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无间 正文 第三章 冲突

正红旗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8.html[/size][/URL] 霰弹枪一出,我们的人一下子全跑完了,跑不了的都是躺在地上被打伤的。 我没跑,我知道我是出头鸟,是跑不过霰弹枪打出的子弹。就这样,我额头抵上了一把霰弹枪那冰冷的枪管,随即小腹上遭到另外一把霰弹枪的枪托狠狠的撞击。 我痛得双手扔掉两把钢钎,捂住小腹,蹲在地上,冷汗直冒。 一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8.html


霰弹枪一出,我们的人一下子全跑完了,跑不了的都是躺在地上被打伤的。

我没跑,我知道我是出头鸟,是跑不过霰弹枪打出的子弹。就这样,我额头抵上了一把霰弹枪那冰冷的枪管,随即小腹上遭到另外一把霰弹枪的枪托狠狠的撞击。

我痛得双手扔掉两把钢钎,捂住小腹,蹲在地上,冷汗直冒。

一把枪托,几只脚一个劲的往我身上招呼着。我蹲在地上,双手护住要害,心里还想着那帮年轻人会不会拿刀来砍我。

正想着是不是就这样交代在这里了,一只脚狠狠地用力踹在我的肩膀上,我再也蹲不稳,一下子就再次的翻落进了墓坑。

在我翻落进墓坑的时候,手脚慌忙地挣扎了一下。就那一下挣扎,不偏不正的就掉进那棺材里去了。

这时候的我,全身趴在女尸的身上,鼻子里呛进一股夹杂了异香的粉尘,以至于差点就窒息过去。

几秒钟过后,清醒过来的我睁开眼一看,“呀!”就这一看,不看还好,一看还真是吓了一跳!

我顾不上全身的伤痛,手忙脚乱地连忙从那女尸的身上爬了起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地的就一下子蹦跳到了墓坑边上。

跳上来后,我是连滚带爬地往外窜去,可谓狼狈之至。我那是吓坏了,惊慌失措地喊道:“变了,变了,尸变了啊!”

那伙人本来见我爬上来了就想继续追打的,可一见我这样,又听到我的喊话,都停下来,全凑到墓坑边上看了起来。

原来那女尸是变了。当时我第一次在墓坑里看到女尸那漂亮的面孔是如此的栩栩如生,脸上的胭脂,嘴上的口红,都是那么地真实。可是没到半个小时,我是如此地近距离看到一张乌黑而极度腐烂的脸。任谁当时看了准吓一大跳,因为一张酷似活人的脸,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堆腐肉。

跑回到工棚值班室的门口,我的胃一阵翻腾,“哇”地一口就把中午饭给吐了出来,不知是挨打以后出现的头晕呕吐的现象还是刚才那一幕导致导致的呕吐,总之我现在是差点把胃都给吐了出来。

黄伯从值班室里跑出来,一边扶着我并轻轻地在我背上拍打着,一边小声地说:“陈工,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用手背擦了擦嘴角边的胃液,忍着全身的疼痛,吃力地道:“我没事。报警了吗?”

黄伯点了点头,扶住我走进了值班室,道:“110,120,还有老板的电话我都打了。”

我找了面小镜子,对着脸照了起来。好在没破相,只是头上肿起了几个大包,脸上也多了几块淤青。

我咧着嘴问道:“黄伯,知道那些人是什么来头吗?”

黄伯摇了摇头答道:“不太清楚,应该是本地人。”

其余被打伤的工人们也都很狼狈的连滚带爬的回到了工棚。我看了看他们的伤势,还好不是要人命,都是皮外伤的多。于是叫了黄伯找了其他人过来帮忙包扎伤口。


我们就一言不发地躲在值班室里看着外面那伙人在那墓里折腾,我们是没办法阻止他们了。

一支烟的功夫,这帮人折腾完了,把该搬的都搬上车,然后就大大咧咧的扬尘而去。

看得我们那可是目瞪口呆的。这些人简直就是一伙强盗!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强抢古墓里的文物。

三部车开出工地没多久,又一部黑色老款桑塔纳冲了进来,后面跟着一部五菱扬光,车体涂着“110”小警车开了进来。

看到警察来了,我们这才迈出工棚,向那墓坑走去。

只见那桑塔纳在墓坑边上刚停下来,车门一打开便跳下一个年纪大约有六十岁,头发花白的老者,看不出他那年龄如此大了还身手那么敏捷。他可是三步并两步的就窜到了墓坑边上。动作僵持了两三秒钟,那男子双手一拍大腿,便坐到地上,大声地哀嚎了起来:“咋滴又来晚啊……”

后面跟来的小警车上下来两个警察,似乎对之司空见惯了。他们在墓坑边上转了一圈,然后就朝我们这边走来。

“刚才是谁报的警啊?都是咋回事?”其中一个胖警察张口就问道。

我赶紧给他们递上烟点上火,道:“警察同志,是这样的……”于是我就把刚才发生的一幕从头到尾的讲了一遍。

“好了好了,你跟我过来。”另外一个瘦警察朝我挥了挥手。

“啊,我啊?”我又一阵心跳,最怕的就是警察说你跟我走……

结果也没啥事,就是跟他们到了那部小警车里,我按他们的指示在刚才的问话记录上按了手印。

胖警察丢下一句话:有什么事再通知你们,然后又是一溜烟的开走了。

警车开走了以后,我还发呆了一阵子,准备转身回工棚的时候,我就看到刚才从桑塔纳下来的那名老者,正鼻涕眼泪一大把跪在墓坑边上哭喊着,旁边有个中年人在扯着他,生怕老者往坑里跳呢。

难道这墓里的主人是他的先人?

那中年人见我们走过来,忙道:“过来帮个手。”

我赶紧上去和他一起拉住那名老者,问道:“咋啦?”

中年人向我解释道:“我们是市文物局的。接到通知说你们工地上发现了古墓。所以我们就赶来了。结果还是晚了一步……”

我这才明白,那老者是文物局的局长,中年人是他的司机。这位文化局局长如此悲伤并不是因为这墓里的人是他的先人,而是因为这墓里所有的东西都刚被洗劫一空。那司机对我说了在这市里以及周边地区每次发现有这样的古墓,都会被某个犯罪团伙抢先一步把古墓里面有价值的文物都给搬走。

我正想说些什么,就看到一部黑色的帕萨特开了进来。那是我老板的车,于是我赶紧招呼黄伯一起跑到停下来的帕萨特车前。

“老板,你可来了啊。”我勤快地打开车门,那身材肥胖且臃肿的老板从车里钻了出来。帕萨特整个车体随之向上浮动。

“老板,进工棚吧,外头热。”黄伯不知从那找了把扇子在老板后背扇了起来。

“这是咋滴回事呀?”老板还没进工棚就急切的问。

于是我又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的述说了一遍。

这时我看到老板的脸色不断地变白,还不停的擦着脑门上的汗水。我正纳闷:工棚虽然是板房建成的,但也安装了空调了呀。

“哎呀,我地大兄弟,你别说了”老板止住我的说话,从夹在胳肢窝里的皮包里掏出一沓钱,数都没数就递了过来。

我一下没了反应,就听到老板说,“你拿上这些钱就走吧,就当是这个月的工资还有辞退的补偿。”

我一听到‘辞退’这两个词,就有点蒙了,张口结舌地道:“老板,这是咋啦?”

老板把钱塞给我,“你就别问那么多了,我们惹了不该惹的人了。”

“我……”

“等事情过去了以后,你再回来吧,你是我见过的技术员中最好的一个。”

有老板最后这一句话,我差点就被他感动了。但觉得他什么都没说清楚就把我给辞退了,心里总觉得有些难受。


行李没多少,很快就收拾好了。黄伯也被老板打发回老家了。工地因为这事停工了一段时间。


当兵的有一大好处,就是战友遍天下。从郑州出发,我一路往北而上。到了河北境内,有几个要好的战友,在那待了一个多月,结果体重增加了十几斤。我可是天天吃得满嘴是油,喝得是满脸红光。


在石家庄,我闲下来无聊的时候,抽空给我老板打了个电话,老板向我解释了那天当场辞退我的原因,这个原因还真是吓了我一跳!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