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二六章 夜半设伏巧分兵 棋逢对手一般同 第二六章(5)有气无力

bjunqing2008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size][/URL] 邹同义绿林旧习难改,信奉的是“出家人不爱财,多多益善”,虽然军情紧急,可他舍不得敌人丢弃的武器弹药,吩咐手下的战士草草打扫过战场以后,这才率领着得胜人马赶往羊八寨增援。 一路走着,他庆幸地向康洪恩等人感叹道:“他姥姥的,多亏了咱们兵分两路来打这个阻击,若不是六弟得知到小鬼子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邹同义绿林旧习难改,信奉的是“出家人不爱财,多多益善”,虽然军情紧急,可他舍不得敌人丢弃的武器弹药,吩咐手下的战士草草打扫过战场以后,这才率领着得胜人马赶往羊八寨增援。

一路走着,他庆幸地向康洪恩等人感叹道:“他姥姥的,多亏了咱们兵分两路来打这个阻击,若不是六弟得知到小鬼子跟咱耍花招,咱们就这么‘傻老婆等汉子’似地一味在这里纠缠着,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乱子来呢!”

吕信文笑道:“我也没有料到小鬼子会使这样的阴招,多亏了咱们的人一直在后面盯着梢,才在无意之中听到了他们的阴谋诡计,若不是在黑夜之中小鬼子没有防备,咱们的人跟得又紧,今天肯定被他们给瞒过了!”

康洪恩调侃道:“这可就是咱们弟兄吉星高照了,若是等敌人到羊八寨扑了空,再踅后来给咱们来一顿兜腚枪,咱们弟兄可就成了饺子皮里的肉馅了!”

吕信文笑道:“若是小鬼子和汉奸在羊八寨与咱们的人干起来,咱们抄在后面给他们来一顿兜腚枪,那夹在饺子皮里的肉馅就不会是咱们弟兄了,你们来说说看,这里面夹得究竟是猪肉馅还是狗肉馅呀!”

三个率领着大队人马走出没有一二里地,就见到前面开路的尖兵急匆匆地跑了回来,报告道:“邹司令,前面有情况,好象有骑兵向咱们这边冲来!”

邹同义一招手,沉声喝道:“停止前进!”随着他这一声命令,行进中的大队人马迅即停了下来,又向道路南北一闪便隐蔽了起来。

吕信文自报奋勇地请求道:“我到前面去看一看!”

邹同义一挥手,叮咛道:“小心了!”

康洪恩见到吕信文一飘身就向前面冲了下去,也想到前面看看究竟,随即也展动身形像流矢一般追了上去,人在空中起落着又甩回来一句话:“我同六哥一起去好了!”

在邹同义的心目中,康洪恩是个宝贝疙瘩,那里舍得让他去犯险,可是还没有等他张口阻止,康洪恩已经冲出去好远,呼叫不及,只好听其自便了。


吕信文飞也似地冲到了先头部队的前面,刚刚站住脚,康洪恩也如影随行地追了上来。两个人睁大眼睛向前面探看着,又侧耳捕捉着前面的响动。

康洪恩道:“前面有骑兵冲过来不假,可听来也没有几个人呀!”

“我听着也是!”吕信文应声肯定着。

两人正在迟疑间,就见在朦胧的月光下现出了骑兵的身影,一先一后跑过来三匹马,转瞬之间便来到了近前。

“站住,什么人?”康洪恩大声喝问道。

随着这一声喝问出口,康洪恩和吕信文二人不约而同地把手中的驳壳枪端了起来。

“是康参谋长吧?我是索勇啊!”康洪恩扬声一喊,索勇当即就听出来是他的语音,便把马缰一勒,翻身从马背上跳了下来。

他见吕信文也在,不待二人相问,便报告道:“羊八寨的战斗已经顺利结束了,我是奉许县长的命令前来报信的,你们这里的阻击任务已经完成,可以安排撤退了!”

吕信文问道:“许县长和韩副司令他们呢?”

索勇应道:“许县长、韩副司令和秦司令他们早就率领着各路人马撤出了羊八寨,我是最后撤出来的,估计他们都走远了!”

康洪恩笑道:“你们这个仗打得够利索的,我们这还要赶着去增援的呢!”说着,便把伍代雄介绕道去羊八寨增援的情况给抖搂了出来。

索勇笑道:“不用了,不用了!羊八寨的据点已经让我们给端了老窝,鬼子汉奸都被我们给消灭了,我们的人也撤走了;敌人的增援部队就是来得再多,等他们赶到羊八寨,连热屁也赶不上一个了!”

“来,去同邹司令见个面吧!”康洪恩拍着索勇的肩膀说道。

“好,好!许县长和韩副司令就是让我们来向邹司令报告的!”索勇把马缰向身边的战士一交,跟着康洪恩和吕信文向后面走了过来。

邹同义这时正在密切关注着前面的变化,一见是索勇前来报告羊八寨的作战情况,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哈哈大笑道:“这就好,这就好!打仗还是韩副司令有一套,佩服,佩服!”

说着,又把大手一挥,命令道:“弟兄们,没事了,咱们回港了!”

随即又向索勇邀请道:“你这小老弟跟我们一起走吧!”

索勇笑应道:“谢了,邹司令,我们小哥仨就不去了,许县长他们还等着我们去回话呢!”说着,又依照江湖规矩向邹同义、康洪恩、吕信文等人分别拱了拱手,翻身跳上马背,带着两个骑兵一溜烟地消失在夜色之中。

看着大队人马已经在行动,邹同义、康洪恩、吕信文等人也相伴着加入到了撤退的人流之中。


伍代雄介率领着日伪军绕道走到半路的时候,就听到在由金沙镇通往羊八寨的大路上响起了密集的枪声。他得意地对胡中平和崔玉田等人奸笑道:“这些土八路用兵的计谋也不过如此,让他们同董司令的部队纠缠去好了!”

胡中平本来就是靠着阿谀奉承混饭吃的小人,一见到伍代雄介得意洋洋的样子,哪里肯放过这个捧臭脚的机会,立即谄媚道:“这里的土八路都是顶着一脑袋高粱花子的庄稼人出身,懂得什么谋略战术呀,太君略略动动心眼就能够让他们摸不到头脑的!”

崔玉田这时对伍代雄介临时改变军事部署的策略大为叹服,听胡中平这样一捧,也跟着吹捧道:“那还用说,咱们太君是什么人啊,诸葛亮一般的人物,又哪里是这些混头混脑的土包子可比的!”

说到这里,他还觉得意兴未尽,又道:“太君的这个计谋实在是高,让土八路的阻击部队在这里打着糊涂仗,咱们的大部队就悄悄地摸到羊八寨去了,土八路的这个阻击战可算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了!”

伍代雄介呵呵地狂笑道:“就先让这些打阻击的土八路在这里糊里糊涂地打好了,等把进攻羊八寨的土八路给赶跑了,咱们再回过头来收拾他们也不迟的!”说着,又催促着行进中的日伪军加快了前进的脚步。

由于一路上再也没有遇到任何阻碍,经过两三个钟头的急行军,伍代雄介终于率领着增援的日伪军大队人马在黎明前赶到了羊八寨。可是,在日伪军炮楼附近,除了先期到达的日伪军骑兵,连土八路的半个人影儿也找不到了。


在炮楼余火的映照下,伍代雄介看着眼前一片狼藉的景象,大感丧气。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完全没有了要再赶回金沙镇杀回马枪的心气儿,只是愣愣地看着还在燃烧的炮楼和数十具被打得面目全非的日军尸体发呆。

现场的清理工作早已结束,赫连洪和乔象福等日伪军骑兵一见伍代雄介率领着大队人马到来,都垂头丧气地围了上来。胡中平和崔玉田等人也都失去了先前的兴头,低着头叹着气不知说些什么才好。

过了好一会儿,伍代雄介才开口向赫连洪问道:“你们来到的时候土八路就撤走了吗?你们没有同土八路交上火?”

赫连洪惶恐地应道:“我们是马不停蹄地一路赶过来的,一到这里就是这种状况,土八路早就逃跑了,连个人影也没有见到!”他故意把抗日救国军的撤退说成是逃跑,目的是想给伍代雄介的脸上贴贴金,好让他提提神。

“那,皇协军的人一个也没有见到么!”伍代雄介有气无力地问道。

“是的,是的!我们赶到这里的时候,一个人影也没有的!”赫连洪忙不迭地解释着,又道:“我们的皇协军怕是全都让土八路给包圆了!”

胡中平在一旁听得不是滋味,半路上插进来一杠子,申斥道:“赫连长,你这是怎么跟太君说话呢?什么包圆不包圆的!怎么净给土八路长威风呀!”

他这话在赫连洪听来,简直就如同鸡蛋里头挑骨头,正要开口辩解,不想崔玉田也跟着添油加醋地煽乎了起来,讥刺道:“赫连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怎么能够把胳膊肘向外扭呢?土八路有这么厉害么!”

崔玉田本来就同胡中平是一路的,又因为先前在丽春院嫖娼与赫连洪和慕连成等人结下了深仇,那里肯放过这样好的报复机会,于是,也跟着推波助澜地瞎搅和起来。

对于胡中平、崔玉田两人与赫连洪等人的恩怨,伍代雄介一点也不了解,听着三人斗嘴也不以为意,可他却不相信羊八寨据点里的数百个日伪军连死带跑得会一个也不剩,又向赫连洪问道:“你们没有到四下里好好地搜一搜看一看,咱们的人不会跑得一个人也不剩吧?”

赫连洪的肚子里憋着一股子气,又不好与胡中平、崔玉天二人争执,见到伍代雄介追问,总算找到了申冤辩解的机会,便解释道:“在一开始,我也是想找到自己的人问个究竟,可围着炮楼附近都找遍了,也没有找着一个喘气的!”

这话一出口,他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妥,又补述道:“清理过现场以后,我又让乔副连长带人到四个寨门去找了一遍,还是没有发现有咱们自己的人,所以我们就集中到这里专侯着太君您过来了!”

伍代雄介又迟疑地问道:“你们没有去找这里的大编乡乡长去问一问?这里的马乡长也应该知道一些情况的!”

一听到这里,赫连洪的脊梁骨里冒出了冷汗,这是一条重要的消息来源,刚刚在忙乱之中他竟把这个事情给忽略了,觉得有些失职,赶忙应道:“还是太君想得周到,刚才光忙着清理现场了,我还没有来得及派人去找呢!”

伍代雄介这时的心神一定,吩咐道:“这么大一个羊八寨,我们的人不会一个也找不到的,你快派人把马乡长找过来问一问吧!”

“好,好!我这就派人去找!”他虽然答应着,可又不知道马玉堂的家住在那里,情急之下一转身见到了乔象福,随即吩咐道:“你带人去请马乡长吧!”



——余火烧天血样红,狼藉遍地满目中!欲知后事如何,请见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