蚀殆尽,如果接下来这一招不能奏效的话,自己将会陷入僵持之中。于是,他毫不怠慢,又一转腕,滑面而过的“冷焰”在空中转向,这一次它完全像柄刀样的斜肩带背的劈落下来,力道之大超过了前两次进攻。

藤田想要再退已经来不及了。一是刀来的太快,眨眼之间便能卸掉他整条手臂。二是两人间的距离太近,就算他退出一步也逃不开这一刀的攻击。所以,留给他的选择就只有一条路,使用“落叶”硬接。

“落叶”真的落地了,发出一串当啷啷的清脆响声。但藤田侥幸逃过了这致命的一击,人像一面坠落的旗帜,顺着剑锋斜扫的方向翻卷着,滚翻在地板上。

剑一脱手,颓势已现。虽然身上毫发未损,但藤田被陈墨一剑挥翻在地,心理上的阴影昭示着他败局已定。此刻的藤田连伸手出枪的心思都没有了。他跌坐在墙角,心灰意冷的盯着陈墨,面如死灰。心里想的却是,栗原怎么还不来呢?


陈墨盯着面前已全无斗志的杀手,心想,难道就是这个呆瓜狙杀了秦雅、伏击了荀循、偷袭了荆轩、计赚了吕律调?真是不可思议!这个杀手的背后一定还有更阴险的敌人。先拿他回去,突击审问了再说。

陈墨心里想着,“冷焰”依然紧握在手中,丝毫也不敢怠慢,左手从腰间抖出一根缠腕锁扣。然后一步一步朝跌坐在墙角的杀手走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