枭狼1946 第二卷 帮派之争 第七章 特派员(2)

beifanggulang 收藏 2 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78.html


毕竟这一次的两个人不同于那个被他们弄死的把头,如果真的是共产党的侦察员,在码头上出了事,他们这些人就都成了重点怀疑的对象,那他们的日子会好过得了吗?

穿风衣的人看出了他的心思,冷笑一声,道:“怎么?当年素以行事果断著称的‘兴一坛’坛主,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心慈手软了?”

邢把头冷冷地哼了一声,道:“谢谢你还记得我的名号!说实话,现在的形势不比当年,你以为东北民主联军都是吃干饭的?他们当中也有高人!我可不想把自己的半世英名毁于一旦!”

穿风衣的人冷声说道:“哦?你有这种想法?你别忘了,上面费了那么大的劲,才保住了你的命,并且让你又回到了码头上,你就是这么来回报组织的吗?”说着,那个穿风衣的人长出了一口气,“好吧,你现在还有点时间,好好考虑一下,如果不想死在这些人的手里,就早下决断吧!别忘了中国那句古话:‘先下手为强’!好了,这个事先不谈了,关于特派员的事,你安排得怎么样了?”

邢把头道:“我已经做了安排,由黄把头负责特派员在哈尔滨的一切事宜。”

穿风衣的人点了点头,道:“这件事非常重要,千万不能出一点差错,否则的话,别说你,就连我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邢把头点头说道:“这一点你尽可放心,他手下的弟兄们都是黄枪会的成员,绝对万无一失!还有,特派员来了,你不和他见面吗?”

“不,至少近期不会,咱们得摸一下他的底再说。好了,你们好自为之吧!我走了!”说着,穿风衣的人的身影一晃,象鬼魅一样从邢把头的办公室里消失了。

邢把头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颓然坐在椅子上呆呆的出神。


与此同时,在邢把头的办公室外面,一个人影一晃,悄然消失了。


吕把头坐在他的办公室里,一边抽烟,一边在想着心事,邢把头突然把乔占江和小何叫到他那里去,他到底想干什么呢?

这时,小何从外面走了进来,吕把头扔掉烟头,对小何说道:“张老弟呢?”

小何道:“他去茅房了。吕把头,您怎么了?不舒服吗?”他见吕把头满腹心事的样子,连忙问道。

吕把头笑了笑,道:“没什么。邢把头叫你们有什么事吗?”

小何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道:“没什么事,他只是问问我们从哪儿来的,告诉我们好好干之类的话。”

吕把头狐疑地坐了下来,以他对邢把头等人的了解,他绝不相信邢把头找他们只是说了这些事,可是小何不说,他也没有办法,只能等到乔占江回来问问他再说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乔占江回来了,他把邢把头对他说的话和吕把头说了一遍,和小何说得差不多。

这下吕把头就更糊涂了,邢把头无缘无故地叫他们去只是说了这些?

乔占江看出来吕把头有些不相信他说的话,便笑了笑,递给吕把头一支烟,一边给他点烟,一边说道:“老哥,邢把头这个人怎么样?”

吕把头吐出一口烟,道:“他这个人城府很深,非常工于心计,你想想,如果他是一般人,没有非常的手段,他怎么管理这个码头呢?他手下那帮人也个个心狠手辣,都不是省油的灯。”

乔占江点了点头,道:“还有一件事,邢把头是一贯道在哈尔滨的坛主,是吗?”

吕把头摇了摇头,道:“这个,我可不大清楚,我只知道他手下那些人都是‘一贯道’的人,至于他是不是什么坛主,我不是他们的人,所以也无从知晓了。咦,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个?是他告诉你的?”

乔占江摇了摇头,道:“没有。他怎么会告诉我这个?我只是瞎猜的。”

吕把头想了想,把码头上的一些需要知道的规矩向乔占江说了一遍。

乔占江耐心地听吕把头讲完,接着问道:“吕老哥,今天中午你说的那个经常来找邢把头的那个年轻人长得什么样,您见过他吗?”

吕把头道:“那个年轻人每次来找邢把头,都非常神秘,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反正我从来没有见过他的脸,他长得什么样,我就更不知道了。”

说话间,已经到了下午五点多,吕把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道:“张老弟,时候不早了,咱们也该下班了,哦,对了,你们住哪儿啊?”

乔占江苦笑一下,道:“原来我们住一家小旅店,后来没有钱了,就在江边的小树林里住‘露天旅馆’。”

吕把头想了想,道:“那怎么行?晴天倒还好说,遇到刮风下雨怎么办?这样吧,我家对面有个空房子,不过,就看你们敢不敢住了。”

乔占江一愣,道:“怎么了?”

吕把头闻言,紧张地看了一眼乔占江,道:“那个房子里闹鬼!不过那个房子倒是不错,我听说那里死过人,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日本人还没投降,住在那里的是哈尔滨的一个富商,几乎是在一夜之间,那个富商就无缘无故地死在了家里,连同他的老婆孩子,全都死了!当时的日本警察厅还派人调查过这件事,后来就不了了之了。没过多久,有人就听见从那个房子里传出来一阵阵女人的哭声,有几个胆大的,晚上跑到那个房子里去住,就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哭,可是,你猜后来怎么着了?”

乔占江道:“难道那些人都被吓死了?”

吕把头一拍大腿,道:“可不是么!那几个人无一例外,都死在了那个房子里!更奇怪的是,他们的身上根本看不出一点伤痕,很显然是被吓死的!从那以后,人们都说那个房子里闹鬼,再也没有人敢到那个房子里去了。”

乔占江道:“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鬼啊神啊的,都是人自己吓唬自己。”

吕把头闻言,连连摆手,道:“张兄弟,你可别瞎说,这是真的!”

乔占江笑了笑,道:“既然这样,我和我的兄弟今天晚上就到那里去住一晚,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鬼!”

吕把头心有余悸地说道:“张兄弟,你真要去住?”

乔占江道:“这有什么?我们哥俩烂命一条,就是有鬼又能把我们怎么样?”

吕把头想了想,道:“那好吧,我领你们去,但是我得给你提个醒,那个房子里闹鬼闹得邪乎,曾经有好些警察手里拿着枪,在里面住了一宿,都吓得不敢在那住了,有个人甚至请在大仙来捉鬼,结果那大仙却被鬼吓死了。如果你们不想在那住,今天先到我家对付一宿,明天我再给你们找房子。”

乔占江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小何,道:“兄弟,你怕鬼吗?”

小何吓得一哆嗦,道:“鬼?什么鬼?”

乔占江笑道:“没什么,别紧张。哦,老哥,咱们可以走了吗?”

吕把头看了看外面,现在已经快到六点了,码头上静悄悄的,一些工人已经离开了,吕把头道:“走吧,咱也下班。”

乔占江和小何跟着吕把头离开码头,在大街上走了五、六分钟,拐进了一个小胡同。

乔占江一边走,一边仔细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这一带都是贫民区,房屋大都破败不堪,吕把头告诉他,住在这里的都是一些出苦力的穷人,有钱人都到繁华地带安家落户,早些年这里也住着一些有钱人,但是自从那个富商死了以后,那些有钱人都吓破了胆,不到一个月的功夫,就都搬走了。

说话间,吕把头带着乔占江和小何来到了一所孤伶伶的住宅前。

吕把头一指那个紧闭着的大门,道:“喏,就是这里了。”

乔占江抬头望去,那两扇大铁门因为风雨的侵蚀,已经锈迹斑斑,四周的青砖围墙墙皮剥落,有的地方甚至已经倒塌了。

吕把头说道:“怎么样?”

乔占江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缓步走上台阶,轻轻地一推两扇铁门,铁门无声打开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