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斗 第五章 隔墙有耳 第五章 隔墙有耳9

英霆 收藏 0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0.html[/size][/URL] 朱英斌回到五华山以后,整天魂不守舍的样子,他的心里很矛盾。他本来是一个穷苦的农民家的孩子,因为欠了龚财主家的高利贷还不上,龚家的狗腿子天天到他家逼债,后来竟然要抢他那刚刚十六岁的妹妹去抵债。那一天他出去干活不在家,他的父亲和母亲死死护着自己的女儿,结果他的父亲被活活地打死了,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0.html


朱英斌回到五华山以后,整天魂不守舍的样子,他的心里很矛盾。他本来是一个穷苦的农民家的孩子,因为欠了龚财主家的高利贷还不上,龚家的狗腿子天天到他家逼债,后来竟然要抢他那刚刚十六岁的妹妹去抵债。那一天他出去干活不在家,他的父亲和母亲死死护着自己的女儿,结果他的父亲被活活地打死了,母亲也被打昏了。他的妹妹被抢到了龚财主家。天黑透了,他拖着疲累的身子回了家,奄奄一息的母亲和乡亲们把家里发生的事告诉了他,他连饭也没吃,拿了一把柴刀就要到龚财主家拼命,邻居们拼命地把他拉住。在邻居们的帮助下,他把父亲埋葬了。到了晚上,他还是拿上柴刀偷偷地去了龚财主家。他翻墙进了院,躲在暗影里,悄悄地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去听动静,想找到他的妹妹。龚家的院子很大,房屋太多。渐渐地,院子里静下来了,他却隐隐约约听到了女孩子的哭泣声。他循着哭声来到了一间屋子的后窗下,仔细一听,果然是他的妹妹在哭。在他妹妹的哭声里,还有龚财主不耐烦的说话声。他听见龚财主说:“傻丫头,哭啥?当女人,早晚还不是让男人玩吗?这第一回你感到疼,下一回你就不疼了。日子长了我不来,你还会想我呢?”说到这儿,他淫邪地笑了起来。朱英斌一听,怒火中烧。他悄悄地绕到了门前,轻轻一推,门竟然没有关。他猛地推开门一下子跳到房子里,看见龚财主和他的妹妹都光着身子,龚财主的一条腿还压在他妹妹那光滑的身子上。龚财主一见闯进人来,伸手便到枕头底下去掏手枪。就在朱英斌扑上去的时候,龚财主也拉开了枪栓。朱英斌的妹妹一见哥哥来了,便急忙挣脱了龚财主,可她一见龚财主把手枪对准了哥哥,她急忙又扑到了龚财主的身上,刚才龚财主就是用这把手枪逼着她脱光了衣裳的。她想扑过去夺掉手枪,她的胸脯正好堵在了枪口上,就听一声闷响,龚财主开了枪,枪响的同时,朱英斌一刀劈在了龚财主的脑袋上。龚财主死了,可他的妹妹也已经奄奄一息了。由于妹妹的身子正好堵在了枪口上,枪响的时候声音不大。再加上龚财主每每抢到民女寻欢作乐的时候,是不允许家丁到后院来的。所以并没有惊动什么人。朱英斌从被子上撕下布条将妹妹的伤口缠紧了,给妹妹穿好了衣服,背着妹妹来到院墙下。他用布条接起来,拴到妹妹的腰上,自己爬上墙头,把妹妹提上去。可等他把妹妹背回家的时候,妹妹已经咽了气。他的母亲看到自己的女儿惨遭蹂躏又这样死去,一口气上不来,也撒手而去。朱英斌连夜把母亲和妹妹埋在了父亲的坟旁。他知道龚家一定会来找他的,便偷偷地离开了家。可是几天以后,他在县城里还是被人认出来,被抓进了警察局,并被判了死刑。就在他等着被处决的时候,卢汉正好带着人来征兵,不知怎么的就听说了这件事。便把他给放了出来。从那以后,他就跟着卢汉,从一个警卫营的普通士兵一直当到了卢汉的贴身副官。后来还是在卢汉的帮助下,他娶了省府委员的女儿做了妻子。

可是现在,自己却要背叛卢汉,他觉得良心上很是过不去。昨天在大观楼他虽然对陈雯雯说是为了陈雯雯才背叛卢汉的,其实并不是,最起码不全是为了她。他更怕的是常念农把他的照片散发出去,那他就全完了。就算能舍弃荣华富贵,可他的老婆孩子呢?怎么办?他很后悔自己生活不检点,中了人家的计。他心里说:卢主席,对不住了!虽然下定了决心跟着保密局干,可他的心里总是不得安宁。正当他在院子里魂不守舍的沉思着的时候,杨剑秋过来了。杨剑秋看到他这个样子,便问:“英斌,你怎么了?”朱英斌吓了一跳,一抬头见是杨剑秋,便支支吾吾的说:“没什么,没什么。”可杨剑秋看他那失魂落魄的样子,很不放心,就又关心地问:“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朱英斌便顺嘴说道:“我昨天晚上有点着凉了。”杨剑秋说:“那你就先去休息休息吧!这儿有我在就行了。”朱英斌赶紧说:“不用,不用。我临来的时候已经喝过药了。这会儿已经没事了。”两个人正说着话,卢汉来了。两人赶忙立正、敬礼。卢汉一边急匆匆地往办公室走,一边说:“剑秋,你来一下!”杨剑秋跟着卢汉进了办公室。

朱英斌站在院子里,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以前卢汉都是还礼的,可今天怎么就没有还礼呢?为什么脸色那么不好看呢?他叫杨剑秋进去干什么呢?是不是他发现什么了?一连几个为什么,朱英斌的身上冒出了虚汗。不一会儿,杨剑秋出来了,他走到朱英斌身边说:“你看你,让你休息你就是不听,你的脸上都是虚汗。我已经给主席说了,你快回去休息休息吧!”朱英斌正在极度的紧张中,他没听明白杨剑秋说的什么,他紧张地问:“你给主席说什么了?”杨剑秋很奇怪地看着他:“说你着凉了!”朱英斌才回过神来:“没关系,没关系。”杨剑秋急匆匆地走了。

杨剑秋刚走出去几步,朱英斌忽然从后边快步赶上来,他问:“剑秋,走得这么急,有什么急事吗?”杨剑秋停下脚步回过头来说:“卢主席让我到龙公馆,去接老主席的副官刘德纯前来议事。”朱英斌说:“那我和你一块去?”杨剑秋说:“不用了,我一个人去就行了,你还是休息一会儿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